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美女老师很危险

    严新月从家里出来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是陈凌打来的!

    “干嘛?我已经出门了,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临时有事,不能请我吃饭了吧?”

    陈凌笑道:“不是,老师,我是想和你说,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了,如果你先到的话,别点那么多菜。太多了咱们两个人吃不完!”

    严新月:“瞧你那小气劲,要是舍不得这顿就我来买单好了!”

    你那点儿工资,还是省下来买小绵被吧!陈凌习惯性的暗里嘟哝一句,只是嘟哝完了之后才发现这是自己的老师,并不是别的女人,又赶紧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严新月见陈凌半响没吱声,不由就道:“哎,陈凌,你不会是真想我请你吧?”

    陈凌失笑,“老师,这怎么可能呢,请老师吃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

    严新月这才有些满意,心说,老娘连身子都给你了,让你请顿饭你就吱吱歪歪的,小心老娘削你!

    这样念叨完了之后,心里又不觉有疑,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把姑乃乃升级成老娘了呢?顺势在倒后镜里照了照,那张脸还白皙嫩滑着呢,要是再打扮漂亮可爱一点,冒充十八二十都不会有问题的。

    找到了一些安慰后,正想回过头来,却在倒后镜里看到了辆黑色商务车,不过这种车在深城实在稀松平常,她也没太在意。

    陈凌:“老师,怎么不说话?要不咱们先挂电话,一会再聊……”

    严新月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和你那个小护士聊天就整天啰啰嗦嗦的那么多话,陪我多说两句就觉得不耐烦了?”

    “没有,哪能呢!”陈凌赶紧的否认,“我是担心你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不安全。尤其是你开车的技术还那么菜。”这后面一句,陈凌自然只敢在心里说说。

    “呵呵,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用的是车载耳塞。一边开车,一边跟你说话,挺爽的!”

    陈凌苦笑,这有什么好爽的,况且你爽了,我还不爽呢,我正一手握电话,一手打方向盘呢!

    “喂,陈凌,你说今晚咱们龙虾怎么样?”严新月问道。

    “老师,你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呗!”陈凌苦笑,怎么一个个都像上辈子跟龙虾有仇似的。而且他也感觉有些无聊,这种事情不能一会儿见了面再讨论咩,马上就要碰面了,还这么多话来说,电话费不用钱啊?

    “那行,一会儿我就只点贵的,不点对的!”

    陈凌只好叹气,被别人宰,他自然是不情愿的,可是被严新月宰,他不情愿也得情原,“呃,老师说点什么,咱就点什么!”

    严新月窃笑一声,习惯性的又看一眼倒后镜,发现那辆黑色商务车竟然还跟在后面,不由就有些警觉起来,因为这已经走了一段路,连续过了几个红绿灯,也转了数个弯道了,这车怎么还跟在后面呢?

    陈凌:“老师,说话啊!”

    严新月真的是恰巧同路吗?严新月就试探着转入一另一条叉路,结果发现那辆车竟然还跟在后面,她这才开始慌乱起来,陈凌:“老师——”

    严新月十分紧张的道:“陈凌,我可能被跟踪了!”

    陈凌:“呃?老师,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严新月:“我跟你开什么玩笑,我上次都被人绑架过一次了,我拿什么开玩笑,也不会拿这个跟你开玩笑啊!”

    陈凌这才紧张起来,忙道:“老师,你能看清楚后面的车子是什么样的吗?什么车?什么颜色,什么车牌?”

    严新月慌乱的答道:“本田商务车,黑色的,车牌号是粤bxxxxx!”

    陈凌迅速的记了起来,然后又道:“老师,你别慌,你现在在哪儿?”

    严新月左右看看:“在公主道从东往南的中间段!”

    陈凌:“你这样,尽量往车辆多,行驶速度慢的车道驶进。”

    严新月:“啊,不行,他们截住我的车头了,他们下车了……”

    陈凌大急,喊道:“赶紧锁车门!”

    “嘭冷”一声响,从电话中传来,显然是严新月的车窗玻璃被人给砸破了。

    “啊——”电话中,又传来一声严新月的尖叫。

    “臭娘们,喊什么喊!”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之后就是忙音,显然是严新月的耳塞被扯掉了。

    ……

    黑色商务车上。

    严新月被捆绑了手脚,眼睛被蒙住了,嘴也被堵住了。

    一个络腮胡须大汉就坐在严新月的旁边,见她还呜呜的乱叫与挣扎,这就猛扇他一巴掌,冷喝道:“叫什么叫,再叫一刀把你捅死!”

    严新月不敢动了,心里却感觉悲催得要死,自己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接二连三的招绑架呢,上次是侥幸逃过一劫,这次还能这么幸运吗?

    胡须汉见严新月老实了,这才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池……”胡须汉正说着,突然听到话筒里传来一声冷哼,心中一醒,忙改口道:“老大,老大,那娘们已经被我们逮住了。”

    电话这头的人,自然就是池海泽,听到这个消息,他兴奋极了,但随即却又冷静下来,故作淡漠的语气,“有没有被人发现?”

    胡须汉:“看应该有人看到的,不过我们全都蒙了头,车子也是盗来的,一会儿就烧掉,不会有问题的。老大,那现在咱们把她带哪去?”

    池海泽:“东区不是有个废弃的大砖窑吗?带她去那儿。”

    胡须汉:“明白!”

    池海泽又问:“那药呢?有没有给她灌下去?”

    胡须汉:“还没有,我想等你来了再说。”

    池海泽摇头,“用不着等我,我在家等一个重要的电话,没这么快过去,所以这个男主角就让给你们当了,记得给我使劲折腾,能玩多少花样,就玩多少花样,我也要让这小子偿偿带绿帽的滋味!”

    胡须汉听得一喜,“谢老大!”

    池海泽:“别高兴,记得要把片子给我拍得清楚些,尤其是这娘们的脸,一定要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胡须汉:“好咧,老大放心!”

    池海泽:“做事低调些,别张扬!”

    胡须汉点头如蒜,“是!”

    池海泽:“好了,就这样,一会儿别联系了,我等到电话,马上就会过去。”

    挂上电话,池海泽的脸上又露出了y险的笑意,b的,敢给老子带绿帽子,老子也让你知道做乌龟王八蛋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