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  狂追穷寇

    鸭舌帽男人一见有人追赶,立即往人多的地方逃去。

    陈凌一见,不由暗叫不好,这厮不朝人少偏僻的地方逃窜,反倒是冲往人群密集的地方,显然是个老手!

    如果在人迹稀少的地方,以陈大官人的身手,这人万万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只消片刻就能把他擒下,可问题是这厮钻进了人群密集的街道,身体极为灵活的他在人群中左冲右闪,一时半刻,陈凌竟然逮不住他。

    穿过喧闹的街道,这厮竟然摇身一转,钻进了旁边的农贸市场。

    这个时候,正值早上,菜市场里人山人海,挨肩擦背。

    这厮见陈凌紧追不舍,肩上的那个袋子猛地一甩,朝后面的陈凌砸去。

    陈凌侧身一闪,东西砸了个空,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一阵金属响声。

    听到这些声响,陈凌更加确定自己没有追错人,因为袋子里装的肯定是火箭炮的零部件,所以就更是狂追不舍。

    那厮的身手相当的敏捷,在市场里左闪右避,一路往前狂奔,时不时还制造些混乱,妄图摆脱陈凌的追赶,一会儿掀一下青菜摊,一会儿踢一下咸鱼档,不停的把能抓到的东西往后面扔去。

    陈凌一脚踢开飞来的箩筐,在漫天的青菜中穿出,谁知道迎面又飞来了一条咸鱼。

    厨鱼没飞到近前,陈凌就闻出来了!

    马胶咸鱼,红烧茄子煲必不可少的一味材料!

    这是陈凌喜欢的一道菜肴,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忍痛割爱的把咸鱼一手劈飞,结果自然沾了一手腥味。

    在经过一个鸭鹅档的时候,那厮一发狠,将人头高的笼子一把掀了开来,里面的鸭鹅扑飞而出,弄得飞狗跳,怨声载道。

    紧追在后面的陈凌被一只从头顶飞过,虽然没有催促的沾上屎,但头发上却沾了不少,弄得一脸的臊味儿,胸中更是怒火中烧,mb的,你小子要让我抓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很快,两人在一片人仰马翻的追逐中出了菜市场。

    鸭舌帽男人没想到后面追他的这人如此强悍了得,制造了那么多混乱都没能摆脱他,心里有些恐惧,恰恰这个时候,后面的陈凌又虚张声势的大喊一句:“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

    那厮一听这话,心里更是恐惧,也没去看后面追来的人手里到底有没有枪,没头没脑的抱头鼠窜,慌不择路之下,竟然窜进了一条巷子。

    一见这厮冲进巷子,陈凌乐了,这会看你还往哪逃!

    脚下一发力,猛追几步,眼看差十来米就能逮到这厮了,谁曾想这厮身体微滞一下,肋下就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砰!”一声枪响,这厮竟然头也不回的就朝后面射出了一枪。

    陈凌一见这厮沉肩收臂,脚步微滞,心里已经突了一下,意识到不妙的他在枪声未响起之时就已经侧身而闪,也幸亏他见机得快,子弹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

    那厮一枪射出,没敢回头看,胡乱的朝后面又连放了几枪,脚步不停的往前奔逃。

    陈凌在闪开了第一枪之后,就动作不停的后退,一下闪到了墙脚,把身体藏在了掩体里,枪声停歇,陈凌上下查看自己,虽然确定了没受伤,但也被惊出了一声冷汗,同时也被激起了潜藏的暴沪之气,一听脚步声响起,知道这厮要逃,悍勇无匹的他拔腿又追!

    那鸭舌帽男人听见后面的脚步声,心里更是惊恐,连放数枪都没能射中来人,恐怕是遇上真正的高手了,无心恋战的他不想争什么高下,只想逃出生天,所以脚下丝毫没有停滞,一路逃,一路没头没脑的往后开枪。

    来而不往非礼也,陈凌一阵猛追,在离这厮有七八米距离的时候,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就射了出去。

    前面亡命奔逃的鸭舌帽男人只觉得左侧肩背一片巨痛,一个跄啷就差点摔倒在地,紧奔几步,前方正好有一个中年妇女迎面走来。

    这厮心中一动,飞身扑了过去,一把扣住了这女人的脖子,枪就指到了她的头上,刷地转过身来面对着陈凌。

    陈凌一见对方胁持了人质,顿时停住了脚步,一手放在背后,一手扬了起来,“兄弟,别乱来!”

    这个动作很有点标准警察的姿势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陈凌才看清楚,原来自己这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白净无须,面目可算是清秀,如果在大街上见到,真的很难想像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那鸭舌帽男人手中的枪口紧了紧女人的脑袋,喝道:“把手举起来!”

    那女人已经被吓得浑身发软了,脸色苍白不见人色,听到喝声,心头更是一阵发紧,赶紧就举起了手。

    “你他妈举个屁啊,我叫他!”那鸭舌帽男人冷喝一句,目凶光的直视陈凌,“听到没有,我叫你举起手来。”

    “好,好,别冲动!”陈凌什么都不怕,就怕伤及无辜,而且这人敢在闹市中动用火箭炮这么强大的杀伤力武器,肯定已是穷凶恶极,对于这种人而言,多死一两个人真没什么了不起的,所以他就缓缓的把手举了起来,反正他手里也没有枪。

    那鸭舌帽男人见陈凌手举起来的时候,并没有连枪一起掏出来,早就认定了陈凌是警察身上有枪的他不由冷笑一声,暗忖:真是自寻死路,既然你一心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在陈凌把双手都举起来的时候,这鸭舌帽男人目中凶光尽,握着枪的手一扬起,对着陈凌的胸口就是一枪。

    “砰!”一声巨响,陈凌脸凄绝痛苦之色,捂着胸口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那中年妇女也失声惊叫了起来。

    这厮一见陈凌倒下,心中大喜,为了预防陈凌没死绝,接连又冲陈凌连连扣动板机,不过传来的都是空响,原来刚才在一阵胡乱射击之后,枪里已经剩下了最后一颗子弹。

    发现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他就一把扬起了枪,一枪托挫到女人的脑袋上,把女人打得头破血流的倒在了地上之后,他才收起了抢,抽出一把尖刀朝陈凌走了过去。

    陈凌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又目紧闭,一动也没动,胸膛也不见呼吸的起伏,仿佛真的已经气绝了。

    不过鸭舌帽男人没敢大意,持着刀缓缓的靠近,来到近前,伸腿轻轻踢了下陈凌,没有反应,但他仍没放松警惕,反而更是狠的猛地抬起腿朝陈凌的腹部踏去。

    恰恰就在这厮抬腿的瞬间,地下那具仿佛死尸一样的躯体突然就动了,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一条腿狠狠的踢了上去,直中鸭舌帽男人的胯间,把他整个人都踢得飞了起来,“别吱”一声摔落在地上。

    在这厮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一只大脚当空踩下,一脚正中他的胸口,又把他踩回到到地上。

    陈凌神威无比的踩在他的身上,伸手拍了拍胸前,再拨了一拨,一颗弹头就从他胸前的衣服上掉落到地上。

    是的,陈凌前晚领着金盼琳回家的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就换上了从蜂后那里顺来的两套防弹衣之一,所以明知自己在举起双手的时候,这厮有可能冲自己开枪,但为了避免那个中年妇女死于非命,他也只能冒险一博,反正就是一颗子弹罢了。

    在秘密基地里受过枪械训练的陈凌在看到这厮手中那把枪的外型的时候,就断定这是一把仿五四式7.2毫米手枪,枪里最多就八发子弹,刚才的时候这厮已经打出了七枪,也就是说他很清楚这厮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

    那么他在中弹之后,明明有防弹衣挡着没受伤,那他干嘛不立即跳起来反扑呢?

    这自然是因为陈凌害怕这厮身上会藏有别的武器,在自己第一时间反弹起来的时候,这厮还会用别的武器加害于那个中年妇女,所以就将计就计的假装中枪卧倒。

    这是很凶险的博法,任何一个环节有失,陈凌都可能陷于万劫不复之地,不过老天还是相当眷顾他的,让他在险象环生中又毫发无损放倒了这个歹徒。

    为了避免这厮自杀,陈凌在一脚踩倒这厮之后就在他身上连点了几下,然后夺过了他手里的刀子,反转刀刃,用沉重的刀柄把他嘴里的牙齿通通都敲了下来。

    在警察到来之前,通过陈凌那件特别制服上钮扣里的摄像头看到这一幕的蜂后已经赶到了。

    把人交给了蜂后之后,陈凌就离开了。

    返回到红绿灯的时候,交警已经到场,处理善后这些事情李啸澜自然会搞掂,陈凌就和金盼琳及王凌等人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