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章
    ??  做女人真遭罪

    陈凌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躺在床上的金盼琳正捂着肚子翻来滚去,脸色苍白,面现痛苦之色,鼻尖上还可见微微细汗。

    陈凌看她的样儿,心里有点小纳闷,你这是痛經吗?怎么看起来像急阑尾炎发作?

    金盼琳觉得做女人实在太痛苦了,每个月都要流血,一流就是好几天,这也就罢了,作为女人,她也认了,可是她这个偏偏还带痛的,每个月都有那么两三天要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尤其让她感觉难堪的是,自己这副糗态竟然落到了陈凌的眼中。

    为了不让他笑话,她撑强的咬着唇,硬是不再动,也不再发出哼哼声。

    陈凌是个医生,对于病人的心态十分了解,看见她这副表情,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同时也有点懊悔自己的冒失与鲁莽,身为医者,看见她的脸色不对就应该猜到她不舒服的。所以就张嘴问道:“很痛吗?”

    金盼琳白他一眼,痛不痛,你没眼看吗?嘴上却硬气道:“我不要你来同情我!”

    陈凌没接她的茬,反倒是轻轻坐到床边,向她伸出了手。

    金盼琳一见他坐下来,反倒像是受惊的小鹿般,慌张的向里面躲去。

    陈凌好气又好气,你以为我想干嘛呢?我真想那个你,也不会挑这个时候啊!

    “来,把手给我,让我看看!”

    金盼琳面无表情,硬邦邦的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这病我看不好的,你只要离开房间,别再来打扰我,我就很感激了!”

    陈凌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不屑,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不由就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金盼琳摇头,“不用试,我在韩国已经看了好多医生,多高明的专家,多利害的教授都看过,他们都没办法!”

    她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国家的医学那么昌明,医生那么利害都治不了我的病,你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医生,有可能治得好我的病吗?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别的病号时,陈凌极有耐心,可是到了金盼琳面前,他却变得极为急躁,这会儿都懒得跟她再咯嗦了,直接就上了床,去抢她的手。

    金盼琳被吓了一跳,见过强买强卖的,甚至连都见过,但强医还是第一次遇到。

    心头虽然一万个不愿意,觉得他是瞎折腾,可是这位爷实在太孔武有力了,来势又凶猛,她跟本就犟不过他,最后只能可怜兮兮的任由他把自己的小手握住。

    陈凌给她把了一会儿脉,完了之后又仔细的看了她一阵,这才问道:“现在腹痛如绞吗?”

    金盼琳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痛经当然是腹痛啊,难道还会是脚痛吗?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她真的痛得难受,只想快点把这厮打发走,好休息一下。

    陈凌接着又问:“****也有些胀痛,肛門有坠胀感,气闷,烦燥,心惊,失眠,易怒,倦怠,乏力都有吧?””

    金盼琳若微有些惊奇,因为这厮竟然把自己的症状全都蒙中了。

    陈凌继续道:“你这个痛經是寒湿凝带型,是后天形成,不是先天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初潮的时候湿凉,导致塞凝经脉,冲任气血运气不畅,经血淤阻胞宫而致!”

    金盼琳听得一头雾水,“你能不能说简单点?”

    陈凌有点犯晕,无力的道:“我这说得还不够简单吗?好吧,我问你,你第一次来这个的时候是不是着了凉?而且是极严重的那种。”

    金盼琳眼睛终于亮了起来,忙不迭的点头道:“我那个……什么的时候是十五岁,正值寒冬腊月,首尔下着大雪,我不小心掉到冰窟里去了,被救上来后大病了一场,之后就落下了这个病。”

    陈凌颌首,缓声道:“你这个病因很重,比一般的寒湿凝带型痛經要严重许多,难怪许多大夫都措手无策。”

    金盼琳也是无奈的叹气,一脸的落寂与苦痛,做女人都很遭罪,她是特别糟罪的一个。

    陈凌又道:“不过别人没有办法,不证明我也没有办法。”

    金盼琳大感惊奇,看着陈凌道:“你说真还是说假?你真能治好我的病吗?别忽悠我啊!”

    陈凌摇头,“忽悠你这样的傻丫头没有意思!”

    金盼琳大恼,气呼呼的道:“你才傻!”

    对于病人,陈大官人一向都很仁慈宽厚的,知道金盼琳有病还跟她斤斤计较,那自个不也无药可医了吗?所以他不接茬,而是回到正题上,“你这个病虽然麻烦,但绝不是不能治,只是时间要长一些,五大疗法配合药方着一起上的话,有两三个月那样就可以痊愈断根了。”

    金盼琳疑问:“什么五大疗法?”

    陈凌解释道:“艾灸无针、无创、无痛,与拔罐、刮痧、针刺、按摩并称为中医外治五大疗法。”

    金盼琳怦然心动,可是想想要两三个月的时间,不由摇头道:“我呆在中国的时间不可能这么长的。”

    陈凌感觉有些憋屈,我也没有求着让你非给我治不可啊!这女人,自我感觉果然不是一般的良好,不过最后还是道:“我先给你止痛吧!”

    金盼琳道:“我已经吃过止痛片了,不见效!”

    陈凌没跟她废话,直接掏出了针盒道:“躺下!”

    金盼琳只好躺了下来,不过陈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吓得她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把裤子脱了!”

    “啊?”金盼琳愕然的看着陈凌,又羞又恼,最后道:“要脱裤子的话,我还是不治了!”

    陈凌苦笑,“把裤头放松,拉链拉一半,这样总可以吧?”

    金盼琳犹豫好半天,这才终于松开了牛仔裤的裤头,轻拉下一点拉链。

    陈凌用针灸和推拿双管齐下,其间虽然春光旖旎,只是陈大官人对这女人实在没有太多的兴趣,更何况还有扑鼻的淡淡血腥味,所以这个治疗陈大神医几乎是没有一点杂念之下完成了。

    治疗过后,金盼琳感觉肚子不痛了,头不晕了,精神也好了许多,甚至还感觉肚子饿了,一时间大感神奇,有点难以相信的看着陈凌。

    陈凌淡淡的道:“把裤子穿好,出来吃饭,金锁给你留了饭菜!”

    金盼琳低头看看,不由脸红耳赤,自己穿的是低腰牛仔裤,拉链虽然只拉了一半,但也已经了一些不该的物事。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客厅,几女见千呼万唤都不肯出来的金盼琳竟然被陈凌带出来了,不由悄悄的向陈凌竖大拇指。

    金锁侧赶紧把留给金盼琳的饭菜端上来。

    汤足饭饱之后,金盼琳的精神终于振作起来,脸上也有些了朝气。

    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陈凌正坐在院中摆弄着茶具,这就走过去坐了下来。

    原本她是想向陈凌说声谢谢的,要不是他巧施妙手,自己现在还可能躺在床上折腾呢,可是陈凌不出声,她也不知该如何启齿。

    两人坐在那里默默的喝茶,没多久,女人们纷纷出门上班,施玉柔要去民兴药业,杜蕾歆要去省附属医,夏雨和金锁却街上超市买东西。

    金盼琳原本是想跟金锁他们一起出去的,可是她也很清楚现在外面紧张的局势,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还是决定留在家里。

    陈凌见女人们都出门了,呼一口气道:“好了,大家都走了!”

    金盼琳看着陈凌脸上仿似不怀好意的表情,有些紧张的道:“你,你想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