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好戏开锣

    早上的时候,陈凌要去上班。

    见严新月睡着了,准备悄悄的离去不吵醒她。

    没想到他刚站起来,严新月就醒了。

    陈凌只好道:“老师,我去上班了!”

    严新月心中虽有些不舍,不过脸上未露出任何神色,只是点头,“去吧。”

    陈凌道:“我叫了金锁过来,差不多应该到了,今天就让她照顾你。”

    严新月忙道:“不用,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不用麻烦人家。”

    陈凌道:“她已经在路上了,她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你有什么活就让她干,别客气。”

    严新月闻言就没再坚持,只是叮嘱道:“路上小心些。”

    陈凌点头,去洗了把脸后前往医院。

    今天的病号仍是有增无减,陈凌到达医院的时候,诊室外面的走廊上已经候着不少的病人,刘诗雅和杜蕾歆比陈凌早到,已经打扫好了卫生,沏好了茶在等陈凌。

    忙忙碌碌,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把最后一个病号送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陈凌伸了伸腰,正想喘口气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普外科大佬柯国良打来的,让陈凌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陈凌听着那头语气低沉,很有点来者不善的味儿,心头就有些发紧,不过最后他仍是无愄无惧的径直前往住院部普外科。

    进了柯国良办公室,陈凌保持礼数的道:“柯主任,你找我?”

    柯国良看了陈凌一眼,目光有些阴沉,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陈凌一瞧他这个神色就知道坏了,肯定是又哪儿踩着这位普外科大佬的尾巴了。

    这一次,和刚来报道的时候一样,没有陈凌的座位,全然不见柯主任上次被陈凌相救时的那股亲切。

    陈凌干巴巴的站在那里,真有点想提醒他,老柯,你忘了我上次救你的事了啊?

    柯主任可能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看他的样子,不但忘了,而且忘得很彻底,面无表情的把手上一份报表直直的扔到了陈凌的面前。

    陈凌皱起眉头,捡起报表看了看,是自己诊室近一月来的病号登记簿,上面记载着病人的年龄,性别,诊断,就诊日期等等。

    柯国良问:“陈医生,这是你诊室的病号登记簿没错吧!”

    陈凌点头,“没错!”

    柯国良语气淡漠的道:“我粗略的计算了下,你平均每天有一百左右的病号,也就是说你去普外科门诊到现在总共看了差不多有三千名病号。”

    陈凌不解,“这又怎么了?”

    柯国良顿时就发作了起来,“这又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三千个病号,你收入院的有几个?”

    陈凌神色平静的道:“十个左右吧!”

    柯国良冷笑了起来,“三千个门诊病号,你只收了十个住院?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搞错了?”

    陈凌明白了,柯国良是嫌自己收入院的病号太少,要跟自己算账呢,心里虽有些恼,但还是很平静的道:“柯主任你没听错,我也没搞错,我的门诊病号虽多,但我只认为这十人有住院的必要。”

    “仅仅十个有住院的必要?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柯国良大怒,指着陈凌手里的登记簿道,“你看看你下的诊断,一百个病号,超过五十个都符合住院条件,你为什么不给他们办住院?”

    陈凌目光平视着柯国良,不卑不亢的道:“柯主任,你是主任医师,你应该知道诊断是一回事,病人的实际情况又是另外一回事,要不要住院,我作为首诊医师,有直接决断权!”

    陈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不要让病人住院是我的事情,你别狗拿耗子。

    柯国良气得吹胡子瞪眼拍桌子,“陈医生,难道你不知道门诊是住院部的窗口,利益直接挂勾,门诊不收住院病人,还要住院部来干嘛?你看看汪副主任,他这个月虽然只有二千多个病号,可是他收入院的病号是多少?是四百个,面对这个数字,我不觉得惭愧吗?”

    四百个?也就是说每五个病人,就有一个被汪道友弄到住院部的!

    陈凌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心说这个汪道友可真够狠的!

    原本陈凌今天是抱着低调的心态过来聆听主任大佬教诲的,可是柯国良说的这些,实在让他低调不起来,冷声回应道:“我不管什么利益不利益,我只对病人负责。如果我认为病人没有住院的必要,我绝不会因为什么利益把病人强收入院,还有,麻烦柯主任不要拿我跟汪道友比,因为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种侮辱。”

    柯国良被气得不行,普外科由上到下,就连那两个老教授都不敢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可是陈凌一个新人,竟然敢直接根他叫板,怒不可遏的他喝道:“陈医生,你什么态度!”

    “我就是这个敬职敬责敬业的态度!”陈凌毫不示弱的应一句,话说到这里,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和这姓柯的交流下去了,因为陈凌很了解自己的性格,如果再往下的话,可能就不是语言交流,而是肢体交流了,所以他没等柯国良接口就道:“柯主任,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柯国良气得浑身哆嗦,指着陈凌道:“你给我站住!”

    你让我来,给你面子,我来了。你骂我,我没抽你,很对得起你了!陈凌觉得自己的修为好像进步了,这次竟然没动手,同时也觉自己对这个柯国良已经仁至义尽,没必要再听他放屁了,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柯国良没有喝停陈凌,更是气得咆哮如雷,站在那里呼呼的喘了一阵粗气之后,这就出门准备去院委会,他还真不信就治不了这小子了。

    恰是这个时候,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了。

    急诊科的钟坤伟主任来了,“亲家,下班了,下午有没有手术,咱们去喝两蛊?”

    柯国良黑着脸,没有应声。

    钟坤伟这才看到柯国良的脸色不对,不由问:“亲家,谁惹你不高兴了?”

    柯国良窝一肚子火,这会被问起,自然忍不住,“就那个小兔宰子!”

    钟坤伟愣了愣,随即心中暗喜,却故意疑惑的问:“你说的是陈凌?”

    柯国良道:“除了他还能有谁,这小王八蛋真是无法无天了,我只不过是斥责他两句,他竟然敢跟我吹胡子瞪眼!”

    钟坤伟这下彻底乐了,只是表面却作出愤慨之色,趁机落井下石的道:“我早就说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急诊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坏种,动不动就打人,动不动就惹是生非,这样人简直就是一流氓,压根儿就不配做医生!他没来之前我就跟你说了,这种人,你没必要跟他讲什么情面,就该让他坐冷板凳,你却不听!”

    柯国良道:“我不是把他晾起好几天吗?”

    钟坤伟道:“那你后来干嘛了?我不是给你出主意了吗?你随便找个碴,让他犯个错,把他从医院踢出去就得了,眼不见心不烦的,何必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呢!我真不知你怎么想的,还把他调门诊去,弄得这样的人渣也评上了青年标兵。”

    说起这个事,柯国良也是后悔不已,“我不是想着诊室一直是个冷门科室,他又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住院医,跟汪道友和两个老教授一点竞争能力的没有,变想的把他流放吗?谁想到这小子这么能折腾……”

    “砰!”一声巨响,柯国良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办公室的房门就被人一脚给踢开了。

    被吓了一跳的两人定睛一看,均是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因为踢开门的,竟然是满脸杀气的陈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