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益多散

    丁寒涵的“神汤”真的不是一般的霸道,尽管昨儿前半夜陈凌已经和王凌颠鸾倒凤了一番,后半夜金锁又卖力的服侍了他一通,可是到早上去上班的时候,陈凌的精神却仍是相当的亢奋。

    “丁寒涵,你个****的!”陈凌实在忍不住了,终于打给了丁寒涵,劈头盖脸的质问。

    “我是****的?那你不就是那条狗吗?”丁寒涵笑得花枝乱颤的应道。

    “你,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陈凌气急的问。

    “没有什么啊?你不是看到了吗?蝎子海参煲老鸭啊!大补的啊!”

    “药材呢?药材是什么?”

    “药材?不就是你教我认识的那些可以助性的中草药吗?很普通的啊!”

    “你……”陈凌又被气得几度失语,“那些是很普通的中草药吗?”

    “我看你教我的时候说得那么随意轻松,我自然就以为很普通啊!”

    “我,你……”陈凌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怎么样,大官人,昨儿好一夜风流快活吧!”

    “风流快活?”陈凌冷哼一声,“我都快死了!”

    “哟,这么说来战况不是一般的激烈啊!”

    “丁寒涵,你个草不死的女人!”陈凌终于忍不住飙了,“你知不知道这样乱来,会搞出人命的!”

    “呃?”丁寒涵原本是想应他,别光说不练,有种你就来这样的话,可是听到陈凌已经在电话里嘶吼,不免就有些担心起来,“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现在快要死了!”陈凌有气无力的道。

    “不是吧?”丁寒涵被吓了一跳。

    “你到底在汤里放了什么?”

    “我就是加了你说的那个‘益多散’中的各种药材啊!”

    “益多散!!”陈凌脸色变了变。

    “还有……我放的是三人份的!”丁寒涵弱弱的道。

    “丁寒涵,我……”陈凌又想骂人了。

    “喂,别骂粗口好不好,你不知道我现在怀孕了,胎教不好的话,以后生下来也是个陈惑仔!”

    陈凌只好哭笑不得的闭嘴。

    “怎么,现在还很难受吗?”丁寒涵问道。

    “嗯!!”

    “昨晚你没找女人?”

    “找了!”

    “那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益多散的药效可不是一般的霸道,我从前最多是用一人份的十分之一剂量调配了来给那些配种猪公服侍,你既然给我开三人份?”陈凌语气又激烈起来,“丁寒涵,我知道我对你不好,可是你真想我死的话,你也换个痛快一点的法子啊!”

    “我,我怎么知道会这样!”丁寒涵这下才彻底慌了。

    陈凌算了算,三人的份,自己恐怕要恃续这个状态到两个对时了,一个对时是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也就是说要四十八个小时之后,自己才能恢复正常。

    “要,要不我给你送几个女人过去吧!”丁寒涵弱弱的提议道。

    “送什么送啊,我现在上班呢!”

    “那你现在怎么办啊?”丁寒涵忧心的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忍着呗!”陈凌说到这里才想起丁寒涵此时怀有身孕,不能让她太过担心,于是就道:“没办系的,现在反应已经不是那么激烈了,我下了班之后自己再配点药解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挂上了电话,陈凌却忍不住苦笑,这个益多散一旦服下去,除了等药效退去,根本就无法可解。

    “陈凌,交班了!”门外响起了严新月的一声唤。

    陈凌答应一声,甩了甩脑袋,起身往大办公室走去。

    早上的交班很简单。

    昨夜值班的杨伟交班,昨夜仅四个病号,两个转去了住院部,两个好转出院!

    听到这么平静的夜班情况,从前总跟陈凌值夜班的那些医生护士不由把目光齐齐转向陈凌,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陈凌。

    为什么别人带组值班就只有零星的几个病号,而且是在上半夜扎堆儿来的,逗留不足两个小时,该转科的转科,该出院的出院,后半夜舒舒服服的安稳睡大觉。

    可是陈凌呢?随便一个夜班都几十个病号,从天黑折腾到天亮,就前两天吧,不就是一夜之间来了四十几个重症病号吗?

    同人不同命,同命不同病啊!

    众人无不唏嘘感叹。

    陈凌也在深刻检讨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人品有问题。

    交班过后,陈凌回到了办公室,没多一会儿严新月也跟着进来,后面跟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陈凌有些好奇的打量起两人,男的约有一米七六左右,体形稍偏胖,长相相当的普通,普通到随便扔到街上就会找不出来的那种,根本没什么看头。

    对于这个男的,陈凌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就略过了,他又不搞基,对男人看那么仔细干嘛?所以只是一扫而过就把目光投向了旁边那个女的。

    女的个子不算高挑,但也有一米六五那样,粗粗一看其实不算很出众,美貌不如何巧晴,气质不如齐冰清,温婉不如施玉柔,高傲也不如丁寒涵,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陈凌已经习惯拿别的女人和自己的女人作比较,只是比来比去,陈凌却现这个世上,美女好像差不多都被自己给糟蹋了,基本上难找出比自己那些个女人更加唯美出众的女人来。

    只是对比一阵之后,陈凌却又现,这个女人有着一种他所有女人都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淡淡的书香气息,文静之中透着一股睿智,仿佛行了很多路,读了很多书,淫了很多湿一样。

    陈凌一直都认为自己不是个有文化的人,所以比较迷恋那种有文化的女人,他虽然不喜欢带眼镜的男人,可是对于有气质的眼镜女,却还是挺喜欢的,虽然说要亲嘴的时候有点儿麻烦,可是做别的事情却是不麻烦的。

    带眼镜的书香女人并不知道陈凌的想法,要不然恐怕就不会那么温文的冲他微笑,而是撸起袖子揍丫了。

    “陈凌,给你介绍一下,陈智德,杜蕾歆。他们是广东医学院分配来咱们医院实习的学生,以后就跟着你了!”严新月指着两人对陈凌道。

    陈凌有些错愕,心说我不还是个实习医生吗?哪有资格来带别人啊!

    “好吧,就这样了,从今天起你就带着他们吧!”严新月说完这句就走了。

    办公室的房门被关上之后,剩下的三人呆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好一阵,那个陈智德开腔了,“陈医生,你今年几岁了?”

    陈凌些微有些疑惑,年龄不但是女人的秘密,有时候也是男人的啊,所以他并不是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

    陈智德却偏偏又要重复的问:“陈医生,你今年几岁了?”

    陈凌忍不住了,“怎么?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旁边的杜蕾歆听了之后,“扑哧”一声捂嘴笑了起。

    陈智德有些尴尬,努努嘴道:“还给你介绍,我自己都没有女朋友!”

    陈凌:“那你操心我几岁干嘛?”

    陈智德:“我只是很好奇,你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可纠究是怎么成为省附属医正式医生的呢?据我所知,省附属医招收医生的条件极为的苛刻,最少得本科以上学历,而且近几年纵然是本科也很招了,得本科以上。那我现在就算你是本科被招收的吧,可是从小学到本科,最少得十七年书,可是你才二十岁那样,难道你是三岁就开始念书的?”

    陈凌这才恍然,不答反问,“陈医生,那你今年贵庚啊?”

    陈智德脸上不见任何渐愧的道:“我今年二十有七!”

    听了这话,不但陈凌,就连一旁的杜蕾歆都吃了一惊。

    看到她此种表情,陈凌不由就问:“杜医生,那你今年几岁啊?”

    杜蕾歆脸上微红,羞怯的应道:“二十二!”

    陈凌有些好奇:“你们两个是同学?”

    杜蕾歆点头,“同班同学。”

    陈凌纳闷了,“那怎么年龄相差这么大。”

    杜蕾歆也很疑惑的看向陈智德,“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都以为肥仔德和我同年呢!”

    陈智德脸上依然不见什么羞愧,坦坦荡荡的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小学留了两年级,初中又留了一年级,高中的时候又复读了一年,而我是七岁才上的小学。”

    留了那么多年纪,还能如此脸不红气不喘的理直气壮,陈凌终于明白了,这位陈同学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

    果然,陈智德刚自豪的报完自己的家底后,又问:“陈医生,你到底几岁嘛?二十?还是二十一呢?”

    你还打破沙锅问到底了啊!陈凌被打败了,“不好意思,陈医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今年只有十九岁半!”

    “啊?”陈智德和杜蕾歆都大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凌。

    “那你是怎么进来省附属医的?难道你爸是李刚……呃,不,难道你爸是卫生部部长?”陈智德醒过神来后又追问。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陈凌被逼无奈,只能这样说了。

    恰好这个时候,走廊上传来了吵杂喧闹的声音,陈凌这就借坡下驴,“好了,两位同学,闲谈到此为止,咱们得开工了。”

    走廊上,一来就是两拨人。

    一拨是推着车床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被一班男女老少给推着前来的。

    另一拨推着的车上床躺着的却是一个身穿着怪异服饰正捂着肚子的年轻男人,而周围跟着来的也是一班身穿着奇装异服的人。

    经过了解,陈凌一等才知道,第一张车床上躺着的老头原来就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今天是唯一的孙儿过生日,嚷嚷着要去乐欢谷玩,于是老头就和一家大小带着孙儿前往乐欢谷,玩了一通之后去观看杂技表演,也许正因为杂技表演太过惊险刺激吧,乐极生悲的一幕生了,老头受不住刺激昏厥过去了,当场人事不省,意识全无。

    另一拨人呢,恰好就是乐欢谷请来的杂技团。这个躺在车床上的年轻男人就是杂技团的一名演员,负责表演一个极为惊险刺激的重头戏,活吞毒蛇!

    只是这位也相当不幸,学艺不精还要出来现世,毒蛇虽然被完整的吞了进去,可是因为把握不好,蛇失控往里胃里钻,结果就卡在里面弄不出来,只好急忙送医院来了。

    那个心脏病的老头,恰恰就是因为看了这恐怖的一幕才导致心脏病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