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危机四伏
    ??  晏晓桐虽然摁下了开关,但听到陈凌的叫声,却摁着它没敢松开,电视上的画面还没灭!

    陈凌紧张的大叫道:“按着,别动!别动!”

    晏晓桐莫名奇妙,“我只是关电视罢了,你紧张个什么劲?”

    陈凌指了指周围,边道:“师姐,你看屋里的这些机关,你以为他们会莫名其妙的放这样的片子吗?”

    说罢,就在周围寻找起牙签一类的东西,想把电视开关给固定住。

    晏晓桐不屑的道:“他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误以为屋里有人,而且还是八男一女吗?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啊!瞧你大惊小怪的,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真是的!”

    晏晓桐说完,这就一放手,电视开关弹了起来。

    “我草!”陈凌骂声响起之际,闪电一般窜出,在她的手刚刚离开开关的瞬间,已推着她双双从阳台上跳了出去。

    两人的身形还没彻底在阳台上消失,“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液晶电视剧烈的爆炸了开来,一股巨大的烈火夹着烧灼的热浪直追陈凌两人。

    “嘭”“嘭”“卟”“卟”几声闷响过后,两人先后摔落到别墅的院中。

    老天垂爱,上苍对这对师姐弟真的十分照顾。

    因为楼跳得及时,弹炸并没有炸伤他们,两人身体从二楼落下的时候,先是掉落于停在院中的商务车车顶上,缓减了一部份冲力后,又从车顶跌落于旁边的草坪上,所以两人尽管跳了楼,但只是受了轻度的皮外伤。

    陈凌从车顶上掉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压在了一具极为柔软的躯体上,低头看看,发现是先他一步落到草地上的晏晓桐,正刻她正趴在草坪上,而自己侧趴在她的身上,两人以非常暧昧的姿势重叠在一起。

    醒过神来的陈凌吓了一跳,立即就想从她身上爬起来。

    晏晓桐却突然低声喝道:“别动!”

    陈凌有些不知所以,尽管他得承认平时很喜欢这个姿势,可现在好像不是凭着自己喜好乱来的时候吧,万一敌人还有埋伏呢?

    当他想再次爬起来的时候,晏晓桐却一把抓住他大声喝道:“我叫你别动,听到没有?”

    陈凌吓得不敢动了,弱弱的叫道:“师姐……”

    晏晓桐紧张的道:“我下面好像压着什么东西,你看!”

    陈凌吃了一惊,没来得及多想别的,伸手就往她的胯间去。

    晏晓桐一把拍开他的手,咬牙道:“不是那里,是上面!”

    陈凌只好往上,可是被她喝斥过后,又有点畏手畏尾,再往上可就是****啊,他只能往腹部去。

    晏晓桐低声喝道:“再往上!”

    陈凌只好犹犹豫豫的又往上了一点,还是没到达****。

    晏晓桐气得直想给他两巴掌,一把抓住他的手,往上去。

    陈凌无奈,顺着她所指引的方向去,先是到了一团柔软,手哆索了一下,就想缩回来,可是晏晓桐却手他的摁住,并往下压,压得往草地上去。

    这个时候,陈凌才却发现晏晓桐的****下面有个硬东西,像是碟子一样,又比碟子小一些,碟子的下面有一点空隙,再往下一个连在一起的圆型东西,通体金属制成,起来冰凉冰凉的……

    “我草,是地雷!”受过枪械炮弹训练的陈凌顿时醒过神来,立即就想从地上弹起来,可是他没敢动,一动也不敢。

    晏晓桐道:“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压到什么,而且突地沉了一下,我感觉不对劲,害怕又像那个电视一样,就不敢动了!”

    陈凌被吓得脸色发白,他不想死,更不想让晏晓桐死,忙不迭的点头道:“对,你做得对,不能动,千万不能动!不然它一弹起来,咱们肯定要被炸死!”

    晏晓桐苦笑一下,竟然幽幽的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阎王真的叫我三更死,谁又有办法让我留到五更呢,只是可惜的是我还没给师父尽孝,而且还把你也给搭上了!”

    陈凌愧疚的道:“不是,师姐,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今晚我不叫你来,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晏晓桐摇摇头,“不,是我不好,我该听你的,如果我不放开那个开关,也不会发生爆炸的。”

    陈凌苦笑,现在互相检讨有什么用呢,赶紧的往身上去,想找出电话来打给蜂后,只要能联系上蜂后,她肯定能派拆弹专家来解除危机的,保是在身上了一阵,他又愕然的发现手机竟然没在身上,不由叫道:“我的手机呢?”

    晏晓桐提醒道:“你忘了,刚才上来的时候,你把手机留在车里了!”

    陈凌这才记起,自己上来的时候,为了怕影响行动,就关了手机,扔车上了。想到这个,心里也不由有些绝望,叹息道:“手机不在,想找人也找不到了。”

    晏晓桐无精打采有问,“就算有手机,你又能找谁呢?”

    陈凌吱唔道:“找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只要找到她,咱们就能脱困了!”

    晏晓桐突然问:“是个女的?”

    陈凌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只要能救命,你管她是男是女还是人妖呢,于是就点头嗯了一声。

    晏晓桐却叹气道:“师弟可真有女人缘,我却一个男的都不认识。”

    陈凌冲口而出问道:“我不是男的吗?”

    晏晓桐回头看他一眼,笑了下,她的笑容依旧美丽,只是这个时候却让人感觉多了几丝凄惋。

    陈凌很少见她笑,这个时候看到竟然有些碜得慌,“师姐,你别这么绝望好吗?咱们不会有事的!”

    晏晓桐幽幽的长叹一口气,“陈凌,咱们可能很快就要死了,你能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陈凌点了点头,“可以!”

    晏晓桐道:“来这里之前,你说解决了这件事情后就帮我,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陈凌大窘,他没想到晏晓桐会在这样的时候问这种问题,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点头道:“知道!”

    晏晓桐紧接着又问:“那你准备怎么帮我?”

    陈凌道:“我觉得师姐这个病……”

    晏晓桐恼怒的打断他道:“你放什么屁,老娘哪来的病!”

    陈凌不想在这个时候激怒她,所以赶紧附合道:“是,是,师姐没病。”

    晏晓桐稍为熄怒,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这下陈凌语塞了,犹豫半天,把心一横道:“师姐要我怎么帮,我就怎么帮!”

    晏晓桐回头瞪他一眼,“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委屈啊,仿佛我在逼良为娼似的。”

    陈凌忙道:“不是,不是,我是心甘情愿的,师姐美若天仙,优雅高贵,是我高攀了!”

    晏晓桐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继续说,我喜欢听!”

    陈凌挠头,刚刚那两句也不知怎么冒出来的,这会儿使劲想也想不出这样的词来了,吱吱唔唔的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晏晓桐见他窘迫的模样,不由嗔骂道:“瞧你那傻样!”

    陈凌只好干笑一声。

    晏晓桐突然又问:“陈凌,你凭良心说一句,你喜欢师姐吗?”

    陈凌说不出来,只好捂着良心的点头,他对晏晓桐没有喜欢不喜欢的,纯纯就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师姐罢了。

    晏晓桐却不满的道:“你哑巴了,说话啊!”

    陈凌只好硬着头皮道:“喜欢!”

    晏晓桐这才满意的点头,随后却又叹气道:“可惜你喜欢的女人太多了。”

    陈凌沉默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确实有点多了。

    晏晓桐又道:“不过我也没打算让你娶我,你只要帮我解决问题就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让我别像现在这么难过就好。”

    说到这个,陈凌不免又问:“师姐,你现在到底怎么不舒服?”

    晏晓桐没敢回头看他,只是声音低得不行的道:“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哪有什么不舒服,我就是特别想……那个,完全无法抑制,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我甚至想过去街上绑一个男人回来!”

    陈凌被吓了一大跳,一开始的时候,他只认为晏晓桐体内虚火太旺,没想到竟然已经到达如此地步,这就急急的问:“师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晏晓桐沉吟道:“我想想,应该是十七岁,我练的功夫刚有所小成的时候,之后那种需要就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难控制,到现在一段时间,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你可能不知道,福仁堂重新装修好之后,我跟本没开过门,每天都在房间里面。”

    陈凌疑惑不解的问:“在房间里做什么?”

    晏晓桐没敢回头,脸上热得不行的低声道:“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

    陈凌惊讶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失声问:“天啊,你天天就躲在房间里……”

    晏晓桐羞得无地自容,低喝道:“闭嘴!”

    陈凌神色一禀,好一阵才道:“怎么会这样的?”

    晏晓桐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陈凌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缘由,一个正常的女人,好端端的绝不可能会产生这么变态的需要的,想了想道:“师姐,你放心,只要咱们能活着离开这儿,你的问题包在我身上!”

    晏晓桐欣喜的问:“真的?你不会又像上次说给我买房子一样骗我吧?”

    陈凌窘了下,摇头道:“不会的,房子的事,我也没骗你,只要今晚没事,明天我就带你去看房子。”

    晏晓桐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伸手在身下掏了掏,把一样东西递到他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