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无可奉告

    车上,向斯艺一直在偷偷看着娴熟的c纵着方向盘的古枫。【虾米文学.]

    今天的他,确实和那天有很大的不同,完完全全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甚至向斯艺的感觉里,今天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古枫知道向斯艺在看她,但他一直忍着没吭声,可是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转了一下头问:“向总,你看我做什么?”

    向斯艺笑道:“怎么,有美女看你不高兴吗?”

    如果是别的美女,古枫高兴,可如果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腐女,古枫就如坐针毡了,所以他没有答话。

    向斯艺见他不接腔,心里微感不悦,终于把那个一直想问又觉得不该问的问题问了出来,“小甘,你不是电信的员工吧!”

    古枫笑道:“向总,我以为我藏得很深,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藏得很深吗?向斯艺撇了撇嘴,穿着时尚的西服,戴着几十万的手表,开着几百万的豪车,这也叫藏得很深,见过不会演戏的,还没见过这么不会演戏的,所以她就冷笑道:“这话是不是等于说你承认了?”

    古枫点头,“我确实不是电信的员工!”

    向斯艺的脸沉了下来,“那你为什么要冒充电信的员工,你又到底是谁?”

    古枫道:“对不起,向总,那天之所以那样,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至于我是谁,以后你会知道的。”

    向斯艺这下郁闷了,忍不住暴了粗口,“m的,这么就是说我连你是谁都没搞清楚,就被你给干了!”

    古枫大寒,很想告诉她自己当时用的只是道具,可是这种解释,她可能信吗?而且真要这样说的话,她可能会感觉被侮辱的更严重呢!

    向斯艺突然冷喝道:“停车!”

    古枫愣了下,“向总……”

    向斯艺道:“我不跟来历不明,身份不明,意图不明的人约会。”

    古枫苦笑,你以为我就愿意啊?但这会儿他只能放低姿态道:“向总,我没有恶意。【虾米文学.]恰恰相反的是,我正在保护你!”

    向斯艺道:“你放什么狗p。我用得着你来保护我吗?有谁敢对我不利!”

    古枫没有过激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你自己应该知道的!”

    向斯艺一滞,随后竟然沉默了下来。

    好一阵,向斯艺才平静的问:“那你的真名是什么,总可以告诉我吧!”

    古枫想了想,还是坦诚相告道:“我叫古枫!”

    向斯艺闻言一愣,吃惊的道:“新锐锋的总裁?”

    古枫苦笑,他没想到自己现在的知名度已经这么高了,无奈的点了点头后解释道:“是的,我确实是新锐锋的总裁,只是我现在做的事情,不代表新锐锋,包括我冒充电信员工,还有约你见面。这些都只是我的私人行为!”

    向斯艺又沉默了一下,突然冒出一句:“这么说,你是想泡我?”

    古枫惊得差点没把舌头吞进去,忙摇一下头,加快车速往前开。

    向斯艺又问:“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古枫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对你没有恶意,有些事我也不能说!”

    向斯艺郁闷了,“那你现在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古枫轻轻的踩下刹车,朝窗外指了指,“已经到了!”

    向斯艺朝外看了眼,霍然失色,因为古枫竟然把她带到了公安局,“我犯事了吗?”

    古枫摇头,“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向斯艺仔细的检讨一下,自己的私生活虽然乱了点,但最多只能算是有伤风化,并未触及刑法什么的,不做亏心事,到了公安局也没什么了不起,所以她就跟着古枫进去,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进入公安局大门,装扮成民警的蜂后已经一身笔挺警服的等候在侧。

    见了古枫之后没有多余的交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就在前面带路,一直把他们领到停尸房。

    向斯平被杀案已经不属于公安局管,但是通报家属却只能走正常途径,所以蜂后就借人家的地方演一场戏。

    看到了向斯平的尸体,向斯艺只觉得两眼一黑,当场就差点晕死过去。

    放浪形骸的性格是后天因为人和环境造成的,而骨r之情却是先天的,面对已经僵硬冰冷的弟弟,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向斯艺终于失控了。

    看着她昏昏欲倒的她,古枫赶紧的伸手扶住,轻掐一下她的人中x。

    向斯艺回过气之后,再也忍不住扑进古枫怀里号啕大哭。

    待得她的哭声有所间歇的时候,蜂后才道:“向小姐,请节哀,我们发现向斯平先生的时候,他已经被杀了。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协助,找到杀人真凶。”

    接着,蜂后就问了几个相关的重要问题。

    向斯艺只是一个劲的流泪,一言不发。

    失去亲人的痛苦,古枫可以理解,因为他也有过亲身体会,所以示意蜂后不要再询问,把哭成泪人儿的她带离了停尸间。

    古枫原以为,向斯艺在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杀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那个和她通电话的人供出来。刚才之所以不愿回答,那是因为情绪一时失控,头脑不清醒而已。

    只是,直到她不再哭了,情绪也平静下来,面对蜂后询问的时候,她却仍然不开口。

    显然,这已经不是悲伤过度,而是心存顾虑了。

    蜂后见状,这就道:“向小姐,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或许你并不知道,其实这几天,我们的同事一直在默默的保护你。”

    向斯艺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古枫。

    蜂后道:“向小姐,你可能误会了,我指的同事并不是古先生,古先生之所以卷入此次事件,那是因为他的一个朋友也在这一系列谋杀案中遇害了,他只是尽一个公民的义务,协助我们办案,他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受害者。那天他之所以冒充电信员工,是应我们的要求,对你的工作环境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于我们更好的保护你的安全。”

    古枫点头,装出一脸悲愤之色。

    向斯艺这才恍然,看向古枫的时候,少了几分警惕,多了一丝亲切。

    古枫得了便宜,自然赶紧卖乖,伸手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与鼓励,同时也表示一种同仇敌忾的立场。

    蜂后看到两人紧握的手,不知为何心中升起浮燥情绪,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感情用事,所以就尽量平静的道:“向小姐,请你跟我们合作好吗?”

    向斯艺点头,“我愿意和你们合作,不过我平时工作很忙,对我弟弟的事情也并不了解,能给你们提供的线索也十分有限。”

    这话,明着表示合作,实则却有着一种抗拒的味儿。

    果然,在蜂后接下来的问题中,向斯艺都没有如实回答。

    最后蜂后不得不拿出了那盘电话录音,当着她的面放出来。

    听到了录音内容,向斯艺十分愤怒,连带古枫也一并恨上了,瞪着他们道:“你们竟然在我办公室装窃听器?”

    古枫赶紧装作冤枉的表情,“向总,这个事并不知情,他们说好了只是的。我没想到……”

    说罢,古枫竟然用向斯艺一样的眼神瞪着蜂后。

    蜂后真是好气又好笑,不过她也很清楚古枫为什么这样做,所以不但没有拆穿他,反倒十分配合的道:“对不起,向小姐,古先生,在某些时候,我们不得不动用一些非常手段,我们这也是为了找到凶手,给你们一个交待,所以请你们理解。”

    向斯艺冷哼了一声,古枫也有样学样。

    蜂后又耐心的做了一翻劝说工作,直到向斯艺平静下来了,她才问道:“向小姐,我怀疑这个和你通话的人与你弟弟的死有着很大的关系,请你告诉我,他是谁好吗?”

    向斯艺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摇头道:“对不起,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他不会与我弟弟的死有关,对于他的事情,我无可奉告!”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