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老区之争

    两人边走边说,下了楼之后。

    陈凌看到胡大已经伫立在奔驰矫车前,眉头不免又皱一下,这胡大是助理兼司机呢!

    看见陈凌的神色,白姨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在他面前连幌,“嗨,嗨,想什么呢?”

    陈凌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远处的胡大。意思很明显了,你找个男的一天到晚跟着你,我能高兴吗?

    白姨道:“小气鬼,人家的女儿都和我差不多大了。”

    女儿和你差不多大怎么了?现在老牛吃嫩草的多了去了。

    陈凌心中不悦,却没把这话说出来。

    白姨道:“你别不高兴,胡大是我一表叔,还是个退役特种兵,名为我的助理兼司机,其实是我的保镖,负责我的安全。”

    陈凌眉头微紧,“看来你这个进驻惠城老区的计划实施得不是那么顺利啊!”

    白姨叹一口气,“做正当生意又不是混黑社会,哪有顺顺当当的。对了,你刚才问我兰桂坊的事情做什么?”

    陈凌道:“我原本想今晚在那里演一场好戏的,不过既然你不熟悉,那我只能另作打算了。这事你别c心了,我自有主张!你跟我说说在惠城这边的事吧。”

    白姨道:“这边的事说来话长,咱们上车再说吧!”

    陈凌摇头,指了指自己停在一边的悍马,“开我的车去!”

    白姨不解:“为什么开你的车?我这车比你那破悍马贵多了!”

    陈凌淡淡的解释道:“我这车防弹!”

    白姨吓一跳,弱弱的问:“爷,你说真还是说假?”

    陈凌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白姨喜出望外,她正愁这次去跟人家谈条件安全没保障呢,赶紧招手让胡大过来。

    说实话,胡大不太瞧得起白总这个男人,因为这男人长得太好看了,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要说得难听点……还是不说了!

    不过看在白姨的份上,他还是唤了声:“凌少!”

    陈凌也同样是看在他一直保护着白姨的份上,懒得跟他一般见识,点了点头。

    胡大的话很少,一句起,两句止,上了车后就默默的开车。

    白姨对这个胡大显然很信任,并不避忌什么,在车上就说起华怡在惠城的进展。

    华怡在惠城开展的生意,一直都不顺利,之所以不顺利那就是因为白姨立即要见的这个人。

    这人叫江东保,道上人称“老保!”

    老保看起来是个生意人,其实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黑色会,手下众多,控制着整个老区的黄,赌,毒,是个十分棘手的人物。

    白姨虽然是混黑出身的,但现在改为做正行,自然不能再动不动就像从前一样打打杀杀,又加上性格倔强,一直不肯让新区那边的新锐锋负责人出面,所以在老区这边的生意迟迟打不开局面。

    其实,归根结底也就一个原因,那就是老保处处跟华怡作对。

    陈凌刚才所说到的兰桂坊夜总会,老板是个台湾人,白姨和他见过面,原本这个台湾人原本是同意把兰桂坊转让给华怡了,可是老保却突然横c一杆子,那台湾人就不敢把兰桂坊卖给华怡了。

    除了兰桂坊外,诸如此类的事情还不少。这就等同于从前陈凌在为难田中集团一样。

    这一次,白姨就是前去和他谈条件,看能不能达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协议。

    恶人陈凌见得多了,可是像自己一样可恶的还真没见过。

    听完了白姨的话后,陈凌道,“姨,刚才你说的话有一句说错了!”

    白姨不解的问:“哪句说错了吗?”

    陈凌道:“你刚才说我见了那人之后可能会忍不住想要揍他,其实我现在还没见着他,已经开始手痒了。”

    白姨失笑的轻点一下他的额头,“你可别乱来啊。咱们现在做正行了,可不兴打打杀杀了!”陈凌摇头,“姨,我觉得你以前混那么多年都白混了!”

    白姨并没有生气,只是好奇的问:“这话怎么说来着!?”

    陈凌目光微沉,“对待这种人,你越讲规矩越讲仁义,他就会认为你越好欺负!”

    白姨默叹一口气,“我的爷,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理嘛,我当然也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问题是咱们华怡清清白白的底子,我可不想让它因为一个老保而抹上颜色啊。”

    陈凌沉吟一下,笑着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没关系,小妞,爷既然来了,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包在爷身上好了!”

    白姨自然知道陈凌的手段,他要肯出手,这个老保不死都得一身残,但她还是有些担心,“爷,你想怎样对付他啊?”

    陈凌淡淡的道:“我先看看这人到底有多可恶,才能决定怎样惩罚他!”

    前面的胡大听着后面的陈凌仿佛把人强马壮的老保说成待宰羔羊一般,想蒸就蒸,想烤就烤,感觉十分的好笑,无知者,果然无畏啊!

    这个凌少,漂亮得像个娘们一样,一看就是个绣花枕头,一会谈判的时候,要一个谈不拢被人围了,别说打得人家落花流水,自己不p滚n流就算很强了。

    在倒后镜里看到胡大不屑的表情,陈凌不由问:“胡大,你有话想说。”

    胡大点头道:“凌少,我确实有话想说,可是我这人说话有点直,要是说错了什么,你别见怪。”

    陈凌淡淡的道:“说吧,没关系。”

    胡大道:“这次老保约我们白总谈判,是在老区排牛街,那里恰恰就是他的老窝,这一次要是谈得拢还好说,如果谈不拢,我很有点担心白总和凌少能走进去,未必走得出来。”

    陈凌不动声色的道:“那依胡大的意思,该怎么办呢?”

    胡大道:“如果真照我的意思,凌少和白总都别去了!”

    陈凌眉头紧了起来,看一眼白姨,心说你这请的这是神马保镖啊。

    白姨不太敢去看陈凌的眼神,回头冲胡大道:“胡大,你胡说什么啊。”

    胡大道:“白总,我的意思是,你们都别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代你们去谈判,万一谈不拢的话,你们也不会有什么闪失。”

    听了这话,陈凌脸上才重新有了点笑意,“好,胡大,冲你这点血性,我原谅你所有的无礼。”

    胡大不为所动,只是问:“这么说凌少和白总是同意我去谈判了?”

    白姨没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陈凌,他不表态的话,她哪里敢吭声。

    胡大真想对白姨说,你看他干嘛啊,他肯定是巴不得我去送死。

    谁曾想,陈凌却是摇了摇头,“不,你不行!”

    胡大隐忍着怒意问:“怎么?凌少不相信我的能力?”

    陈凌摇头,“不,胡大,虽然我之前不认识你,但我相信白姨看人的眼光,所以我并不怀疑你的能力。”

    胡大有些茫然了,“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代你们去呢?”

    陈凌道:“很简单,因为你代表不了我们。我在这里没有当过兵,不知道特种兵打仗到底是怎样的。但在我们那里,我却看过不少的战争,双方交战,如果主将连面都不敢露,那还谈什么士气,没有士气又如何谈胜利?”

    胡大沉默了下来,陈凌的比喻虽然不伦不类,但理却是这个理。如果这次谈判,白总不露面,谈判就算勉强拿下,也会低人一等,以后说话也响亮不起来的。

    陈凌看见胡大和白姨的神色都变得相当凝重,不由就笑道:“没有什么好紧张的,这个老保,你们当他是个人物,对我而言却p也不算不上一个。岂今为止,在我眼中真正算得上****人物的,仅仅只有一个罢了!”

    白姨和胡大不约而同的问:“谁?”

    陈凌一字一顿的道:“我的哎呀岳父——丁力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