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很简单很直接

    韩宇勋去医院检查。

    医生给他开了一堆的检查单,x光,b超,ct,甚至是核磁共振都开了一张。

    检查完了之后,医生终于给他下了诊断,皮外伤,休息个一两天就好了。

    韩宇勋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心里又隐隐感觉不安,仿佛漏了什么似的。

    到了第二天夜里,他把自己的女秘书招来之后,才终于知道大事不妙!

    他,竟然不行了。

    不管娇艳欲滴的女秘书使出何种招数,他始终没有反应,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宇勋急得上窜下跳,暴燥如雷,可是不管他急不急,不行就是不行。

    女秘书好心的安慰道:“韩总,别着急,或许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些。不要紧的,过两天就好了!”

    韩宇勋不认为是压力的问题,从前他不管有多大的压力,在这个事情上是没有问题的。

    把秘书赶走之后,韩宇勋沉思了一下,拿车钥匙出门,可是一连去了三个地方,找了三个女人,结果都一样,他真的不行了!

    无眠又颓丧的一夜过去后,天一亮,他就赶紧的去了医院。

    关系到下半身性福,他怎么敢耽搁。

    挂了男科专家,三两下诊断就出来了,他患了陽痿,而且还是原因不明无法治愈的陽痿。

    得知了这个结果,韩宇勋彻底的心凉了。

    只是好好的,他怎么就突然陽痿了呢?

    思来想去,仅仅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人在混乱中趁机踢的一脚,导致他变成这样子。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医生不可能检查不出来的啊!

    其实,韩宇勋的猜测是对的,但只猜对一半。他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晏晓桐那一脚引起的。如果是普通外伤,那医生自然是能够检查出来的,可问题是晏晓桐的这一脚极不普通,不但蕴含内力,还专门对着筋脉去的,所以尽管韩宇勋挨了这一脚后,下身只有一点麻痹的感觉,实则筋脉已经毁损,换而言之,那就是他有鸟也没得用了。

    韩宇勋当时挨这一脚的时候,脑袋正七荤八素,只依稀记得是个从外面冲进来的女人,至于长什么样,他记不得,王旻诰也记不得。

    所以,韩宇勋把这笔账通通都算到王凌与陈凌身上。

    尤其是陈凌,若不是半路杀出来,他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还有他这个影响重大的婚姻,如果不是陈凌横插这么一脚,王凌应该早就带上他的婚戒了。

    韩宇勋恨陈凌,比任何时候都要恨。

    仇恨可以让人丧失理智,更可以让人泯灭良知,而韩宇勋从来就不是个善男信女。

    他要让陈凌死,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想。

    ……………………………………

    下午四点四十分了。

    xnp公司五点半下班,这个时候向斯艺也准备安排晚上的节目了。

    她是个都市女郎,喜欢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她离不开男人。

    当她掏出手机准备安排约会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却响了,显示秘书专线。

    向斯艺伸手摁下免提,颇具威严语气的问:“什么事?”

    秘书恭敬的道:“向总,外面有个男人要见你!”

    向斯艺又问:“有预约吗?”

    秘书道:“没有!”

    “没有预约不见……”向斯艺说着就要挂掉电话,可是想了一下又道:“哎,等等,你说是个男人?”

    秘书道:“是的!”

    向斯艺问:“什么年纪?”

    秘书沉吟了一下道:“二十到二十一岁那样子,很高大,很帅气,打扮很得体,哦对了,向总,他说他姓甘。”

    向斯艺终于来了点性趣,尽管她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姓甘的男人,但她喜欢年轻的男人,尤其又年轻又高大又帅气的那种!

    年轻男人的恃久度虽然不怎样,但胜在战斗力强劲,个别的甚至可以从天黑折腾到天亮,不像那些老家伙,和她过一夜,半个月都不敢接她的电话。

    向斯艺沉吟了一下道:“让他进来吧!”

    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秘书把一个斯文儒雅的年轻男人让了进来。

    向斯艺看看这男人,感觉面熟,想了好一阵,才霍然回想起来,“小甘!?”

    小甘,甘司鲵,陈凌的随口胡谄的一个假名!

    陈凌笑道:“可不就是我嘛!”

    向斯艺也顾不上再安排约会了,站起身来上上下下的打量陈凌,啧啧的赞道:“人靠衣装,马靠鞍,你这换一身打扮,我都认不出你了!”

    陈凌干笑道:“向总客气了!”

    这一次陈凌不是来冒充电信维修工的,所以神态举止淡定从容许多,而这个是属于他本来的气质。

    向斯艺不由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翻,看他身上的这套衣服,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电信员工能买的起的,不由就道:“小甘,换工作了?”

    陈凌摇摇头,“没有!”

    向斯艺又问:“那你这次来找我有事?”

    陈凌点头,“有点事找你谈谈!”

    向斯艺看看表,离下班还有一些时间,于是就道:“那请坐吧!”

    陈凌摇头,“我要和你谈的事情很重要,在这里谈不方便。”

    向斯艺微皱一下眉,双目直视陈凌,竭力想要从他的眼神中瞧出点什么,以女强人自居的他喜欢自己把握节奏,不太喜欢这种唐突与孟浪的男人,只是看了一阵,她有些茫然,从这个男人的眼里,她看不出什么。

    她想要拒绝这种计划外的约会,可是想起那天在洗手间的情景,想到这男人本钱雄厚的体魄,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婉然一笑道:“那行,咱们换个地方!不过你可能要等一下,我手头还有一点重要的工作!”

    向斯艺的工作很多,但并没有特别重要的,她之所以这样说是存心故意的,你不是兴冲冲的来找我吗?我就晾你一下。

    这一招,是向斯艺最喜欢玩的欲擒故纵。

    陈凌抬腕看了看表,神色平淡的点了点头。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使得向斯艺的表情滞了下,依稀记得上次陈凌来修网线的时候也带着表,不过她并没有多留意,以为充其量就是百来十块的电子表罢了,可是这次陈凌以完全不同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不由就格外起注意起他,这一看才发现他手上带的那款是百达翡丽。

    这种表,就算是山寨版都要上千啊!如果是真的,那就有些不得了,因为便宜的最少几十万,贵的成百上千万,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电信维修工可以戴得起的。

    这会儿,向斯艺除了对他的下身外,总算在其他方面来了点兴趣了。

    有了这个心思,向斯艺就没有太过为难,草草的签了一些文件后,和陈凌一起下楼。

    只是当她要去地下停车场取车的时候,陈凌却拦住她道:“坐我的车吧!”

    “你的车?”向斯艺有些疑惑,摩托车,还是自行车?

    “就停在外面!”陈凌朝大厦外面的停车位指了指。

    向斯艺有些好奇,抱着看看的态度跟着他走了出去。

    只是当陈凌按下手中的防盗钥匙,路边的一辆车响起来的时候,她却不由再次滞住了。

    她原以为,陈凌能开的车,纵然不是摩托或自行车,充其量最多也就是捷达或宝莱什么便宜车,可抬眼一看,那是一辆黑色的悍马,而且明显是经过精良改装的悍马。

    这种车,纵然是裸车就上百万,更何况是精良改装过的。

    向斯艺没看错,这辆车确实价值不菲,因为它是散架之后经过秘密部门重新弄出来的,可说是全车改装翻新,全手工打造出来的精品又岂是普通悍马车可以相比。

    陈凌很有绅士风度的替向斯艺拉开车门,“向总,请吧!”

    向斯艺有点晕呼,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小甘到底搞什么飞机,你一个小小电信员工,这派头也充得太大了一点吧!

    两人上了车后,陈凌就径直开车前行。

    向斯艺忍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小甘,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陈凌应了一句,又笑起来问:“怎么?向总担心我使坏!”

    向斯艺也笑了,“我才不担心呢,你有多坏,我又不是没亲身感受过!”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