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电梯内的激战

    小青年是个入室盗窃犯。

    他刚才撬开了这里一户单元的门进去后,发现屋里竟然有个女人在熟睡,盗窃就变成了抢劫。

    女人是这屋里的女主人,已经三十六七,但保养得当,看起来只有二十**的模样,风韵不但犹存而且极佳,结果可想而知,抢劫顺带加上了qg。

    这女人年纪虽然不小,可是性格极为贞烈,不但不配合,反而在撕扯中和小青年扭打起来,最后脑袋被小青年摁得撞上桌角,当即就血流如柱的昏了过去,死没死不知道,反正这性质变得更恶劣了。

    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想偷点东西,结果变成了入室抢劫杀人案。

    小青年把屋内值钱的东西洗劫完后出来,却碰上了从电梯里出来的警察,原来邻居在看到这户人家的门锁有被撬动的痕迹,里面又隐约伟来嘶打声,这就报了案。

    小青年一看见警察,这就慌不择路的逃进楼梯口,一路狂奔乱窜,上了几层楼后,又从楼梯口出来,奔到走廊上,恰好看到电梯开了,这就一头撞了进来,之后……大家都知道了,钟达世这倒霉孩子成了人质。

    电梯门关紧后,里面一片沉默,气氛却相当紧张。

    小青年十分的慌恐,头发紊乱,神情激动,手里那把仿制式手枪紧紧的抵在钟达世的脑袋上,凶狠的目光环视众人,“我已经杀了一个人,绝不介意再杀一个,反正杀一个是死,杀两个也是谁,所以你们都tm老实点,否则我要你们通通和我陪葬。”

    钟达世为人虽然嚣张,可是哪曾经过这样的场面,当即被吓得p股n流,双腿阵阵发抖,若不是刚才已经上过厕所,这会儿恐怕就被吓出n来了。

    旁边的柯敏敏与钟坤伟也是惊恐万状,吓得跟什么似的。

    钟坤伟眼见唯一的儿子被枪抵住,真的害怕儿子会丧命,所以就连声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要钱我们给,我们别,别伤人,别伤人啊!”

    小青年怒目一挣,“老东西,你tm给我闭嘴!”

    瞧他这激动的样儿,钟坤伟哪还敢刺激他,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

    陈凌在一边冷眼看着,旁边站着的是金盼琳,另一边是晏晓桐。

    他和晏晓桐的神情都差不多,并不见得太过慌恐与紧张,唯独金盼琳俏脸发白,不但拽住了陈凌的手,还一个劲的往他身后躲。

    电梯上升得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缓慢一些,到了这会儿还没上到摁下的楼层。

    钟坤伟忧凄又无助的眼神茫然的在电梯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陈凌的脸上,那求援的意思已经是如此明显:救救我儿子吧。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果换了是别人,肯定会这样做,此时此刻谁不是泥菩萨过江呢!

    陈凌嫉恶如仇,同样又热公好义,看见此景,他的心里也有些纠结,这钟坤伟不是好东西,养出来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被扣作人质可说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只是,当陈凌接触到钟坤伟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的时候,心终于还是软了,原本……他就不是什么铁石心肠嘛。

    不过他还没动,晏晓桐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轻拽一下他的衣角,微微的摇了下头。

    陈凌有些疑惑,钟坤伟不仁义,钟达世也嚣张成性,这一对父子都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怎么说,他们也是人,不是东西,怎么可能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呢?

    晏晓桐没接他的茬,只是轻唤一声:“钟主任。”

    钟坤伟疑惑的看她一眼,又怯怯的看向那握着自己儿子性命的小青年,没敢答应。

    那小青年怒目一睁,对晏晓桐喝道:“臭****,你给我闭嘴。”

    晏晓桐的秀眉微蹙,但最终还是强忍着道:“这位小哥,你手里有枪,他们都不敢乱来的,我只和钟主任说几句话,几句就好。”

    小青年的嘴唇蠕了下,正想呼喝之时,却看到晏晓桐不停的向自己眨眼,一时间心里疑惑得不行,这女人脑子有病呢?还是看上了自己?

    晏晓桐这乱抛媚眼的一招虽然很傻很天真,但确实起到了一点故弄玄虚的效果,那小青年竟然没有再呼喝她,仿佛默许了她说几句话似的。

    晏晓桐这就抓紧机会,张嘴道:“钟主任,你和我师弟陈凌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凡事呢都是有因果的,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种什么样的因,就结什么样的果,如果你不给我师弟使绊子,暗中搞是搞非,他又怎么会当众揍你呢?”

    钟坤伟没应声,因为他和小青年的想法是一样的,这女人的脑子真的有问题,这个时候了,谁还有心情和你讨论这个啊。

    晏晓桐接着又道:“俗语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估计你的儿子也在这里买了房,以后楼上楼下的就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今天我可以帮你们一把,但你必须向我师弟道歉,而且向医院那边坦诚自己的责任,我不勉强你们能握手言欢,但最少得相安无事。”

    陈凌这下恍然了,原来师姐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呢,心里觉得很是别扭,和这老家伙商量什么啊,爱咋咋地,我才不怵他呢!

    钟坤伟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却变得有些复杂。

    晏晓桐最后道:“钟主任,怎么样?你要是答应,我就救你儿子。”

    钟坤传还没答应,那小青年终于忍无可忍了,冲晏晓桐喝道:“你tm的臭****,咯咯嗦嗦的到底有完没完啊?你们那点破事等我这事完了再说。”

    晏晓桐没看他,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钟坤伟。

    原来的时候,钟坤伟还不明白晏晓桐为什么说这样的话,最后才终于明白,原来这个陈凌的什么师姐可以救自己的儿子。虽然陈凌当众揍了他一顿,让他颜面无存,尊严全丧,这个结搁什么时候也不能放下,可是现在面对儿子的生死悠关,敦轻敦重,用脚底板想想都能知道,所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点头。

    只要真的能救得了儿子,别说是前嫌不计,就算再让陈凌揍一顿又何妨。

    晏晓桐见钟坤伟点了头,心中大喜,这就转过头来,仿佛情深意切的看着那小青年道:“这位小哥,我来给你做人质,替换他好不好?”

    这话一出,大家都傻了。

    钟坤伟和柯敏敏甚至是金盼琳都以为晏晓桐有什么好主意,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蠢办法。

    不过,这办法虽然蠢,却也不能说不是个让钟达世脱困的好办法。同时,大家也都被晏晓桐对陈凌的情谊而感动了,为了化解陈凌和别人的仇冤,竟然不惜以身犯险,这女人确实飙悍,彪悍得来又如此真诚,真诚得来又是如此的闪耀动人。

    陈凌的想法虽然和大家有一丁点不同,但本质是没有区别的,所以他也被晏晓桐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哪怕是拼个****被吸成人干,只要晏晓桐满足,他也就认了。

    晏晓桐精明,但人家那小青年也不是笨蛋,这女人虽然长得极为标致冶丽,可是给人的感觉太邪乎,他怎么可能舍了这傻乎乎的人质而惹妖精上身呢,冷笑着道:“mb的,你这个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我才不要你呢!像你这种騷货,就算脱光了把腿张开,老子也不鸟你!”

    女人的血管一般都是很细的,纵然发怒,最多也只是满脸通红,可是众人此时却明显的看到,晏晓桐清秀的额上竟然是青筋愤张。

    “我干!”一句粗口,竟然从表面看起来斯文儒雅的晏晓桐嘴里吐了出来,然后她就刷地一下朝那小青年扑了过去。

    是的,晏大师姐终于被气得抓狂了,发飙了,暴走了!

    一见晏晓桐如此不管不顾的乱来,众人都是大惊,以为小青年会在情急与慌乱之下连连开枪。

    不过,让谁都想不到的是,小青年就站在那里,仿佛定了型的木偶一般,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甚至是一动不动的任由晏晓桐摁倒在地,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痛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