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速度与激情

    悍马车这头,从倒后镜中看到韩宇勋的吉普车朝另一个方向驶去,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金盼琳大呼一口气,“那个讨人嫌的家伙终于走了!”

    尽管金盼琳并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知道她说的是韩宇勋。)

    王凌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脸扭向窗外,紧锁的眉头透着她心内的矛盾与挣扎,韩宇勋虽然不招人喜欢,可怎么说都是她的未婚夫,更何况这事,错的原本就是她。

    原本在没遇上陈凌的时候,她曾以为韩宇勋就是她的归宿了,家里需要这段婚姻,而她和韩宇勋又青梅竹马,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只是当她遇上了陈凌,她才彻底明白自己对于韩宇勋的那份感情竟然和爱情无关,而后面的发展,也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她很矛盾,很痛苦,可是在爱情来临的时候,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

    车行一路,金盼琳的话并没有完,“凌学姐,也就是你那么好脾气,要换了是我,刚才肯定要赏他两耳光。他都不怕丢人,你又何必给她留颜面!”

    陈凌看她一眼,目光流出赞赏之意,认识她这么久,终于说了句自己喜欢听的话。

    王凌不愿意再提起刚才的不愉快,打断她道:“算了,别再说了!”

    让王凌这么难过,也非陈凌所愿,只是名花已有主,他必须得松土,现在既然松完了土,该施点肥,浇点水了,所以他就道:“大家肚子都饿了吧,咱们找地方吃饭!”

    金盼琳满目鄙视,“你啊,就是个吃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陈凌振振有词的道:“民以食为天,连吃都不知道,那还能成什么事。”

    金盼琳被咽得无语,狠剜他一眼道:“你就让我一下,不应嘴不行吗?怎么说我现在是你的老板,一天付你十万英镑呢!”

    陈凌哭笑不得,“拜托你别老拿十万英镑说事行不行?我都懒得去戳穿你!”

    金盼琳心里一虚,嘴硬的道:“你说什么?”

    陈凌道:“我早去银行验过支票了!”

    金盼琳狠瞪他一眼,“难道你敢说支票是假的?”

    陈凌摇头,“支票是真的,可是账户被冻结了。”

    金盼琳一脸的愕然,“真的?”

    陈凌不屑的道:“骗你有饭吃?”

    金盼琳愤愤不忿的道:“一定是我家里干的!真够无耻,他们以为这样我就会就范吗?”

    陈凌不置可否的看她一眼,脸上仍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到他那仿似不怀好意的眼神,金盼琳不由想起上次打赌的事情,这家伙的表情不是明摆着赌债偿吗?心里一慌,赶紧掩着胸道:“你别打我的主意,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的!”

    陈凌苦笑,“你真的以为我陈大官人的品味那么差,会打一个有口臭,有狐臭,下面还有……”金盼琳大羞,赶紧扑住去,捂着他的嘴喝道:“住嘴!”

    陈凌没想到这妞会突然扑过来,方向盘一阵失稳,车身急剧的摇晃了起来。

    几女连声惊叫了起来,“啊”

    很不幸的是这个时候,旁边一辆吉普自由人正要超过去,不过那司机显然颇有经验,一见悍马车车头突然撞来,立即就往左侧打方向盘,同是轻踩刹车。

    陈凌拼命的回着方向,悍马车一阵蛇行,在一片嗽叭声中,有惊无险的恢复了平稳。

    尽管只是一场虚惊,但几女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陈凌心有余悸的道:“丫头,咱不带这样玩的,车上几条人命呢!”

    金盼琳一向都大大咧咧的,但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鲁莽,羞愧低下头,讪讪的道:“对不起!”

    这只是意外,陈凌也没跟她过多计较,只是刚才那辆险些被撞上吉普自由人却追了上来。

    到了近前,副驾驶座上的窗户缓缓的落下。

    陈凌原以为对方要骂人,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毕竟自己不对在先。

    只是谁也想不到的是,车窗落下之后,伸出来的竟然是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看清那是一把枪之后,车上的所有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几个女人也连声惊呼了起来。

    被人险些撞上,所以就掏枪?陈凌也没见过这样的牛人,斜眼看看,是个带墨镜的胡子男。

    不过更让他震惊的还是这胡子男掏出枪之后,并不是对他呼喝警告什么的,而是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板机。

    “就,就,就,就,就”接连五声响起,朝陈凌这边连射。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仓促的瞬间,陈凌反应也算了得,立即就踩刹车,向右侧打方向,但子弹还是向他这边射来了,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弹头从黑洞洞的枪口里向自己飞来。

    在生死秒瞬之间,陈凌明白了,这胡子男并不是因为险些被撞上而追上来出气的,这是蓄心积虑的谋杀。

    只是当陈凌明白这点的时候,好像已经太晚了,因为他已经马上要死了。他甚至能想像到下一个瞬间,子弹打破玻璃,然后进入他的身体的痛苦情景。

    说来话长,其实就是转眼瞬间。

    谁都没想到的是,子弹只是在车窗上划出了一点微不可见的痕迹,并没有穿破玻璃。

    那胡子男也是错愕当场,以为自己眼花了,摘下墨镜又冲陈凌的车子连射几枪。

    还是一样,子弹打在车窗上,只擦出了一痕迹,根本就穿不过去。

    陈凌也很是不解,仔细思索一下,不由恍然大悟,这悍马车是何巧晴送的,原本是属于广省军区司令部的,属于军用车,车窗上镶的都是防弹玻璃。

    悍马车原来是何田胜的座驾,司令部出于对副司令员的安全考虑,对悍马车进行了特别的安全改装,后来何田胜为了女儿着想,把车给了女儿,谁曾想何巧晴却是一转身,竟然当成定情信物似的送给了陈凌!

    不过,也正是何大小姐的一番盛情,这才使陈凌堪堪逃过了一劫!

    看到吉普车如此结实安全,陈凌乐了,他原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吉人自有天相这句话送给自己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稍稍一定心神,陈凌眉目一沉,双手紧抓着方向盘,低喝一声:“姐妹们,绑好安全带,坐稳了!”

    陈凌的喝声,使得震惊中的女人们纷纷清醒过来,赶紧的抢起车上的安全带扣到自己的身上,刚刚系稳安全带,便感觉车身猛地一斜,然后便听得“轰”一声巨震。

    陈凌竟然用悍马车狠狠的撞到吉普自由人的车身上。

    吉普自由人的车身立即被撞出了一个凹陷,车身也摇晃蛇行了起来,轮胎与地面急速摩擦的声音发出刺耳的“吱吱”声。

    吉普自由人车上的几人早就计划好了一切,认为这次刺杀绝对是十拿九稳,只是谁也没想到的这悍马车上装的竟然是防弹玻璃,眼见情况不妙,他们立即就想逃跑,车头一摆,向叉路的另一个方向驶去。

    “m的!想逃,门都没有!”陈凌受了惊吓,怒火中烧,哪能轻易饶了他们,立即就发足马力的直追上去。

    两辆车在东部快速上你追我赶,不时的碰撞在一起。

    连续的碰撞虽然使悍马车的车身被刮掉了不少漆,可是车身无破无损,里面的人也没受一点伤,汽车的马力也没受影响。

    相反,那辆吉普自由人就惨多了,车身在几次碰撞之后已经变了形,前面的车门已经被撞得翻卷起来了,坐在副驾驶室的胡子男也好像受了伤。

    他们已经无心恋战,只想快速的逃离,可是陈凌却死死的咬住不放松。

    没多一会儿,两车在追逐间进入了一条过山隧道。

    狭窄得通道无法两车齐驱,陈凌的悍马车被迫落在后面,不过他依然紧追不舍。

    王凌与刘诗雅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可是金盼琳却兴奋无比,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抓着座椅,双眼发亮的紧盯着前面,大声的喊道:“撞它,撞它,撞它!”

    陈凌开悍马车这么久,还没用它撞过别的车,这是第一次!

    既然是头一遭,不见红肯定是不行的!

    陈凌猛地一脚油门踩到地,悍马车一阵轰鸣,突然的加速使得王凌等人身体一阵后仰,紧贴到座椅上。

    “轰!”一声巨震,悍马车车头撞上了吉普自由人的尾部。

    悍马车车头上的巨大保险杠只是微见卷起,吉普自由人的车尾却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车尾的一块挡板脱落,掉未掉的拖行在地上,划出一串耀眼的火花。

    “姐妹们,扶稳了,我又要撞了!”陈凌大喊一声,又一脚油门踩到底,悍马车又迎着吉普自由人的尾部狠狠的撞了上去。

    “轰!”巨震再响,随后是“咣当”一声,吉普自由人后面的那块挡板掉了,后备胎也掉了,整个车尾变得惨不忍睹。

    “姐妹们,顶住,我又来了!”陈凌又是一声大吼,油门再次踩尽……

    前面的吉普自由人被后面疯狂的悍马撞得狠狈不堪,车内的几人更是叫苦不迭,车窗纷纷摇下,长短不一的枪口对准了后面的车,疯狂的射击起来。

    密集的子弹像是雨点一样打在车窗上,但也像雨点一样被弹了开去。

    车上的几女原本还心惊胆颤,可是看见前面的吉普自由人被撞得越来越狼狈,而自己这辆车依然没有太大的损伤,尤其让她们惊讶的是子弹竟然打不进来,渐渐的,她们就被撞出了快感。

    金盼琳的叫喊声很快感染了另外两个女人,她们也跟着大声喊叫了起来,“撞它,撞它,使劲,撞死它!”

    女人的呐喊助威,使得陈凌彻底的兴奋起来,一脚猛过一脚的踩油门,悍马车更是一次又一次的撞到吉普车的后尾。

    在即将出隧道的时候,陈凌的车头全马力的一个俯冲,一下就撞到了吉普车右侧的后轮上。

    疯狂前行的吉普自由人突然失控,车头冲上了隧道山壁,然后整个车就翻了,巨大的惯,使得车身在道上连续几个翻滚,最后车轮朝天的连续擦行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不过车身已经起了火。

    陈凌隔得远远的刹停了车,和几女走下车来。

    当陈凌就要朝吉普车冲过去的时候,王凌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干嘛?别过去,车可能会爆炸。”

    陈凌摇头,他不知道这班人是冲着他来的,还是冲着金盼琳来的,他想要去看看还有没有活的,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只是他刚拨开王凌的手,另一只手又被人拉住了,刘诗雅道:“医生,别去,太危险了!”

    陈凌急道:“别拦着我,我得去看看!”

    金盼琳喊道:“你们拦着他干嘛,都别拦着他,他想去送死,你们就由得他。”

    陈凌很是哭笑不得,“既然这样,那你干嘛又抱着我!”

    金盼琳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抱着陈凌的一条手臂,而且抱得紧紧的,仿佛一撒手,他就会飞了一样。

    一个男人三个女人,正纠缠不清的当下,“轰降”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石破天惊,吓得陈凌一手揽过她们,通通摁倒在地上,那辆吉普车果真爆炸了,尽管他们隔得已经相当的远,但也能感到灼热的热浪迎面扑来……。.。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