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弄巧成拙
    ?  陈凌见向斯艺像发威的母老虎似的冲上来,以为大事不妙,谁知道她冲上来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们电信的人搞什么鬼?我们每个月准时给你们交那么多钱,你们却不能保质我们的网络使用,三天两头的给我们断网?你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骂声凌厉尖锐,整层楼都在回荡她的声音。

    不过只要不是被发现了,陈凌就不惧,忙虚以蛇委的道:“这位女仕,你请息怒,我们的同事刚才来检查过线路的,才刚离开不久呢,可是我们接到你们的电话后,立即又赶过来了,这一点已足见我们对客户的重视程度。至于这次断网的问题,我们会找出来,并尽快恢复网络通畅的。”

    向斯艺见来的这电信员工是个年轻的小伙,长得阳光帅气,低眉顺眼,心中怒气虽减,但表面上却还是不依不饶,“你知不知道,我们断一次网损失是多少?这样的损失是不是由你们电信来赔?”

    你的损失关我鸟事啊!我是来装窃听器的。陈凌真想二百五的给她来这么一句,可是现在他只能隐忍的装作憨厚窘迫的道:“这个……”

    向斯艺看见这年轻男人闹了个大花脸,心里爽了,对于她而言,人生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被别人虐一下,然后自己再虐一下别人,几十年就过去了。不过……虐别人总是要比被别人虐要爽很多很多的!

    所以她就更是颐指气使,“什么这个那个的,我们公司要是像你们这种服务质量,早就关门大吉了。赶紧给我修好!”

    陈凌讪讪的应道:“好的,我们马上就给你修,以后会加倍加注你们这条线路的!请别生气。”

    向斯艺一屁股坐到大班椅上,重重的拍一下桌子,冷哼道:“下班之前,我一定络正常运转,否则我就投诉到你们总部去,让你们负责这一边线路的通通都吃不了兜着走。”

    陈凌连连点头称是,然后开始装模作样的检查起线路。

    晏晓桐一直在冷眼旁观,不发一言。不过她早就看出来了,这建兴大厦里全是男盗女娼的货色,那保安队长想勾搭自己,这什么狗屁副总却是虐着自己的师弟玩。

    要换以前,晏晓桐肯定忍不住上去暴揍她一顿了,但或许是和陈凌有了那个半腿子的半系,陈凌成了她的半个男人,她也成了半个女人,心性稍显成熟隐忍些,这就按捺着没有立即发作出来,但心里却恨恨的道:m的小***,你给姑奶奶等着,一会儿收拾不死你!

    陈凌在低头忙活的时候,仔细的查看向斯艺的神色,只见她的脸上全无悲之色,心里不由觉得奇怪,难道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表现得如此无动于衷呢?

    细想一下,觉得她之所以如此,仅有两个可能。一,向斯平被害的消息被蜂后隐瞒了起来。

    二,向斯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弟弟的高***活。

    如果是后者,那么向斯艺还很有可能是杀害向斯平的真凶呢!

    想到这些,陈凌只觉得一阵阵心寒,没敢再往下想。

    两人忙开之后,那前台小姐还站在那里,向斯艺就冷哼道:“还呆着干嘛,没事可干了吗?”

    前台小姐神色一禀,赶紧垂头拉上门退了出去。

    陈凌拿着个测信号的仪器,把网线接进去摁着上面的几个按钮键,仪器屏幕上显示着一组变来变去的数字。

    向斯艺凑上前去看一阵,看不懂。

    其实……陈凌也看不懂,只不过上次有电信员工上门修他家的网线,看过一次人家这样整,这会儿他就有样学样罢了。

    一个不懂也不想懂的在旁观,一个不懂装懂的在操作,可想而知气氛有多诡异!

    陈大官人虽然心理素质过硬,可是这女人却凑得极近,一股成熟女人的味儿夹着淡淡的香水不停的飘进他的鼻息,原本他就是外行硬充内行,还想要趁机装窃听器,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现在竟然还要经受女色的考验,三重压力之下,他被弄得不想紧张都紧张起来了!

    “什么问题?”一旁的向斯艺突然问了句。

    “呃~”陈凌被吓一跳,吱唔着应了句废话,“线路的问题。请放心,我们会尽快修复的。”

    看着陈凌诚慌诚恐的态度,向斯艺很是满意。仔细的打量一下这年轻男人,发现他要五官有五官,要身材有身材,气质也相当不俗,她就有点想不通,这么有款有型的男人怎么就甘愿呆在电信里做一个外勤工呢!

    见猎心喜的她心中一动,一改刚才严肃阴沉尖酸刻薄的态度,温和的道:“别太着急。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重要的邮件发送了。”

    陈凌微愣一下,刚刚不是说下班之前必须弄好吗?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啊!

    向斯艺说完一句,又问:“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怎么?想泡我?陈凌打量一眼向斯艺,直到这会儿才发现,这女人长得还真不赖,胸大,腿长,尤其是臀翘,战斗力十分强悍的样子!

    嗯,确实是属于实力派的!陈凌暗里称赞一句,随口胡谄道:“我叫甘司鲵。”

    甘司鲵?乾死你!

    向斯艺心中一颤,好名字!又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小甘,你们现在一个月拿多少工资啊?”

    陈凌想了想道:“三千几,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主要还是看有没有投诉。”

    向斯艺轻笑道:“好吧,这次我就不投诉你了!”

    陈凌赶紧装出感激的样子,“那真的谢谢你了。”

    向斯艺又问:“小甘,你除了会修线路还会修别的吗?”

    还会修理女人,再纠缠不休老子就修理你!陈凌真想这样告诉她,被这女人一直粘在身边,不离不弃,弄得他跟本就做不了手脚,暗里叫苦与着急,表面上还得应付这女人,实在是有些难受,所以就摇了摇头,称自己除了会修几个线头外,什么都不会。

    向斯艺看见他额上冒着的细汗,没有走开,反倒又凑得更近一些,“咦,你很紧张啊?”

    陈凌答非所问的应一句:“你的香水很特别!”

    向斯艺听了这话,竟然吃吃的笑了起来,丰满挺俏的****挨到他手臂上,低声道:“我用的这款香水可是有催情的作用哦。”

    尼玛!

    谁说暗骚难防,明贱还更难挡!

    这已经不是阴晦的暗示,已是赤果果的挑逗了!

    感受到她那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的身体及气息,陈凌有种蠢蠢欲动的冲动。

    晏晓桐却是被气得咬牙切齿,怒火中烧,她一早看出来这女人对自己的师弟不怀好意,想要老草吃嫩牛,但没想到的是这女人竟然明目张胆到如此地步!

    格老子滴,当着我的面勾引我的男人,你真当我晏晓桐是吃素的吗?

    晏晓桐原本是要冲上去给她两个大耳光,让她偿偿自己的厉害,可是想了想,心中却涌起更阴险的主意。

    “对不起,请让一下!”晏晓桐挤上前去,随手一扬,一抹细碎的白色粉末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向斯艺的颈后。

    粉末很少,也很轻,向斯艺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这一切都逃不过陈凌的耳目,不由就用传音入密问晏晓桐:“师姐,什么东西?”

    晏晓桐冷哼一声,“你不是想看她发騷的模样吗?我让你看个够!”

    陈凌微吃一惊,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摆弄手上的线头。

    向斯艺原本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很快,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的热了起来,起先只是微热,然后就像是被火烧了似的。

    这一热起来,身体就开始难受了,也再顾不上勾搭陈凌了,赶紧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呼呼的喘几口气,仍是觉得热得难受,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连灌几口水,却仍然无法拂去身体的燥热!

    如果仅仅只是发热,她还能忍受,可是她很快就痒了起来,起初只是手臂颈脖有些痒,然后渐渐集中到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而且越痒越厉害,弄得她忍不住伸手想去挠,可是这样的动作明显不雅,尤其是在还有外人的情况下。

    晏晓桐见状,心里阴险的大笑,表面上却佯装关心的问:“小姐,你怎么了?”

    向斯艺脑袋有点晕乎,下意识的道:“我有点痒……不,有点不舒服!”

    晏晓桐道:“痒就挠吧,忍着很辛苦的!”

    向斯艺听了这话,差点就真把手伸进裙子里去了,可是手才一动,神智就清醒了一下,猛瞪晏晓桐一眼,“你什么意思?”

    晏晓桐赶紧摆手,“我,我只是顺嘴一说,没别的意思!”

    向斯艺真的痒得难受,没心思理她,看两人还忙得没完没了,这就十分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你们明天再来修吧,我有点事,马上就出去了!”

    晏晓桐闻言心里一惊,得,弄巧成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