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  尴尬

    火被扑灭的时候。

    福仁堂从前门到后院都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隔壁左右紧连着的两间铺面也跟着遭了殃。

    晏晓桐抱着箱子,两眼无神站在废墟中发呆。

    看着难过又迷茫的师姐,陈凌也不知怎么安慰,憋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师姐,别伤心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福仁堂也够老旧了,是该时候翻新翻新,咱们趁师父回来之前,赶紧把它重新装修,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知道个屁!”晏晓桐回头,张嘴就骂了他一句,然后才缓缓的道:“福仁堂的一桌一凳一草一木都是师父苦心积累的心血,纵然是翻新装修,请最一流的能工巧匠,可是能够恢复得和原来一模一样吗?福仁堂还能是原来的福仁堂吗?”

    陈凌无言以对,不过晏晓桐知道骂人了,也证明她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面对这个面实了,心里多少微松一口气。

    在被烧毁的店铺中,陈凌和晏晓桐找了又找,始终都没有找到一件还能用的东西。

    这把火烧得太彻底了,放火烧店的人肯定是浇灌了汽油,煤油一等助火的东西。

    在晏晓桐找到自己那个衣柜的残骸,发现里面叠的衣服虽然都保持完好,却是完好的灰烬时,不由得咬牙切齿,“池海泽,姑奶奶绝不会放过你的!”

    陈凌也在心里默默的点头,这种人,确实是死有余辜了,如果不是自己事先把晏晓桐叫了出去,她很可能会在睡梦中葬身于火海里。

    默默的站废墟中呆了一阵,晏晓桐长叹一口气道,“走吧!”

    陈凌愣愣的问,“去哪?”

    “你还来问我?”晏晓桐猛瞪陈凌一样,“我被你弄成这样,难道你不该对我负责吗?”

    我把你弄成咋样了?不就摸了几下嘛,是你自己不争气的要爽得一塌糊涂的,我都还没掏家伙呢!陈凌没心没肺的暗忖,但同时却又不得不承认,晏晓桐确实被自己弄得无家可归了,也确实要对她负责。于是,陈凌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坐上了那辆悍马车,试着发动一下,竟然着了,悍马果然就是悍马,非一般强悍。这就招呼晏晓桐上车。

    不过,陈凌并没有把晏晓桐带回自己的家,而是把她带去丁寒涵家。

    他那个家,女人已经够多了,好像是昨天还是前天,他才刚刚把杜蕾歆领回去呢!这会儿又领回一个?他家真成美女集中营了?

    尽管他很清楚,纵然真的再往家里领十个八个女人,苏曼儿也不会说什么,但他却不得不设身处地的考虑苏曼儿的感受。所以思来想去,他觉得把晏晓桐带去丁寒涵家,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首先一点,李依诺也在那儿,两人有以前相处过,算得上熟人,也不会让晏晓桐感觉太陌生,太别扭。另外,现在的李依诺也需要人保护,而晏晓桐侧是一个合适得不能再合适的人选。

    再一点,那就是丁家虽然固若金汤,但是现在丁寒涵怀孕了,可不能出半点意外,能够让丁家再住进一个高手,丁寒涵的安全便更增加一些保障!

    悍马车很快驶到了丁寒涵家。

    这个时候的丁寒涵和李依诺自然都睡了。

    不过在听到动静后,两人还是相继醒来。

    看到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陈凌,两个女人都大吃一惊。

    丁寒涵仔细查看陈凌,见他并没有受伤,这才大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的找来了衣服把他推进了浴室。

    洗刷一净出来的时候,陈凌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没跟两个女人介绍晏晓桐呢!不过眼前看来,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三个女人已经在客厅里聊成一堆了。

    夜已经很深了,有什么事也只能留到明天再说。

    ……

    陈凌睡了一觉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天还没亮。

    心中不免有些感触,这个夜晚,过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一些呢!

    从厕所回到床边,看着侧身而睡的丁寒涵发着微微的睡鼾声,圆润的脸上透着孕妇特有的两团粉红,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显然是在做好梦呢!

    陈凌也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替她轻轻捏好被角,然后走了出去。

    原本他只是想到茶水间找点什么喝的,可是经过丁寒涵给晏晓桐安排的房间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竟然还有灯光。

    偿试着轻轻敲了敲门,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晏晓桐衣衫整齐的出现在门前,神情若带着一些憔悴。

    陈凌疑惑的问:“师姐,你还没睡?”

    晏晓桐摇头:“睡不着!”

    陈凌走了进去,“是不是不习惯?”

    晏晓桐点头,叹气道,“有一点吧。”

    陈凌能理解师姐的心情,安慰道:“慢慢来吧,刚开始可能是有点不习惯的,不过也不会住多久的,明儿一早我就找人去整理福仁堂,尽快将它复原如初。”

    晏晓桐连忙点头。

    陈凌看着晏晓桐精神不振,却没有睡意,不同的问:“师姐,你是不是真的睡不着。”

    晏晓桐:“嗯!”

    陈凌这就弱弱的提议:“你那想不想再玩点别的?”

    晏晓桐眼中一亮,脸上却有点又怕又喜的表情,“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玩的!”

    陈凌神神秘秘的道:“只要你想,就有!”

    晏晓桐迟疑的问:“很惊险的吗?”

    陈凌点头:“绝对惊险!”

    晏晓桐眼睛又亮,“很刺激的吗?”

    陈凌:“绝对刺激!”

    晏晓桐的眼睛再亮,“是限制级的吗?”

    陈凌摇头,“估计这次级别更高一些。”

    晏晓桐兴奋得直搓手,连忙催促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陈凌笑笑,“那咱们这就走。”

    两人这就要出门,不过到了门前晏晓桐却拉住他,“哎,等等,去之前,你得帮我做件事情。”

    陈凌疑惑的问:“什事?”

    晏晓桐左右看看,凑到他耳边,把声音压得极底的道:“你给我找条内裤来。”

    陈凌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她,好一阵才问:“是要男的还是女?要穿过的还是没穿过的。”

    晏晓桐脸红耳赤,没好气的剜他一眼,“我自己要穿的,你说是要男的还是女的要穿过的还是没穿过的?”

    陈凌纠结了,好一阵才壮着胆子道:“师姐,这种事情,你也让我去办啊。”

    晏晓桐脸更红了,声音低得不能再低的道,“你连累得我没了工作,也没了家,还把我的内裤都弄脏了,我不找你找谁啊,找丁寒涵李依诺她们我也不好意思啊!”

    陈凌被打败了,找她们不好意思,找我一个大男人就好意思。还有最纠结的是……我什么时候把你的内裤弄脏了。

    没办法,陈凌只好回到丁寒涵的房间里,拉开她那个专门装内衣的折叠柜,琳琅满面,各种各样的内衣内裤顿时跃入眼前。

    陈凌胡乱拿了套包装和标签都没有拆的,这才赶紧的出门。

    不过要打门的时候,却听到丁寒涵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你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拿我的内衣去哪?”

    陈凌脸色大窘,都不知该怎么解释,垂着头是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丁寒涵没有发怒,只是觉得好笑,随即心中一动问:“你刚刚去找李依诺了?”

    陈凌:“嗯嗯!”

    丁寒涵又问:“内衣是拿给她的?”

    陈凌:“嗯嗯!”

    丁寒涵:“那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呗!”

    陈凌:“嗯嗯!”

    嗯完了,人也到了晏晓桐的房间。

    晏晓桐拿着衣服去换了之后,这才感觉舒服了很多,大松了一口气。

    原来的时候,在那个湖景别墅里,她被陈凌弄得自己一塌糊涂,原本是打算好回去的时候就马上冲凉换衣服的,谁知道回去之后,却已经什么都没了。

    到了丁家,虽然洗浴设置每个房间都有,可是没有更换的衣服,她都懒得洗了,反正洗了又把原来的内裤穿上的话还是脏的,她总不能像那池海芬那样没羞没臊的连上街吃饭都不穿内裤吧,可正因为没洗,身下就更是黏黏糊糊,她就更睡不着,若不是陈凌来打救,她肯定要被折腾到天亮呢!

    两人驾车出了门之后,晏晓桐好奇的问:“师弟,前半夜咱们去拍电影,这后半夜,咱们去干嘛?”

    陈凌神经兮兮的冲她一笑,回了两个字:“做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