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步步惊心
    ?  面对陈凌疑惑的眼神,晏晓桐没有说什么,只是朝下面的天台指了指。)

    陈凌仔细的看看,看清楚天台上面的情景时,却又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天台上竟然稀稀落落铺着一些木板,木板上钉满了长长的钉子,倒过来放着,尖锐的钉子在幽暗的光线下散发着森的光芒。要是贸然跳下去的话,多高的轻功都难免要受伤。

    说实话,又发现了一处陷阱之后,两人心里都有些打鼓了,这些人设计的机关,既隐蔽又巧妙,防不胜防,随时都可能中招呢!

    陈凌用传音入密道:“师姐,这些人非常险可怕啊!”

    晏晓桐心里也有些发慌,“师弟,我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要不咱们撤吧?”

    陈凌也感觉不好,因这他突然觉得,这些人好像挖好了陷阱,专等自己来踩似的。

    再细想一下,不由恍然大悟,看来自己确实是太过冲动与莽撞了。

    这些雇佣兵都是老江湖,石棋柱实施暗杀后没有回到这里,那么在他的同伴看来,他肯定是凶多吉少!既然石棋柱有可能遭遇不测,那么这个临时根据地也可能会暴,那他们不撤离,难道还等着别人杀上门来吗?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穷凶贼子很有可能已经走了,而且在走之前精心的设置了埋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里面现在传出来的人声又作何解释呢?如果他们走的话,为什么车又没开走呢?

    陈凌心里纠结一阵,随后把心一横,不管怎样,一定要探个究竟明白。

    不过,这件事情和晏晓桐无关,没必要让她跟着自己一起涉险,于是道:“师姐,都已经到了这里了,退回去的话我实不甘心。要不这样,我下去看个明白,你留在这屋顶上。一发现有什么情况不对,你就赶紧离开。”

    晏晓桐摇头,“你是我师弟,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师父交待,不行,你留在这里,我下去!”

    两人争扎半天,谁也没争过谁。

    最后陈凌不得叹气道:“好了,咱们谁都别争了,一起下去。”

    晏晓桐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当然还有个比“一起下去”更好的办法,那就是一起回去,不过这样的话,陈凌不会甘心,她也不会愿意,所以她就点了点头,沉吟一下道:“那咱们不能再按一般的线路进入房子了,他们肯定在必经之路都做了手脚的。”

    陈凌点头,左右看了下,心中一动,朝下面十多米处散发着灯光的小阳台指了指。

    晏晓桐看了看,立即明白了陈凌的意图,他是想顺着这些琉璃瓦,慢慢的滑落到阳台上,换了别人,在这种无攀无倚无借力点的琉璃瓦及瓷砖上滑下去,那无异是自寻死路,但对她及陈凌而言,虽然有点冒险,却也不是不可为的,于是就冲陈凌点了点头。

    陈凌的主意得到了晏晓桐的认可后,他就再没犹豫,伏到屋顶上的琉璃瓦,像一只大壁虎样贴着墙壁,缓缓的往下滑去。

    这不算是个明智的选择,但却是目前进入房子最好的办法了。

    晏晓桐也有样学样的顺着琉璃瓦滑了下去。

    两人先后落到了小阳台外面的围栏上,像两只蜘蛛一样粘在那里!

    尽管只要一跨步就能跃上阳台,然后进入房子,但已经学精的两人没有这样做,而是慎重又仔细的观察着周围。

    婬聲浪語虽然不大,但还是一波接一波的从里面传来,让人不住耳热心跳。

    只是,这会儿陈凌和晏晓桐都顾不上羞臊了,因为刚才太远,听不真切,可是现在靠近一听,才分辨出那声音有点变味。

    晏晓桐首先用传音入密对陈凌道:“师弟,这声音好像不太对啊!”

    陈凌也听出来了,“不管怎样,咱们都得进去看看!”

    晏晓桐就不再出声,两从看了又看,看了再看,都确认没有陷阱与机关之后,这才双双攀着围栏落到小阳台上。

    寸寸为营穿越小阳台,却发现这里是一个客厅,只是厅中却无一人!

    只是往客厅的一面墙上看了眼,陈凌彻底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墙壁上有一台超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屏幕中正在上演着八龙战一凤的好戏,声音是液晶电视外接的一台组合音响里发出来!

    那台音响相当的特别,不像别的音响那样带有回音什么的,不近前仔细听,根本就分辨不出是喇叭发出来的,而以为是真人在说话!

    这一发现,印证了他原来的猜测。

    那伙人已经离开了,人声和留下来的汽车,都是他们故布疑阵,目的是无非是请君入瓮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屋里的布置应该很精彩了。

    陈凌仔细打量起四周,果不其然。

    这房子属于复式结构,二楼的实住面积只是一楼的一半,做成空中阁楼的模样,侧边是通向天面的楼梯,楼梯的尽头有一扇门,这扇门是天台下来的必经之路,只是这会儿门把上已经缠着十来根丝线,其中有六七根的一头就系在门框的一个小孔上,小孔垂下的地方悬挂着几个手榴弹,丝线就绑在手榴弹的保险栓上,如果门一被拉开,手榴弹的保险栓就随着丝线的扯动而全部拉开,开门的人就必定会被砸得粉身碎骨。

    门把上的丝线总共十几根,除了这六七根外,另外几根侧系在架在楼梯上的弓弩上,弓弩全都拉开了弓,每一把上面都架着三支箭,锋利的箭头正对着准门口。

    显然,如果有人从上面开门下来,靠得近的会被手榴弹给炸死,离得远的会被箭给射死。

    细心的陈凌还发现,纵然是躲开了这两拨进关,走进来,也会在楼梯上中招。

    楼梯是木做的,从上到下,几乎有一半被据子据开了,只有一点皮连在那里,只要有人贸然踏入,必定就会一脚踏空而摔下去。

    顺着楼梯往下看,只见下面的楼梯上正着数十把长长的矛刺。如果从上面楼梯摔下来,那结果只有一个,十死无生!

    看到这儿,陈凌不由连抽几口凉气,庆幸自己听了晏晓桐的话,要是自己一味坚持要从天面上下来,那是有多少条死也不够死的。

    二楼大厅的外侧,是一排造式奇特的不锈钢围栏,在围栏上可将下面一楼的陈设尽收眼底,下面的大门一是一样,门把上系着丝线,上面当当吊吊的挂着数颗手榴弹,不过其中却有一根是比较粗大的,顺着这根丝线找去,陈凌才发现一楼客厅的组合沙发上正架着一口火箭炮,上面已经上好了炮弹,对准了大门,那根粗大一点的丝线就缠在火箭炮的板机上。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是随便扫几下,就发现这个房子竟然密布随时致人死命的陷阱机关,而且这些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呢!

    设计机关的这些人真的太险,太凶残,太可怕了,他把每一步都算得十分精细,不管来袭的人是从下面进来,还是从上面进来,只要经过两扇门,就被必定会中招,不是被手榴弹炸死,就是被利箭射死,再不然就是被火箭炮给轰死!

    不过,这些人机关算尽,最终却还是算漏了一样,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来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两个可以飞檐走壁的高高手,所以这个无攀无倚普通人用线索都下不来的小阳台就忽略不计了,而陈凌和晏晓桐恰恰就是从这个小阳台里飞进来的。

    晏晓桐的脑子不比陈凌笨,进来之后她也立即看出来这是一座凶险非常的空城,心里一阵懊恼,看着电视中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还有耳边不停传来的婬聲浪語,感觉一阵烦臊,m的这女的叫得太假了吧,哪像是啊,分明就是嚎丧嘛!所以立即就伸手去摁电视的开关。

    陈凌回过头来,恰好看到她这个动作,脸色霍地大变,急忙大喊道:“不要!”

    不过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晚了,晏晓桐已经摁下了开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