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怨念

    离开丁家,陈凌也没心思去巡视新锐锋了。

    有点小郁闷的他选择直接回家睡觉,偏偏在半梦半醒之际,他又收到一个让他更郁闷的消息。

    何巧晴来电告知,池海泽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自杀身亡。

    陈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声问:“是真的自杀,还是他杀?”

    何巧晴:“看起来是真的自杀,因为他是常委,我们对他相当客气,抓他的时候并没有搜身,结果他死了之后,我们才发现他的身上藏了药丸子,而且还好几种,有致命剧毒的,有迷幻剂,有烈性春药!”

    陈凌摇头,“不管怎样,我还是不相信像池海泽那种贪生怕死,谁都不爱只爱他自己的人会自杀!”

    何巧晴:“可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他就是自杀啊!”

    陈凌:“不,有些事,亲眼见证都未必是真,池海泽的死,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都不会那么单纯。”

    何巧晴:“哥,你的意思是?”

    陈凌:“拨出萝卜带出泥,别人就怕你们顺藤摸瓜,所以才让他死!”

    何巧晴:“哥是说有人在杀人灭口!”

    陈凌点头,“我认为就是这样!”

    何巧晴:“那怎么可能,我们看守得很紧的。没有人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人的!”

    陈凌叹气,他这个傻妮子太自信了。

    何巧晴:“哥,我马上要去开会了,要不咱们晚上见面再说好吗?”

    陈凌应了声好,挂断电话后却又不免再次叹气,原本是想着打草惊蛇,再引蛇出洞的,来个大战三六九的,结果却还是旗差了一着。现在自己在明,敌人在暗,处境就一下变得被动起来了。不过再想想,又觉得没有什么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掉下来了,大不了就当被子盖咯!

    尽管如此洒脱的安慰自己,却仍觉得很烦燥,被这电话一扰,觉是睡不着了,苏曼儿和施玉柔都不在家,夏雨在北屋写字,金锁像防贼一样防着他,杜蕾歆虽然还住家里,但人家已经上班去了,在家里呆得一点意思都没有,陈凌就掏车钥匙出门。

    上了路,看着热闹喧嚣的深城街头,陈凌又觉得自己漫无目的!

    去新锐锋集团吧,这原本是上午计划好的,可是想到要去新锐锋集团,他就不免想到丁寒涵,想到丁寒涵就想到他要自己办的事情,想到这个,他就不免感觉头痛。

    隐翅虫病治愈之后,李依诺已经不丑了,非但不丑,而且要比一般美女更漂亮许多,和这样的美女发生关系,那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只是陈凌很清楚,纵然是和她发生了关系,也很难对她心动。

    陈凌是个花心滥情的人,这已是公认的事实,但他绝不是饥不择食一看到个母的就扑上去的公狗,和一个自己没有感觉的女人发生关系,这种事情他真的感觉很为难。

    他想要的,不但是人,而且是心,是心灵交融的那种。

    换句话来说,陈大官人是个有追求的人,他想要的是灵欲合一。

    漫无目的瞎逛了一阵,当陈凌恍然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不由浮起了苦笑,转来转去,自己还是转到新锐锋大厦来了。

    既然到了,不上去的话那是说不过去。

    进入新锐锋大厦,旦凡看到他的人,无不点头哈腰,鞠躬问安。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巡视,也不是第一次面对众人的殷勤问候,但陈凌还是不太能习惯,讪讪的一路点着头,快步的进入电梯。

    进了总裁办公室,关上了门,他才长呼了一口气。

    里面大间的门前,两个职业裙装的女人,一个穿白的,一个穿黑的。

    乍一看去,尤其如黑白的无常一般两尊门神。

    只是看看清楚,却发现是他千娇百媚的两个秘书,楚欣染与陈稀可。

    看到总裁大人大驾光临,两个秘书也好奇得不得了,今天太阳又没从西边出来,总裁大人怎么来了?

    正想站起来行礼,看看陈凌的身后,没有别人跟着,她们半抬起的屁股又重新坐了下去。

    陈凌也不以为意,反倒觉得这样挺好的,刚刚那一路来的点头,快把他的颈椎都给弄断了!

    两女虽然没有起身问安,不过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陈稀可就首先开口,“哟,总裁大人,今天是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

    陈凌看着她脸上妖魅的迷人轻笑,心中一动,当下就想上前去调戏她两句,不过看一眼旁边正眼盯盯的看着他的楚欣染,又不敢造次,只能故作平淡的道:“嗯,今天难得休息,所以过来看看!”

    推开里间的门的时候,陈凌又回头,对楚欣染道:“楚秘书,你跟我进来一下!”

    楚欣染应了一声,这就拿着一大叠顺便要陈凌签名的文件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关紧了门,陈凌立即就要伸手去抱她。

    楚欣染却是早有准备的一闪,把手中的文件推给他,“总裁大人,这些文件请你签一下!”

    陈凌点头,接过文件,却并没有签,只是顺手摆到一边,又一个饿虎扑羊的扑了过来。

    这下楚欣染没有防备,被他扑倒在长沙发上。

    被他压得满满实实的楚欣染恼怒的低斥,“臭流氓,你想干嘛?放开我!”

    看着她好像真生气,陈凌不由愣了一下,“这么久不见我,你不想我?”

    楚欣染伸出长长的指甲在陈凌眼前晃了几下,“想你的大头鬼,你还不给我起来,我要掐人了啊!”

    陈凌充耳不闻,反倒是把凑到楚欣染的颈脖间深呼吸几下,“嗯,好香呢,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

    楚欣染脸红了红,闪躲起来,却始终躲不开他,这就威胁道:“你再不起来,我可真掐了!”

    陈凌抬起了头,很是英勇的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起来就不起来!”

    楚欣染这就在他有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陈凌疼得龇牙咧嘴,但就是压着她,甚至还趁机把手从她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一下就握住了她胸前挺俏圆润的双峰。

    楚欣染气得不行,更是使劲的拧他。

    陈凌仿佛也跟她故意较劲,更是发狠的揉她,只是动作却温柔得不行。

    渐渐的,楚欣染的手用上不力了,不但呼吸乱了,连身子都软了,拧陈凌胳膊的手变成了抓紧他的衣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攀住了他的颈脖,而那个时候,陈凌已的嘴已经吻到了她的唇上。

    在唇舌相交的一个法式热吻过后,陈凌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裙摆里。

    楚欣染心中一醒,赶紧的摁住了他的手,“你想干嘛?”

    陈凌委屈的道:“难得见一次,想和你好好亲热一下啊!”

    楚欣染嗔怒的道:“姓陈的,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呀?”

    陈凌想了想,“秘书兼女朋友!”

    “呸!”楚欣染唾他一口,“我看你是把我当苦力和鸡婆吧!”

    陈凌有些无辜了,“这是从何说起呢?”

    楚欣染,“苦活累活,我帮你做,薪书一次都没发过。十天半月来一次,一来就叫我进房,一进房就对我动手动脚,不是摸我的胸,就是扯我的内裤,你不把我当成苦力和鸡婆,当成是什么?”

    陈凌:“呃?”

    楚欣染:“放开我!”

    陈凌只好放开她。

    楚欣染坐起来,眼圈就有点红了。

    陈凌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关心确实太少了,轻轻的碰了碰她,弱弱的问:“你真生气了?”

    楚欣染:“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陈凌掏出了支票本,这就要开支票。

    楚欣染:“你干嘛?”

    陈凌:“给你发工资啊!”

    楚欣染这下眼泪是真掉下来了,“姓陈的,我这是在跟你说钱的事情吗?我们之间只是钱的事情吗?”

    陈凌扔了笔,把她揽进怀里道:“小染,对不起,我一直的忙,把你给疏忽了!”

    楚欣染这次没有再推她,只是扑他的怀里,呜呜的像个委屈的小孩一般哭了起来。

    陈凌轻拍着她的肩膀,“小染,别哭好不好!”

    楚欣染哭了一阵,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一字一句的问:“姓陈的,我郑重的问你一句,你到底要不要我?”

    陈凌:“要,怎么不要呢!”

    楚欣染这就推开他,站了起来,“那好,你现在就带我回家!”

    陈凌:“可是……这不正上班呢吗?”

    楚欣染:“我不管,我要你立刻,马上,带我回家!”

    这一次,陈凌没有再问你叔在不在家,你爸会不会回来这种愚蠢的问题,而是直接就点了点头,他和楚欣染的那半腿,确实是该有个完整的句号才行的,不然以后怎么用省略号呢?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