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白吃的晚餐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也有很多人不懂。

    例如晏晓桐,她就认为白吃不吃那简直就是白痴?更何况别人只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又没说晚餐。所以这顿晚餐,她准备好好宰陈凌一顿,以报他数次利用自己,而且不来坐堂之仇。

    陈凌驾车把她和杜蕾歆载到了深城极为有名的“食为天”海鲜酒楼。

    车驶到门前,晏晓桐与杜蕾歆先进去找位置,陈凌侧去找车位泊车。

    晏晓桐牵着杜蕾歆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问:“蕾歆,你平时喜欢吃什么海鲜啊?”

    杜蕾歆:“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对吃的东西也不讲究,有得吃就行了,就算是一天只有两个馒头,我也能对付的。”

    晏晓桐愕然的看着她,“不是吧,这么好养?以后谁娶到你谁就有福了。”

    杜蕾歆有些不好意思了,“师姑,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两女边走边说,在侍者的带领下坐到了大厅靠窗的一张桌子上。

    服务员上茶,递菜牌。

    晏晓桐把菜牌推给杜蕾歆,“蕾歆,你来点,什么好吃点什么,什么贵点什么,千万别客气,反正不是吃我的。”

    杜蕾歆微汗,连菜牌都不敢接。

    晏晓桐:“怕什么,你老师有的是钱,你看他家那房子,他开的那些名车,还有他手上带的表,别说是一顿半顿,就算天天胡吃海塞都吃不穷他,你就放开肚皮,使劲的吃。”

    杜蕾歆哭笑不得,把菜牌推回给她,“师姑,还是你来点吧,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好。”

    晏晓桐接过菜牌,一边看,一边数落道:“你啊,真是个傻丫头,有得吃都不会吃。”

    杜蕾歆只是讪讪的笑了一下。

    晏晓桐看了一会儿菜牌,这就问服务员:“有龙虾吗?”

    “有,本地产的小龙虾……”

    晏晓桐连忙摆手打断她,“小龙虾吃个什么劲,除了钳子和壳,只剩个屁股,剥着费力,吃着费神。大龙虾有没有?”

    形容得可不是一般的形象,服务员汗了一下,赶忙回答道:“有,澳洲来的大龙虾,新鲜,生猛,今天刚空运过来的!”

    “一只有多重?”

    “大小不等,最小的有半斤以上,最大的有四斤。”服务员说着,讨好的道:“要不,给两位来个中等个头,一斤左右的?”

    “才一斤,怎么吃啊?”晏晓桐柔荑一挥,“要最大的,来三只!”

    “好咧!”服务员赶忙喜颠颠的记下。

    杜蕾歆却是大寒,眼前不免浮现起一会吃龙虾的情景,她和老师还有师姑,人手一只大龙虾,像是吃鸡腿一般的握着撕咬……

    “有螃蟹吗?”晏晓桐的话打断了杜雷歆的想像。

    “小螃蟹没有!”服务员赶紧的介绍起来,“大闸蟹有!正宗阳澄湖来的,也是今天刚到……”

    “行,来二三十只!”晏晓桐打断了正滔滔不绝介绍的服务员。

    “好咧!”服务员又眉开眼笑的记下。

    “有什么鱼没有?”

    “有,有,我们这比较出名的就是石斑,有青石斑,东星斑,老鼠斑,红斑,宝石斑,芝麻斑,苏眉斑……不过都不是很重。”

    “巾国不让须眉!”晏晓桐突然来了豪气,拍了一下桌子道:“就给我来条苏眉。”

    “好……”服务员被吓了一跳,犹豫着道:“不过这鱼不是很大,只有两斤来重。”

    “鱼要那么大干嘛!又不是男人的jj!”晏晓桐甩过来一句。

    四邻为之侧目,杜蕾歆与服务员均是大汗,一个忙低头喝茶,一个忙垂头记录!

    “有海螺没有?”

    “有!”

    “蒜蓉姜丝炒海螺!”

    “好!”

    “有濑尿虾没有?”

    “有!”

    “花雕醉香濑尿虾。”

    “好!”

    “有花蛤没有?”

    “有!”

    “酱爆花蛤。”

    “好!”

    “有鱿鱼没有?”

    “有!”

    “芹菜炒鱿鱼。”

    “好!”

    “有小章鱼……”

    “那个……”杜蕾歆见晏晓桐这一点起菜来就像是发了疯似的,瞬间就点了近十个菜,忙喊道:“师姑,是不是够了,咱们才三个人,吃不下那么多的!”

    “吃不下就打包呗!晚上我可以做宵夜。”晏晓桐扔她一句,对服务员道:“再来个辣烤小章鱼,三文鱼刺身,两份木瓜鱼翅蛊,嗯,暂时就先这么多,一会儿不够再点!”

    “好!两位请稍候!”服务员大气不敢喘的下去了。

    杜蕾歆却是替自己的老师心疼,这一桌下来,少说也要五六千了呢!师姑可真的够狠啊!

    晏晓桐却是抬头左顾右望,这菜都点好了,陈凌怎么还没进来呢!

    杜蕾歆也有些奇怪,问:“老师停车怎么停这么久呢?”

    晏晓桐也有些担心,不过不是担心陈凌出什么事,而是担心没人来买单。

    杜蕾歆:“师姑,要不我去看看吧!”

    晏晓桐:“有什么好看的。”

    杜蕾歆:“老师这么久都没进来,万一……”

    “万一他跑了是吧?”晏晓桐突地猛拍一下桌子,怒道:“他敢,姑奶奶把他的jj剪了做烧烤!”

    杜蕾歆:“……”

    邻里四桌再次为之侧目。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晏晓桐冲那些朝她射来异样眼光的人喝道。

    众人寒了下,美女是看得多了,可是这么黄这么暴力的美女倒是第一次见的。

    斜对面的一张大桌坐着七八人,六女二男,其中一个女人悄声道:“咦,你们看,斜对面那个女的怎么那么像那个医院里的小****!”

    被她这一提醒,众人纷纷再次扭头看去。

    “三姐,什么好像,就是她!”另一个女人道。

    “好啊,这臭不要脸的,还敢跑来瑟!”又一个女人咬牙切齿的骂道。

    “姐妹们,走,上去收拾她,老娘的头被撞得到现在还疼呢!”一个女人捂着自己的头站起来道。

    “走!揍她!”

    “……”

    几个女人纷纷站起来,往杜蕾歆那一桌走去。

    杜蕾歆正左顾右盼着陈凌,视线突然碰触到正从对面走过来的几个女人,看清楚她们的面容的时候,不由吓了一大跳,这几个不就是池中坚的女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