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异地而战

    韩宇勋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竟然是崔老大的电话,眼中不由露出一抹疑色。不消问,崔老大这个电话肯定是说与四合集团合作的事情,可是才刚放下电话多久呢,这么快就有消息反馈回来,那这么消息是好还是坏呢?

    带着一种惴惴不安的心情,他接通了电话,“喂,崔老大。”

    崔老大道:“宇勋,你好!”

    韩宇勋没跟他兜圈子,直接问:“你给四合集团去过电话了?”

    崔老大道:“是的!”

    这厮温温吞吞的性子让韩宇勋很着急,要说以往韩宇勋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可是最近一连串出乎意料的变化,尤其是刚才陈凌的来访,让他十分浮燥,所以就着急的问:“结果怎么样?他们不会是又不想合作了吗?”

    崔老大笑道:“不是,宇勋,和你的猜测恰恰相反,他们不但十分乐意和你合作,而且在商量过后,决定马上派代表过来和你会面,这人现在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韩宇勋微愣一下,“在路上了,这么快?”

    崔老大道:“是的,由此可见四合集团对于你们韩星集团是十分重视的,而且对这次合作也是有着极大的诚意。”

    韩宇勋道:“我从来不怀疑他们的诚意,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我一直都知道的。”

    崔老笑了起来,“宇勋是个聪明人,这一点我也是一直都知道的。”

    韩宇勋道:“崔老大过奖了。”

    崔老大道:“好了,咱们不是外人,互相吹捧没有意思,四合集团虽然派了代表和你谈,但在谈之前,他们有一点要求。”

    韩宇勋问:“什么要求?”

    崔老大道:“他们希望见面的地点不要在深城?”

    韩宇勋眉头微皱,“这是为什么?他们对我还不放心?”

    崔老大道:“宇勋,他们对你是放心的,不过对别人不放心,现在新锐锋几乎垄断了整个深城的娱乐业,是深城商界也是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用黑白通吃这话来形容他们一点不为过,新锐锋在深城耳目众多,眼线遍布,万一走这个会谈走漏了什么风声,那就不好了。”

    韩宇勋冷哼道:“四合集团是不是太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了,他新锐锋势力再大,也还没到一手摭天的地步吧!”

    崔老大道:“不管如何,还是慎重一点好!你要知道,四合集团从成立以为,一直走的都是低调,稳妥的路线,他们不喜欢张扬,我相信你也一样吧!”

    韩宇勋无奈的道:“好吧,他们希望在什么地方见面?”

    崔老大道:“为了避免你太过麻烦,就选择临近的城市,惠城老区,据查那个地方新锐锋的爪子还没伸过去。而且你过去的话,自己开车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韩宇勋颌首,“惠城老区什么地方?”

    崔老大道:“四合集团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只是定了个大地方,具体的地点与时间由你来决定。他们无条件配合。”

    韩宇勋想了想,据他所知惠城有个兰桂坊的夜店是非常出名的,于是就道:“这样吧,你告诉他们,兰桂坊夜总会,九点,我准时在那里恭候。”

    崔老大道:“好,我这就代为转告。”

    韩宇勋道:“麻烦崔老大了。”

    崔老大道:“没有什么麻烦的,作为站在同一个利益点的我而言,能看到你们两家联手合作,那是再高兴不过了,你也许不知道,这个四合集团,代表着四家势力的总和,这四方势力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独当一面的。”

    韩宇勋心中一动,下意识的问:“崔老大也算是一家吧?”

    崔老大道:“不瞒你说,确实是的!”

    韩宇勋略微有些不悦,“崔老大,既然如此,那我何必跟他们谈呢,我直接飞回去跟你谈不就行了!”

    崔老大摇头道:“宇勋,这个你有所不知,四合集团我虽然参着一份股权,但其实我是说不上什么话的,你也该知道,纵然是股东,也有大股东和小股东之分,我在四合所投的份额在别人眼中可能算得上很大,但真正占的比例却很小,我只有参议权,没有话事权。真正的势力代表是另外两家。”

    韩宇勋问:“哪两家?”

    崔老大笑道:“呵呵,不用心急,今晚你就知道了。这前去和你会谈的,就是其中一家。”

    韩宇勋道:“那好吧,今晚我会准时到。”

    崔老大道:“那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挂上电话后,韩宇勋陷入了沉默。

    沉默的不只是他,还有在离他不足两公里的陈凌与蜂后。

    尽管韩宇勋的这通电话一字不差的全落在他们耳中,但是电话里头那位说了什么,他们是听不到的,哪怕是陈大官人的内力再强也无法在隔山打牛的情况下听到对方在电话里说的话。所以!

    陈凌只知道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今晚九点,韩宇勋将在惠城老区兰桂坊夜总会约见四合集团的代表。

    沉吟思忖一阵,陈凌心中有了主张,对蜂后道:“头,你留在深城坐镇,我马上赶往惠城,韩宇勋这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请立即告诉我。”

    蜂后迟疑的问:“你想知道韩宇勋和四合集团合作的目的是什么?”

    陈凌摇头,韩宇勋与四合集团的合作如此小心与谨慎,而且还有意的避开以深城为总据点的新锐锋,那目的已经不难猜测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就是妄图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新锐锋。

    蜂后见陈凌只摇头不说话,不由又追问:“那你想做什么?”

    陈凌道:“离开了深城,韩宇勋的戒心会降低,我想趁此机会,将他拿下!”

    蜂后秀眉紧蹙,“这是不是太急了一些,韩宇勋的很多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呢!”

    陈凌道:“拿下他,就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了!”

    蜂后沉吟了下,终于点了点头,“那你要注意安全,拿下韩宇勋,我给你庆功。”

    陈凌却摇头道:“庆不庆功,我无所谓,我更关心的是头答应过我的事情。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你一直都说要给我解压,到底是用什么方式给我解压呢?”

    蜂后脸上一红,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说实话,蜂后是真的很喜欢陈凌!

    原来的时候也确实想和这个英勇强悍又睿智多谋的下属谈一场恋爱。可是随着和陈凌接触与了解的加深,她又感到了慌恐与不安,因为这个男人跟本就不能用常人的逻辑思维来衡量与揣测!

    在陈凌的思维与行为中,仿佛根本没有一夫一妻这种观念!那么就算自己和他谈了这场恋爱,不管其过程如何的轰烈或浪漫,结果都是一样的,镜花水月,终将空梦一场。

    蜂后也清楚,身为一个秘密警察,一天不离这个岗位,就一天也不能拥有正常女人的生活,别说是相夫教子,就算结婚都很困难!

    尽管如此,她却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男人,一个对自己从一而终的男人,而陈凌显然不会是这样的男人。正因为如此,她纠结了,矛盾了,也犹豫了。

    她不想与别人分享一个男人,她也不愿意做一个花瓶,哪怕她是如此的喜欢这个男人。

    看着陈凌仍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答案,她就伸手推了推他,“赶紧去吧!还愣着干嘛。”

    陈凌赖着不走,“你还没回答我呢!”

    蜂后脸红红的道:“现在知道那么多干嘛,等这个案子结了,你不就知道了。”

    她不肯回答,陈凌无奈,被她又催促几下,只好下车赶往惠城。

    在路上的时候,想起白姨依稀和自己说过,她要把生意做到惠城去,自己只是从新锐锋给她调过去一笔款子,其它的事情都没有去过问,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呢!

    如此想着,他就拿起了电话打给白姨,“喂,亲爱的小姨。最近怎样,还好吗?”

    白姨接到陈凌的电话,心里是很高兴的,可是想到这负心郎十天半月才宠幸自己一回,又有些忿忿不愤,沉下声道:“你打错电话了吧,谁是你姨,别乱认亲戚,不然我告你诽谤的。”

    陈凌微愣一下,笑道:“姨,好大的火气啊!”

    白姨冷哼道:“那可不,你以为广东是东北,这里天气湿热,人本来就容易上火,更何况是得不到滋润的女人,脾气就更爆燥!”

    陈凌这就道:“那我请你喝凉茶还不好吗?”

    “那肯定好啊!”白姨心中一喜,下意识的应了句,随后看看周围却又苦恼起来,“唉,你早不说迟不说,为什么这个时候说呢,昨天这个时候打来多好,偏偏是今天,姨喝不起你的凉茶了。”

    陈凌疑惑的问:“姨,你来亲戚了!”

    白姨道:“亲戚倒是没来,不过我现在不在关外。”

    陈凌问:“那你在哪呢?”

    白姨道:“我不是早和你说过在进军惠城吗?你把我家嫂子弄到莞城去了,弄得现在我要个帮手都没有,大事小事都得自己亲力亲为。我现在正跟惠城忙着呢!”

    得知白姨在惠城,陈凌心中大喜,“姨,如果我说现在我就去惠城请你喝凉茶,你相信不?”

    白姨听得欢喜得惊呼一声,“哇,你说真还是说假的,别哄我高兴啊?”

    陈凌道:“哄你干嘛,我这会儿就在去惠城的路上。正上高速呢!”

    白姨微愣一下,疑惑的问:“这么急,难道你也热气上火?可照理说不可能的啊。你那些大小姐小情人的一天到晚的围着你,别说是上火,没变得y气过盛就不容易了。”

    陈凌笑道:“凡事都有例外的嘛,我今天就是特别的想姨。”

    白姨微抿一下发干的粉唇,脸热心跳的道:“少嘴甜舌滑的,要真来就赶紧来,姨都着急上火了!”

    陈凌看看路标,距惠城一百一十km,“行,最多四十分钟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