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向斯艺的血泪史

    说起来,向斯艺的身世和苏曼儿的差不了多少,唯一的不同是苏曼儿没有向斯平这样的拖油瓶弟弟,不过总的来说,苏曼儿还是要比向斯艺幸运很多的。

    向斯艺的父亲体弱多病,在她两姐弟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向斯艺的父亲死后,她的母亲没有改嫁,靠着在奶牛厂上班的一份微弱的工次抚养着两姐弟。

    不过好景不长,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向斯艺母亲的生命,肇事司机一跑了之。两姐弟不但没有得到赔偿,反倒要东借西凑才得以让母亲安葬。

    自此之后,向斯艺与向斯平就彻底成了孤儿。

    那个时候向斯艺只有十六岁,刚上高中一年级,可是母亲过世了,家里的收入也断了,靠着政府的那点救济补贴,显然是杯水车薪,她的学自然上不下去了。

    不过那个时候的向斯艺并不像现在这样,她是一个温柔,善良,甚至还有点懦弱怕事的女孩,对于弟弟并不像现在这么冷漠,相反的极为疼爱。

    她自己虽然不上学了,却不肯让弟弟辍学。

    向斯艺想靠自己找工的收入来供弟弟上学,可那个时候她只有十六岁多一点,深城虽然工厂琳立,又有哪间正规工厂敢招这样的童工。

    最后,她只能在村里一个大户人家里做保姆!

    向斯艺做保姆的这户人家姓杜,男主人叫杜子达,女的叫向芬,是村里的大户人家,颇为富裕。

    只是,这姓杜的一家虽然有钱,却称得上为富不仁。

    杜子达四十好几,极为猬琐,时常对年纪还没有他儿子大的向斯艺动手动脚,并说些下流话。

    向芬为人更是苛刻,对向斯艺更是尖酸刻薄,非打即骂。

    让人感觉好笑的是,向斯艺和他们家还是姑表亲,平日里向斯艺还称呼他们为表叔与表姑。

    年纪不大的向斯艺对于杜家的刻薄对待,只能逆来顺受,她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还在上学的弟弟想啊,失去了这份工作,她就不能供弟弟上学了。

    这样,在向斯艺的隐忍下,她就在杜家做起了保姆!

    两姐弟的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还是勉强能应付着。

    然而,生活已经很坚难了,老天却还是爱跟她开玩笑。

    向斯艺渐渐的长大,出落得愈发水灵,在一年后的一个夜里,向斯艺在杜家做完了一天的家务活后去洗澡!

    在她洗澡的过程中,她的那个表叔杜子达突然冲进来,极为粗暴的把她强奸了。

    当时向斯艺又惊又怕,可是年纪尚小的她又没敢去告发,只能屈辱的忍气吞声。

    之后,她在这户人家里又熬了两年!

    这两年的日子是怎样过来的,其实并不难想像。

    杜子达身为村官,多少懂点法,在犯下暴行后也担心了几天,可是看见向斯艺态度沉默,并没有告发他的意思,胆子就大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又不停的找机会对向斯艺施暴,企图把强奸变成**。

    对着一个年近五旬,年纪比父亲还大的老婬棍,向斯艺怎么可能屈服。

    随着生活的磨难增多,向斯艺的性格也一点一点的变得成熟与坚强,对于杜子达的反抗一次比一次激烈。

    最后的一段时间,杜子达根本就不能得手,恼羞成怒之下就把向斯艺给辞退了。

    离开杜家的时候,向斯艺已经十九岁了,许许多多的经历让她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还有了极强的报复心。

    在她离开这杜家的第二天,杜子达就被人打断了两条腿,向芬也被人打掉了一口牙。

    是的,这件事就是向斯艺干找社会上的几个混混干的,不过她没有钱给他们,能给的只有自己的身体。

    之后,向斯艺准备找份工作,去工厂打工也好,去餐厅洗碗也罢,反正就是要找份工作,继续供自己的弟弟读书!

    至于以后,向斯艺没想得太多,顺其自然,或许遇到个好人就嫁了吧!

    不过正是那个时候,深城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好消息传来,她那条村子开始征收了!

    向斯艺家的土地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的,如果征收起来,生活肯定不会再困苦下去。

    正当向斯艺第一次对生活涌起美好希望的时候,恶梦却又一次来临。

    身为村长的杜子达联合村主任霸占了她家的土。

    在征收过后,别的人家都赔到了巨款还有门面住宅,而她家除了老宅征收所得那一点可怜的钱外,什么都没有。

    性格变得很坚强的向斯艺决定上告,告杜子达强奸她,并侵占她家的土地。

    然而事过境迁,她早已找不到杜子达强奸她的证据,杜子达却出示了她父亲过世前的土地转让协议书。

    不用问,这份协议书肯定是伪造的。可是向斯艺那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官官相护的道理,再加上弟弟在学校里又时常杜家找的人勒索与欺负,迫于压力,她不再上告了。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报仇,只是换了一个方式方法。

    是的,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未必就有钱,但绝对是可怕的。

    向斯艺竟然和杜家的人谈起了恋爱,当然,她不是和杜子达谈,而是和他的儿子杜文志。

    说起来,她和杜文志还是有点感情的,她在杜家做保姆的那三年,杜文志不但没有打过她骂过她欺负过她,相反的对她还很照顾。

    向斯艺虽然不喜欢杜文志,但她十分清楚他对自己的心思,出于对杜家的报复,她就勾引起杜文志。

    那个时候的向斯艺还很清涩,勾引男人的手段也不像现在这么精湛,但杜文志原本就对她有意思,一来二回之后,就被她弄得魂不守舍,非她不娶。

    对于杜文志与向斯艺的这桩婚事,杜子达与向芬是坚决反对的,可是他们的态度坚决,杜文志的态度更坚决。

    向斯艺为了达到目的,不但把自己和杜文志的恋情公开,还慌称自己怀孕了。最后甚至怂恿杜文志去找镇长找书记。

    这件事很快就弄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杜家迫于外界强大的压力,两老也经不起儿子的哀求,最后终于无奈的同意了这头婚事。

    这婚一结,恶梦的使者就掉转矛头,开始难准杜家了。

    新婚三天一过,向斯艺这个看起来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就开始展露其泼辣本色。

    首先和向芬暴发了一轮剧烈的争吵,吵到最后两人大打出手,结果虽然谁都没有讨得好处,但这样的争吵,几乎每天都上演,弄得杜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开始,向斯艺既然嫁到杜家来,就是光明正大的来他家找茬的,又怎么会轻易罢休呢!

    在一个刚刚和家婆争吵完的晚上,她穿着单薄的衣裙把家公杜子达叫到自己的房间,称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杜子达神差鬼使的去了,听到儿子去邻家打牌了,又看到儿媳妇愈发出落得水灵动人,一颗老而不死的色心更是蠢蠢欲动。

    向斯艺竟然也是媚眼不断,挑逗不停。

    最后,杜子达终于被勾引得老枪冒火,受不住诱惑的他一把拼了上去,欲估计重施。

    刚开始那几秒,向斯艺表现得相当配合,任亲任摸,随便折腾,甚至还屈意奉承,可是待得衣服被剥落,这老婬棍掏枪要上馬的时候,她却突然间放声大叫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房门被踢开了,杜文志冲了进来。

    向斯艺挣脱杜子达,秀发紊乱,衣衫不整的扑进丈夫怀里痛哭失色。

    杜子达也愣住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赶紧的拉裤子摭掩自己的丑态。

    如此情景,根本不用说,杜文志都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这老禽兽要强奸自己的媳妇。

    怒火冲天万丈的杜文志纵然面对是自己的老子,也禁不住拳头相向。

    这两父子一打起来,向斯艺乐了,坐在床边虽然还一边抽抽咽咽的抹泪,还嘴角却露出一抹笑意,尤其是杜子达愤怒无比的朝她看去的时候,她竟然还冲他连抛媚眼。

    杜子达知道自己中计了,但他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恐惧,因为他已经预感到向斯艺嫁到他们的杜家,不是为他们传宗接代而来,而是为了报复。

    在此次事件渐渐平熄之后,只有一个儿子,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分家的杜子达赶紧的让人动工在村北头盖新房,想让儿子和儿媳搬离老宅。

    不过向斯艺却死活不肯,还振振有词的道:我生是你杜家的人,死是你杜家的鬼。我就住在大宅里,哪都不去!

    杜子达差点没当场气得吐血,背后里找向斯艺质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向斯艺笑得无比妩媚,淡淡的,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们杜家家破人亡,我要你不得好死!

    果然,从此以后,诸如此类的悲剧每隔一两天都会精彩上演,一个女人,如果什么事都不干了,就一门心事的找茬,那么这个家还能折腾多久呢?

    最后在一次婆媳大战中,向芬和向斯艺再度大打出手,向芬小学没毕业,泼妇骂街打架什么的样样精通,所以不但吵起来泼辣,打起来更是粗鲁,她竟然脱了自己的内裤罩到向斯艺脸上。相对于向芬而言,向斯艺的文化就高很多了,怎么也是个高中辍学生嘛,不过这也未必就必表她斯文,相反的,她更是恐怖,向芬敢用内裤罩她的头,她就敢拿用过的小绵被糊向芬的嘴。

    这一仗,向芬大败,最终因怒气上头引发了脑溢血,落得中风偏瘫了。

    杜子达在向斯艺嫁到他家的三个月来,头发唆唆唆的白了起来,几个月之间仿佛老了十岁,看着已经口角歪斜的妻子,看着唯唯诺诺连大气不敢呼一口的儿子,他终于跪到了向斯艺面前……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