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三从四德

    丁寒涵的那蛊“神汤”可真的把陈凌害苦了!

    在王凌经不起讨伐而困倦入睡的时候,陈凌却仍是感觉自己不上不下,被悬在半空中似的,不但没有丁点睡意,甚至身体还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看着身旁脸带着浓浓倦意睡得正香的王凌,陈凌很清楚,她确实是经不起折腾了,纵然是她予索予求,他也狠不下心肠了!

    只是现在还火烧火燎的,身体像是着了火一样,那该如何是好呢?

    寝卧难安的辗转反侧一阵,陈凌起了床,这个时候,除了回家找人熄火,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悄悄的起身下楼,屏息凝神的倾听一阵,生性多疑的韩宇勋也已经抵不住困意变成了猪,恐怕雷打都不醒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陈凌还是蹑手蹑脚,悄无声息的离开!

    出门的时候,为了配合王凌撒的谎,把戏演得逼真些,他就没开自己的车走,徒步而行,出了毕华丽山庄,坐计程车回家了。

    回到家门前的时候,习惯性看一眼手表,半夜时分,两点四十分。

    好像不算太晚,最少……还没天亮不是!

    大门钥匙串在车钥匙上,车钥匙又留给了王凌,所以陈凌此刻只能按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穿着睡衣,挠着一头紊乱秀发,还带着惺忪睡意的金锁!

    当她把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陈凌时,不由就嘟哝道:“做你的丫环怎么这么命苦啊,连个觉都睡不安稳!”

    “嗯?”陈凌的眉头稍沉,问,“让你开个门就这么辛苦吗?”。

    “呃……”金锁神智一醒,睡意全无,看着大少面目阴沉的样子,赶紧的换上笑颜道:“大少,你回来了呀,欢迎回家!”

    陈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抬脚往里面走去。

    金锁关上门跟在他背后进去的时候,冲他的背影不停的龇牙咧嘴张牙舞爪。

    “金锁,你想跟我单挑吗?”陈凌背后虽然没长眼睛,但金锁的一举一动却逃不过他的法眼,所以就突然停下来头也不回的道。

    “我,我不敢!”金锁颓然的放下了手,她只是不敢,却不是不想。

    陈凌这才忍着笑意走了进去,只不过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之后,他就感觉悲剧了!

    苏曼儿,施玉柔都不在家。

    夏雨倒是在的,只是她虽然灭火的功能,可陈凌没有使用的权限啊!

    “大少,你肚子饿了没?我给你弄宵夜去吧!”金锁应付式的问一句,心里自然是巴不得陈凌说自己不饿,然后她就回房继续变猪去!

    “嗯!煮点饺子给我吃吧!”陈凌和王凌混战了半夜,总共三个回合,确实是有那么点饿了!

    金锁听到陈凌这样的回答,直想扇自己两耳光,祸从口出,多那句嘴干嘛呢?

    在金锁去厨房给陈凌煮饺子的时候,陈凌也去洗澡,自然是冷水澡,希望能把身体里那股还在熊熊燃烧的邪火给熄灭掉。

    被冷水浇得瑟瑟发抖的时候,陈凌也很想扇自己耳光的,没事干嘛要教丁寒涵认识什么神秘中药,干嘛要教她学会调制什么神汤呢?最后反弄得自己成了试验品!

    这个冷水澡,一冷就是半个小时,不过很可惜,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是越洗越兴奋的样子!

    悻悻擦干身子,穿上衣服从浴室出来,却发现金锁早已经煮好了速冻饺子,已经端上了桌,甚至是有点凉了,弄得陈凌都有点怀疑金锁是不是拿隔夜吃剩的,随便给热了热,而且还是没热开就给他端上来了。

    不过确实很饿了,也只好将就着吃起来!

    囫囵吞枣似的吃着饺子的时候,他又不免在心里胡思乱想开了!

    半夜三点几了,自己该上哪儿去把这把邪火扑灭啊!

    苏曼儿和施玉柔要是在家,范允和何巧晴住在部队大院里,深更半夜的出入又不方便,更何况这个时候,她们肯定已经睡了,自己前去的话,第一个惊醒的不是她们,肯定是何老头,想起何老头的小洋炮,陈凌有点犯怵,他只是想灭火,又不是想找麻烦!所以这两位只能略去了!

    关外的齐冰清和白姨倒是随时恭候着他的大驾与宠幸,只是关外那么远,等他到达关外的话,天恐怕都亮了,再奋战一场,然后又回来,那明天还上班吗?

    去找楚欣染?陈凌的眼神亮了一下,可随即又黯淡下来,那妮子非得要当着家长才肯跟他那个,弄得他一想起这点就感觉闹心,而且这个时候去她家,楚汉中肯定会掏枪的。所以找她的念头,也只能作罢。

    那要不去找陈稀可?

    她应该可吧,自己一个人住,不管是让她出来,还是自己前去找都很方便的,而且老街也不远!只是,想了一阵之后,陈凌又不免摇头,虽然之前她曾百般引诱过自己,但那是出自于报复自己的念头,虽然如今她已经卖身成了自己的秘书,可是这秘书仅是秘书,并不兼职做情人的,更何况他和她之间还竖着一个陈弘胤呢!所以,她也不行!

    除了她们,还能找谁?

    麻由妃美?

    陈凌的眼睛又亮了一下,这个女人表面看起来风骚迷人,上了床之后更是媚魅入骨,确实是解火消暑的理想人选,可是负责盯稍她的林并和吴能早就向他汇报过了,田中集团清盘倒闭的时候,麻由妃美也已经回国去了,他也已经撤消了这个监视她的任务。

    思来想去,陈凌不由连声叹气,这么多的女人,竟然没一个能在此时此刻拯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呢!

    唉,如果现在油菜还在就好了!陈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也是这个时候,她竟然有点发疯的想念起这个女人来,因为她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自己想,她都会尽全力的满足,不管多长时间,也不管多少次,她都会舍了命的陪着自己一起疯!

    正感觉头痛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瞥到了侍候在一旁的金锁,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像是看到了羊一样的狼,双眼闪闪发着红光。

    金锁原本就感觉今晚的陈凌有点不太对劲,因为一碗普通的速冻水姣他竟然吃出了千变万化的表情,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匝嘴,一会儿又发呆……这会儿,竟然又用此种可怕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就不由有点发颤,“大少,你,你怎么了?”

    陈凌放下了碗筷问道:“金锁,你跟着我有多长时间了?”

    金锁:“不是很久,但也够久了!”

    陈凌微汗,这叫神马回答呢?

    陈凌:“家里最近还好吗?”

    金锁:“还好!”

    没盐没味的聊了两句后,金锁心中有点叫苦,大少,深更半夜的,你吃饱了就去睡不行吗?废那么多话干嘛呀!

    谁知陈凌却是音语一转,问:“金锁,相处了那么久,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男人!”

    金锁下意识的道:“除了好色滥情,基本没有缺点!”

    陈凌皱起了眉:“嗯?”

    金锁这才意识到自己心直口太快了,赶紧的道:“男人都是这样的,我能理解,所以大少不用太过介怀的,别人不是说了吗?人不风流枉少年,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把金樽空对月!”

    “咦?”陈凌欢喜又有些惊奇的问,“金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化了?”

    “回大少,这是大少奶奶请的那些老师教的!”金锁没有什么表情的道,每天都给你上课,每天都硬塞给你各种知识,想装没文化都很难啊!

    “那老师有没有教你什么叫做三从四德呢?”

    “有,三从即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即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陈凌满意的点头,又问“那你现在身为我的丫环,应该从谁呢!”

    金锁想也不想的道:“除了从你还能从谁……”

    话音刚落,她就死死的捂住了嘴,眼神颇为惊惶的看着陈凌。

    很好,陈凌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所以这就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施施然的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那就跟我上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