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电梯内的偶遇

    陈凌和金盼琳来到福仁堂的时候,果然看到一辆外省的大货卡停在门口,上面各种麻包袋各种纸箱,装的全都是是中药材。

    晏晓桐正在上面一面对着单据一面清点,忙得不亦乐呼的模样。

    陈凌刷地一下窜上车,看着香汗淋淋的晏晓桐问,“怎么不卸货?”

    晏晓桐叫苦的道:“哪来的工人卸货,司机和跟车的总共两人,都去吃饭了。咱们福仁堂里的虽然不是病残,但都是老弱,我好意思叫他们老胳膊老腿的来做搬东西?”

    陈凌微汗,敢情自己除了来出钱,还要跟着出力的。

    晏晓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倚立在车下的金盼琳,心里有些吃味的问:“这是谁啊?”

    陈凌被她这一问才想起来,晏晓桐虽然为金盼琳的事情出过不少力,但两人还是头一次碰面,这就介绍道:“师姐,这是金盼琳。金小姐,这是我的师姐晏晓桐。”

    晏晓桐恍然,原来这就是那倒霉孩子啊!

    金盼琳却显得极为淑女的道:“晏小姐,你好!”

    晏晓桐笑笑,“我可不是什么小姐哟。”

    陈凌接口道:“不是小姐?难道升级成大婶了?”

    晏晓桐扬起了手,“讨打是不是?”

    陈凌笑着躲开,脱了外套扔给车下的金盼琳,挽起了袖子。

    晏晓桐见状停下来问:“干嘛?”

    陈凌苦笑,“师姐,除了干还能嘛呢?”

    晏晓桐听得眉开眼笑,朝他眨眨眼道:“师弟,我怎么发觉你说话越来越**了呢?”

    陈凌微汗,这还不是跟你学的。“师姐,你知道什么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

    晏晓桐脸红了起来,伸手轻打一下,“少咯嗦,快干活,完了我给你做好吃的。”

    陈凌只好和她一起,先把上面的各种麻包袋各种纸箱先搬下来。

    金盼琳虽然是客人,但也没好意思在旁边干看着,也赶紧搭把手帮起忙来。

    三人把货车上的药材全卸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

    这个时候酒足饭饱的司机与跟车才姗姗迟来。

    因为这次晏晓桐进的药材量很大,加上其中还有人参,灵芝,鹿茸,麝香,牛黄,冬虫夏草一类的名贵药材,所以验货又用了近一个小时。

    之后再把药材搬进福仁堂仓库,天就完全黑了。

    忙完这一切,陈凌已经一身水汗,肚子也饿得呱呱直叫。

    晏晓桐听到陈凌肚子的叫声,不由笑道:“饿了吧?走,跟师姐回家,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陈凌道:“师姐,咱们在外面凑合着吃吧。”

    “外面吃又贵又不卫生,哪有自家做的健康营养。”晏晓桐说着又突然呼喝起来,“少咯嗦,赶紧跟我走。”

    陈凌好气又好笑,只好和金盼琳上了车,跟在她的红色奥迪后面。

    进入帝香皇庭大厦电梯的时候,陈凌遇上了熟人,柯敏敏和钟达世,普外科柯国良主任的女儿与女婿,不过这次柯国良不在,反倒是陈凌的老仇人钟坤伟正在里面。

    不是冤家不聚头,钟达世和柯敏敏在深城看来看去,最终还是觉得帝香皇庭的房子要比其它的地方好,所以最终还是在这里买了房子,尽管是贵了一点,但首期又不用他们出。

    一百二十多平米,四房两厅,首付六十多万,柯国良和钟坤伟一人出的一半钱,算作是送给小两口的新婚礼物。

    在别人眼中,这也算是很不错的了,毕竟深城是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啊,但相对于晏晓桐那套上下两层打通的房子而言,却又显得寒酸了些。

    不过钟达世没觉得一点不好意思,更不为房子的首期是父亲和岳父出的而羞愧,这会儿正得意洋洋的邀了父亲来商量新居入伙的喜宴,想从亲戚朋友赚笔贺礼钱。

    世事就是这样的,冤家的路总是比别人要窄很多,电梯的门一关起来就变得更窄了。

    陈凌笑了起来,淡淡的开口道:“哟,这不是钟主任吗?”

    钟坤伟y沉着脸,狠狠的瞪着陈凌,冷冷的哼了一声。

    两人普一见面,火药味就很浓了。

    陈凌好笑的道:“咦,钟主任的记性显然不太好啊,你忘了我那天打你的时候说的话了吗?”

    钟坤伟心头一惊,陈凌当天打他时候说的话仿佛又在耳边回响:“……姓钟的,以后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你想干什么?”钟坤伟确实被陈凌打得有点怕了,听了这话一个劲的往后缩。

    钟达世与柯敏敏看到势头不对,赶紧的护到钟坤伟面前。

    陈凌冷笑,“姓钟的,今天我心情不错,加上你儿子儿媳妇都在,我就给你留点脸面。”

    说完了这话,陈凌就打算不再搭这老东西。

    没想到这老的不吱声了,那小的就却跳了出来,钟达世指着陈凌骂道:“姓陈的,你别太嚣张,别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在道上可认识不少人,只要我一个电话,分分钟都能把你弄死!”

    陈凌好笑的道:“那你就打一个我瞧瞧,看看到底是谁先死!”

    钟达世血气方刚,一点也不受激,当即就掏出了手机。

    钟坤伟知道自己的儿子冲动,但更清楚陈凌这厮的狠辣,为了避免儿子自讨苦吃,赶紧拽住儿子的手,“达世,你给我消停点!”

    钟达世气愤难忿的道:“爸,你看这杂碎的装b樣,整个就是一欠抽……”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嘎然而止,因为他的领子被人揪住,整个人被举了起来。

    不过这个人并不是陈凌,而是晏晓桐。

    晏晓桐一把将他举起来,便立即反反正正正正反反的抽起了他的耳光。

    “啪啪啪啪……”清脆的响声犹如扫s的机关枪一样连贯迅速,待得钟坤伟与柯敏敏反应过来,抢上前救人的时候,钟达世已经挨了晏晓桐不知道多少耳朵,整张脸都被打得又红又肿,变成了猪头一样。

    陈凌和金盼琳则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金盼琳,在她看来,这女人实在是太帅了,简直就是帅呆了,酷毙了。

    “你,你怎么能打人!”柯敏敏气愤分难的怒骂,若不是晏晓桐的武力值实在太骇人,恐怕她就扑上来了。

    “谁让他出言不逊来着,我打他几耳光绝对算轻的!”晏晓桐冷哼着道:“要是我以前的脾气,非得打断他的手脚不可。”

    晏晓桐的脾气怎么会变好的?那自然是和陈凌有了半腿的关系后,火气有些退敛了。

    “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找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钟达世虽然被打得脸上火辣辣的生疼无比,眼前也有点犯晕,但脑袋还算运转正常,立即掏出了手机要打电话。

    “找什么人,立即报警!”钟坤伟愤怒的瞪着陈凌与晏晓桐冲自己的儿子喝道。

    “叮!”的一声响,电梯的门开了。

    用不着报警了,因为电梯外面的走廊上正冲来数名警察,不过先冲进来的并不是警察,而是一个手里拿着枪的小青年。

    这小青年一进来后,一看电梯里这么多人,胡乱的就扣住一个,把枪指到这人的脑袋上,冲外面那几名警察喝道:“别过来,谁过来,我就一枪打爆他的头。”

    陈凌等几人一看,傻了眼,这小青年扣住的竟然是钟达世,因为小青年冲进来的时候,大家看到他手里的枪,立即下意识的后退,但钟达幸却还愣头愣脑打电话,所以就赶了个正着。

    那几名正追赶小青年的警察一见,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小青年就冲吓得脸无人色的倚立在电梯边的柯敏敏道:“臭****,还傻愣什么,赶紧给我关门。”

    柯敏敏见自己的丈夫被劫持,赶紧慌手慌脚的摁下了关门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