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  不能说的秘密

    陈凌自然知道晏晓桐说的是什么事,可是这事对他而言,实在不是那么好办。

    晏晓桐见他久久不出声,不由就道:“陈凌,你该不会是要出尔反尔吧?你别逼师姐用脚趾头鄙视你啊!”

    陈凌低头看去,发现她从浴室出来竟然是赤着脚的,青葱雪白,无比灵动,在他住视的时候,那十个脚趾头还灵巧的往向翘呢,弄得他心神又是一滞,赶紧的别转过目光道:“师姐,我,我自然是说话算话的!”

    晏晓桐冷笑道:“可是我看你现在有点临阵脱逃的意思啊!”

    陈凌忙摆手道:“没,没有!”

    晏晓桐这就凑上前来,一股成熟女人的如兰气息直扑陈凌鼻间,“那你现在就帮我解决吧!”

    陈凌下意识的避让一下,心里很是哭笑不得,这样的忙,你叫我怎么帮嘛?

    女人,并不是越多就越好的,陈凌的身体承受力虽然不差,别说再多一两个女人,就算再多五六七**十个,他也照样没问题。可是他对感情的承受能力却太差了,现在这么多的女人,他都在精神上都已经有点顾不过来了。

    况且,在他心里,始终认为他和晏晓桐之间,保持着纯纯的师姐弟关系,那就是最好不过了!偶尔相互调戏,偶尔相互宽慰,偶尔相互帮助,偶尔再打打架……这不是挺美满的一种关系吗?干嘛一定要去触那根底线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晏晓桐一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瞧她的眉宇发鬓,肤色脉络,明明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嘛,她怎么就会变得这么饥渴呢?纵然真是什么不调的话,那也总是有脉可寻吧!

    只是上次两人第一遭见面的时候,陈凌已经替她把过脉,虽然当时觉得她的虚火大旺,可怎么也达不了现在这种程度吧!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思想到这里,陈凌慢慢平静了下来,张嘴问道:“师姐,你真的愿意我帮助你吗?”

    晏晓桐虽然羞臊,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决定的,所以这会儿就强作镇定的点了点头。

    陈凌点头,然后道:“师姐,既然你愿意我帮你,那我就跟你提一个条件!”

    “啊?”晏晓桐没想到陈凌会在这个时候提条件,下意识的问:“什么条件?”

    陈凌道:“那就是你必须得配合我,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一向大大咧咧,甚至时常反调戏陈凌的晏大师姐扛不住了,贝齿紧咬粉唇,好一阵才声音低低的道:“好嘛,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事先声明……太过变态的我可不陪你玩的啊!”

    陈凌起先是有点啼笑皆非的,可细想一下,又觉得自己接下来要做的这个事情确实有那么点变态。

    不过为了找出师姐的症结所在,就算变态一点,他也干了,这就张嘴道:“那好,师姐,我现在问你一些问题,你必须诚诚实实,毫无保留的回答我!”

    这个……属于前戲吗?晏晓桐觉得有点好玩了,于是表现得相当乖巧的点了点头。

    当陈凌真的把晏晓桐当成一个病人来对待的时候,心里的那股忐忑难安就消失了,只是要张嘴发问的时候,却还是有些犹豫与结巴,“师姐,你平时那个……就是想那个的时候,一般是什么时间居多?”

    晏晓桐没想到陈凌一上来就是这么**的问题,脸刷地就红了,但既然答应了,她也没有反悔,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早上醒来的时候,和晚上睡觉前。”

    陈凌又问:“那一般都是怎么解决的呢?”

    晏晓桐呼吸快了一些,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有点要命,她也开始结巴了,“用,用手!有时候用那种会震动的工具……不过没用过黄瓜,茄子什么的……!”

    陈凌想起那天在她床上看到的那个粉红色跳蛋,还有电脑屏幕上被定格的画面,脑海中也不由浮起了一副旖旎的画面,血液更是腾腾腾的开始加热!

    当他意识到自己开始有反应的时候,赶紧的连连吸气,强自镇定一下心神,甩甩头又问:“那,每次要多长时间?”

    晏晓桐垂着头,咬着唇,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凶悍的模样,可怜兮兮的道:“……半,半个小时以上……”

    陈凌若为有些吃惊,不过想到晏晓桐是个练家子,时间长一点也是情有可愿的,于是又问:“一天几次?”

    晏晓桐双腿原本就夹得很紧,被他这一问就夹得更紧了,雪白的肌肤一阵阵紧绷,结结巴巴的道:“说,说不太准儿,有时一天三次,有时候,五六次,有,有的时候,我都数不清。”

    陈凌惊愕得张大了嘴巴,幸亏自己打定主意要把炮弹留给范上校,要不然给她开了这个荤口,那以后自己还能活吗?

    镇定!镇定!

    陈凌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又问:“那你平时那啥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谁?”

    这回晏晓桐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你!”

    陈凌听得腿一软,差点没从沙发上瘫到地上!

    这样的答案,实在没办法让陈大官人淡定啊!

    急促的呼吸几下,陈凌坐直身子,想让自己的脑子清醒的从已问或将要问的问题中寻找出蛛丝马迹!

    停了停,陈凌又问:“那你平常什么时候需要最强烈?就是说心情,环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特别容易刺激你?”

    晏晓桐两条长腿已经拧在了一起,呼吸也开始从急促变成了喘,“我,那个,特别高兴的时候,又或是和异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又或者练完功之后,我,我,我就特别的想。”

    陈凌有些好奇的问:“和谁单独在一起?”

    晏晓桐狠狠白了他一眼,恨恨的道:“我还能和哪个时不时要装正太,时不时又要调戏我的混收在一起!”

    陈凌有些心寒,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我啊?

    沉默一阵,晏晓桐补充道:“和你在一起,我特别控住不住我自己,例如,现在……”

    陈凌又吃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这神情。

    晏晓桐不敢看他,捂着脸,两条腿死死的纠缠在一起,声音带着哭腔的道:“求你了,别问了好不好,我难过死了!”

    陈凌还想说,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只是没等他开口,坐在旁边的晏晓桐已经扑了上来,骑坐到陈凌的身上,搂着他的颈脖把粉艳的双唇凑了上来,没头没脑的亲吻着他的脸颊,一边亲,还一边仿如梦呓一般喃喃的道:“陈凌,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别挑逗我了,我要你,我想要你,现在就要,我什么都不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