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  調教進行時

    金盼琳醒来的时候,发现陈凌就站在她的床前,两眼正紧紧的盯着她。

    被吓了一大跳的她霍地一下坐了起来,把被子紧捂在胸前,惊慌的道:“你想干嘛?”

    陈凌淡淡的道:“我是来叫你起床吃午饭的。”

    金盼琳有些气愤的道:“有这个借口你就能随便进女孩的房间了?”

    陈凌心里微窘,表情不变的道:“我在外面敲了半天的门,你没有反应,我以为你已经横招不测,所以就进来了,刚站到你床前,你就醒了,事实就是这样子,不管你信不信。”

    金盼琳大窘,她确实是太累了,睡得很沉,压根儿就没听到敲门声。

    昨天又惊又吓,原本想晚上睡个好觉的,没曾想到了吃过晚饭没多久亲戚突然到访,而她又有痛經的病,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好容易刚眯上眼睛吧,陈凌回来了,先是大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汽车引擎的声音,接着是说话声,最后是床第间的**声,声声入耳,弄得她更是辗转反侧,快到天亮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这才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

    谁知道半梦半醒间一睁眼,就发现陈凌站在面前了。

    尽管有些理亏,但因为身体不舒服,心情不好,这就气哼哼的道:“那你也不能不声不响的站到别人床前啊,你不知道你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陈凌道:“我是好心,而且这是我家!况且你只是在睡觉,又不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金盼琳原本以为陈凌会让她,没想到竟然又冒出这么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顿时就道:“难道我寄于你篱下,就没有**可言了?你知不知道尊重别人?”

    陈凌道:“我正因为尊重你,所以才来叫你吃饭。如果我不尊重你,随便你睡到死!”

    金盼琳无语了,好一阵才道:“你怎么没有一点君子风度!”

    陈凌没心思和她纠缠不清,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来大姨妈的心情,我不能体会,但可以理解,不过请不要把此种心情转为愤怒,从而再转嫁到别人头上,要知道这个事情,来的时候你觉得烦,可是不来,你会更烦!”

    金盼琳脸上大窘,她是全副武装睡觉的,就算是睡成大字型也不会有走光的可能,她不知道这厮是怎么知道她身上来事的,可是他的话却让她真的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一手拉上被子,又躺到床上。

    陈凌好气女好笑:“起来吧,大家都等着你开饭呢!”

    金盼琳赌气的道:“我不想吃,我也不用你尊重我,你就让我睡到死好了!”

    陈凌只好耐心的道,“金盼琳,别耍大小姐脾气,我这里有丫环,有才女,有御姐,就是没有大小姐。”

    金盼琳腾地一下又掀开被子坐起来,“那我就走好了!”

    陈凌没耐心再劝了,摊手道:“那你走吧。门口就在那边。”

    金腾盼只是发发脾气,没想到陈凌竟然会说这样的话,这就下床,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陈凌却是一屁股坐到床上,不冷不热的道:“金盼琳,别说我没告诉你,你出了我家这个门,可能走不出钵兰街就要被人射杀!”

    金盼琳恨恨的道:“我死也不要你管!”

    陈凌点头,“有骨气,可惜我不喜欢!”

    说罢,他就走了出去,只是打开门,却发现金锁,夏雨,施玉柔,杜蕾歆都贴着耳朵站在门外。

    偷听被发现了,几女都有些窘迫。

    陈凌没有说什么,只是拨开她们走了出去。

    大家都知道陈凌并不想金盼琳离开,只是常常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好心办坏事罢了。所以她们只好上场了,通通都进去劝起金盼琳。

    陈凌走到偏厅,看到桌上开始渐渐变凉的菜,不由叹气,现代的女人真的很难伺候,完全没有男尊女卑这种概念,不推倒,不给她打乖乖针,她跟本就不会顺你的心,合你的意!

    m的,惹的老子火起,就闭着眼睛把你给推了!陈凌正如此恶毒的想着,门铃响了起来。

    走出去打开门,却发现林紫旋俏生生的站在门外。

    陈大官人心情不好,语气也不好,“林大助理,稀客啊,这是专门来蹭饭呢,还是无意间路过呢!”

    林紫旋一听他这阴阳怪气的腔调就来气,但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只好道:“不是路过,也不是来蹭饭,我是来和你谈工作的!”

    陈凌淡淡的道:“你们不是让我别上班了吗?还有什么工作好谈的。”

    林紫旋早就知道这厮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也早就料想到此行不会顺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她虽然不满意陈凌的态度,但也只好强压下个人情绪,强撑起笑颜道:“你就准备让我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吗?”

    陈凌点头,拱了拱手道:“过门也是客,小娘子莫怪,小生失礼了。”

    林紫旋脸上一红,暗啐,没脸没皮,谁是你娘子!

    进了门之后,金锁知道有客人来,很有礼数的上来奉茶。

    看着陈凌家的豪宅,还有停在院中的那些豪车,尤其是这俊俏得可参选亚洲小姐的丫环,林紫旋又不免开起了小差,以这厮今时今日的地位与权势,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再回去医院那种地方看上级医生的脸色,受病人的罪了。

    陈凌见林紫旋坐下后久久不语,不由就问:“林助理,你不是来找我谈工作的吗?”

    林紫旋摇摇头,“突然之间,我又不想谈了。因为谈了也不会有结果。”

    陈凌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不谈怎么知道呢?”

    林紫旋只好道:“好吧,院委会的意见是这样的,一,要扣你三个月的工资及奖金。二,你要亲自向钟主任道歉,三,你必须在全院职工大会上作出检讨!”

    陈凌冷笑道:“除了第一条我可以答应外,别的都做不到!”

    林紫旋苦笑道:“我都说了,谈了也不会有结果的。不过这事还没有下最终定论,我也是来跟你商量的。”

    陈凌摇头,“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打他,是我不对,可是这厮更恶毒,背后给我使绊子,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号人,要是让我在街上碰到他,我肯定还会揍他……当然,我不会再自己动手。”

    林紫旋哭笑不得,随后长呼一口气道:“或许如果你离开了医院,咱们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也不一定。”

    陈凌愕然一下,“咱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林紫旋摇头,“你对我的态度,不像是朋友,反倒是更像是敌人!不过我并不怪你,因为咱们站的立场不同,争执和诚见总是难免。”

    陈凌若微有些吃惊,“丫头,几天没见,有长进啊!”

    林紫旋脸红了起来,瞎叫什么呀,丫头也是你叫的吗?

    这么久以来,或许是两人唯一一次比较和平的交谈,陈凌不想破坏这种友好的气氛,于是不再谈医院的事情,转而问道:“吃饭了吗?我家马上要开饭了,留下来吃饭吧!”

    林紫旋摇头,“我已经吃过了,而且……我还得去钟主任家!”

    陈凌点头,客气的把她送到门口。

    回来的时候,发现几女都坐在餐桌上了,只是金盼琳并没有出来。

    陈凌没说什么,坐下来道:“开饭。”

    几女这就开动起来。

    金锁把盛了饭递到陈凌面前的时候,顺势就道:“金小姐说她肚子不舒服,不想吃。”

    施玉柔也道:“陈凌,我看她确实是不舒服,你是不是去给她看看。”

    杜雷歆也道:“老师,我给她吃了止痛片,不过好像不起作用。”

    夏雨也想说什么。

    陈凌打断她们道,“行了,吃饭!”

    几女都不再说话了,因为她们很清楚,陈凌嘴巴硬,其实耳根子极软。

    果然,吃过饭之后,趁着几个女人在看电视,注意力没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又溜进了金盼琳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