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白吃的晚餐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

    什么叫做狭路相逢?

    以前的杜蕾歆是从不知道的。不过她今天总算是明白了!

    出来随便吃顿饭,竟然就这么巧的碰到了这几个欲置她于死地而后生的池中坚子女们,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看着那几个曾经对她大打出手,把她打得死去活来的凶悍女人气势汹汹的向她走来,杜蕾歆当下就被吓得脸色发白全身颤抖了!

    上一次被围殴时留下的伤痛,到如今还没有完全痊愈呢!

    晏晓桐见好好的杜蕾歆突然变得惶恐无比的瑟瑟发抖,不由奇怪的问:“蕾歆,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呢,那几个女人已经围到桌前了。

    坚中坚的二女儿池海蓉指着杜蕾歆就是破口大骂:“你个臭卖b不要脸的****,你竟然还敢跑出来,你可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杜蕾歆被骂得脸红耳赤,感觉气愤又羞辱,可是她明显不是属于泼妇类型的女人,别说是粗口,骂人都不会,逼急了也最多是一句“你这个流氓”罢了。

    不过,在杜蕾歆感觉四面楚歌,背腹受敌,彷徨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人嚯地一下跳起来了。

    这个人,自然就是她老师的师姐,晏晓桐晏大女侠。

    晏晓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侄与这些女人之间有什么过节,只是这些女人一上来就横眉竖目不分三七二十一的骂骂咧咧对自己的师侄爆粗口,料想她们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她们那副得势不饶人的嚣张模样,晏晓桐当即就怒了,霍地站了起来,喝问:“你们谁啊,干嘛骂人啊?”

    池家第行第二的池海蓉一下欺了上来,瞪着晏晓桐骂道:“我就骂她怎么了?我就骂她怎么了?你谁啊你,你管得着嘛你?”

    晏晓桐微退一步,护着杜蕾歆道:“我是她师姑!你们敢欺负她,我跟你们没完!”

    池中坚的三女儿池海兰冷笑起来,“哟哟哟,姐,你看你看,这贱货找个卖b都没人要的排骨精来做护花使者呢!还师姑呢,真是笑死人了!”

    排骨精?

    四邻赶紧往晏晓桐身上看去,嗯,确实有点瘦,可是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这是苗条与丰满的完美结合,怎么能说瘦,怎么能说排骨呢!不过,要真出来卖的话……

    我要!

    我要!!

    我要!!!

    一班禽兽男在心里大叫!

    晏晓桐被这一骂,不怒反笑,冷声指着她们道:“我看你们这大把年纪的还打扮得花枝招展,把过期咪咪都露一半,唯恐别人不知道你们出来卖似的。拜托你们行行好吧,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啊?其实已经是万人骑了,远看像头驴,近看没脸没皮,就你们这几幅从小缺钙,老了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尊容也敢跑出来吓人,还叫卖?啧啧,别丢人出洋相了行不,你们不脸红,我都替你们害臊呢!”

    哇塞!

    这几句够恶毒啊!

    骂人脏字都不带,却把人羞辱得体无完肤。

    厉害!灰常灰常的厉害!

    这位,已经远远不是泼妇那么简单了,这是进化泼妇之前的战斗机,这是美女之中的轰炸机!这是铁嘴铜牙纪晓岚身边的那个尖牙利嘴的小月附身啊!

    众人赶紧在那池家几女身上寻找一通,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把咪咪露一半的,最多只找到个穿着开领衫,露出一条沟沟的女人,池家排行最末的池海星。

    敢露多点吗?

    敢让我们看看是不是过期吗?

    敢吗敢吗敢吗敢吗敢吗敢吗敢吗敢吗?

    一班禽兽男暗里又猬琐龌龊的大叫起来。

    池家几女被晏晓桐骂得脸红耳赤,张口结舌的不知该怎么出招。

    排行第四的池海芬就自告奋勇的蹦了出来,指着晏晓桐骂:“你这卖b的排骨精,养活全家靠卖b,被人日完还不够,还说自己是天后,搞得下面都发炎,还说自己塞貂禅!”

    哇靠!

    脏字出来了,脏字出来了!

    不过还挺押韵,说着溜舌,听着顺耳,骂得实在有够赞啊。

    看来这位战斗力也不弱啊!

    晏晓桐猛地站了出来,抬头挺胸,一手插腰,一手指着池海芬,步步紧逼,“就算我是个排骨精也比你强,你瞅瞅自己,脂肪身上堆成堆,嘴里零食还猛推,不但不觉自卑,还非说自己像杨贵妃,明明就长得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是个男人都不爱!虽说长得丑不是你愿意,是你爹你妈制造你的时候发脾气,可是敢出来丢人现眼也算你有勇气,可是你别以为往我面前一站有多威武,四大美女能排第五,做梦都想嫁给萨达姆,你去问问看,谁不知道你是个二百五!”

    经典!

    超级经典!!

    超级无敌经典!!!

    旁观的群众被雷倒一片又一片。

    那个向晏晓桐叫嚣发难的池海芬更是被骂得脸红脖子粗,只剩下连连后退的份儿!

    身为二姐的池海蓉一见文得斗不过这牙尖嘴利的排骨精,当即就改变战术,一把扶住自己的四妹,对另外几个姐妹道,“咱们别跟着满嘴喷粪要皮不要脸有娘生没爷教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磨嘴皮子,上,一起上,咱收拾不死她!”

    说罢,她就带头冲了上去,端起桌上的茶欲往晏晓桐脸上泼去。

    晏晓桐的身手,那可是与陈凌不相上下的,发起威来,甚至要比陈凌更强悍一些,这女人想用茶来泼她,她又怎么可能中招!

    池海蓉的茶刚端起来,还没来得及泼出去,晏晓桐已经刷地一下就握住了她的手,喝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替我父亲,替我自己讨个公道!我要让你这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死八婆知道我的厉害!”池海蓉说着又想用力把茶往晏晓桐身上泼去,可是一只手被握住,硬是丝毫动弹不得,泼不出去,也抽不回来,当即就恼怒成羞的吼叫起来,“你放手!你放不放?不放我一定让你这卖b换大米的烂货知道菊花为什么那样红!”

    晏晓桐秀眉微蹙,手中一紧,“哟荷,你还让我知道菊花为什么那样红?我先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菊花朵朵开!”

    “啊~~”池海蓉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铁钳钳住了似的,身上一紧,菊花一缩,手腕上的骨头皮肉都几乎被钳断一般,忍不住尖声惨叫起来。

    “你个****驴操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你赶紧放开我姐。”池海兰指着晏晓桐破口大骂。

    与此同时,池中坚的四女儿池海芬与池海星已经朝晏晓桐扑了过去。

    场面顿时变得混乱起来,离得近的桌子,人全都站了起来,闪到了一旁。离得远的,睁大眼睛看好戏。

    群女pk,这可是不多见的场面呢!

    面对张牙舞爪,穷凶极恶的四朵金花,晏晓桐一点也不像杜蕾歆那么慌乱,反而显得极为的兴奋与激动。

    晏晓桐是谁?她就是个打架狂!

    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手痒得不行,恨不能从大街上找个人来揍揍,这会儿有人故意要找碴,还首先向她动手,那可谓是正中下怀,好得不得再好了!

    所以,池家的两个女儿一动手,她根本想就不想,立即就大打出手。

    上一次,几个女人围殴杜蕾歆的时候,虽然也吃了亏,但几乎是大获全胜的,杜蕾歆要是当时穿的不是紧身牛仔裤,可能当场裤子就被被扒下来,没脸做人了。

    只是这一次,几个女人围殴晏晓桐,却是半点好处也讨不到,因为晏晓桐不比杜蕾歆,杜蕾歆是个羸弱的娇柔女生,可是晏晓桐却是个战斗力无比强悍的superwomdan!

    这几个只懂得骂街,只懂得围殴的泼妇想从晏晓桐手上讨到什么好处,那无异是痴人说梦。

    杜蕾歆眼见几个女人齐齐扑向自己的师姑,原本还很担心,怕自己的师姑受伤,立即就想抢上前去帮忙,可是仅仅瞬间,她就目瞪口呆的愣在了那里,傻了似的看着场中。

    “啪啪!”两声响,晏晓桐疾快无比的出手,先是给那后面扑上来的池海芬与池海星一人一耳光。

    两耳光一扫下去,动作根本就没有停歇,一个臂肘就把撞在池海兰那患有乳腺增生的****上,直把她撞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片刻之间,晏晓桐面前就剩下了欲去抓她的胸,手却还被她捏着的池海蓉。

    晏晓桐的衣领眼看就要被池海蓉给抓到了,然而恰恰就是这个瞬间,晏晓桐捏着她手腕的那只手突然一用力,往上一举,一扭……

    “啊……”池海蓉吃不住痛,尖声惨叫着被迫背转过身去,无敌抓波手落空。

    晏晓桐再次把她的手往上举,再扭,池海蓉又被迫转过来面对着她。

    “想抓我的胸?想叫我出丑?姑奶奶让你知道什么叫丢人现眼洋相百出!”晏晓桐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已经在池海蓉衣服领口处往下猛地一扒拉!

    顿时,池海蓉的t恤连着里面的纹胸一下被扒拉到腹部,整个上身几乎都露了出来,那即将过期还没过期的咪咪也当当吊吊的晃荡在众人眼前。

    “哇~~”众人一阵无声惊叹,这对咪咪长得可真是伟硕啊,可惜……就是有点下垂了。

    池海蓉连声尖叫着去捂胸,晏晓桐就顺势赏了她一脚,把她给踢到过道上。

    在这个时候,另外三个恢复了原气的女人已经连声咒骂着扑了上来。

    打不死煮不烂操不完的泼妇,敢对我师侄耍横,姑奶奶今天揍不死你就羞死你!晏晓桐打定主意,手下再不留情,专捡女人重点又禁忌的部位下手。

    池家排行第三池海兰是第一个扑上来的,晏晓桐刷地一下迎了上去,没人看清楚她怎么动作,池海兰的脖子已经被她的掐住了。

    瞬间,喘不上气来的池海兰就脸红脖子粗,难过得欲生欲死,连忙用双手去扳晏晓桐的手。

    晏晓桐手一扣一转一缩,就把池海兰反身扣到自己身上,另外一只手当真就如九阴白骨爪一般,在池海兰的那条及膝短裙的拉链上猛地一抓。

    “嘶啦”一声响,池海兰那条质地原本就很薄的短裙在晏晓桐猛地一撕之下,竟然就彻底的被撕开了,哗啦的再轻响一下,就如一条抹布似的被晏晓桐捏到了手上。

    “哇~~”这一次众人的惊叹再不是无声的了,因为下身几乎是光着的池海兰实在是有够风骚火辣,两条玉白的大腿根部赫然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中间还是缕空的,黑白相间的对映之下,耀眼生辉,夺目非常。

    池海兰喘顺两口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裙子被撕掉了,下身凉飕飕的,惊叫连连的紧夹大腿蹲了下去。

    晏晓桐却是单手扬着那条已经被撕成一块布似的短裙,在手里转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转成一个圆,煞是好看,像是扭秧歌转手绢似的。

    这个女人,不是撕人家的纹胸就是剥人家的裙子,实在是太无耻太变态了!

    不过,那一帮猬琐的男观众就是喜欢,喜欢得紧呢!

    纷纷把眼睛的睁得大大的,看完这个的大腿,看那个的胸,真可说是目不暇接了!

    “来呀,不是要让我满地找牙吗?来呀!”晏晓桐转着手中那条短裙冲剩下的两个女人道。

    剩下的那两个池家女人见晏晓桐如此的凶猛又如此的卑鄙,两个姐姐在转眼之间被弄得不是露点就是走光,哪里还有勇气扑上来,面对晏晓桐的挑恤,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狠狠的剜着她。

    “咦,你们不上来啊,哼,不上来难道我就不能下去吗?”晏晓桐原本还娇笑不停,瞬间却已面寒如霜的扑了上来。

    脚步迅猛,动作奇快,剩下的两女连声尖叫着逃奔,那个排行第四的池海芬只不过是脚步稍慢一点,就被晏晓桐给揪住了头发,硬生生的给拽了回来。

    池海芬被她一抓住,顿时就吓得脸无人色,手和脚都抖了起来,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她穿的是一条连衣裙,而是因为她今天贪凉快……连内裤都没穿。

    眼见晏晓桐已经把手探到她背后的连衣裙的拉链上,她惊恐万状的大叫起来,“不要,不要,大姐,大姐,不要!我,我没穿……”

    “大姐?”晏晓桐一听这话就恼了,她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手上使劲的猛地一扯,又是“撕啦”一声响,池海芬身上的连衣裙从被背后的颈部一直被扯到了臀部以下,虽然没有完全撕开,但已经藏不住任何秘密。

    在场的所有观众都看到了,这女的下身,竟然是光着的,虽然从背后看只是白花花的两团臀瓣,可是任谁都能想像到前面的是什么光景,纷纷大流口水!

    那个已经逃了有十来步远的池海星看见自己的四姐被摁在地上正撕衣服,听着她接连不断的尖声哀叫,左右看看,咬牙抄起了一张椅子,大叫着朝晏晓桐扑了过来。

    结果,可想而知,送羊入虎口了。

    晏晓桐飞起一脚,把迎面而来的一张椅子踢了个粉碎,然后伸手一抓一搭一拉一摁,仅剩的那个池海星也被摁倒在地,就与她的四姐池海芬面对面亲密不分的拥抱在一起,横躺在地上,那姿势……啧啧,让人不浮想联翩都不行呢!

    晏晓桐一屁股就坐在两人身上,然后猛地把池海星的t恤下摆给挽了起来,伸手捏住她背后的纹胸带,拉得高高的,猛地一放!

    “嘭!”一声闷响弹在肉上,池海星就忍不住惨叫起来。

    “还敢不敢跟我凶?还敢不敢向我挑战?还敢不敢跟我耍泼?还敢不敢欺负我的师侄?还敢不敢了?敢不敢了?”晏晓桐把池海星的纹胸带当成了弹弓,一下接一下的弹着池海星的背部,没一会儿,那雪白的背部就多了一条红红的斑痕,而且颜色还在加深。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四朵金花向来嚣张跋扈,横行无忌,是女人中的恶人!只是她们今天遭报应了,因为她遇上了比恶人还恶习人的晏晓桐。

    看着眼前一面倒的闹剧,杜蕾歆还恍如作梦一般呆愣在那里。

    不过现在,她总算知道这个师姑有多强悍了,也终于明白自己的老师为何会对这位看起来温文儒雅的师姑如此礼让了,原来撕下了那层善良的伪装,师姑是如此的黄,如此的暴力,如此的凶悍泼辣啊!

    看着那几个被师姑通通推倒在地,这个被弹完纹胸带,那个又被抽屁股的女人,杜蕾歆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只是让她很郁闷的是,架都打到这份上了,为什么去泊车的老师还没进来呢?

    正思想着,心中突然一动,门前虽然没有停车的停车场,却有代客泊车的保安,老师完全没有必要自己亲自去找车位停车的。

    难道……是他早就知道池家的这班女人在这里吃饭,也算准了自己这个师姑一定会替自己打抱不平,所以故意这样安排的?

    再想想,又不免回忆起下午陈凌带她出门的时候,对她说的那几句话,说是带她去个地方,让她高兴高兴!

    难道老师说的让自己高兴,就是让自己亲眼看着这班泼妇被师姑收拾?

    应该是这样,绝对百分之一切是这样!

    当杜蕾歆想通这一切的时候,心里的感觉实在是太复杂了,有酸楚,有感动……有种想扑到老师怀里狠狠痛哭一场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