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章
    被袭

    第二天,陈凌等人离开温泉渡假村回市区。

    考虑到安全,陈凌没有低调,前面三台轿车开道,后面两辆轿车,一辆宝马越野车压阵,悍马车就夹在中间。

    看到这样的阵势,王凌和金盼琳都没觉得夸张,毕竟昨天血淋淋的教训仿佛还在眼前!

    车队在缓缓的前行,一色全黑的车身,让人有种肃穆之感。

    坐在车内的王凌与金盼琳都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心里有些不安,时不时的看向和她们一起挤在后排座的陈凌。

    陈凌却还像是个没事人似的,神态从容淡定,看见两女忧心的眼神,他却笑了起来。

    金盼琳白他一眼,“什么人啊,这个时候还能笑得起来?”

    陈凌道:“我只是刚好想起了一个笑话。”

    金盼琳问:“什么笑话?”

    陈凌故作为难的样子,“还是不说吧!”

    金盼琳心里猫抓似的:“说嘛说嘛!”

    王凌一见陈凌那模样,就知道他要逗金盼琳,也不戳破,只是在旁边默默听着。

    陈凌想了想点头道:“在一个班级里,正在上一堂生理卫生课,女老师刚讲完,就问:同学们,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举说问老师。这时有一个同学就把手举起来了。问老师:“老师啊,在m~l的时候,是男人舒服一些?还是女人舒服一些啊?”老师给他说了大半天。但他还是不明白。老师就给他做一个比喻。说:“那你用你的手抠你的鼻子,是鼻子爽?还是手爽那?”他一想。嗯。是鼻子爽!就坐下了。”

    金盼琳听得脸红耳赤,不过没有出声。

    王凌原本还很认真听着,但没想到陈凌说的是这样的笑话,脸红了一下,赶紧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不过心里也不免在想,和陈凌做那事的时候,到底是自己舒服一些,还是陈凌舒服一些,想了一阵,没有答案,反正自己感觉相当的美好,脸上不由更红,心说这冤家还真会把人从邪路上引。

    陈凌的笑话还没说完,继续道:“解答完那个同学的问题后,那老师又问,还有没有同学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举手问老师。然后又是刚才那个同学又把手举起来了。问老师:“老师,为什么女人来了例假。就不能m~l呢?”老师又给她做了一个比喻。说:“那你鼻子出血的时候。你还用你的手抠你的鼻子吗?”学生一想,嗯,也是啊!

    不一会,他就又把手举起来了,问老师一个问题,“老师,既然女人比男人舒服多一些,为什么男人强姦女人的时候,女人都要反抗呢?”老师一生气,叭地一拍桌子,说:“你在大马路上遛哒的时候。别人过来抠你鼻子。你愿意吗啊?”

    陈凌说完之后,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金盼琳和王凌都没笑。

    陈凌疑惑的止住笑意:“你们认为不好笑?”

    王凌摇头。

    金盼琳侧直接骂道:“流氓,我刚才只不过是挠了一下鼻子罢了,又没挖,你用得着这样讽刺我吗?”

    陈凌睁大了眼睛,“你刚刚挖鼻子了?”

    金盼琳大窘,大声吼道:“我都说我没挖咯!”

    陈凌被吓一跳,“没挖就没挖嘛,这么激动干嘛?”

    金盼琳气得扭头,再不理他,王凌侧拍拍她的手。

    经陈凌这么一闹,车内的紧张气氛不见了,金盼琳只顾着生闷气,哪顾得上紧张了。而王凌侧在想着昨天自己和陈凌连连激战,又没做安全措施,不知道一会去买药吃还来不来得及。

    一路无路,车队驶进了市区。

    在一个红绿灯停下的时候,“梭”一声轻响,由远及近。

    路人看到红绿灯对面的楼顶上射来一玫火箭炮,直直的射上了停在车队中间的悍马车。

    悍马车虽然防弹,但最多也只是防防子弹,像炮弹这种强杀伤力的武器,却是防不胜防的。

    “轰隆”一声震天巨响,悍马车被炮弹击中,整个爆炸开来,不消问,里面坐着的人肯定十死无生了!

    在后面远远尾随着车队的吴能与林并等两人看到悍马车被炸开,不由吓得脸色铁青,回头看看,脸上不由露出佩服之色。

    林并张嘴道:“头……不,总裁,我对你的佩服真如……”

    坐在后排的陈凌抢先打断他道:“少咯嗦,给我保护好她们两个,要出了差池,我唯你两个是问。”

    说罢,陈凌窜下了车,如箭一般窜向红绿灯对面的大厦。

    原来,在离开温泉渡假村的时候,陈凌多了一个心眼。

    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偷袭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为了安全起见,他摆了个障眼法,故意把保护的阵仗弄得很隆重,又把悍马车安排在车队中间,迷惑敌人的视线,其实他和王凌金盼琳等三人压根就没在悍马车里,也没在车队里,而是坐在后面由林并与吴能驾驶的一辆切诺基尾随着车队前行。

    陈凌从后面冲上来,急窜过马路,两边来往车呼啸笛鸣,几乎是和他擦身而过,险象环生,看得两侧的路人目瞪口呆。

    冲至那层大厦之前,还没等他进去,便听到里面一阵火警铃声响起,然后数不清的人从里面奔跑出来。

    陈凌一看这阵状就明白了,肯定是在楼顶那人制造出了混乱,想要鱼目混珠,瞒天过河。

    不过陈凌不得不承认,这一手玩得真的很绝,看着慌乱地从大厦中跑出来的人们,跟本就无从分辨谁是偷袭之人。

    片刻混乱之后,陈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稳稳的站立于大门口,双目如电不停的扫视着冲出来的人们。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特点,冲出来的人们,男的西装革履,女的职业套裙,极少杂七杂八的打扮,也就是说这大厦是高级写字楼,里面都是白领居多。那个跑到顶楼发射火箭炮的人应该不太可能穿得那么正式,因为火箭炮是一种比较笨重的武器,枪身,炮弹,总共加起来可能有三四十斤,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提着这么笨重的玩意儿,不说别扭,但最起麻称不上和谐。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的可能!

    不过陈凌还是把目光集中到那些打扮得不那么整齐的人身上。

    这一筛选下来,还真让他看到一个可疑的人。

    这人身着运动休闲裤,上身一件夹克风衣,手里提着长长的包,头上带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沿压得极低。

    从大门出来后,他并不是像别人一样往外冲,而是径直折向旁边的街道,往人更多的地方走去。

    陈凌见状,心中一动,大喝道:“哎,你,站住!”

    那鸭舌帽男人一见喝声,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走得更快。

    陈凌毫不迟疑的撒腿就追,那人没有回头,却立即奔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