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越夜越好玩

    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而复杂的东西。

    例如陈凌一样,明知道放走楚天南无异于纵虎归山,但他最终还是这样做了。

    或许有的时候,人如果想要良心好过些,就得学会犯傻吧!

    陈凌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人已经坐在车里行驶在大道上了,虽然在楚天南离开的时候,别墅已陷入警察的包围中,但对于陈凌这种绝世高手而言,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容易过借火,更何况警察在不明虚实之前并不敢贸然进入,只是一边用警用喇叭在喊着口号,一边等待大部队的支援,毕竟里面刚才交火的枪声实在太激烈了。

    这件事的结果虽然不圆满,甚至成了陈凌心里的y影与遗憾,但现在也只能暂且放下了。

    看在往日的情份上,他可以放楚天南离开,但韩宇勋是绝不能放走的。

    掏出了电话,问清楚白姨的方位,他就加大了油门。

    白姨和胡大正在一所星级酒店外面的路边。

    事情正如陈凌所料,喝了酒的韩宇勋并没有立即返回深城,而是就在离兰桂坊不远的豪景酒店里住了下来。

    在他进去开房的时候,胡大曾尾随在后,知道他住在1209号房,原本白姨是想让胡大在他的隔壁左右开一个房间的,可是想到陈凌离去之前的交待,没敢擅作主张,而是让胡大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退出来,然后等待着陈凌回来。

    看见陈凌,发现他手臂上的伤,白姨吃了一惊,担忧得不行的要查看他的伤势。

    陈凌摆了摆手,“没事,一点皮外伤罢了,说说情况吧。”

    白姨就把跟踪韩宇勋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朝豪景酒店指了指,“看到没有,十二层,最靠近左边的那个窗户。”

    陈凌抬目看去,“半开着的那个?”

    白姨点头,然后道:“爷,你准备怎么办?这个稁景不是我们的地盘,而且大堂,走廊,不但有保安还有监控摄像,如果是硬来的话,肯定要被拍到的。”

    陈凌笑笑,胸有成竹的道:“不能硬来,那就软上啊!”

    白姨撇了撇嘴,软了,还怎么上啊?

    陈凌又问:“韩宇勋上去多久了?”

    白姨估摸着道:“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吧!”

    陈凌想了想又问,“老保呢?”

    白姨往后面指了指,“还在尾箱,睡得可香了呢!”

    陈凌抬腕看了看表,零晨一点半,“行,咱们就让老保和韩宇勋再睡最后一个小时的安稳觉。”

    让他们再睡一个小时?

    那我们这个小时用来干嘛?

    白姨想了想,神色有些陈怪的看着陈凌,该不会是这位爷婬心大发,准备先和自己顛鸞倒鳳一番,然后再去收拾韩宇勋吧?

    不过还别说,这确实是个消除紧张情绪与压力的好办法。

    胡大原先是不明白的,可是被白姨看了两眼后就明白了,识趣的道:“凌少,白总,那你们先聊着,我去……”

    陈凌摆手道:“你去哪啊?你在这盯着,我和白姨下去!”

    白姨有点急眼,这夜凉水冷风呼呼的,车上这么宽敞,舒适,隐蔽的的地方你不搞,偏要去外面喝西北风?你不担心马上风,姑乃乃还怕着凉呢!

    胡大张嘴,欲言又止。

    陈凌就笑道:“急什么啊,我们吃饱了会给你打包的。”

    白姨这下明白过来了,陈凌不是要和她去打野食,而是去宵夜呢,心里虽然有点失望,却也大松一口气,其实她并不喜欢玩得那么刺激的,和爱人在一起应该温馨浪漫,担惊受怕的算什么回事啊!

    给陈凌包扎了伤口,又在街边大排档随意吃了砂锅粥和烧烤,时间终于到了两点半。

    这个时候,陈凌估计韩宇勋再能折腾应该也睡着了。

    白姨看见陈凌看表,不由问:“爷,开始要行动了吗?”

    陈凌点了点头。

    白姨和胡大这就推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陈凌叫道:“哎,你们干嘛?”

    白姨道:“不说去收拾韩宇勋吗?”

    陈凌点头,“是啊!”

    白姨掏出自己那把小巧的银色手枪,一边检查一边道:“那我和胡大就帮你呗。”

    陈凌摇头,一如刚才去收拾洪竖的语气,“不用,你和胡大给我望风就好了。”

    一听这话,白姨和胡大就泄气了,敢情他们忙活半夜就是个望风的角色啊。

    看着两人的表情,陈凌解释道:“不是我不想让你们帮,而是这个忙,你们帮不了。”

    白姨和胡大听了这话都有点不服气,不过接下来陈凌的举动却让他们不服又不行,这个忙他们确实帮不了。

    陈凌下了车,把车尾厢的老保给拎了出来,然后用两条粗绳把他捆紧在自己的背后,这就背着他穿过了马路。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朝豪景酒店的大门走去,而是绕着大门到了侧边,停在那镶着瓷砖的光滑墙壁前。

    接着,让白姨和胡大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出现了。

    陈凌竟然就徒手攀着墙壁往上爬去,像一只蜘蛛一样,尽管缓慢,却异常坚定的往上爬。

    “天啊!”

    胡大尽管当了很多年的特种兵,徒手攀墙这种活也干过,但一般都要选凹凸不平的地方,还得借助绳索供杠滑轮一类的器械!可是像陈凌却什么都不用,选的又是如此光滑的地方,而且还在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爬墙,这实在是太恐怖,简直就是惊世骇俗啊。

    他都震惊得不行,就更别提白姨了,她的樱唇一如和陈凌做什么事的时候一样张开着,久久都无法合拢。

    好一阵,她才揉了揉眼睛,推一推旁边还在发愣的胡大,“胡大,我是眼花了,还是在做梦,爷就背着老保从墙壁上爬上去了?”

    胡大也不敢相信,可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无力的点了点头,“白总,你没看错,凌少确实就这样爬上去了!”

    两人凝聚目力,定定的看着那个不断往上蠕动的黑影,眨也不眨的紧盯着,不是怕陈凌掉下来,而是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因为在朦胧的夜色下,他的身影已经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小。

    最后,陈凌的影子彻底消失了,就消失在那扇窗户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