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  暗杀情杀

    陈凌见金盼琳紧搂着****,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不由失笑道:“你紧张个什么劲?难道你以为我会趁着没人在家非礼你不成。)”

    金盼琳兜起嘴道:“这可很难说!”

    陈凌失笑,“我才瞧不上你这傻丫头呢,再说了,我真那么饥不择食也不挑这个时候啊!”

    金盼琳咬牙道,“你再叫我傻丫头,我就跟你拼了!”

    陈凌原本想和她好好谈谈的,可是这会儿见她脸红耳赤的,觉得她这样子很是可爱,这就发狠的逗她道:“傻丫头,臭丫头,笨丫头,黄丫头……呃,好像是黑的!!”

    金盼琳没想到这厮如此可恶,原本心里还存着感激呢,这会儿恼怒成羞的她冲动之下真就朝陈凌扑了过来。

    陈凌一见这女人张牙舞爪像头小老虎似的扑来,当即撒腿就跑,两人一个追一个跑,竟然像孩子似的在院子里追打起来。

    在暗中监视的吴能与林并看得十分欢乐,一个劲的暗里替金盼琳鼓劲助威:金小姐,加油,把陈头儿推倒!

    不过让人失望的是,金盼琳压根就没有反推的能力!

    反倒像被老鹰戏耍得有点发狂的小母,哇哇的叫起来,直瞧得吴能与林并连连叹息,恨不能从小暗房里冲出来帮她一把。

    追了好一阵,金盼琳始终追不上陈凌,反倒把自己弄得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这才明白自己是白费力气,悻悻的坐到一边喘气。

    陈凌这又走上前来,道:“咱们不闹了,我有正事和你谈呢!”

    金盼琳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陈凌道:“别这么小气嘛,看你也不像这么小气的人啊!”

    金盼琳道:“我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陈凌熄事宁人的道:“好了好了,玩笑都开不起,怎么出来混啊?”

    金盼琳气呼呼的冷哼一声。

    陈凌就道:“金盼琳,刺杀的你那伙人我已经查出来了,是ox公司的雇佣兵。”

    一听是这事,金盼琳很快平静下来了,正期待下文的时候,陈凌却闭上了嘴,气得她喝道:“继续说啊!”

    陈凌喝了口茶,这才慢条厮理的道:“他们一行总共有十二人,是跟着你同一天到达中国的,不过你坐的是飞机,他们走的是陆路,这样看来,他们比你更提前一段时间出发,也就是说这个买凶杀你的人事先就知道你要来这里。”

    金盼琳愣了一下,问:“还有呢?”

    陈凌摇头,“没有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金盼琳陷入了沉思。

    陈凌问道:“你来这边玩的事情,有谁事先知道吗?”

    金盼琳摇头,“没有谁知道啊,机票是我自己亲自去订的。”

    陈凌又问:“那你有没有被谁跟踪呢?”

    金盼琳茫然的道:“我不知道!”

    陈凌神色疑重的沉声道:“金盼琳,现在外面的形势很紧张,那些雇佣兵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冷血动物,他们要钱不要命,为了完成任务绝对会不惜代价的,之前的两次袭击虽然都失败了,死伤也不少,但我认为他们绝不会放弃的,第三次袭击应该很快就会来临,反正你只要不死,他们肯定就会魂不散的!”

    金盼琳张嘴,却是言又止。

    陈凌道:“金盼琳,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吗?为了保护你,我新锐锋死了一个人,我自己也差点把命丢了!”

    金盼琳沉吟了一下,终于咬牙道:“我这出次来,不是来玩的,是因为逃婚!”

    这一点,陈凌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并没有嘴。

    金盼琳继续道:“家里给订的亲,可是我并不愿意,先别说他是个花花公子,就算他是个老实人我也不嫁,我只嫁给我爱又爱我的人。”

    陈凌才懒得理她想嫁给谁呢,爱嫁谁嫁谁,反正别想着嫁给他就行,忍不住话道:“这和你被刺杀有关系吗?”

    金盼琳狠这剜他一眼,“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说!”

    陈凌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我不嘴!”

    金盼琳却突然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陈凌自然知道,不过却故意装模作样的道:“你不就是王凌的学妹嘛,同一间学校的。好像家里有点钱吧,除此之外,我真瞧不出你有什么特别身份!”

    金盼琳嗔他一眼,不无得意的道:“告诉你,我父亲是副总统。”

    陈凌佯装恍然,却不无讽刺的道:“哦!真了不起,你老斗是副总统呢,可副总统也玩起包办婚姻,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金盼琳怒道:“我不准你这样说我父亲!他是为了我好,也为了整个大韩民国着想。”

    陈凌嗤之以鼻的道:“金盼琳,这话是不是太夸张了,你结个婚罢了,还关系到整个国家了?”

    金盼琳冷哼一声,“你要知道我嫁的是谁,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陈凌好奇的问:“你要嫁给谁?”

    金盼琳道:“国防部长唯一的儿子朴勇俊。”

    陈凌明白了,一个副总统,一个国防部长,这两人要是成为了亲家,那可真谓是强强联合了,这属于典型的政治婚姻!

    明白了这个之后,陈凌却还是有点钻牛角尖,“可这个和你被刺杀有什么关系呢?”

    金盼琳看他一眼,缓缓的道:“朴勇俊是个花花公子,女朋友无数,其中有一个正牌女友叫做崔泰稀,她的叔叔是现任财政部部长。如果没有我的存在,崔泰稀必定能成为朴勇俊的新娘!所以如果这个世上有一个人最想我死,那这人就是崔泰稀,她是上市集团的总裁,绝对拥有雇佣ox公司的关系与实力!”

    陈凌恍然大悟,闹了半天竟然是情杀,其中还掺杂着复杂的政治关系,这事可真烂的够可以!

    所以他摆手道:“金盼琳,你这档子事实在太烂了,我不想管,也管不了,我劝你还是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别给我惹麻烦。”

    金盼琳眼睛直直的看着陈凌,然后脸上浮起了笑意,只是这笑意之中隐隐透着一股险之色。

    陈凌看着她这个表情有点犯怵,忙道:“丫头,你挺纯洁的一个人,就别装成老奸巨滑的样子了好吗?”

    金盼琳哼哼两声,“陈凌,你可以不管我,但你别后悔。”

    陈凌不屑的道:“我又不想泡你,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金盼琳一字一顿的道:“如果你不管我,我就把你和凌学姐的事情公之于众!”

    陈凌瞳孔一阵收缩,差点就兴起了杀人灭口之心,好容易平静下来才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和王凌是纯洁的朋友关系。金盼琳,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说了要负责任的。”

    金盼琳点头,冷哼着道:“确实挺纯洁的,都睡一张床上去了,纯洁得够可以的啊!”

    陈凌心里凉了一下,却佯装平静的道:“你说的话我一点都听不明白!”

    金盼琳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和凌学姐睡的时候,你就在她的床上,而且你还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我的胸。”

    陈凌差点跳起来,急道:“我什么时候你了,我碰都没碰你,你一睡着,我就……”

    话说到一半,陈凌就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自己上当了,上了这看起来毫无心计的黄丫头的当。

    金盼琳笑吟吟的看着他道:“瞧瞧,不打自招了吧!”

    陈凌十分的颓丧,打了一辈子鹰,结果最后竟然被鹰给啄了眼睛啊,长叹一口气道:“金盼琳,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你也是这么险的。”

    金盼琳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咱们彼此彼此。”

    陈凌泄气的问:“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金盼琳朝他指了指,“你身上的气味。”

    陈凌低头闻了闻,自己好像没有体臭这种东西吧。

    金盼琳道:“你自己闻不到的,男人也闻不到,但女人对男人的气味却相当的敏感,那天在七宝山你背着我的时候,我就隐隐感觉你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刚才你给我把脉的时候,我又闻到了你身上的味道,然后我突然想了起来,那天晚上我跟凌学姐睡的时候,在她的被窝里,就是你身上的味道。刚才我还不敢确定,没想到诈你一诈,你就主动招了。”

    陈凌苦笑,他一直都认为自己这个奸夫演得挺出色的,没想到竟然被这女人轻而易举的识破了!

    做贼啊,始终还是心虚啊!

    看着他脸上晴不定的神色,金盼琳真的有点担心他会杀人灭口,又或是连她也一起端了,要知道现在很多变态佬都喜欢玩血腥大战的,这男人看起来好像没有那种嗜好,可是……人不能貌相啊!所以她赶紧的道:“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个韩宇勋,整天沉沉的,就差没把坏人两字刻额门上了,凌学姐要真是嫁给他,那可真是一朵鲜花在牛粪上了!你嘛,虽然也是一坨牛粪,但最起麻比韩宇勋有营养!”

    陈凌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