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急分夺秒

    这一次,陈凌总算是没有摔倒,摩托车被他开起来了,虽然歪歪扭扭,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左摇右摆,随时要倒的样子,可是终于还是走稳了。

    没多一会儿,陈凌也终于找到了感觉,车头开始稳了,方向也正了,驾驶得流畅了起来。

    不过仅仅只是学会开摩托车并不是陈凌的目标,他要的不是激情,而是速度!

    走了才几十米,他就开始挂档,加油门,再挂档,再加油门,没一会儿,摩托车就在匝道上疯狂的飙了起来。

    人们远远的听到摩托车“!”的咆哮声,纷纷退避闪让。

    不过仍有一些不怕死的,却还是横在匝道上。

    陈凌只有一路猛冲直闯,一路不停的喊叫:“让开,让开,我没有驾驶执照的!”

    众人:“……”

    一阵鸡飞狗跳大呼小叫之后,陈凌终于驶出了堵塞的车流。

    前面的道路变得通畅鬼与开阔起来,陈凌就把油门拧到了尽头,车速顿时飙到了极致。

    迎面的风把他的头发全都刮到后面,刮疼了他的脸,刮出了他的眼泪,使得他的眼睛只能眯成一条缝的看向前方。

    尽管如些,他仍然不管不顾的疯狂的往前冲!

    一直冲到了蜂后最后报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下面,他才稍稍放缓了速度!

    左右看看,发现这里竟然就是钵兰街路口,进入街道一捌弯就是他的家。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能学那个三过家门不入的谁一样了,什么都顾不上,赶紧掏出电话来打给蜂后,但抬眼一看手机屏幕,却发现上面有十七个未接电话,其中有两个是蜂后的,另外十五个都是晏晓桐打来的。

    不用问,晏晓桐显然是在惦记着自己打包的龙虾到底怎么样了?想到此点,陈凌不免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有心情给你打包啊,所以他就直接无视了,直接打给蜂后。

    在蜂后报出了下一个位置后,陈凌又赶紧的收起手机,准备再次追赶下去,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白马旁边已经多了一辆白马。

    上面坐着的,不正是那个负责钵兰街治安的赵航,小赵嘛!

    赵航见陈凌终于空闲下来,这就迟迟疑疑的问:“枫少,你这是……”

    陈凌:“少废话,我问你,想不想破案,想不想升官?”

    赵航愣了一下,赶紧点头:“想!”

    陈凌:“想就跟着我!”

    赵航又点头,还没来得及再发问,陈凌的摩托车已经箭一般窜了出去,赵航赶紧拧了油门就追。

    两人一路狂奔疾行,追到下一个摄像监控位置的时候,蜂后来电告知,那辆商务车连冲交警设的两道关卡,正往东区方向驶去。

    陈凌赶紧的驱车继续追赶,心里又一次向老天祈求保佑严新月,希望那班绑匪不要那么猴急在车上就把她给办了,最少……也要等他来到之后嘛!

    一直紧跟在陈凌身后的赵航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陈凌如此焦急与慌张的神色,猜想这绝对不是件小事,而且有可能是件特大刑事案件,心里虽然兴奋得不行,但表面还是装作极为平静,嘴吧也识趣的闭紧,不多废一句话。

    终于,陈凌在追到蜂后第n次报的监控位置时放缓速度,准备再一次打给蜂后进行询问的时候,晏晓桐打来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而致今为止,她打来的未接电话已经超过了三十五个。

    玛勒隔壁的,师姐你少吃一个龙虾你就会死咩!被逼无奈的陈凌在心里骂了一句,终于摁下了电话。

    “喂,陈凌,你现在在……”

    “师姐,拜托你别再打来了行不行,少吃一顿饿不死的,我这边都快出人命了,哪还有心情给你打包啊!”

    “喂,陈凌,不是的,你听我说,我刚才在窃听器里听到……”

    “嘟,嘟,嘟!”陈凌根本就没耐心听完,这就掐断了电话。

    “喂,喂,喂,陈凌你个王八蛋!”晏晓桐气得直想把电话给砸到地上,可是手都扬起来了,却还是不忍心砸下去,本来就穷了嘛,怎么还能雪上加霜呢,手机不用钱买的啊!

    陈凌知道自己挂断师姐的电话,师姐一定会大怒,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在回拨了蜂后的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的位置,并询问那辆商务车的去向。

    蜂后却告诉陈凌,这是最后一个监控到的位置了,这之后商务车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监控摄像头之内了。

    陈凌虽然焦急,但心里并没有特别的慌乱,因为上一次有过追踪清水千织的经验,所以他赶紧的就追问,附近哪一条道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

    蜂后询问了一下监控中心的负责人,回答他是直往东区方向的路段还未进入道路规化改造的,那一片几乎都不在治安监控范围内。

    陈凌挂断了电话,领着赵航径直往东区驶去。

    只是越往前驶,他就感觉越迷茫,这一片都是老旧居民区,没有几间工厂,周围很荒僻,商务车随便往哪条小道上一钻,都可能消失得无踪无影。

    两人漫无目的在周围转来转去,却始终没发现商务车的踪影。

    直到两人停下来喘气的时候,赵航才忍不住问:“枫少,咱们要找这辆商务车做什么啊?”

    到现在为止,赵航除了知道陈凌一路上都在和治安监控中心联系,还有要找一辆商务车外,别的一无所知。

    陈凌茫然的看着四周,仿佛梦呓一般回答道:“商务车里有我的老师,她被绑架了!”

    “啊!”赵航吃了一惊,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怎么回应陈凌。

    陈凌没有看他,只是看了看表,从老师被绑架到现在,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所以这会儿他的心情几乎是跌到了谷底,而且还在继续下沉中。

    “枫少,你别着急,镇定一些,咱们再想想办法!”呆了半晌的赵航除了说这个外,已经想不到自己还能说什么,想了一下,灵机一动道:“不如我们问问附近的村民,看他们有没有看见那辆黑色商务车的去向,又或是听到些什么?”

    听了这话,特别是最后一句,陈凌的眼光蓦地一亮,不是因为赵航的这个主意有多好,而是因为它触发了陈凌的灵感,使他想到了别的线索。

    如果说,绑架严新月的人是池海泽,那么像他那种自恃高贵的人,肯定不会亲自动手,而是找一班侩子手在台前,他自己侧阴阴险险的躲在幕后指挥,例如上次打电话来恐吓自己那人,显然就不是池海泽本人。

    如果池海泽在幕后指挥,那他和这些人之间必定就要联系,如果联系的时候,恰好就在家里,自己在他家设置的那几个窍听器就能派上用场……一想到这里,陈凌的眼睛猛地一大,因为这个时候他才醒觉过来,以师姐的耿直个性,怎么可能为了一只龙虾而连续打三十几个电话呢?打三五个估计她自己就烦了,能让她这么坚持,肯定有别的原因,说不定她就是在监听器里听到了池海泽对什么人说了什么重要的话呢!

    想到这点,陈凌的心中猛地一喜,赶紧的回拨晏晓桐的电话。

    只是这回,风水倒过来转了。刚才是陈凌不接晏晓桐的电话,现在轮到晏晓桐不接陈凌的电话了。

    在一遍又一遍重拨着晏晓桐的电话的时候,陈凌不由在心里苦笑,师姐,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女人的心肠,狠毒起来的时候比蛇蝎更甚,只是心软的时候,却又比男人软很多很多,陈凌只是第八次拨晏晓桐的电话,电话就接通了。

    晏晓桐在电话那头瓮声瓮气的问:“干嘛?”

    陈凌弱弱的喊了一声:“师姐!”

    晏晓桐的火气仍是很大,“打电话给我干嘛,你不是没心情理我的吗?”

    陈凌讪讪的道:“师姐,我刚才气急攻心,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晏晓桐:“我怎么不往心里去,我可往心里去了。我好心好意的打电话通知你,你竟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反喷我一把。有你这样的好师弟,我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陈凌:“师姐,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好不好?我求你了,赶紧告诉我,你到底听到什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晏晓桐:“怎么?这会儿知道人命关天了!早干嘛去了!”

    陈凌弱弱的唤道:“师姐!”

    晏晓桐最受不了陈凌这么娇滴滴的喊她,一听他这样喊,她就浑身鸡皮疙瘩粟起,人也跟着酥了大半截,心肠自然就软了下来,“我也没有听得很真切,只知道池海泽在家里接了个电话,让电话里的那人把一个娘们带到什么地方来着,然后又说不用等他了,让他们先上,还要使劲的折腾,最后还说要拍得清晰一些,一定要露脸什么乱七八糟的。”

    陈凌听了这话,心里凉了一半,赶紧的问:“池海泽说把这人带到什么地方去?”

    晏晓桐:“我记不得了!”

    陈凌被弄得软瘫瘫了,几近哀求的道:“师姐,你好好想想啊!”

    晏晓桐:“我真的记不得了!”

    你吃了老人屎,还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啊,这才多久的事情,你就记不得了!陈凌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不过他没敢这样,因为对付晏晓桐这样的女人,打和骂都是没用的,玩硬的她根本就不受,威胁利诱,不能威胁,只能利诱,“师姐,你只要想得起来,我一会儿给你带两只龙虾回去!”

    晏晓桐:“这个……我还是记不起来!”

    陈凌咬了咬牙,狠起心肠道:“你要是立即想起来,我明天就给你在深城买一套超过一百坪的房子!”

    晏晓桐:“东区废弃的大砖窑。”

    陈凌又一次软瘫瘫了,临挂电话前忍不住骂道:“师姐,你真是个****的!”

    晏晓桐刚想张嘴,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忙音,不由就恨恨的道:“好,我是****的,你要有本事,以后就别日!”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