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夜探狼窝

    深城是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不夸张的说,这里的村落比起一些二级市的镇区还要发达,甚至比县城都要繁华热闹!

    华新村听起来只是个村子,其实里面各种建设和城区没有一点分别,街区喧嚣热闹,周围高楼大厦林立,各种工厂,各种公司,各种写字楼,各种现代化。

    在村的最近头,却极难得的保留着一片宽广完好的林果园,林果园的后面有一座山,翻过这座山就是另外一个村,倚着山腰的地方,稀稀落落建着十来座别墅。

    向斯平的家就在这一片别墅区里,依次往上数,排行第三座别墅就是,在村长及村委主任的后面,从这个位置不难看出向斯平在村里面的地位与权力。

    陈凌和晏晓桐进入华新村的时候,并没有受到村口门岗治安员的盘查与询问,本地牌号的车子,还是一辆价格不菲的保时捷轿跑,看大门的治安员脑袋又没被驴踢,怎么可能自找麻烦的去拦呢,更何况这村口的门岗原本就是个摆设来的!

    一路顺顺利利的穿过了林果园,尽管通往山上的路是宽阔的水泥沏成,但陈凌见周围极少车辆通行,生怕驱车上山动静过大,所以就在山脚下把车停了下来,和晏晓桐下车徒步往山上走去。

    顺着斜陡却又宽阔的水泥路往上走了约有六七百米,经过了村长及村委主任的家,然后就看见一条单车道的水泥叉路,这一条路直通向斯平家。

    还没靠近那条水泥叉路,陈凌与晏晓桐已经警惕起来了,慑手慑脚的靠近,恰恰这时山下一阵车声传来。

    早有准备的陈凌立即就想窜进草丛中,谁曾想到晏晓桐反应更快,没等他跳起,就已经拽着他朝草丛里一扑,然后就极为自然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陈凌相当无语,师姐可是真来越强悍了,不管何时何地,只要逮到机会就要占他的便宜,但这会儿他也只能屏气静息,一动不动的任由晏晓桐趴在他的身上。

    车子驶近了,又驶过了,然后又驶远了。

    陈凌原以为晏晓桐会自动自觉的从自己身上起来,没想到她却依然赖在自己身上,又等了一阵,他才啼笑皆非的提醒道:“师姐,你是不是该起来了?”

    这一提醒,晏晓桐才从他身上起来,不过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神色,反倒是从容自然,眉目间竟然还有一丝不舍之意!

    这让陈凌很佩服,同时也意识道,师姐的病恐怕是越来越严重了呢!

    正当他爬起来,就要向那条叉路行去的时候,晏晓桐却拉住了他,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问:“师弟,那些想杀你都是什么人啊?”

    陈凌也不隐瞒,坦诚的道:“是国际雇佣兵!”

    晏晓桐若微有些吃惊,“你怎么招惹他们的?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陈凌摇摇头,“不是我招惹他们,是他们来惹我!”

    晏晓桐道:“你得罪谁了?”

    陈凌想了下,挠头道,“得罪的人太多了,根本数不过来。”

    晏晓桐好气又好笑,拍了拍他,示意他带头。

    两人往前行了一段,终于进入那条叉路。

    前面约四十米开外被围墙包裹着的就是向斯平的别墅,据石棋柱交待,他们一行十二人从越南边镜过来后,经广西到达深城,来了之后就直接住到向斯平的这栋别墅里,平日里深居简出,除了实施暗杀,其它事情均由向斯平搞掂,极为低调和隐忍。

    陈凌仔细的算了一下,除去第一次袭击中死的四人,再加上石棋柱,也就是说现在还有七人在这栋房子里,包括向斯平总共是八人。

    尽管只有七个雇佣兵,但陈凌却不敢掉以轻心,接连两次的被袭,他已经知道了雇佣兵的厉害。

    两人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进了约有十米左右,晏晓桐突然一把拉住了陈凌,用传音入密之法问陈凌:“听到了没有?”

    陈凌侧耳细听一阵,脸上出了陈怪的表情,“听到了!”

    晏晓桐问:“听到什么?”

    陈凌有些含糊的道:“房子里有几个人,还有几条狗!”

    晏晓桐纠正道:“确切的说是有三条狗,狗在院子里,人有九个,八男一女,在二楼。”

    陈凌温吞吞的应一句,“哦!”

    晏晓桐却又问:“知道他们正在二楼干嘛吗?”

    陈凌脸上一窘,吱唔着道:“不知道。”

    晏晓桐一阵笑,“告诉你,他们在玩**,八男战一女,这女人可真够凶悍。”

    陈凌哭笑不得,心说师姐你也不弱啊,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你倒是不嫌不避的。

    正当陈凌要继续前进的时候,晏晓桐却突然又道:“师弟,刚才你说的话算不算数?”

    陈凌疑问:“什么话?”

    晏晓桐语气一沉,狠瞪着陈凌道:“小子,跟老娘装是吧?”

    陈凌微寒,赶紧的道:“自然是算数的。师姐的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晏晓桐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和陈凌又小心的前进了几米后,手一扬,一些东西无声的落进了院子里。

    陈凌用传音入密问道:“师姐,你扔了什么东西?”

    晏晓桐道:“浸了安眠药的骨头!”

    陈凌暗道一声佩服,赞道:“师姐果然想得周道,这个都事先准备好了!”

    晏晓桐不屑的道:“不用奉承我,我才没那么细心呢,我之所以有这种骨头,是因为隔劈那户人家养的几条狗,以前那几条狗挺老实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发情了还是发疯了,一到三更半夜就狂叫不停,这些骨头都是为它们准备的,每天晚上不扔过去几根,根本就没法睡得踏实!”

    陈凌听了大雷,赶紧闭了嘴,仔细的凝神再听,发现那几条狗的呼吸声真的变得微弱均匀起来,显然已经是被迷倒了。向晏晓桐竖了个大拇指后,快速向门前靠近。

    到了约有七八米之处,陈凌发现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外面弄不开,正想让晏晓桐施展开锁神技,却见晏晓桐轻拍一下他的肩膀,然后指了指靠在围墙外的一棵大树。

    那是一棵老树,支繁叶茂,直通云天,有个分叉支干直接探到了别墅的屋顶。

    陈凌立即明白了晏晓桐的意图,她的意思显然是说从这棵树上去,再落到屋顶上,然后从上往下发起进攻。

    那棵老树的树身极为光滑,不过却难不倒身为高高手的一对师姐弟,两人一个腾跃,就各自稳稳的落到树干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顺着树干梭梭的往上爬了几下,先后落于树叉之上,因为树叉的空间不大,两人的身体紧挨着。

    晏晓桐好像没什么感觉,可是在后面紧贴着她的陈凌却有点轻微的颤抖,师姐的臀结实又圆润,尽管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滑腻与弹,如此美好的触感,使得陈大官人的血液顿时就腾腾的热了起来,下面也起了反应。

    晏晓桐感觉到身后的变化,秀眉微蹙一下,回头看他一眼。

    陈凌赶紧别开目光,把视线投向下面,发现院子里的三条狗已经趴倒了,院中有一辆商务车和一辆轿车在。

    人在,差不多等于是人在!再加上听到的声音,陈凌和晏晓桐都已经肯定,人都在房子里,这一趟没有白来。

    陈凌回过头来,发现晏晓桐正顺着树杆往屋顶上移去,只是当他的目光越过她往前看去,却又不免吃了一惊,赶紧的窜前两步,伸手一把探住她的腰,把她给搂了回来。

    晏晓桐刷地回头,狠瞪他一眼,用传音入密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胡闹,你以为里面的是普通人吗?他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雇佣兵。”

    她的表情虽凶,不过语气听起来却并不是十分生气。

    陈凌苦笑,朝她前面一米不到的地方指了指,“师姐,你看!”

    晏晓桐定睛看了一阵,这才发现通往屋顶的树杆上方竟然有一条毫不起眼的丝线,顺着丝线看去,她很快就找到了源头,而看到丝索源头的时候,她又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因为那里竟然系着一个椭圆形的手榴弹,那条丝线就系在手榴弹的保险圈上。

    如果刚才自己不管不顾的走过去的话,肯定会撞到这条丝线,丝线一紧就会扯开手榴弹的保险,然后肯定就被炸得粉身碎骨。

    捡回一条小命的晏晓桐惊出一声冷汗,向陈凌的眼神即有感激又有羞愧还有佩服,“师弟,还是你心细!”

    陈凌没有得意,反倒神色凝重的道,“这些人穷凶极恶,又精于算计,师姐,咱们得小心了!”

    晏晓桐点点头,沉吟一下道:“要不,咱们从下面进去!”

    陈凌摇头,“下面恐怕也装了机关,你回来,让我带头!”

    晏晓桐没有逞强,侧身退了回来,两人身体交错,肢体又是亲密接触,不过这会儿谁都没有心思再开小差了。

    陈凌带头,小心的绕开了那条丝线,只是绕开这条之后,他才发现敌人要比想像中还要险狡猾许多,类似刚才那样的丝线竟然有七八根之多。

    原本陈凌是打算退回去的,可是转念一想,上面的机关越多,证明防守越是薄弱,若是从下面进去,说不定还要遇到什么不可预测的陷阱呢!

    如此想着,他就打定主意,要么前进,要么回家!

    开弓没有回头箭,让陈凌就此无功折返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一边展开体形,一边用传音入密告诉身后的晏晓桐前面还有多少根丝线。

    丝线虽然横七竖八的交错着,留出的空间并不大,普通人真没办法从这张交织的大网中穿过去,不过陈凌和晏晓桐都不是普通人,两人一边摆出各种诡异的姿势,一边缓缓前行,六七米的距离,两人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才终于到达了屋顶。

    当两人落到屋顶上,陈凌准备下跃的时候,却被晏晓桐一下就搂进了怀里。

    陈凌苦笑,暗忖:师姐,怨怨相报何时了呢?。.。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