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又逢故人

    白姨和陈凌都相当意外,因为在这里竟然遇见了以前的老熟人。

    这个以前,追朔起来真的很久了,但有些人就是这样,并不会因为时间过去多久而在记忆中消退。

    这个人陈凌认识,白姨也认识,而且记忆还尤其深刻,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洪竖,曾经迴龙社的太子爷老一。

    在两人的视野中,洪竖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陈凌和白姨就把他忘了。

    洪竖突然出现在惠城,白姨是十分吃惊的,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绝无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相对而言,陈凌就淡定了许多,仿佛一早就预料到洪竖会来似的。

    在陈凌看来,洪竖绝不可能偶然间出现在这里的,他来这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代表四合集团来和韩宇勋谈合作。

    紧接着,白姨在兰桂坊里的内线小姐也确认了这一点,洪竖一班人来到之兰桂坊之后,就径直进了韩宇勋订的包房。

    白姨放下电话后,有些疑惑的问:““爷,洪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陈凌对白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就把自己窃听到韩宇勋与四合集团谈合作的内幕说了出来。

    白姨恍然道:“这么说来,他们在这里见面,目的就是想对付你?”

    陈凌点头,“除了对付我,还有新锐锋。”

    白姨恨恨的道:“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没想到洪竖依然死心不息。”

    陈凌淡淡的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洪升的死,迴龙社的破灭,全是由我一手推动,从那个时候起,洪竖就成了丧家之犬,一直被我不停的打压,后来潜伏在莞城,好不容易折腾起一点势力,结果又被我给摧毁了,这样的深仇大恨,换了谁,谁都不可能忘记的。”

    白姨道:“既然如此,那今晚就再不能放他们离开了。一次性把这班狼子野心的东西全部解决掉,一劳永逸!”

    陈凌长叹一口气,“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确实不能再纵虎归山了!”

    说到这里,白姨就不免想起了一直纠结在心里的一个疑问,“爷,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想不明白。”陈凌道:“你说!”

    白姨看着陈凌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爷,我怎么感觉你对洪竖一直都不太狠心,仔细的回忆起来,好像有很多次,你都可以斩草除根的,可是你却偏偏故意放过他一样。”

    陈凌笑道:“姨,说话要有证据,我什么时候故意放过他了。”

    白姨认真想想,摇头道:“看起来好像真没有,但我总感觉你在他的事情上没有尽力。看起来反倒是他不招惹你,你就不主动对付他似的。”

    陈凌轻轻捏一下她粉嫩的脸蛋,“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的姨,你真的很聪明呢!”

    白姨期待着下文,但陈凌并没有继续说,而是陷入若有所思的沉默中。

    “怎么又不说话了?说呀,爷为什么这样做?”

    陈凌道:“如果我说我是禀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你信吗?”

    白姨想也不想的道:“不信!”

    陈凌幽幽的又叹一口气,“我不想把他赶尽杀绝,那是因为我隐约在他的身后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白姨下意识的问:“谁?”

    陈凌神情有些颓丧的道:“曾经的一个兄弟!”

    白姨迟疑的道:“你该不会说是李啸澜吧?”

    陈凌失笑,“怎么可能是他,算了,你别猜了,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感觉,并不能完全肯定。不过不管是不是他,对于洪竖,我确实不能再留情了。”

    白姨点头。

    陈凌深吸一口气,道:“咱们准备开始行动吧,你问问胡大,老保现在在哪?”

    白姨立即掏出手机打给胡大,放下电话后她告诉陈凌,老保正领着一班小弟在离此十个公里左右的夜来香夜总会寻欢作乐。

    陈凌品匝着这个名字:“夜来香?这名字有点特别。”

    “嗯!”白姨点点头,然后补充道:“夜来香的生意虽然没有兰桂坊那么好,不过相对于别的夜场,已经算不错的了。”

    陈凌神情微动,“哦?”

    白姨道:“夜来香是咱们的场子,两个月前悄悄拿下来的,老保暂时不知道它换了老板!不过他手下的耳目众多,这件事恐怕也瞒不了多久,他迟早也会知道的,一旦被他知道,这场子就别想再清静了。”

    陈凌摇头,“他不会有机会知道了。”

    白姨疑惑的看向陈凌。

    陈凌冷笑了起来,“因为他已经活不过今晚了。”

    白姨的双眼亮了起来,她来惠城快半年了,在这里耗费了极巨的心血,可就是因为老保搞搞阵没帮衬,弄得她一直灰头土脸狼狈得不行,砸出的钱很多都打了水漂。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一个人最想老保在这世界上消失,那这人非白姨莫属。

    陈凌淡淡的道:“老保这厮真的是有够不知所谓,深城那么大的局面一直在我手中掌控着,我都没敢得瑟,整天夹着尾巴做人,他只是握着一个小小的惠城老区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派头,实在有够可笑,如果他今晚躲起来,或许我也没办法,只能让他再多活几天,可是他竟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出来寻欢作乐,还跑到你的场子去,那不是自寻死路,还能是什么呢?”

    陈凌说着,这就让让白姨再次询问兰桂坊里面的情况。

    白姨拿起电话,问过之后道:“洪竖来了之后,姓韩的把服务生,陪酒小姐什么的全都赶了出来,洪竖的手下也没进去,只有洪竖和姓韩的在里面,显然是在商量什么!”

    陈凌点头,吩咐道:“让你那人机灵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汇报。”

    白姨点头,赶紧的发去了一条信息。

    陈凌在她发信息的过程中,已经发动了车子,朝前驶去。

    白姨问:“爷,咱们去哪?”

    陈凌道:“去夜来香,不管怎样,先把老保拿在手里再说。”

    白姨听了这话,顿时兴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