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  浴火英雄

    悍马车在夜深人静的深城公路上狂奔急驶着。

    一路闯了多少红灯,又被拍了多少超速照片,陈凌已经无暇理会了。

    师父临出门的时候可是交待了,让他每周抽一天去坐诊,也让他好好照看医馆,可是现在医馆要是被烧了,那还坐个屁的诊!师父回来后,看到医馆被毁,再好的脾气就要抽他俩人屁股的,不过这还算是好的,万一他老人家受不住刺激,就此被气得一命乌呼的话,那他和晏晓桐的罪过就大了。

    两人一路紧赶慢赶,但当他们的车驶到福仁堂那条街道附近的时候,却还是迟了,远远看去,福仁堂的上空一片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悍马车驶到近前,周围已经围了无数人,前面的门面已经烧起来了,药柜也着火了,空气中弥漫着中药烧焦的味道。

    晏晓桐一见这猛烈的火势,当下就失声喊叫着发疯一般往火光里扑去。

    这么大的火,还要冲进去,那不是飞蛾扑火吗?

    陈凌大惊失色,赶紧的拦腰抱住她,急声大叫道:“师姐,师姐,你别去,你别去!火太大了!”

    晏晓桐在陈凌的手中拼命的挣扎,几乎发疯似地叫道:“不,我要进去,我要进去,师父的箱子,师父的箱子啊!”

    陈凌虽然不知道师父的什么箱子,可是看晏晓桐如此发狂的模样,可想而知那箱子的重要性,急问道:“什样的箱子,在哪里?”

    晏晓桐却不回答他,只是一个劲的要摆陈凌的双手,要往里面冲。

    陈凌被逼得没办法,松开一只手,在她脸上猛地扇了一耳光,大叫道:“师姐,给我冷静点。”

    晏晓桐滞住了,不再挣扎也不再动,傻了似的看着陈凌。

    陈凌却管不了那么多,急声追问:“什么样的箱子,放在什么地方!”

    晏晓桐喃喃的回应,“在我的床底下!”

    陈凌听了之后,左右张望一下,看到隔壁大排档那个老板娘正站在不远处,赶忙的向她招了招手,看到老板娘走过来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的出手,在晏晓桐颈后拍了一下。

    晏晓桐的身体就软了下去,陈凌赶紧把她交给那老板娘,“老板娘,你给我照看着我师姐,以后吃宵夜,我只认你这间。”

    老板娘自然是认得这位一两个小时前才刚在她那里叫了一桌丰盛饭菜的豪客,听说他以后都只来自己这个大排挡吃宵夜,心里自然是欢喜得直打颠,但表情却严肃的道:“瞧你说的,大家街坊邻里的,说这话干嘛!”

    陈凌也没听完她说什么,左右看看,眼前不由一亮,因为他发现火光冲天的福仁堂门前正好有一个消防水龙头,于是就狂冲上去。

    只是没冲几步,他就被灼热的气浪给迫得退了回来,额前的头发也传来了一阵糊味。

    微一思索,他就上了自己的悍马车,然后发足马力,猛然朝门前那个消防栓撞去。

    “砰!”的一声撞击声响起的同时,“哗啦”的水声也从车底传了出来。

    陈凌赶忙的倒车,车一后退,整个断开的消防水龙头的水便如喷泉似的冲天而去,直射三四米高。

    “磁磁~”火被水浇灭的响声不断响起,一股股雾气也在火光之中升了起来。

    陈凌来这及考虑,这就停了车,推开车门,奔到那消防水龙头前把自己浇了个通透后便往火光中冲去……

    围观的群众看到有人竟然有人如此悍不愄死的往火光里冲,均是不由“哇哇”的失声喊叫起来。

    当陈凌的身影消失在火光之中的时候,被陈凌敲晕的晏晓桐已经悠悠醒转。

    左右张望,不见了陈凌的身影,又看到原本在后面的悍马车竟然停放到了福仁堂的门前,心中不由一紧,问扶着他的老板娘:“我师弟呢?”

    老板娘:“他冲进去了。”

    晏晓桐看着那仍然轰轰烈烈的燃烧着的店面,又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再一次晕死过去,手脚无力的她正欲推开老板娘往里冲的时候。

    老板娘却赶紧的拉下了她,急道:“闺女,别犯傻,别犯傻啊!”

    做坏事,果然遭天谴!

    晏晓桐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只不过偷窥了一下,暗爽了一把,却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打死她都不会跟着陈凌去那什么情人村的。

    店铺烧了没关系,可以再重新再建。中药烧了也没关系,可以重新再购。师父责罚也没关系,反正这么大了,他也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脱她的裤子打屁股,可是师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却是万难死辞其疚的。

    所以这会儿,虽然一向强悍无匹的她已经被巨大的惊吓弄得手软脚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是她还是想挣脱老板娘,想冲进火光里去。

    只是,五大三粗的老板娘怎么也不肯放手,两人正在拉扯的时候,老板娘的厨子,服务员,通通都上来了,抱腰的抱腰,扯腿的扯腿……死死的捆着她,就是不松开。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进去,我要进去啊!”晏晓桐嘶声喊叫的时候,眼泪已经下来了。

    看着泪流满面陷入绝望的晏晓桐,死死架住她的那几位街妨都忍不住可怜与同情,就连那个粗壮的厨子也良心发现,抱着大腿的手往下移,换成抱小腿,人家都这么可怜了,他哪里还忍心占便宜啊。

    正当晏晓桐伤心欲绝与众人拉扯不休的时候,火光中人影一闪,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男人从里面冲了出来,而他的手里,正抱着一个黝黑的箱子。

    这个人,不就是刚才冲进去的陈凌嘛!

    看到陈凌竟然从火光中冲出来,大家都是一愣,晏晓桐奋力的挣了几下,终于挣脱了众人,冲上去把陈凌紧紧的搂在怀里,“哇”的失声痛哭起来……

    “师姐,别哭,我没事,给,师父的箱子!”陈凌笑着把箱子递给晏晓桐的时候,整张黑糊糊的脸只能看到一点白,那就是牙齿。

    晏晓桐接过箱子,哭得更响了。

    陈凌无语苦笑,却已经顾不上去安慰她,赶忙问起那隔壁大排档的老板娘,问她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曾在门前逗留。

    老板娘说自己只顾忙活生意,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那个服务员倒是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她说可疑的人没看到,但白色面包车却看到一辆,在福仁堂的门前停了好一阵,开走之后没一会,就发现这里失火了。

    尽管服务员说不出面包车的车牌号,也不知道车上到底几个人,但这也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陈凌联想起池海泽当时打电话时候所说的话,猜想这些人放完火之后肯定就是立即离开深城,要离开深城,必定就要经过关口。

    尽管很难判断这些人是不是换车之后再逃离,但陈凌还是想碰碰运气,于是赶紧的掏出电话,按了几下,发现手中已经变成落荡鸡一般的落鸡鸭竟然还能用,这就立即打给了范允。

    深夜一点钟了,像范允这种有组织有纪律又习惯了早睡早起的女军官已经睡了有三四个小时了,当她在梦乡里被陈凌的电话吵醒的时候,懒洋洋的应答道:“陈大官人,有何贵干啊。”

    陈凌急声道:“范上校,有一件很急的事情要拜托你。”

    范允有些不高兴了,“我就知道,你深更半夜的找我,不是要和我做那个事情,肯定就是要麻烦我。”

    陈凌:“范上校,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急,再晚就来不及了。”

    范允见陈凌的声音急切,没敢再调侃他,忙问:“什么事?”

    陈凌:“你帮我通知关口,让他们拦下一辆白色面包车。”

    范允立马就想答应下来,可是转而一想,却又摇头:“陈大官人,虽然说是这个钟点了,可是深城那么多白色面包车,全都拦下来的话,那也是很难办的。你有没有再具体一点的特征。”

    陈凌这下为难了,能有什么特征呢?没有车牌号,不知道几个人,甚至是什么厂出的面包车都不知道。

    正在思索的时候,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就道:“你别催,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陈凌仔细的回忆着池海泽在电话中说的每一句话。“就你们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还敢出来混?”“那他妈跟我废话,我管你以前有多威风,我只知道你现在是个残废。”“想就赶紧给我放火,放完火就走,别呆在深城。”“……”

    陈凌这就对电话里的范允道:“面包车上不止一个人,是两个或两个以上!”

    范允:“还有呢?”

    陈凌再次挠头,使劲想想,又道:“其中有一个是残疾人。”

    范允:“哪个部位?”

    陈凌茫然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范允真想问他,如果人家残疾的是那个地方,我也叫我的兵扒了人家的裤子来检查吗?

    陈凌思索一下,又补充道:“这个人以前可能有前科!”

    范允点点头,又问:“他们干了什么?”

    陈凌:“他们烧了我师父的医馆,幸亏我把师姐叫出来了,不然她也可能葬身在火海里面。”

    范允很疑惑,深更半夜的你把她叫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不过范天生不是个八卦的人,更不是个喜欢闹脾气耍小心眼的人,只要没出人命,那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至于是不是***是不是偷情,难道能比一条性命更重要吗?

    所以,范允再没说别的,最后只是道:“一有消息,我立即通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