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  夜猫子进宅

    王凌回去后一直没有音信。

    不过蜂后那边却不停的有消息回馈给陈凌。

    向斯艺的话没有水份,调查的结果证明,她在uxp公司任职之前,确实在韩星集团工作了很多年,从一个临时工做到了最后的公关部经理,历时五年半之久。

    韩星集团财务资部的头头也正是韩明珠,她不但是韩宇勋的妹妹,更是朴勇俊的女朋友,相当受宠的一个女朋友。

    向斯平那个货运公司的注册资料也被调了出来,法人代表是一名中国人,四十岁,名叫朱子森。表面上这个人仿佛和韩宇勋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仔细一查才知道,这人是个留洋海归,曾经就在韩国,在韩星集团任职,是离开了韩星集团后才回国开了这个货运公司。

    这证明了什么,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既然向斯艺没有说谎,那么陈凌的推论就可以成立,韩宇勋无疑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黑手。

    尽管事情有了真想,但将一个人定罪是要讲求证据的!

    向斯艺提供的那些证据仅仅只能证明韩宇勋在商业运作上有多阴险多卑鄙,拿出来只能是让韩星集团名誉扫地,一落千丈,就算勉强定罪,也最多是两三年,可是韩宇勋所犯的却是死罪。

    不过这厮着实狡猾,一系列的买凶杀人过程中,没有露出丝毫的马脚,向斯平与阿财虽然被他亲手所杀,但处理得十分干净利落,找不到丁点证据来证明他就是杀人真杀,幕后黑手。

    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想要逮捕韩宇勋,定他的罪,必须有十足的证据,而这些证据必须得重新慢慢寻找。

    对于这件事情,陈凌已经有点烦了,也有点腻了,他也没有耐性再陪韩宇勋玩下去了。所以当蜂后把后续侦察方案拿来跟他商量的时候,他看也不看就扔到了一边。

    蜂后略带愠怒的质问:“你什么意思?”

    陈凌不屑的道:“想要让这厮认罪罢了,何必这么麻烦!”

    蜂后心中一动,忙问:“你有什么主意?”

    陈凌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边凑过来。

    蜂后脸上微热,微咬一下唇还是把耳朵凑了过去。

    陈凌就在她耳边如此这般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听完之后,蜂后十分惊讶,“天啊,这样的办法你也想得出来,实在是太卑鄙了!”

    陈凌摊摊手,“默守成规,你就一辈子跟他耗吧!不过你还要跟这他玩的话,就别算上我了,我是耗不起了,这阵子为了这个破事,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弄了个陌生女人回家,被我姐好一通数落,再弄下去,我都快神经衰弱了我。”

    其实这厮明显是夸张了,别说他只带一个女人回家,就算他带一个连的女人回家,苏曼儿都不会说他的。

    蜂后白他两眼,“你急什么呀,我只是说这计划卑鄙,又没说不行。”

    陈凌心中一喜,“这么说,你同意了?”

    蜂后无奈的点头,“你都要撩挑子了,我能不同意嘛!”

    ………………

    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

    朴勇俊的父亲朴部长病危的消息虽然瞒得很紧,但最终还是散播开来了,虽然只是小范围,但不该知道的人却全都知道了。。

    韩宇勋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心登时凉了半截,仿佛一下被抽掉骨头似的瘫坐到大班椅上。

    朴部长如果死了,他垄断韩国药业的美梦就破碎了,而费尽心机所经营的这一切及投资出去的人力物力也将通通付之东流!

    恰恰是这个时候,又有坏消息传来,派出去刺杀陈凌的人失败了,几乎是全军覆没,死的死,伤的伤,被抓的被抓。

    尽管他从没有和这些人直接接触过,一点也用不担心这些人被抓后供出自己,但他还是离奇的愤怒,这姓陈的虽然会一点武功,但也没有三头六臂,自己派出那么多人,花了那么多钱买枪支弹药,怎么就可能失手呢?

    愤怒得不行的他伸手把办公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全都扫到了地上,胸膛起伏不定的喘气,仿佛一头战败的野兽般气急败坏。

    偏偏就是这个时候,秘书称外面有人来访。

    此时此刻韩宇勋哪有什么心思见客,直接就吼道:“不见。”

    不过这个客人非比寻常,韩宇勋不见是不行的,因为他已经进来了。

    “咦,韩总有点热气上火嘛!”来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你!!?”韩宇勋错愕当场,因为他着实没想到,来拜访的人竟然是他恨得咬牙切齿刻骨铭心的陈凌。

    这厮竟然还敢在他面前出现,堂而皇之的出现?

    他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这是错觉。可是陈凌就站在他的面前,而且还脸带着笑意。

    陈凌平静的应道:“韩总,可不就是我嘛!”

    做了亏心事的是韩宇勋,又不是他,他有什么不敢来的。

    韩宇勋虽然恨不能将这厮碎尸万段以解夺妻之恨,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强压着心中的浓浓恨意,因为现在韩星集团和民兴药业还有着合作,背后里使什么阴险手段都没关系,因为不会有证据证明是他干的,可是明面里要是闹翻了,对他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韩宇勋用极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平淡的问:“陈总裁前来有何贵干?”

    陈凌游目四顾,看到一地散乱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咱们俩认识这么久了,一直也没时间来拜访你,这次凑巧路过,就想来找你聊聊,不过看来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韩总这是……为什么事发火呢?”

    韩宇勋才不会相信他凑巧路过的鬼话,不过还是皮笑肉不笑的道:“没什么,生意上的一点事情,不说也罢。呵呵,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咱们不但是合作伙伴,更是朋友嘛!请坐,请坐吧!”

    陈凌笑了,“火大伤身,不管成败,韩总都要保持心平气和才好啊!”

    韩宇勋干笑一声,这厮在变着法的讽刺自己吗?

    两人都笑了起来,仿佛那天陈凌撞破他强奸王凌的事压根儿就没发生过一样。

    人都是虚伪的动物,不过虚伪到两人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韩宇勋把陈凌让到侧边的沙发上,在他的眼神下,秘书极快的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通,并端来了两杯咖啡。

    当韩宇勋把咖啡推到陈凌面前的时候,陈凌却刷地一下抓住了他的手。

    韩宇勋心头一紧,满脸阴沉的问:“你干什么?”

    陈凌淡淡一笑,轻拍两下他的手,放开他道,“韩总别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喝茶,不喜欢喝咖啡。”

    韩宇勋虽然被吓出了点冷汗,但还是若无其事的道:“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抱歉了,我这里只有咖啡,没有茶。”

    陈凌道:“没关系,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同,口味不同,做事的方式也不同。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不会强迫别人适应我,当然,我也不会去适应别人。”

    韩宇勋眉头微紧,不无讽刺的道:“是吗?陈总裁果然很有性格。”

    陈凌毫不惭愧的道:“那是,很多人都这样说我的。”

    韩宇勋真的很想端起桌上的咖啡当头淋到他身上,并把杯子整个塞进他的嘴里,费了好大的劲才压抑下这股冲动,淡笑着问:“陈总裁这次来,真的是来和我谈天说地的吗?”

    陈凌突地凑上前来,一手搭住他的肩膀问:“韩总,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呢?”

    韩宇勋有点措手不及,微愣下后心头巨火,mb,你说呢?你把我女人都抢了,你说你有得罪过我吗?

    他的怒火虽然已足可以点燃整个办公室,可是陈凌压在他肩膀上的手却隐隐有种重于泰山的感觉,他真的有点害怕这厮会突然之间痛下杀手,因为以他对这厮的了解,这厮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得出来的。

    尽管心有惊雷,韩宇勋仍表现得陈井不波,“陈总裁这话怎么说的?你怎么可能得罪我呢!如果你说那天的事情嘛,呵呵,我确实有点冲动了,不过咱们都是男人,你也应该理解的!男人嘛,总有热血冲动的时候,不然怎么叫男人呢?”

    那天的事,自然就是他对王凌施暴的事。

    陈凌的眉目突然一沉,声音有点冰冷的道:“是吗?可是我怎么听别人说你想杀我呢?”

    韩宇勋不但想杀了他,还想强奸他老木,卖了他老斗,可是表面上却极力否认道:“没有,没有,你别听人家胡说。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陈凌哈哈大笑,“我想也是这样,想杀我的人是乌龟王八蛋,韩总又怎么可能是乌龟王八蛋呢!”

    韩宇勋额上的青筋尽露,脸上虽然还浮着笑意,但这种笑比哭好看不了多少,“不是,当然不是!”

    陈凌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是就好,我也就随意问问,你别太放在心上。好了,我知道你也很忙的,就不再打扰你了。先告辞了。”

    说完,陈凌真的拍拍屁股,很潇洒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