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大战停车场

    很早之前,陈凌就闹过大水冲龙王庙的笑话。

    所以刚才吃宵夜起冲突的时候,陈凌为了避免别人看笑话,根本就没报身份,也懒得去问寸头男是何方神圣!

    有的时候,有的场合,纵然明知道有可能会杀错,也不可能放过的,更何况这种有事没事就爱招惹調戲良家妇女的人,就算是新锐锋的下属也是败类,必要的教训是绝不能少的。

    刚才人少,也没上真家伙,所以陈凌跟本真没当一回事,可这会儿场面有点大了,管制刀具也都出动了,为了避免误伤,陈凌觉得自己该问清楚一点!

    陈凌对李啸澜道:“师兄,那个寸头男你认识吗?”

    李啸澜认真看了看,摇头道:“不认识!”

    陈凌又问:“他不是咱们新锐锋的人?”

    李啸澜摇头道:“不是!”

    陈凌皱起了眉头,“你确定吗?”

    李啸澜点点头,“师弟,我知道你想什么,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咱们的人,因为自从上次你在雷日大佬的地面上发生了冲突后,丁大小姐为了避免再有类次的事情发生,已经把你的相片挂到了每个分公司,所以只要是新锐锋的人,不可能不认得你!而且现在的新锐锋早已不是过去的义合帮,在你和丁大小姐出台的规条之下,械斗已经鲜少发生,像是这样的场面,如果是新锐锋内部大佬发起的,我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陈凌这下放心了,伸出手指各挥了一下,一是示意李啸澜打电话叫人,一是示意王凌等人上车!

    他自己侧不紧不慢的从保时捷的杂物厢里掏出根钢制棒球棍!

    这不是管制武器,所以随车携带并不犯法,虽然不如板砖好用,但看起来却比板砖文明一些。

    李啸澜用极快的速度打完了电话,抢上前拦住陈凌道:“师弟,今非昔比,你现在身娇玉贵,你要有什么闪失,我死一万次都交待不了,师弟,给个面子,这等粗活就交给我吧!”

    陈凌好笑的问:“这么多人,你扛得住吗?”

    李啸澜道:“你教我的那几手功夫,我天天都练着,可是始终都没有出手的机会,今天难得凑了个巧,你就别跟我抢了好吗?”

    陈凌笑着把棒球棍递给他,“咱们都别争了,并肩子上吧!”

    一句话,让李啸澜回想起从前上学的时光,顿时兽血沸腾起来,喝道:“好!”

    王凌等人早已经齐齐钻上韩宇勋的奔驰车去了,李啸澜带来的两人守在车门旁边以策安全,

    李大助理说了,必要的时候,他们必须以死守护车内几人的人生安全,所以这两人都已经做好了壮烈的准备。

    场中只剩下陈凌和李啸并肩站在那里,四目冷冷的看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近百名敌人,一股凛冽的杀气向四面八方弥散而去。

    金盼琳原本还觉得今晚很好玩的,可是看到现在这种杀气浓烈的场面,已经感觉一点都不好玩了,脸色苍白的她问王凌,“凌学姐,报警吗?”

    王凌摇头道:“陈凌刚才说了,用不着报警。”

    韩宇勋不悦的道:“他说他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他自己要英雄,咱们干嘛要跟着陪葬。”

    王凌嘴唇嚅动两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金盼琳看不过眼了,冲韩宇勋道:“韩学长,他们在下面为我们拼命,你像个娘们躲在车上我就不说你了!可你竟然说这样的风凉话,是不是太过份了一点?”

    韩宇勋脸上一窘,立即就要发作,可是顾忌到金盼琳的身份,只好悻悻的道:“我才不去逞匹夫之勇呢!”

    金盼琳没有再说话,只是非常干脆又直接的冲他竖起了中指,绝对无污染的绿色环保鄙视标志!

    韩宇勋视而不见,把视线投向窗外。

    此时,陈凌和李啸澜已经被人给团团围住了。

    不过这两位好像当周围密密实实的人群如透明一般,仍是自顾自的聊着天。

    陈凌道:“师兄,不是说,深城之内,莫不是新锐锋的地盘吗?”

    李啸澜道:“说是这样说,但死角还是有的,像是这里就算是一块。”

    陈凌叹口气,“看来我这个总裁确实不够给力,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的。”

    李啸澜点头:“是的,师弟你对新锐锋确实不够上心,但这也赖我,这片地盘早该收复了!”

    寸头男早已经走到了面前,一条胳膊仍然垂着,伸一只手的手腕已经绑上了纱布,因为被两人当成了透明人,贱横生的脸上更是怒气冲天,冷冷的剜着陈凌与李啸澜。

    李啸澜和陈凌聊了一阵,感觉到寸头男的目光,终于忍不住骂道:“看你mb啊!知道我们是谁吗?敢围我们!”

    寸头男凶狠无比的道:“我tm管你们是谁,反正今晚我让你们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陈凌摇头叹气,“无知者,果然无谓啊!”

    寸头男回过头来冲陈凌道:“你个小龟孙,别怪我不给你机会,现在你跪下来给我磕九个响头,叫我三声爹,再赔我一百万医药费,今天这事情我就算了!”

    陈凌笔直的站在那里,唇角带着冷笑,英俊的面庞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有的只是轻蔑与不屑,“钱我有的是,只怕你没命拿。”

    寸头男大笑了起来,“好,死到临头还嘴硬,我就看看是你嘴硬,还是我们的刀子硬,兄弟们,这是个会功夫的,不用客气,全给我上!”

    说罢,他就想要挥手,可是一只胳膊举不起来,另一只手腕被捏碎了,根本挥不起来,只好吼道:“上!”

    不过他这个上字还没完全出口,陈凌就已经动了,身形如鬼魅般暴展。

    众人只见眼前一花,陈凌瞬间就消失在眼前,定睛再看却发现他已经到了寸头男身前。

    寸头男刚看清楚人影,便觉得面前一只大手罩来,还没来得及后退,他已经被陈凌揪住了衣襟,然后整个人都被举了起来扔了出去!

    众人感觉寸头男的身形如山一般压来,纷纷惊恐后退,但退得慢的已经被寸头男的身形砸中,瞬间就倒下了六七下,摔成一堆,惨叫连天!

    陈凌一把寸头男扔出去,立即就朝人群扑了过去。

    一把开山刀照着陈凌面门劈下,另外一把尖刀也从陈凌的肋间刺来。

    这是一班亡命之徒,出手就直取要害,分明是要置陈凌于死地。

    陈凌感觉好玩了,你们想让我上天堂,我何偿不想让你们下地狱呢!

    身形微微一晃,一侧,躲过了迎面劈来的一刀,一把握住了对方拿刀柄的手腕,迎到刺向肋间的尖刀,把尖刀格开后,手中猛地一用力,便听“喀嚓”一声响,那握着大砍刀的大汉的手腕被陈凌生生弄折了,抢过了大砍刀,当胸就赏这大汉一刀,紧接着大砍刀再度奇快无比的挥出,横着扫了一圈,缓解开被围攻的压力,大砍刀就挥舞起来。

    停车场的日光灯不算亮,但照在大砍刀上也是光茫四射,密不透风的挥着大砍刀的陈凌如狂龙入海一般扎进人群,所到之处,必定掀起一片腥风血。

    一把长刀带着凌厉的风声朝陈凌后背劈去,陈凌没有回身,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收刀往后一架,“呛”一声响,格住了刀之后,陈凌的大砍刀就顺着刀身削了下去,一直削到了对方的手上,带起一片鲜红的血花及连声惨叫!

    瞬息之间,倒在陈凌大砍刀上的已经有三十多号人!

    李啸澜挥舞着棒球棍,逢人就敲,但战果却很一般,他只放倒了两人,身上已经挂了一处彩,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还能撑得住。

    陈大官人的身上沾了不少的血,虽然血都是别人的,但鲜血的腥味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兴奋,冲动,狂暴起来,大砍刀挥出之间,疯狂而绝情!

    没有人能想到,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斯斯文文的年轻人竟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暴发力与杀伤力,看着他悍勇无匹的一路杀来,每停下一步,就必定有人流血,有人倒下,有人放声嚎哭惨叫,观者无不触目惊心,闻者无比骨悚然,余下的人虽然众多,但心里却被一层浓郁的恐惧影所笼罩。

    面对着一个杀人如狂的煞神,没有人还能够从容,没有人还能够淡定,战斗开始不够一刻钟,人们纷纷涌起了退意,陈凌亦步亦趋,毫不停滞!

    于是,场中出现了一幅十分诡异的画面,一个人,一把刀,却压得几十号人且战且退,越退越少。

    看着敌人一个接一个血流如柱的在自己面前倒下,陈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潜藏着好战的血,只是一直隐而不发罢了。

    在奔驰车里的几人看着陈凌挥刀不停的砍杀,刀光所向,血光必起,无人能够匹敌,一条血路一直往外压去,不停的蔓延迂迴,全都被震憾得呆愣当场。

    “天啊!学,学姐,你看,你看!”金盼琳突然失声叫喊起来。

    “啊!!”王凌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不由得惊声叫了出来,因为停车场的入口处,又涌进了无数挥舞着管制刀具的人群!

    这一次。来得人更多,多得难以计数,入口那里密密麻麻,仿佛赶集的蚂蚁一般,杀气腾腾的冲进来!

    “完了完了,这么多人,小陈子再能打也要完蛋啊!”金盼琳失声叫道。

    小陈子?陈凌如果知道御女无数的自己竟然被太监的话,不知心里作何感想呢!

    王凌忧心如焚,正要不管不顾的拉车门冲上去的时候,却只一真没出声的王旻诰道:“咦,好像不太对,他们不是冲陈医生去的!!”

    众人定睛再看,可不是嘛,后面冲进来的这些人挥刀所向并非指向陈凌,而是和那班正往外面退的人战到了一起。

    好一阵,众人才明白过来,这些人是来帮陈凌的!

    刚才在发现寸头男等人埋伏的时候,李啸澜第一时间通知了附近分公司的经理,也就是从前分堂口的大佬,这个大佬一听总裁遇刺,当下就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集团总boss在这边发生意外,他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咨,所以赶紧的通知了所有在附近的兄弟前来解围,已经有一年未上过战场的他也赶紧的领着人十万火急的赶来。

    附近分堂口的大佬也收到消息,纷纷派遣人马前来帮忙。

    这率先赶到的,只是两三百号人,后面还有数不清的人马正往此处赶来!

    不过当他们来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的那些人,还有几乎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全都被震惊了!

    他们一直都听说总裁大人身手高强,悍勇无匹,但是看照片,却怎么看怎么都是个小白脸,如今看到这么惨烈的场面,他们终于知道耳听不虚,眼见更实!

    他们的总裁陈凌,绝对是牛人中的牛人!

    以二人之力对百人之战,这简直就像神话一般的存在啊!

    李啸澜很惭愧,因为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总总共共才砍倒六个人,而自己的身上足足挂了五处彩,剩下的七十多号人,全都是陈凌一人给放倒的。

    大部队已经赶到,战斗也被接管,陈凌也没有必要再拼,这就扔鲜血还在滴滴嗒嗒的大砍刀,走向李啸澜,问:“师兄,你没事吧?”

    李啸澜看了看身上,苦笑道:“皮外伤,不碍事。”

    陈凌上下查看他一下伤势,接连在他身上点了几下,先给他止了血,然后把他扶到自己的跑车上,拿出急救箱,现场给他包扎缝合起来。

    奔驰车上的几人见战斗在支援赶到后迅速的结束,这才大松一口气,纷纷从车上下来,只是站到地面上,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几人仍感觉心肝发抖,如果今晚不是有这两号煞神在,那将会是怎样的结局啊?

    看见陈凌整个血人似的,王凌也再顾不上许多,赶紧凑上去问:“你怎么样了?”

    陈凌摇摇头,给李啸澜一边包扎一边道:“我没事!”

    金盼琳忍不住向陈凌竖起大拇指道:“小陈子,你太牛了,比高力宝牛太多了!”

    小陈子?

    丫的,老子不械,你真不知道j为何那么大,为何那么长是吗?陈凌懒得去搭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妞,给李啸澜清创缝合完毕后,这就让他先走!

    李啸澜摇摇头,“轻伤不下火线,很多事还等着我处理呢!总裁大人遇刺,誓必会震动新锐锋上下,现在还不知有多少人往这里赶来呢!”

    听到远远传来的警笛呼啸声,陈凌却不容置疑的道:“听我的,你先走,把那个寸头男带走,让华天问问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内幕,还有这些人都是哪冒出来的!警察由我来应付!”

    李啸澜想了想,只好无奈的点头,一边给师爷打电话,一边示意新锐锋的人马散去,同时也示意手下把奄奄一息的寸头男拖上车……。.。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