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兰桂坊的夜色

    在车上,白姨还是莫名其妙,“爷,你就这样放过老保了?”

    陈凌不答反问:“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轻易放过他吗?”

    白姨很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

    陈凌道:“那不就结了。”

    白姨却还是不解,“既然你不打算放过他,刚才为什么不趁机拿下他呢?”

    陈凌摇头道:“刚才的时机并不合适,放心吧,我想要他三更死,他就绝对留不到五更!拿下老保,对我而言一点难度都没有,但是要让他死得有意义有价值,却还得费点手脚。”

    白姨纳闷了,弄不明白陈凌又想搞什么飞机,不过她却清楚,既然陈凌来了,那老保这个事情就不再是事情了

    原本老保这事是她心头的大结,但现在男人来了,一切都由他做主,她也就不再去纠结了,放下心头大石,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抬眼看向驾车的陈凌,不由就笑了起来。

    陈凌好奇的问:“姨,你笑什么啊?”

    白姨道:“就是笑你对我这个称呼!”

    陈凌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白姨问:“你以前叫我什么来着?”

    陈凌摇头,“不记得了。”

    “刚开始的时候,你叫我白姨,然后又叫我白小娘子,现在干脆就叫我姨了,让我平白捡了个大外甥!”白姨说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我能忍住不乐吗?”

    陈凌道:“你要是不喜欢,那我还是叫你白姨好了。”

    “别!我喜欢呢!”白姨低声补充道:“而且喜欢得紧呢!”

    陈凌大笑。

    坐在后面的胡大感觉有点碜得慌,终于忍不住道:“凌少,白总,我可以先下车吗?”

    陈凌和白姨脸上同时一窘,打情骂俏得太过投入,都忘了车上还有第三者了。

    陈凌想了想道:“胡大,我还有事情让你帮忙,你愿意帮我吗?”

    胡大有点受宠若惊的道:“凌少,有事你吩咐就行。不用客气的。”

    陈凌道:“那你帮我盯着老保,随时向我报告他的行踪可以吗?”

    胡大点头,“没问题。”

    陈凌这就停下车,让胡大下了车。

    车子重新上路,白姨问:“爷,那咱们现在去哪啊?”

    陈凌淡笑着问她,“你想去哪呢?”

    白姨脸红了下,嗔怪的看他一眼,这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去想去的地方,**做的事情啊!

    陈凌自然明白她的心思,摇摇头道:“咱们先办正事,然后再办私事。”

    “那去哪?”

    陈凌想也不想的道:“咱们先去兰桂坊。”

    白姨虽然略有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随后却道:“现在天还没黑,兰桂坊可能还没营业呢!”

    “这样更好,对了,你除了和兰桂坊的老板有过接触外,还有其他熟悉的人吗?”

    “有一个我放进去的人,是个小姐来的,有用吗?”

    陈凌点头,“当然有用,走,咱们现在就找她去。”

    韩宇勋这一整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显得格外亢奋,仿佛打了j血一样。但他又很纳闷,明明没吃什么大补的东西,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难道是因为很快就能看到陈凌及新锐锋的凄凉结局,所以自己才这么兴奋。

    韩宇勋猜想必定是这个原因,可悲哀的是纵然感觉如此良好,下面仍是软绵绵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在洗手间里看到像是绵花糖一样的下身,韩宇勋气急败坏的一拳砸到了镜子上,手背上鲜血直流,他却没有一点感觉。

    眼看着天渐渐黑了,九点钟还有约会,他只能收拾起颓丧的心情前往惠城。

    到了惠城下高速的时候,韩宇勋看了看表,不由吓了一跳,一百多公里的行程,自己仅用了半个小时多一点,那这一路上自己的时速接近二百?

    开得这么快,可是自己竟然没有什么感觉,韩宇勋不由苦笑摇头。

    到了兰桂妨,开好了个大包厢,叫了瓶洋酒,他就静静喝着等待四合集团的代表到来。

    在此同时,陈凌和白姨也已经守在了兰桂坊外面的车子里。

    悍马车太过扎眼,韩宇勋又认得,所以陈凌换了白姨的奔驰车。

    车窗保护膜颜色很深,从里往外看一清二楚,从外往里看却很模糊,所以刚才韩宇勋从车头过去经过的时候,都没发现里面有人坐着。

    不过就算看到里面有人,也认不出陈凌来,因为陈凌和白姨正搂抱在一起,看不清脸面,最多也只以为是一对在车里亲热的情侣而已。

    眼看着韩宇勋进去了,不过陈凌并不急,仍是从容淡定的抚摸着白姨腻滑柔软的身体,轻吻着她白皙的脸颊与颈脖。

    “爷,刚才那人就是你等的人吗?”骑坐在他身上的白姨像条柔顺乖巧的小猫一般伏在他的身上柔声的问。

    “嗯,他只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没到呢!”陈凌淡淡的道,“你让你那个小妹多留意他,如果他叫了小姐,最好能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好!”白姨说着就掏出了电话,吩咐下去,完了之后她又伏回到陈凌的身上,低声问道:“爷,这个事什么时候才能完啊?”

    “怎么也得后半夜吧!”陈凌想了想回答道,然后又问:“怎么了?”

    “人家……想喝凉茶了!”白姨的声音低若蚊鸣的道。

    “呵呵”陈凌失笑的轻吻一下她湿润的粉唇,“等这件事完了,我好好的陪你。”

    “嗯!”白姨略带羞涩的点头。

    “姨!”陈凌轻唤一声。

    “嗯?”白姨抬起头来,双眼迷离的看着他。

    “说起来,我对你和嫂子是最愧疚的,因为我陪你们的时间最少,你们会怨我吗?”

    “怨!”白姨想也不想的道。

    “呃!”

    “呵呵!”白姨笑着吻着他的耳根,“和你开玩笑的,我和嫂子都知道你事情多,哪里敢奢望你天天陪着我啊,只要你心里有我们的一点位置,我们就很知足了。”

    “姨,你真好!”陈凌感激的道。

    “我的好外甥,知道姨好,这档子事结了,就狠狠的疼疼姨好吗?”白姨紧搂着他的颈脖,如痴如狂的道。

    “嗯嗯!”陈凌用力的点头。

    两人的唇凑到一起,忘情激吻起来。

    恰恰就是这个时候,后面有车灯s来,两辆商务车,一前一后的停到了奔驰车后面的停车位上。

    从车上下来**人,簇拥着一个男人往兰桂坊走去。

    当陈凌眼角的余光斜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由滞了滞,亲吻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爷,怎么了?”白姨吻得正投入呢,却发现陈凌突然停下来,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也不由愣了一下,“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