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谆谆善诱

    孙玉兰弄不清楚丈夫如何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在她的印像中,不管是平时在一起生活,还是夫妻间的私密房事,丈夫一直是温文儒雅,文质彬彬的,结婚十年余,两人可说是相敬如宾。

    可是今天,丈夫却像个变态狂一样,不但粗鲁之极的撕扯她的裙子,强行占有她,还毒打,咒骂她。

    在看着丈夫狰狞的面孔时,孙玉兰不但感觉心凉,甚至还觉得害怕,因为丈夫这一系列的动作与语言,从把自己摁到墙上撕扯裙裤到毒打与咒骂,是那么的熟练与自然,仿佛这就是他的本性一样。

    想到这点,她又不免回想起那个极为变态的录像视频,丈夫绑着那个女人,吊起来狠狠用鞭子抽打的情景!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丈夫那道貌岸然温文儒雅的外表之下是一颗残忍而又变态的黑心肝呢!

    孙玉兰感觉悲哀,不为池海泽,为自己!

    同床共枕十余载,直到现在为止,她才恍然明白,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睡在身旁的男人!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池海泽看到女人的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惊愕,失望,怀疑,怨恨……各种复杂情绪的时候,心里也是一惊,因为到这时他才突然醒起,这个是他明媒正娶的女人,是自己用来升官发财的踏脚石,并不是自己花钱包养任自己蹂躝与鱼肉供自己发泄**的那些女人。

    看着孙玉兰被打得通红的脸颊,池海泽也不由懊悔自己的鲁莽与冲动,如果换作平时,他肯定会上去道歉,好言安慰,又哄又抱,然后来个床头打架,床尾合!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这种心情,原本他就心烦意乱,一听到女人那尖锐的哭喊,心里就更是不耐烦,所以就狠狠的甩门而去了。

    出了门,池海泽径直驱车去了情人村。

    他的女人不少,能去的地方也不少。

    不过这会儿,他只想去情人村。这不但是因为这个女人年轻漂亮,新鲜性感,还因为她有着被虐待的情结,最适合现在想出气想发泄的他。

    到了情人村,进了别墅,看到花枝招展的坐在客厅里剥着瓜子看着电视的女人,池海泽像所有的变态狂一样,低吼一声扑了过去,女人也十分配合地从沙发上弹起来,尖叫着奔逃起来,再然后可想而知是多少不堪入目的一幕……

    当池海泽像一条死狗般趴在女人的身上吐着舌头喘气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懒洋洋的伸手拿过来,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号码却又不免吃了一惊,因为打电话来的人竟然是陈凌。电话接通后,陈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从容平静,“池局长,你打电话找我吗?”

    听到他这种语气,池海泽心里一股无名火就涌了起来,吼道:“姓陈的……”

    “池局长!”陈凌淡漠的打断他:“你难道又想我挂你的电话吗?”

    池海泽愣了一下,想到这人手中正抓着可以致自己于死地的把柄,又想到老丈人的话,这才硬生生的按捺下火气,尽可能让自己语气听起来平静的道:“陈凌医生,咱们谈谈好吗?”

    陈凌淡笑一声,“池局长,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池海泽:“不,陈凌医生,咱们再谈谈,再谈谈好吗?”

    陈凌:“池局长,你不觉得咱们现在再谈,已经有点晚了么?”

    池海泽心里恨不能活活把陈凌撕碎,但这个时候却只能赔上笑脸,讪讪的道:“不晚,不晚,陈凌医生,老池我以前做事不地道,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咱们好好谈谈,行吗?”

    陈凌叹了口气,“既然池局长这么坚持,那谈谈就谈谈吧,反正我陈凌又不是个小气的人。”

    池海泽:“那咱们现在……”

    陈凌想也不想的打断他道:“不好意思,现在我没空,要睡觉了!”

    池海泽差点没被气得吐血,强压着熊熊怒火道,“那陈凌医生的意思是……”

    陈凌:“明天早上八点,西区柏子村矿厂。记住,八点钟,过时不候!”

    说完,陈凌就挂断了电话,回到了房间。

    来到床前,蹲下来仔细的查看还在疲倦昏昏沉睡的严新月,陈凌坚硬冷漠的心肠又化成了绕指柔,伸手轻轻的把她脸颊上的紊乱秀发别到耳后!

    老师,对不起!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对你这样的!

    你好好睡吧!

    当这只是一场噩梦,醒过来后,一切都还是美好的。

    你还是我的老师!

    我还是你的学生!

    我们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吗?

    陈凌正默默的守在床边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来,发现是接到自己通知的包心惠与刘诗雅来了。

    陈凌开口道,“你们来了!”

    包心惠等人点头,刘诗雅急切的问:“医生,严老师怎样了?”

    陈凌把情况简单的说了说,当然,该说的说,不能说一句都不说!

    完了之后,陈凌便问她们带了自己吩咐的药品针水一等没有?

    刘诗雅赶紧的扬了扬自己手中沉重的急诊箱。

    陈凌点点头,“那你们就留在这里照顾老师吧,有什么需要就找这里的总经理。他会给你们提供一切帮助的。”

    包心惠没太多的话,只是恭顺的应了一声。

    刘诗雅却忍不住问:“医生,你要去哪啊?”

    医生准备去做坏事!如果是以往,陈凌肯定会这样跟她开玩笑,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情,只是淡淡的道:“我去办点事情,可能明天才能回来,你们就在这儿,等着我!”

    两女没有再多问,只是脸上都有种忧戚戚的神情。

    陈凌心知自己可能把她们吓到了,于是就笑道:“没什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明天我再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回医院上班了!”

    两女心中一喜,忙问:“真的呀?”

    陈凌笑笑,逗着她俩道:“骗你们这种小女孩有什么意思哟!”

    包心惠与刘诗雅:“……”

    陈凌出了丰丽酒店,看到那辆停放在脚落里的警用摩托车,不由的摇了摇头,这玩意好是好,可是太招摇了,也跑得太慢了,所以他还是伸手招了辆计程车。

    上了车之后,他立即就打电话给何巧晴。

    这个钟点,何巧晴刚洗完澡,上了床,准备睡觉!

    接到陈凌的电话,何巧晴很意外,“哥,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呢?”

    陈凌张口就来,“还能怎么的,想你了呗!”

    何巧晴心里甜滋滋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冤家也学会甜言蜜语的哄人开心了呢,这就柔声道:“哥,你要是真想我,那你就过来呀!我刚冲了凉躺在床上呢!”

    陈凌心里跳了跳,咽了口唾沫坚难的道:“我倒是想过去的,可是我有点怕你爷爷的小洋炮啊!”

    何巧晴嗔怪的道:“你呀,就是有色心,没色胆,我爷爷就那么可怕啊!”

    陈凌:“确实有点怕怕哟,晴儿,你出来好不好?”

    何巧晴赶紧摇头,“不好,爷爷在家呢!他不准我出去的!”

    陈凌疑惑的问:“他这个时候还没睡吗?”

    何巧晴:“睡了啊!**点的时候就睡了!”

    陈凌:“既然睡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你就悄悄溜出来呗!我现在过去接你!”

    何巧晴,“啊,不行,不行的,爷爷知道了要生气的!”

    陈凌很少用死皮赖脸这招的,不过这一次,不得已也要用一用了:“出来嘛,晴儿,哥真的好想你,尤其是今晚!”

    软磨硬泡这手一出,何巧晴有点招架不住了,因为陈凌很少对她这么温声软语的,犹豫着道:“可是爷爷要是知道我三更深夜的溜出去,肯定会骂我的!”

    陈凌一听她这语气就知道有戏,赶紧的加大火力,谆谆善诱道:“不怕啊,咱天亮之前悄悄的回去不就好了,再说不是还有范允嘛,让她给打下掩护啊。”

    何巧晴咬了咬唇,仍是难下决定:“这个……”

    陈凌:“出来嘛,晴儿,咱们玩法官抓流氓的游戏啊!”

    何巧晴的脸红了起来,嗔骂道:“哥,你坏死了!”

    陈凌接着又问:“那我问你,你是要哥,还是要爷爷?”

    何巧晴想了下道:“哥也要,爷爷也要啊!”

    陈凌:“既然这样,你天天都陪着爷爷,偶尔抽空陪一晚哥不行吗?”

    何巧晴为难的道:“我……”

    陈凌:“不要犹豫了,我今晚真的特别特别想你,而且我现在已经在计程车上了,很快就到你家大门外了!”

    说完这句,陈凌也不等何巧晴回答,这就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

    计程车到了何老头的军属大院附近,陈凌叫停了司机。

    递上钞票的时候,原本八十的车资,司机大佬却只收了五十块。

    陈凌正疑惑,那司机大佬却笑道:“兄弟,你泡妞的本事实在太厉害,老哥服了,看在你这么好的口才份上,给你打六六折,希望你今晚六六大顺,抱得美人归!”

    陈凌讪讪接过找回的钱,真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因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夸口才好呢!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