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一玩就疯

    晏晓桐在水中,狐狸精活脱脱的变成了美人鱼,灵活,自如,优美。

    说实话,追这样的一个女人确实是一种享受,不过是在刚开始的那几分钟,追到后来,他就感觉颓丧了,因为纵然是不放水全力施为,他也追不上仿佛真变成鱼一样的晏晓桐。

    一口气憋了十几分钟,很难受,可是晏晓桐都没上去换气,他又哪里好意思,所以只有强硬的憋着一直追,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正想潜出水的时候,晏晓桐却突然转身朝他扑来。

    让陈凌郁闷的是,他费了牛劲追了十几分钟也没抓住她,可是她一转身就把自己给抓住了。

    晏晓桐一抓住他,樱唇就凑了上来,吻住他后一口气就渡了过来。

    陈凌有种被侮辱的感觉,却期待这种侮辱来得更强烈些。

    果然,晏晓桐吻上他之后就再也不放开,美人鱼变成了八爪鱼,手脚紧缠着他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渡气变成了热吻,缠缠绵绵,难分难舍,从泳池深处回到了浅的地方,两人忘情的吮吸对方的唇舌。除了吻,陈凌并没有太过激的举动,可是晏晓桐却抓起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胸前湿透的背心里。

    陈凌心惊胆颤的轻抚着,没敢太用力,却又忍不住用力。

    池水虽然清凉,但也挡不住两人迅速升温的身体,很快晏晓桐就感觉热得受不了,深吻还没结束,她就将陈凌一把推开了。

    陈凌有些发愣的看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已见她双手捏住了背心的衣角,把背心给脱了出来。

    丰满,***,***,挺俏的双峰上还挂着水珠,顶端的粉红如此娇艳,看得陈凌无法转开眼睛,在他失神之间,晏晓桐已经把他推倒坐在浅浅的水中,纵然骑坐到他的腰下,揽着他的头,把他的脸紧贴在胸前,呢喃着道:“师弟,我想要你!”

    陈凌也很想,可是他不敢,晏晓桐的吸星**可不是一般的恐怖呢!

    所以,不管是两人多么的情难自抑,最后只能是户外运动。

    从泳池上面下来的时候,晏晓桐一脸满足的润红,陈凌却是一脸的郁闷,她是痛快了,可是自己却还悬在半空呢!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金盼琳的俏脸竟然也是一片绯红,看向陈凌与晏晓桐的眼神也有些闪烁避壁,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人似的。

    这个时候,夜里九点半了,吃也吃了,玩也玩了,陈凌觉得也该是时候回家了,难得苏曼儿姐姐出差回来,他正想回家和她好好恩爱呢!

    只是金盼琳却不同意,这个钟点,在农村虽算是夜深人静,可是现代化大都市的深城,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尤其是她这种习惯了夜蒲的千金大小姐,自从来深城之后,因为刺杀事件,她一直就东躲西藏深居简出,哪里像是来中国游玩,简直就像是出来坐牢受罪嘛。

    今天好容易陈凌带她出来一趟,不玩痛快了又怎么舍得回去呢?所以陈凌说要回家睡觉,她一点也不乐意。

    看到她的脸臭得跟****一样,陈凌只好奈着性子问她想去哪?

    还用得着问吗?这个钟点,最好玩的自然是夜店了啊!

    晏晓桐一听还有节目,自然兴奋雀跃得不行,有得玩怎么可以少得了她呢!

    陈凌无奈,只好带她们去他并不习惯泡的夜店,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带她们去的是新锐锋旗下的场子。

    陈凌熟悉的夜店,仅仅只有两个,一个是派拉蒙ktv,他在那里有还有个时刻为他专门预留的黄金包厢呢!另外一个就是万丽夜总会,又名“万恶旧社会”的夜店,刚到深城的进候他还专门前去砸过场子呢!

    ktv,明显不是金盼琳和晏晓桐的首选,所以她们选择了后者。

    陈凌只好通知阿四,也就是别人口中的四哥,因为他记得四哥是这个“万恶旧社会”的负责人,不过事实显然和陈凌的记忆有点偏差,四哥确实是“万恶旧社会”的负责人不差,但他早已经上位,成为了地区经理,这个场子已经交给手下打理了。

    不过总裁大人要过去玩,四哥纵然已经身居高位也得鞍前马后好生伺候着,所以陈凌等三人还没到,他已经领着大队人马在那里恭候了。

    陈凌和两女到达的时候,看到门前候着这么一大票人,仿佛准备群殴似的,不由好气又好笑,赶紧招来四哥,让他把人给散走,他们是来找乐子的,又不是来找架打的。

    ……

    灯光幽暗的空间里,色彩斑斓流光异彩璀璨夺目的迷惘灯光剧烈闪烁着,同样带着迷惘的红男绿女在灯光下挤挤挨挨地疯狂扭动着放纵的身体,还一边不停的的嘶声嚎号着。

    dj戴着单边的耳机站在调音台边象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似的全身乱颤个不停,像极了一条白嫩的蛆虫扭动着瘦弱的身躯,一手在唱机上划动着,让这di吧里五十六个破喇叭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还时不时装人妖似的发出刺耳的几声呻吟,配合着厚重如雷般的音乐让人怀疑可怜的屋顶还能支撑多久而不被震破,耳朵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充塞在其中的不过是节奏狂躁的摇滚混和着几个兴奋过度的女人偶而发出的尖锐叫声。

    这个场面,和陈凌原来看到的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一次他来光顾,进门音乐就停了,然后就是大打出手,现在他却坐在吧台前,喝着杯中五颜六色味道还算一般的调味酒。

    这里的噪音相对于舞池那边稍微小一些,耳朵也相对好受一些。

    身为陈代人的他纵然入世已经这么久,但到现在却还是闹不明白人们为了找哈p干嘛非得来这种地方不可?

    “靓仔,一个人?”一个嗲嗲的声音响起。

    陈凌抬眼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紫红色的长发,然后是一阵醉人的香气,只是目光落到这人脸上及胸前的时候,却感觉十分的倒胃口,甚至有点恶心,不是因为这女人长得太丑,胸太平,而是这压根儿就不是女人。

    陈凌微皱起眉头,还没吭声,这男扮女装的家伙又道:“看你没精打采的模样,是不是失恋了?还是怕我吃了你?”

    陈凌仿佛看一个白痴似的表情,抬眼左右看看,那该死的阿四跑哪去了?他看不到自己正在被s扰吗?

    那死人妖以为陈凌没听清楚,于是凑近前来,大声问道:“怕我吃了你啊?”

    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冷冷的响起,“你要是敢再不滚,老娘就生吞活剥了你!”

    不用问,这女人除了晏晓桐也不会有第二人选了,只见她双手抱胸,双眼喷火的瞪着这个死人妖,像是一只怒发冲冠地保护绉儿的小母j!

    那人妖也不甘示弱,挺起波平如镜的****怒目相视,两个女人的眼睛中都是火花四溅!

    两只杀红了眼的小母j,眼看就要爆出一场战争。

    何苦呢,何必呢!陈凌转过头,没有兴趣再去看即将被虐的人妖。

    不过,最终晏晓桐还是没有出手,因为发现了这边情况的阿四已经叫人把这个人妖给架到后巷去痛揍了。

    看到晏晓桐坐到旁边,陈凌摇摇头,无精打采的道:“师姐,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晏晓桐白他一眼,脸上却是风情万种的笑,“我觉得挺好玩啊!”

    陈凌左右看看,“金盼琳呢?”

    晏晓桐朝舞池中央指了指,“嚅,那不是嘛!”

    陈凌抬眼看去,不由吓了一跳,只见舞池中间,金盼琳正在那里,被一大票男人给围着。

    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仿佛还极为享受这种被包围的感觉,双手扬在胸前,随着强劲的音乐扭动着纤腰美臋,优美,自如,又仿佛对身旁的一切都不屑一顾,这种表情与动作与她富有节奏感的舞姿奇妙融合在一起,竟然让她有种令男人窘息的冷艳气息,自然就吸引了一大班的狂蜂狼蝶。

    这个女人,看来还是很善于发挥自己的优点和魅力呢!

    音乐越来越快,节奏越来越强劲,周围的人随着dj的挑逗疯狂地尖叫着,人的理性在这种场合完全消失,被撩拨得兴奋起来的晏晓桐拉着陈凌就进了舞池。

    不能否认,女人在跳舞这方面可能真的比男人有天份,晏晓桐很少来夜店,也不怎么会跳舞,可是真的跳起来,却一点也不比金盼琳逊色。

    已经喝了不少的陈凌带着些许微熏,轰隆隆的强劲音乐像是一记记的闷g敲到他的心坎上,让他感觉有些舒服,但更多的还是难受,因为在这突然之间,他想起了远在异国他乡的彭靓佩,还有那莫名奇妙的消失的油菜。

    不过在晏晓桐与金盼琳的带动下,他开始想要忘记这些烦恼,投入到颓废与堕落之中,他不会像她们一样摇摆自己的身体,只会摇头,起初只是想甩开一些烦恼,但是最后却摇得越来越快,仿佛吃了药恨不能把自己的头摇断似的。

    他的头摇得频率极高,在闪烁如闪电似的灯光中,只能看到一个影子在动!会摇头的人很多,可是能把头摇得这么快,这么久,又这么疯狂的人却很少,四邻的红男绿女们很快就被他吸引了,空出了一个小圈围着他尖叫起来。

    陈凌并不是有意炫耀他的身体耐受性有多强悍,他只是想借此来发泄心中郁闷和烦恼!

    是的,他不会玩,但是玩起来却比任何人都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