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要硬来了

    老保带着小姐起身出门。

    在座的众人早就看到了刚才两人亲热得难分难舍的模样,这会儿看见两人携手离开,显然是近不及待的要去解决一下需要,所以众人就各喝各的酒,各猜各的拳,仿佛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不过走出门的时候,守在外面的一个小光头却问:“保哥,你去哪儿啊?”

    老保轻拍一下他的头,“没你的事,别跟着来。”

    站在另一边的小弟见老保和那小姐的神情,心里不由暗笑小光头不识相,这幅模样除了去做运动,还能去哪?

    老保跟着小姐进了厕所,还没进厕格呢,老保就迫不及待的搂着小姐啃起来。

    小姐欲拒还迎的无力推攘着道:“保爷,有人,有人会看到的!”

    老保一边没头没脑的亲吻着她,一边道:“哪里有人,没人。小乖乖,你可是把我的魂儿都勾出来了,来,再打个啵儿。”

    小姐含羞带怯的正要抬起嘴来,眼光的余光却扫到厕所一角,发现真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由吓一跳道:“保爷,真的有人。”

    老保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脸带着口罩的清洁工正在忙着,这就走过去掏出五十块钱,扔给他呼喝道:“出去,一会儿再来打扫。”

    那名清洁工没有去捡地上那五十块钱,反倒是道:“老保,咱们又见面了。”

    老保听这声音感觉熟悉,仔细一想不由吓了一跳,这不就是今天那个姓陈的吗?

    “你小臭****,你出卖……”意识到上当的老保的喝声没完,声音已经嘎然而止,因为他的颈脖被陈凌狠狠的砸了一下,双眼一黑,这就天旋地转的倒下去了。

    那小姐也吓得脸无人色,包房经理只说老保是黑社会老大,要是得罪他,谁都别想好过,让她好好的侍候着,最好是把老保勾引到厕所,让他打一炮,消了他的火气,以后才能安生,并没有说是这样的情况啊,所以就慌慌张张的道:“我,我,别杀我,我……”

    陈凌哪里会杀她,感谢她还来不及呢,不过这会儿也没功夫跟她多说了,疾出一指,一下就点到她的昏睡x上,在她倒下之前,一把扶住了她,把她拖进了厕格里,放到坐厕上坐稳,然后从里面反锁上门之后,这又爬了出去。

    再接着,他从一旁的垃圾收集车上取了个极大的黑色塑胶袋,把老保装进去后弄进垃圾车里,这就大摇大摆的推了车出来。

    那两名还守在包厢外面的小弟在陈凌经过的时候,还在兴高采烈的讨论他们的老大如何快活,用着狗仔形式,还是半边烧鹅腿呢!

    无惊无险,陈凌推着垃圾车从夜来香的后门出来,白姨和胡大已经候在那里。

    看见陈凌,两人急急的凑上前来。

    白姨问:“得手了吗?”

    陈凌点头,指了指垃圾收集车。

    两人往里一看,发现一个被黑色塑胶袋包裹的人形物体被扔在里面。

    胡大撕开塑胶袋,此人除了老保还能有谁。

    这下,白姨和胡大是真的服了陈凌了。

    前前后后,总共不过半个小时,惠城老区****上最有势力最有名声的一条大鳄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拿下了,而这期间,没有惊动任何一人。

    老保的那班悍勇凶狠的兄弟,不但不知道他们的老大落入别人的手里,还兴高采烈的搂着小妞,喝着小酒呢!

    对于陈凌神鬼难测的身手,白姨是见怪不怪的,因为当初她就曾不只一次的亲手领教过,不过她之所以臣服于他的名牌西裤下,除了他的身手,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智慧,以及那份与生俱来的霸王之气。

    在今天之前,胡大是不认识陈凌的,对于他的事迹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可是这一整天被震了又震之后,他已经完全颠覆了从前对小白脸的看法!

    直到这会儿,胡大才知道小白脸除了能讨女人喜欢外,还可以是内外双修,有勇有谋,能打能拼能玩y谋还能把事儿办得和人一样漂亮的。

    陈凌一边扯下身上的清洁工服装,一边对还在发愣的两人道:“愣着干嘛,把他装上车啊!”

    胡大这才醒过神来,赶紧的把老保扛起来扔进奔驰车的尾箱里。

    不过在他就要合上尾箱的时候,陈凌却拦住了他。

    胡大疑惑的问:“凌少,怎么了?”

    陈凌摆手道:“现在暂时还不能乱,所以得扔个烟雾弹!”

    烟雾弹?胡大有些摸不着脑子,见陈凌在老保身上摸索起来,更是疑惑,老保身上有这玩意儿吗?

    陈凌在老保身上搜了一下,很快就找出了老保的手机,一边翻看着他的通讯录,一边问白姨和胡大:“老保最得力的手下叫什么?”

    白姨有些费解,却还是回答道:“一个叫豹子,一个叫黑强。”

    陈凌很快就在通讯录里找到了豹子与黑强这两个名字,又问:“今晚他们两个都来了吗?”

    胡大道:“来了,都在包厢里面呢!”

    陈凌点头,这就把老保弄醒了过来。

    在老保张开眼睛的瞬间,陈凌的金枪就指到了老保的脑门上,沉声道:“不想死,就照我的话说。”

    老保虽然是出来混的,但也惜命如金,被黑dd的枪口一指,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赶紧点头不绝。

    陈凌就用老保的电话拨通了他的得力手下豹子的电话,摁下了免提键后,放到了老保的嘴边。

    老保原本还想大声呼救的,可是陈凌手上的枪一紧,他的头皮一阵发麻,真的害怕自己乱叫的结果会被当场s杀,所以没敢轻举妄动,只能按陈凌的意思对电话里的豹子道:“这妞太带劲了,我和她去酒店了,你们自个玩自个的,用不着管我。”

    老保说完这句后,电话中传来豹子的声音:“知道了,保哥你玩开心点!”

    陈凌这就一把掐断了电话,然后伸手在老保身上点了两下,老保再次昏死过去了。

    看到了这里,白姨和胡大才明白陈凌的用意,不由再次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位爷做事天衣无缝,处理细节更是滴水不漏,谁有这样的敌人,谁就一定倒大霉。

    不过,他们还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既然拿下了老保,那不直接做掉还等什么呢?

    盖上了车尾厢,三人回到车上。

    胡大开车,陈凌和白姨坐在后排。

    陈凌问白姨,“兰桂坊那边什么情况?”

    白姨道:“洪竖和姓韩的还在包厢里,他们应该已经说完事了,因为洪竖原来守在包厢外的那班人全都进去了,正叫了小姐在里面喝酒呢!”

    陈凌点头,“走,咱们回兰桂坊去。”

    白姨有些迟疑的道:“爷,你该不会是想在兰桂坊动手吧?”

    陈凌不答反问:“你认为呢?”

    白姨摇头道:“兰桂坊不是咱们的地盘,在那儿动手的话,恐怕不是那么方便!”

    陈凌没出声,只是懒洋洋的靠在坐椅上,微微眯起了双目。

    白姨就继续道:“还有,我那个小妹称,洪竖带来的那班手下,身上恐怕通通都有家伙,有的还是大家伙,那小妹也问过陪在那姓韩身旁的小姐,那小姐称他身上带着枪,因为他不小心摸到了。”

    陈凌终于笑了起来,“我还怕他没有,正想着给他送一把呢,有枪最好,有枪我就省事多了!”

    白姨更是疑惑,“有枪就更麻烦,因为如果咱们硬要拿下他们,必须得调人手过来,而且就算把他们勉强拿下了,这动静恐怕不会小,咱们也很难独善其身啊。”

    陈凌笑了,“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咱们要硬来了?”

    白姨疑惑的问:“那爷的打算是?”

    陈凌笑笑,“以少胜多的打法,不能硬来,只能智取,如果幸运,洪竖和韩宇勋都跑不了。就算不能把他们通通拿下,也必须得有一个要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