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师姐的良苦用心

    晏晓桐飞扑过去的时候,一把就将小青年给摁倒在地,那犀利迅猛的动作可一点也不逊色于悍勇无匹的陈凌,真个就如狼似虎一般。

    “格老子个西米露,不发猫你当老娘病危啊?”她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光左右开弓,大耳光不停的落到小青年的脸上,那劲头可比刚才打钟达世的时候狠太多了。

    瞧见晏晓桐如此凶猛,大家都有些心寒,同时也纳闷得不行,这小青年又不是木头,怎么这会儿真变成木头似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呢!

    尽管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柯敏敏与钟坤伟看到小青年被摁倒,钟达世终于脱离了危险,自然欣喜宽慰得不行,赶紧把吓得失魂落魄的钟达世拉到一边。

    金盼琳原本也和柯敏敏及钟坤伟一样迷糊,可是当她的目光从晏晓桐身上收回,落到陈凌脸上的时候,发现他正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场中,当下就有点醒悟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厮搞的鬼吧!

    确实,金盼琳并没有猜错,就是在刚才晏晓桐扑上去的前一刻,陈凌手中早就捏好的几根银针已经悄无声息的s到了小青年的身上,使他整个人都处于麻痹僵滞状态,所以面对晏晓桐的暴打,自然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面对这种亡命之徒,别人可能会吓得魂飞魄散,但对于陈凌和晏晓桐这种高手,却压根儿没当成一回事,只要稍为有一丁半点的机会,他们随时可以使出千百种方法将这样的人制服。

    这不,陈凌只是略施手段,这小青年已经变成了砧板上的r,任由晏晓桐宰割了。

    小青年的一张脸先是被晏晓桐打得又红又肿,然后是又青又紫,可是晏晓桐仍觉不解恨,大耳光还是毫不留情的打得“啪啪”作响。

    陈凌翘着手臂好整似暇的在旁边看着,一点阻的意思都没有,这小子的嘴太毒了,竟然敢说他的师姐脱光了也不肯鸟,还张嘴闭嘴就是騷货,臭****的,别说是晏晓桐,就连他都火光得不行呢!

    只是看着看着,又觉得有些心寒,这样打下去不搞出人命,也会搞得人家毁容的,金盼琳已经忍不住上前去劝了,可是晏晓桐被激出了真火,哪会轻易罢手。

    陈凌上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把陷入暴走状态的晏晓桐给拉开,然后就蹲到小青年的身旁,把扎在他身上的银针给拔了出来,直到这个时候,钟坤伟一家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陈凌原本还想找个什么东西把这小青年给捆起来,又或是给他点点x什么的,可是仔细看他两眼,发现他已经奄奄一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就懒得再理他,只是把掉落在一边的枪给捡了起来。

    “叮!”恰好这个时候电梯正好停了下来,门徐徐的打开。

    电梯外面有几个或站,或蹲,或扎着马步举着枪瞄准电梯的警察,只是当他们看到电梯内的情景时也不禁傻了眼,那凶狠的劫匪竟然像条死狗一样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而电梯里原本站成两拨的人还是分成两拨的站在那里。

    出电梯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斯文端庄姿态的晏晓桐很是优雅的向钟坤伟福了一福,“钟主任,别忘了你答应过的事情哦!”

    说罢,晏晓桐就和陈凌及有点痴愣的金盼琳出了电梯。

    当警察们拦住他们的时候,陈凌把枪交给了他们,晏晓桐却朝后面的钟坤伟等三人道:“警察同志,我们只是打酱油的,有什么问题你们问他们吧。”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合作的和警察各录了一份口供。

    这件事完了之后,三人进了家门。

    晏晓桐原本说给陈凌做好吃的,可是这个钟点了,再熬下去,大家就得饿出胃穿孔了,所以只能是荷包蛋加速冻饺子。

    不过饥肠辘辘的陈凌和金盼琳都没有嫌弃,反正只要不是三全三鹿的牌子就好。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其实,如果不是有金盼琳这个大电炮在的话,看神马电视,聊神马天啊,陈凌早就被晏晓桐拽房间或浴室去了。

    三人正聊着呢,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

    晏晓桐开门一看,发现竟然是钟达世的老婆,钟坤伟的儿媳妇——柯敏敏。

    “那个……”柯敏敏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晏晓桐。

    “我叫晏晓桐,不过别叫我小姐,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晏晓桐道。

    “晏……姐,你好,我叫柯敏敏!”柯敏敏怯生生的道,因为她一想起刚才晏晓桐飙悍的模样就感觉头皮一阵阵发麻。

    “哦!”晏晓桐点头,客套的来了一句:“进来坐吗?”

    柯敏敏原本真的很想参观一下晏晓桐的房子的,毕竟两层打通的复式真的很少见的,可是见晏晓桐就横在门口,又没好意思进,只好摇头道:“那个,晏姐,我就不进去打扰你了。我只是来和你打声招呼,我就住在下面一层,181号。”

    “哦!那以后有空上来坐!”晏晓桐又顺口来了一句,反正她一天到晚都不在家的,来也是白来。

    “嗯嗯!”柯敏敏连连点头,然后又把手中一直提着的水果篮送到晏晓桐面前,“晏姐,这个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谢谢你救了我丈夫。”

    晏晓桐皱起了眉头,“敏敏,虽然以后大家是邻居了,但邻居归邻居,咱们一码归一码,这个事我还得说明一下的,我救你老公,并不是看在他又或是你的份上,而是作为条件和你家公交换的。这一点请你们要搞清楚。”

    柯敏敏忙不迭的道:“我知道,这个……水果篮就是我家公让我送上来的。”

    晏晓桐明白了,这是和解的信号呢,如花的笑靥回到了脸上,比菊花不知灿烂个几倍呢,因为钟主任这头态度不再坚决,还能承担一部份责任的话,医院那头就好处理了,那么陈凌也很快就可以回去医院上班,再不用这样一天到晚的瞎荡,正事不做卖草靴了。

    “呵呵,是这样啊,那我收下!”晏晓桐接过了水果篮。

    “那我就不再打扰了……”

    “哎,等等!”晏晓桐说着跑回了屋里,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根红参,“你老公可能受了惊,拿这参回去给他蒸点水喝吧,有安神袪惊的效果。”

    红参看起来只有手指头粗大,和那水果篮完全不成比例,但没有入手柯敏敏都知道这是好东西,因为鼻间已经传来阵阵参香气味,怎么说这两根参也得几百上千块钱,赶紧摆手道:“不,不用,不用。”

    “客气啥,让你拿就拿着。你老公得服这个。”

    “真不用,他要喝,我上街买去。”

    “街上买的哪有我这个正宗,我这个可是正宗长白山红参,刚从北方下来的呢。”晏晓桐说着,一把亲腻的搂过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道:“这参不但能安神祛惊,还对虚损,气血**不足有效。”

    听了这话,柯敏敏的脸就红了起来,钟达世确实有点虚,原来的时候做那个事情可以十几二十分钟,可是现在已经越来越弱,好久都没有超过十分钟的记录了。

    “晏姐,这,这不好意思的!”柯敏敏想拿又不敢拿的道。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这样,回去就说这是我师弟给的。”

    “这个……”

    “傻丫头,你难道想我们两家继续这样闹下去吗?我和你是邻居,我师弟和你家公是同事,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得这么僵有意思吗?”

    柯敏敏想想也是这个理,终于点点头,接过了人参。

    看着柯敏敏离去,晏晓桐悠悠的松了口气,也就是陈凌的事情才会那么好脾气了,若换了她自己的,管你是玩阳的还是弄y的,爱咋来咋来,一律奉陪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