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死期到了

    悍马车驶到了排牛街路口。

    前面八百米的露天茶庄就是老保约见白姨见面的地方。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那边一个带着太阳眼镜的中年男人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身边站着不少的人。

    不过陈凌并没有驶到近前,而就是在一侧路边就把车停了下来。

    白姨和胡大都很费解,不知道陈凌想干什么。

    陈凌对胡大道:“你下车吧。”

    “啊?”胡大愕然,有点不知所措,“凌少,你什么意思啊?”

    风水轮流转,刚才是他瞧不起陈凌,现在轮到他被陈凌鄙视兼嫌弃了?

    陈凌道:“胡大你不用去了!”

    胡大愣住了,求助似的看向白姨。

    白姨正想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胡大的身手不赖的。

    “别误会,我没有嫌弃胡大的意思,而是我另有打算。”陈凌说着朝前面那堆人指了指,“你们看,他们那么多人,咱们就三个,虽然说这只是谈判不是打架,不是靠人多就可以取胜的,可是所以这样的谈判在气势上就输人一筹。万一谈不拢动起了手,咱们仨人真的很难走出这条街。”

    白姨想想也觉得在理,就问:“那你说怎么办?”

    “如果是我一个人去,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这么点人我真没放在眼里。可问题这次是你挂率,你必须在场,所以我就不得不为你的安全考虑了。”陈凌说着转头看向胡大,“你以前当过兵,会玩枪吗?”

    胡大微愣一下,点了点头。

    陈凌朝他脚下的那只箱子指了指,“看看那把玩意儿会不会用!”

    胡大低头看了看,果然在下面发现一口箱子,拉出来捧在膝上打开一看,眼睛不由亮了亮,“好家伙,是我从前的最爱啊!”

    陈凌笑了,然后指了指正对着露天茶庄的那栋高楼,“胡大,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胡大看了看那栋高楼,又看了看露天茶庄,脸上也浮起了笑意,“我明白了!”

    陈凌就道:“那好,你下车吧,我和白姨去!”

    胡大赶紧的点头,然后就悄悄的下车了。

    陈凌发动了车子,一直驶到露天茶庄的门前,这才停了下来。

    当他和白姨走近前去的时候,那个带着太阳眼竟的中年男人没有站起来,只是不冷不热的来了句:“白总,我以为你要晚饭的时候才能到呢!”

    白姨抱歉的道:“对不起,保哥,临时有点事情,迟到了!”

    显然,眼前这位就是惠城老区的话事人老保了。

    老保色眯眯的双眼在白姨身上流连了一通,这才不y不阳的道:“虽然说迟到好过不到,但从白总这个敷衍的态度,可见白总跟我老保合作的诚意只是一般啊!”

    这厮盛气凌人的作派及那双色眼,让陈凌感觉很不舒服,心里不由再次同意白姨的话,自己见了这厮的第一反应就是忍不住想揍他。

    白姨忙道:“保哥请别生气,我是很有诚意的,这次确实有事耽搁了,咱们现在就开始……”

    老保并没有接白姨的茬,只是把目光转向陈凌,“白总,这位是谁啊?”

    白姨毫不避嫌的道:“这个是我的男人,姓陈。”

    老保上上下下的打量起陈凌,然后冒出一句:“好一个标致的小白脸啊!”

    这话一出来,站在他身后的那一班小弟立即哄笑了起来。

    陈凌额上的青筋微露,对于一心想找死的人,他没有理由不成全的。淡淡一笑道:“保哥,长得好看不一定是小白脸。同样的道理,像保哥长得这么差强人意,难道我就认为是你做得y折事太多糟报应了吗?”

    老保的脸刷地一下沉了下来,身旁的一个平头大汉立即就欺上前来,指着陈凌怒喝:“王八蛋,你说什么……”

    “叭!”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这大汉还没把话说完已经被陈凌一耳光扇得原地转了个圈。

    陈凌若无其事的拿起纸巾擦了擦手,这才道:“没大没小,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妈的,敢动手,活得不耐烦了!”一时间,老保身后的那些小弟全都要扑上来。

    陈凌并不动,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老保。

    所谓打狗看主人面,老保心中虽怒,却还是冷静的喝道:“退下!”

    一班小弟只好隐忍着怒意退了回来。

    陈凌拉开一张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白姨并没有坐,而是倚立在陈凌身侧,既然男人来了,她还有什么好c心的,一切让自己的男人作主好了。

    她这个姿态一做出来,老保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小白脸才是正主呢!

    老保能混到惠城老区话事人的位置,自然不是一般混混陈惑仔可以比的,乍入眼的时候,他原以为陈凌是白姨养的小白脸,可是看真切几分,却发现这位年纪虽轻,目光深沉锐利,明显不是简单的主,心念电转,当即就打起了哈哈:“陈先生别介意,小的不太懂规矩。”

    陈凌淡淡的道:“做小的没规矩可以原谅,但做老大的却该有做老大的气量,过门也是客,连杯茶都没有,这就是保哥的待客之道。”

    这话一出来,老保后面那班对陈凌一直怒目相向的小弟又蠢蠢欲动了。

    老保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沉喝一声:“上茶!”

    “茶来咯!”一句y阳怪气的喝声传来,老保的一个小弟提着个热气滚滚的大茶壶从边上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到了近前,把茶壶提得高高的对着陈凌面前的杯子倒了下去。

    这个高度,落下的茶水必定会从杯中弹出溅到陈凌身上。

    明摆着,这个小弟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要陈凌难堪。

    陈凌哪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看他的茶壶悬得那么高,当即一脚弹出,把他给踢得飞了出去,“真是个窝囊废,连倒个茶都不会!”

    那小弟边人带茶壶一起摔到了三米开外,被茶水烫得“哇哇”怪叫。

    这下子,老保再能忍也忍不了了,嚯地拍案而起,“mb的小白脸,你是来找碴,还是来谈合作的。”

    陈凌仍是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平静的迎视老保愤怒的目光,“谈得拢,就是合作。谈不拢嘛?那就很难说了!”

    老保满目y沉的盯着陈凌,好一阵,突地神经质一般大笑起来,“很好,年轻人,果然有胆识,那咱们就先谈谈再说。”

    陈凌淡淡的作了个请的姿势。

    老保坐了下来,缓缓的道:“我老保从小就在老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虽然大家都说我是黑社会,其实我真的是个生意人,不过一直以来,我也是只跟自己人做生意,非常的排斥外来户,但社会要发展,人要往高处走,在大环境下,我也不想再固步自封。你们华怡来惠城发展,我很欢迎。但是……”

    陈凌听得这种调调感觉非常可笑,但他还是平静的问:“但是什么呢?”

    老保道:“但是想在我们的地方上做生意,不跟我们合作显然是不行的,白总来惠城也有些时日了,显然对此也有所了解了吧!”

    白姨面无表情的点头,华怡在惠城的发展之所以无法打开局面,全因这个老保在作祟。

    陈凌依然不动声色的问:“那依保哥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合作呢?”

    老保道:“你们华怡在惠城开展的项目,所有利益,我们五五分,这样很公平吧,你们不吃亏,我们也有口饭吃。”

    在路上来的时候,白姨已大概和陈凌说了华怡在惠城准备开发的几个项目,其中就有一个老区改造成新商业街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投资在六个亿左右。

    对于华怡而言,六个亿虽然勉强拿得出,可是如果老保这边如果能分担一半的话,华怡这边的压力也减少了一半,如果是这样的合作,五五分成着实不吃亏。

    不过,陈凌并没有忽略最重要的一点,老保所说的只是利润五五分,并不是说投入五五分。所以他就问:“不知道保哥在投入方面是怎么打算的呢?”

    老保一笑,“这个嘛,自然是你们出钱,我们出力咯。”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一分钱不出,但要拿五万的利润。

    很好很强大,陈凌见过贪心的,还没见过这么贪心的。

    白姨已经愤怒得脸红耳赤了,陈凌的神色依然陈井不波,淡淡的问:“这就是保哥最终的决定了吗?”

    老保点头,“是的!”

    陈凌又问:“不会再更改了!”

    老保摇头:“不会!”

    陈凌站了起来,挽起白姨的手,准备离开。

    谈判是这样的话,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见两人要走,老保就问:“陈先生认为怎么样?”

    陈凌转过头来,“我认为不怎么样。”

    老保愣了一下,又问:“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陈凌叹一口气,“那好,我说白了吧!老保,人心不足蛇吞象,你的死期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