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章
    ??  绝不放过你

    李啸澜留在了酒店里看着赵老虎与癞痢辉等人,陈凌和晏晓桐直奔山南区淋石镇。

    没费多大功夫,两人就找顺利的找到了北条村五十六号。

    一栋旧式小楼,外面围着矮墙。

    尽管这个阿财只是个混混,并不是凶残又狡猾的雇佣兵,但因为有上次在向斯平别墅的教训,陈凌和晏晓桐都十分小心。

    确定了那栋小楼就是他们要找的北条村五十六号后,两人躲在暗处仔细的观察起来。

    小楼第一层没有灯光,但二楼的一个窗户隐隐透射着微弱的光亮,估计家里有人。

    陈凌和晏晓桐用传音入密商量一阵,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小楼靠近。

    悄无声息的翻上矮墙,两人没敢贸然跳下去,而是小心的观望着。

    院中没有狼狗,防盗门紧闭着,侧边停着一辆轿车,根据这车的颜色,款式,标志及牌号,陈凌十分确定这就是小姐们口供中所提到的那辆车子。

    这一发现,让两人都是心喜不已,因为他们找对地方了,只要找到这车的主人,就不能找到向斯平一班人的落脚点。

    经过谨慎的观察,确定下面没有丝线,地雷,以及别的什么危险物之后,两人落到水泥地上,慑手慑脚的靠近大门。

    到了近前,陈凌指了指那门锁,朝晏晓桐使了个眼色。

    晏晓桐会意,立即从头发上取下两只发夹,弄直了之后,靠到门前一上一下的进了匙孔中撩拨鼓捣起来。

    随着“咔”的两声轻响,晏晓桐转动起门锁。

    在门被推开一条缝的瞬间,早有准备的两人像弹簧一样飞掠出近十米。

    不过等了一阵后,却并没有传来他们预想中的爆炸声响。

    两人稍稍定神,再次来到门前,只是一靠近,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因为从里面散发出来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这个发现让陈凌和晏晓桐的心里都不免喀噔响了一下,因为他们意识到可能来晚一步了!

    走进去之后,事情果然和他们料想的一样。

    那个癞痢辉口中的阿财,昨夜带小姐们去向斯平落脚处的那个司机,已经直挺挺的瘫在沙发上,胸口深深的着一把匕首,从刀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下面的衣服,顺着沙发流到了地上。

    陈凌小心的靠近,伸手触了触他的颈脖,发现他已经断气了。

    闻到血腥味的时候,陈凌已经意识到他们可能来晚了,可是进来之后,他们来得并不是一般的晚。

    阿财兄不但断死了,连尸首都僵硬冰冷了,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阿财这一死,带路人这条线索便已中断,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让陈凌和晏晓桐都十分的懊恼。

    退出房子后,陈凌载着晏晓桐离开,驶致一便利店的时候,陈凌谎称下去买点喝的,这就停车走了进去,然后在店里僻角处用手机把情况向蜂后作了汇报,让她赶紧派人来现场,看看是否能发现别的什么蛛丝马迹。

    完了之后,他就拿了两瓶可乐回到车上。

    驶回酒店的路上,晏晓桐一直很沉默。

    陈凌不由问道:“师姐,你在想什么?”

    晏晓桐想也不想的道:“我在想你到底是基佬还是身体有病,怎么可能面对着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凌狂汗,求饶道:“师姐,别开玩笑了行吗?”

    晏晓桐这才笑了起来,花枝乱颤,好不诱人,好一阵才敛起笑意正色道:“我在想,杀死阿财的,很可能不是向斯平的那班特种兵!”

    陈凌心中一动,问:“为什么呢?”

    晏晓桐道:“那班人十分的精明,也十分的险,他们纵然是为了灭口把阿财杀死,那肯定还会布置一下现场,留几处陷阱。”

    她这么一说,陈凌也跟着说出了自己发现的疑点,“从尸体来看,他死了大约有三四个小时,那个时候天还没黑,也就是说他是去见完癞痢辉回到家后被杀的,门锁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客厅中没有搏斗的痕迹,他睁着的眼睛里留着惊愕与疑惑,显然杀死他的人是他认识的,而且还十分熟悉,这才让他在没有防备之下突然被杀!”

    晏晓桐道:“这样的话,除了向斯平一伙人外,背后还有人啊!”

    陈凌点点头,有些头疼揉着脑袋,这件事太过扑逆迷离,远远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呢!

    晏晓桐突然道:“陈凌,你有事情瞒着我!”

    陈凌愕然道:“没有啊!”

    晏晓桐冷哼道:“师姐只是慾强,并不是脑子笨。你如果不跟我说实话,以后我就不跟你好了,也不要你的房子车子,更不要你帮我那个什么了!”

    陈凌哭笑不得,你以为我很愿意帮你啊?

    只是最后,看着晏大师姐像个孩子似的翘起嘴解别转过头,理也不理自己。他也只好把金盼琳的事情一伍一拾的说了出来。

    晏晓桐听完之后,脸上明显带着不悦之色,“整来整去,原来又是为了别的女人,弄得我不知道有多担心,还真以为有人要杀你呢!”

    陈凌却道:“这伙人虽然不是冲着我来的,不过想杀我的人却不见得会少!”

    晏晓桐竟然赞同的点点头,然后让人吃惊的道:“你说得没错,不说说别人,就连我,也想把你给杀了!”

    陈凌愕然看着晏晓桐,不知她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

    晏晓桐声音有些低的道:“我晏晓桐是个怎样的格,除了师父外,应该就你最了解了,可是我撕下脸皮,那么主动的送上门,你却硬是过门而不入,你让我的自尊心往哪放,让我怎么做人,我又怎么不想把你给杀了!”

    陈凌又是一阵接一阵的寒,女人这种动物,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的。

    不过旋即,晏晓桐却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陈凌有点发愣,心说师姐你到底什么病啊?慾强我可以接受,可要是神经病就必须得送去青山医院了!

    晏晓桐笑道:“呵呵,我只是说说罢了,瞧你吓成那样,你以为我真的舍得杀了你么?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的半个男人呢!”

    陈凌又复无语,因为他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晏晓桐在骂他不是个男人一样!

    回到酒店。

    陈凌又叫来了那四个小姐,开始更琐碎的询问。

    事到如今,带路人的线索已经中断,想要找到向斯平那班人藏匿的地点,也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那就是从这四个小姐及癞痢辉的记忆中看看是否能拼凑出一条完整的路线。

    问话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然后又轮到癞痢辉,好容易问完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几了。

    不过陈凌却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今儿个晚上,他必须要把向斯平那帮人全都挖出来。

    问完话后,陈凌立即就把电话打给了蜂后,让她赶紧的联系治安监控中心,找到昨晚阿财那辆车的监控画面。

    蜂后知道这事关系到向斯平等人的下落,所以她毫不含糊的答应下来。

    挂上电话,陈凌又让李啸澜准备一副详细的深城地图,以癞痢辉的住处为中心点,以一个小时的车程这半径向周围辐射。

    李啸澜没敢耽误,立即便打电话让人去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