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白姨在惠城

    \

    陈凌虽然紧赶慢赶,但因为高速上出了一起车祸,堵塞了近两个小时,所以到达惠城的时候,已经在路上总共用去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所幸的是蜂后那边称韩宇勋这边还没出发,所以他有还有时间准备。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陈凌为了赶来惠城连午饭都来不及吃,虽然肚子有点饿,可是想到等着自己的白姨,心里也燃起一把火,兴冲冲直奔华怡在惠城的分公司。

    华怡惠城分公司在金龙大厦二十八楼,陈凌出了电梯,便已看到华怡集团惠城分公司的金色牌匾镶嵌在大理石墙面上。

    走了几步到回廊,漂亮的前台小姐彬彬有礼的和陈凌问好。

    陈凌说明和白姨有约,但前台小姐还是请示了一下才领着他进去。

    跟着前台小姐往右转,经过几个大间办公室,顺着过道前行的时候,陈凌看到大间里面各个坐在格子式办公桌里面的职员正忙碌不停,文件的打印声,电话铃声,低声讨论声,此起彼落,好一派繁忙气氛。

    经过了数个大间后,推开一扇玻璃门,里面又是一个办公室,数个女职员正低头忙碌着。

    前台小姐把陈凌交给一个男人的时候,陈凌原以为这是副经理什么的角色,谁知道问过之后才知道,这五大三粗牛高马大满胳胡腮的大汉竟然是白姨的助理,名字叫胡大!

    这么大的胡子,不叫胡大,难道叫小胡?

    陈凌有些好笑又好气,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可这女人多少得顾虑下自己的感受啊。

    别人都说生活想要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可是陈大官人别说一点,半丝都是受不了的,所以原本还兴冲冲的他脸色微沉下来。

    胡大的眼神也很警惕,并没有立即领着他去见白姨,只是上下的打量着他。

    陈凌就更不悦了,喝问道:“怎么?要搜身?”

    他说的只是一句气话,没想到胡大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并摆出立即要搜身的架势。

    陈凌气得差点没一脚把他给踢飞出去。

    恰好这时候,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白姨探出头来,看到陈凌后赶紧的对胡大道:“胡大,他是我男人,陈凌!”

    胡大微微错愕一下,然后才不卑不亢的点点头,让到一边。

    陈凌有些郁闷,但也没计较太多,进了白姨的办公室。

    办公室很宽敞,装修得很高雅很气派。

    白姨的装扮也十分时髦靓丽,一身雪白的薄羊绒套裙,上衣下摆和裙子下摆上都缀着淡淡花蕾,看上去素雅却又活泼。套裙地质地很有弹性,紧紧围裹着窈窕却又丰满的躯体,将****和臀部突出地展现了出来,而坠及脚面的长裙又显得飘逸、洒脱,两只透明地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

    注意到陈凌火辣的目光,白姨微微一笑,小鸟依人一般扑入他的怀抱。

    在陈凌抱着她妖娆性感的身子的时候,她也伸手轻巧的摁上了办公室房门的反锁。

    紧接着,没等陈凌作出反应,她那火热的双唇已经凑了上来,并主动的献上********。

    激情热吻勾得陈凌火起,正要正一步行动的时候,白姨却推开他道:“好外甥,姨马上要去见人。这凉茶,姨晚上再喝好吗?”

    陈凌愣住了,“不是说着急上火吗?”

    白姨可怜巴巴的道:“你说四十分钟就能到的,现在都三个小时了。我约了人,时间马上就到了!”

    陈凌已经被撩拨的起了火,没扑灭之前哪肯饶过她,大手一紧又把搂进怀里,双唇雨点似的落到她的脸颊颈脖上。

    白姨被他弄得又痒又舒服,求饶道:“不要,不要,真的要迟到了呢!”

    这欲拒还迎的样子,让陈大官人更是火上心头,一把抱起她放到实木办公桌,伸手就探进裙摆中,捏住她内k的边缘要往下褪。

    白姨被吓了一跳,慌忙的拦住他,“天啊,这里是办公室,你别乱来呀!”

    陈大官人已经火摭眼了,哪管那么多,上下其手对她抚摸起来。

    白姨也被他折腾得受不了,只好放开了他的手。

    陈凌一下就把她的内k扯到足踝下,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她已经潮热的身体……

    两人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分钟。

    白姨潮红的脸上带着满足又慵懒之色,伏在他的肩上喘气,随后却又抬起头来,轻打一下他的胸膛道:“你就不能不这么坏么,哪有你这样,见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剥人家内k的。”

    陈凌只是笑,没有说话,轻轻的揽着她的腰,感受她身上醉人的芬芳气息。

    白姨嗔怪的又打他一下,“还笑,赶紧出来呀!迟早要被你气死。”

    陈凌慢悠悠的道:“姨,平时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完事就撩蹶子的吗?”

    白姨骂道:“平时是平时,现在是现在,我不是跟你说了,马上要见客吗?这人原本就难缠,现在又迟到这么久,肯定要生气了!”

    陈凌不以为然的道:“什么人这么大脾气啊,大不了我陪你去好了,再难缠也搞得他服服贴贴的。”

    白姨眼神亮了亮,“你陪我去?”

    陈凌点头。

    白姨有些心动,但想了下却又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陈凌问:“为什么!”

    白姨道:“我怕你见了他,会忍不住要揍他。”

    陈凌眉目微紧,终于来了点兴趣,“你这么一说,我更想见他了!”

    白姨有点犯晕,但看到陈凌不容置疑的目光,只好无奈的点头,“那你赶紧出来,咱们一起过去。”

    陈凌只好退出身来,目光却仍停留在白姨的那个地方。

    白姨赶紧用纸巾的挡住流出来的东西,看到陈凌的目光,脸上又红了起来,低声嗔骂一句:“流氓!”

    陈凌哈哈大笑。

    整理妥当之后,两人一起出门。

    直到出门的时候,白姨才想起一事,疑惑的问:“对了,你专诚来惠城,就是为了给姨袪火吗?”

    陈凌问,“如果我说是,你相信不?”

    白姨不屑的道:“人家说情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我才不信呢,你来惠城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陈凌笑而不语。

    白姨就催促道:“说啊,什么事?”

    陈凌道:“惠城老区的兰桂坊,你知道吗?”

    白姨点点头,“知道!”

    陈凌问:“熟吗?”

    白姨道:“算得上熟,也可以说不熟。”

    陈凌问:“这话怎么说的?”

    白姨道:“因为我一直想拿下兰桂坊,但一直都拿不下。”

    陈凌微皱起眉头,“据我所知,在旧义合变成新锐锋的时候,师爷曾带着李啸澜来过惠城,进行过整合的。华怡和新锐锋联手,怎么会拿不下区区一个兰桂坊呢?”

    白姨道:“他们整合的是新区,老区这边并没有伸手,我也正是因为看到他们只拿下了新区,这才打起老区的主意。还有……华怡进入惠城老区,我只是和你打了招呼,并不没有和新锐锋那边接触,更别说联手了。”

    “姨,你这性格是不是太倔强了一些,你要知道有些事,一个人是办不来的。”

    “你既然把华怡交给了我,我就想把它做大做强,而不是新锐锋的一个附属物,一个累赘……”白姨正说着却看到陈凌逐渐变得锐利的眼神,心中一禀,终于说出实话:“其实,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丁寒涵!”

    “哦?”

    “你别误会,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丁寒涵平起平坐,我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你知道吗?我直到现在都不敢回去见她。因为我心虚,也因为自卑,我不想和她争什么,但最少不能让她看不起我。”

    陈凌这下总算明白了,白姨之所以如此,那是骨子里的好强在作祟呢!

    深城有半外的一半地盘,惠城有老区的一半地盘,这也算和丁寒涵平分秋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