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医闹

    警车一路呼啸,返回了公安局。

    进了公安局大院,干警们押着那一班家属往里走。

    陈凌和楚汉良及林紫旋一行跟在其后。

    楚汉良把陈凌及林紫旋领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水也没上一杯就出去了。

    陈凌和林紫旋坐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

    林紫旋一直想问陈凌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数次张嘴,却始终不知道如何打开话题。

    她和陈凌虽然是在同一个单位,可是因为立场不同,想事情的角度不同,从而产生了许多分歧,闹了许多不愉快,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原本该走向亲密的暧昧关系渐渐变得疏远和陌生。

    现在,两人除了上下级的关系,已经不剩其它了。

    只不过,时常午夜梦回的时候,林紫旋总会想起在汕城的时候,陈凌背着自己走过那段长街的片段……

    “咯咯”的敲门声打断了林紫旋的沉思。

    随后门开了,进来一个精瘦的中年人。

    “楚大队不在啊?”他向办公室里扫了扫,当目光落到陈凌身上的时候,眼神不由一亮,“咦,你小子也来了!”

    陈凌看到这位,脸上浮起些笑意,“你应该不太希望见到我吧!”

    中年男人笑骂,“见到你准没好事,谁希望见到你啊。”

    这话林紫旋很赞同,不由打量起这位来,只是仔细看过之后又有些失望,这位年纪虽然一把,可是其貌不扬,衣着普通,充其量就是个打酱油的。

    “来,这边唠两句!”精瘦中年人把陈凌扯到一边,两人窃窃私语的聊起来。

    等两人说完话,精瘦男人走了之后,林紫旋这才忍不住问:“这是谁啊?”

    陈凌随意的应了一句:“朱大常!”

    “哦!”林紫旋应了一声,可是没过半秒钟就惊愕的问:“你刚刚说那是谁?”

    陈凌只好再次重复,“朱大常!”

    “什么?”林紫旋瞠目结舌的看着陈凌,“你说刚才那个是公安局长朱大常。”

    “是啊!”陈凌不解的问,“怎么了?你不认识他?”

    林紫旋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把公安局长当成路人甲,这也太不拿局长当干粮了吧!可是这公安局长竟然长得这么普通随意,这也太不符合领导的形象了吧!

    “他和你说了什么?”林紫旋赶紧追问道。

    “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楚大队全力配合我……呃,不是,是让我全力配合楚大队的工作!”

    “哦!”林紫旋恍然,只是心中还是很不解,疑惑的眼神在陈凌脸上扫来扫去。

    没过一会儿,楚大队回来了。

    “师……”楚汉良正想唤,可是眼角的余光瞥到林紫旋,这就赶紧改口道:“陈医生,那些人已经全部关押好了,请问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做?”

    陈凌:“还能怎么做,当然是进行突审啊!”

    楚汉良愣愣的问:“怎么审呢?”

    陈凌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不是吧!楚大刑警,这种活不是你的专业吗?你怎么反倒过来问我了!”

    楚汉良:“师……陈医生,审罪犯我是很有一套的,可是把普通群众当成犯人来审,我还是没有经验的。”

    普通群众?普通群众能围殴你师父吗?陈凌真的很想赏他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沉吟了一下,他才张口,“问他们姓名,住址,籍贯,和患者池中坚是什么亲戚关系,还要极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问他们,池中坚得的是什么病,又是怎么被我们害死的!”

    楚汉良一边听,一边点头,只是完了之后又愣愣的问:“问这些做什么呢?”

    要不是林紫旋这个外人在的话,陈凌这会儿肯定要好好抽他一顿的,可是这会儿只能压下火气喝道:“让你去,你就去,啰嗦那么多干嘛!”

    这连呼带喝的语气,把林紫旋听得一愣一愣的,心说,你以为这是哪儿?是急外五科吗?你又以为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啊?是你的专职护士吗?

    不过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楚汉良竟然赶紧的应了一声,然后屁也没再放一个就退下去了!

    “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陈凌见林紫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不由就喷他一句。

    林紫旋回过神来,有些恼的瞪陈凌一眼,然后道:“是啊,没看过这么蟀的,不过是蟋蟀的蟀!”

    陈凌:“……”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陈凌觉得自己和这女人是没办法交流了,如果一定要交流,那仅仅只能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林紫旋又忍不住问,“哎,我问你,你到底和楚警官是什么关系?”

    陈凌沉吟了一下,道:“朋友关系!”

    林紫旋白他一眼,当然是朋友关系了,难道还能是情侣关系不成?

    再接下来的时间,两人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就那样干坐着。

    一直到楚汉良拿着一叠口供进来的时候,这种沉默才被打破。

    “师父,师父!你真是神机妙算神鬼难测神乎其神啊!!”楚汉良一兴奋一激动,这就把口讳都喊出来了,当着林紫旋的面大喊陈凌师父。

    林紫旋这下是彻底明白了,这两人是师徒关系。可是她又糊涂了,这个楚大刑警拜陈凌为师,学的是什么呢?不会是泡妞技术吧?难道是床上技术???

    陈凌却没管林紫旋在心里想什么,也没管楚汉良的口讳,而是有些急切的问:“问出什么来了?”

    楚汉良连连点头,“问出了好多呢!”

    陈凌:“赶紧说!”

    楚汉良:“第一,经过询问,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本地的,全都来自各省各地。第二,我们在询问这个患者姓名的时候,十个有九个回答不出来。第三,问起生的什么病,更是牛头不对马嘴,有的说是高血压,有的说是心脏病,有的说是脑溢血,有的说是伤风感冒。第四,这些人相互之间根本就不认识……”

    陈凌:“那么综合以上几点,你得出什么结论呢?”

    楚汉良想了想,斩钉截铁的道:“他们不是患者的家属或亲戚。”

    陈凌:“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呢?”

    楚汉良挠头,说不出来了。

    “他们是医闹!”林紫旋替楚汉良回答道。

    医闹,是一种新兴的犯罪行业,是指受雇于医疗纠纷的患者方,与患者家属一起,采取在医院设灵堂、打砸财物、设置障碍阻挡患者就医,或者殴打医务人员、跟随医务人员,或者在诊室、医师办公室、领导办公室内滞留等等,以严重妨碍医疗秩序、扩大事态、给医院造成负面影响的形式给医院施加压力,从中牟利,并以此作为谋生的手段的人。

    陈凌又问:“楚大刑警,既然调查有了初步结果,那接下来你该怎么做呢?”

    楚汉良:“陈医生请放心,我一定会彻底调查清楚,依法惩治医闹,给你们医生,护士,给你们医院一个公道。”

    陈凌皱眉,摆手,沉喝,“楚汉良,别跟我打官腔。根据最新的法律条文,不但医闹违法,就连雇佣医闹的家属也违法,我认为,现在该是你请家属回来调查的时候了。”

    楚汉良:“这个……”

    陈凌:“如果你不敢下决定,那就去请示朱大常!不过楚汉良我告诉你,我可是睁大眼睛看着你们,如果你们不能禀公执法,那你就别怪我用自己办法来解决这件事!”

    楚汉良喃喃的不知如何回应,陈凌却已拂袖而去,林紫旋见状也赶紧的跟了上去……

    出了公安局大门,陈凌正站在门口招计程车。

    “陈凌,你去哪儿?”林紫旋从后面追上来道。

    “既然这个破医生我不干了,那你还管我去哪呢?”陈凌面无表情的道。

    “陈凌,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林紫旋的语气软下来,轻扯着他的衣袖道。

    “我不这样,你们想我怎样?”陈凌反问,然后甩开她的手上了一辆计程车,绝尘而去。

    在车上,陈凌通过车后玻璃看到林紫旋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一时间,心里也有点难受,他能理解林紫旋的处境,他所针对的也不是林紫旋,他只是要通过林紫旋向院委会施压,让院委会对他们这班无辜的医生护士做出公平公正的处理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