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散碎

    急诊五科的小会议室。

    周院长紧急召唤而来的那班专家教授已经先后赶到,落座其中。

    这种级别的会诊,按理来说,陈凌这个新入院不足三个月的住院医生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在座的哪个不是副主任,主任级别以上的大佬呢!

    不过今晚的情况有点例外,患者的身份有点特殊,又是陈凌接的诊,下的诊断,而且还是极为严重的诊断。

    这个时候,一班专家教授已经看过病人,正在等待着各种检查报告回来。只是在座的诸位都和周院长一样,不但不赞同陈凌的诊断,甚至是十分鄙视这样的诊断。

    在等待的过程中,普外一科的主任柯国良嘴角含着一抹笑意对陈凌道:“陈医生,我真的很好奇,在我从事外伤科三十余年的经验来看,这只是一个单纯性的骨折,纵然没有办法做外固定术,最多也就是个内固定手术罢了……”

    普外二科的主任林祥锐也适时接口,“是啊,我的意见和柯主任一样,我也是一样的看法,我也同样好奇,陈医生凭的是什么诊断依据给武书记的儿子下截肢的诊断?”

    普外一科和普外二科,大佬和二佬,同穿一条裤子啊。

    这两位一开腔,犹如一块投进湖心的巨石,掀起一片质疑陈凌的浪潮。

    骨外科的主任区自立也带着一丝嘲讽的道:“陈医生,据我所知,你现在拿的是中医师资格,但是在西医来说,你还只是个实习生,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对截肢的定义是否了解?”

    骨外科的副主任杨一明也跟着冷笑道:“陈医生,不怕实话跟你说,当初你入职的时候,我就持的是强烈反对票,急诊科中医生?真是好笑。中医师在急诊科能做什么?”

    这几位重量级的权威一开口,附合声一片接着一片,众人七嘴八舌指手画脚的质疑起陈凌,会诊演变到这会儿,竟然变成了批判大会。

    陈凌看着这些人的嘴脸,没有大怒,也没有大悲,只有冷漠,无比的冷漠!

    他没有辩解,一句都没有,不过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无力应对,还是根本就不屑去辩解?

    周院长在拿到检查报告与林紫旋一起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里面乱糟糟的,不由喝道:“你们在闹什么?”

    刷地一下,整个会议室顿时变得雅雀无声,落针可闻。

    在周院长的示意下,林紫旋把武俊的x光片放到了读片器上。

    众人乍眼一看,没错,这就是一个单纯性的骨折,手臂内的尺骨和桡骨中间折断,断骨镶嵌,交错,伤得虽然有些严重,但是骨伤科主任区自立,甚至是副主任杨一明都极有信心用手法将断骨复位,再打石膏固定。

    “哼,我就说嘛,这就是一个单纯性的骨折,这样的骨折也要截肢?开什么国际玩笑?”普外一科那名首先对陈凌提出质疑的柯主任冷笑不绝的道。

    “这样的诊断水平,根本就不具备临床医生的资格嘛!”普外二科的林主任也跟着讥讽道。

    “嘣!”的一声巨响,没等别的人再出声,陈凌已经拍案而起,怒喝道:“瞎了你们的狗眼了吗?”

    说罢,也不理愤怒的指责他的众人,而是走上前去,把x光片放到多媒体阅片器上,把图像放大了好几倍。

    图像一经放大,骨头也增粗变大起来,骨骼的纹理也清晰的映入众人的眼帘。

    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了骨头之后,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手臂内的两根骨头……不,应该是四截骨头,看起来好像只有两处断裂,而断骨还保持着完整,可是在放大之后,众人才发现,那四截骨头只是看起来像是保持着完整,事实却完全不是,骨头早已散碎了,只是不知是何缘故,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形状罢了。

    这样说也许有点抽像,那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例如一个已经完全破碎的花瓶,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只要用手一碰,又或是一阵风吹过,它就会变成一堆碎片。武俊手臂内的那几截断骨,就是这样的状态。

    “各位主任,各位专家,各位临床经验丰富的权威教授,麻烦你们告诉陈某人,这张片子上你们所看到的是一个单纯性骨折吗?”陈凌手指指着屏幕上的x光片,冷漠的问道。

    刚才几分钟前还吵闹不休的会议室,顿时变得没有一点声音,那一班刚才还咶臊不停喋喋不休的专家教授们更是一个个都脸红耳赤尴尬得不行。

    这,哪里还是什么单纯性骨折,这是大骨折包围着小骨折,骨折中的骨折,无数无数的骨折……简称一句就是粉碎性骨折嘛!

    这样的骨折,外固定术根本是不用想的,因为手法复位必须用力牵拉,可是只要一用力,里面已经碎裂的骨头必定就散落开来,手臂之内也必将被无数的游离骨碎所充斥,到时候感染会发生,栓塞会发生,坏死也可能发生。

    内固定术,也就是切开手臂,用钢丝捆绑钢条固定的办法也是一样行不通的,因为骨头已经完全碎裂了,寸寸断裂那是保守得不能再保守的说话,确切的说是厘厘断裂,完完全全的断裂,现在只是依靠着一种惯性又或是别的某种幸运因素保持着完好的形状,可是随时都有可能散落,一旦散落,就会变成一堆碎片,这是医学,是手术,又不是玩拼图,更何况这样的拼图就像是拼图大师也一样玩不转的!

    是的,陈凌的诊断是正确的!

    截肢,必须得截肢,这是唯一的治疗手段。

    理由,为了避免严重感染,为了避免坏死,为了避免出现各种不可逆的并发症。

    一班专家在看清楚了骨头的真正情况后,全都僵滞在了那里,好久好久,都没有人吭一句声。

    打脸,这是极为严重的打脸啊。

    一班专家,一班外伤科骨科的权威,短的已经从事临床外科十余年,长的却已经超过四十年,可是他们却连一个新入职不足三个月的住院医生都不如,脸皮薄的已经想着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脸皮厚的也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骨折也不能只看表面症状。

    姜确实是老的辣,可是辣椒却是小的辣!

    陈凌这颗小辣椒赫然就踩在一堆老姜之上!

    “啊~~~~”就在一班专家满地找脸皮的时候,急诊处置室那头已经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众人也顾不上再讨论了……反正结果已经摆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好讨论的,赶紧的涌了出去。

    到了急诊处置室,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武俊一条手臂像面条似的软在旁边,身体却在腾来腾去,嘴里发出阵阵惊天动地的哀嚎声。

    床边,武俊的老木和老姐正傻傻在站在那里,一人拿着手巾,一人捧着冰块。

    不用怎么猜,众人都能知道经过,武俊的老木想替儿子擦擦身上的血污,武俊的老姐自作聪明的想用冰块给弟弟镇镇痛被袪袪肿,结果不知是谁碰了武俊那条手臂一下,然后里面的骨头……里面的骨头怎样,还是照过x光再说吧,刚才被严重打了脸的一等专家如此慎重的认为。

    急诊床边x光,即照即冲即出结果!

    当众人再次看到武俊的手臂骨x光照片的时候,全都不由再次倒抽几口凉气。

    散了,散了!碎了,碎了!

    完了,完了!废了,废了……

    众专家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这首民谣,因为那四截原来看起来还完整的断骨,已经全都散落开来了,现在手臂里面包裹的全是骨折游离骨碎!

    悲叹的同时,一班专家也感觉庆幸,因为这武俊的骨头散得不迟也不早,恰恰就是刚刚好,如果不是他的老木和老姐碰散的,而是刚才他们在检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那他们就是用立白洗洁精也洗不清啊!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