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陈凌vs洪家老二

    洪竖的面前除了一幅人物壁画,并没有人。

    让人感他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似的,十分的好笑。

    不过陈凌不认为好笑,相反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果然,洪竖的话说完之后,那幅壁画就缓缓的升了起来,只剩下一个空d的框框,框框里面有一条通往下面的楼梯。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陈凌认识。她是马嫒,李依诺的助理,当然,是曾经的!

    对于她在这里出现,陈凌并不感觉惊奇,四合集团的一方势力就有李家在内,马嫒作为李家某位当权者的代表,出现在这里再正常不过了。要她不在,那才不正常呢!

    她就是洪竖的弟弟吗显然不可能,马嫒从里到外都很女人,绝不可能是人妖变的。

    陈凌淡淡的道:“马助理,我们又见面了!”

    马嫒贵为年薪骇人的金领,不过说出口的话却比建筑工地的临时工还要粗,“你mb的王八蛋,你也有今天!”

    陈凌眉头微紧,他可没有与泼妇骂街的习惯。

    马嫒冷哼一声,目光落在陈凌的脸上有种说不出口的轻蔑,“仆街仔,现在知道死了没有若不是你横空跳出来搞屎搞g,李依诺早就死了,我们的事也早就成了。”

    陈凌摇头,啧啧的叹息道:“马助理,做人还是不要那么忘本的好,据我所知,李依诺对你并不薄,而且你的恶行败露后,她原本可以要了你的命,但她却仁慈的把你放了!你不应该心存怨愤,而该感恩才对!”

    马嫒大窘,恼羞成怒的大吼,“少在我面前提那个贱人!”

    陈凌摇头,“她没有你贱。最少不会卖主求荣。”

    马嫒愤怒了,冲上来一巴掌扇到陈凌的脸上,“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有资格教训我。”

    来到这个世上,陈大官人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而且还是被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打。

    很好很强大,陈凌再看向这个女人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表情,因为这个女人已经不可救药,在他的眼中已经和死人无异了。

    和这种女人再说什么都是浪费表情,所以陈凌的光越过她,往她的身后看去,因为那条楼梯里传来了皮鞋的声音。

    好一阵,一个男人才从里面缓慢的走了出来。

    看清楚这个男人面容的时候,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陈凌终于动容了,惊愕,疑惑,愤怒,可惜,痛心……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

    洪竖朝这个男人招了招手,然后对陈凌道:“姓陈的,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弟弟,亲弟弟。”

    陈凌仿似没有听到洪竖的话,只是直直的看着这个男人,好一阵,终于张口喊道:“楚师兄。”

    男人的神色极为冷漠,但最终还是喊了一句:“小师弟。”

    这下,轮到洪竖有点傻眼,“你们之前认识。”

    男人道:“兄长,你忘了,我没出国实习之前就是在深城医学院上的学,陈凌也是在深城医学院,虽然我们不同一个系,也不同一个级,更不同一个班,但我们却是同一个宿舍。而且说起来,我们还有一段不能说不深的感情。”

    是的,能让陈凌叫师兄,而且又是姓楚的,仅仅只有一人,这人就是楚天南,性格y沉,心性狠毒,连陈凌都甚为敬愄的楚师兄。

    看到楚天南这一刻,陈凌以前的种种猜想,种种感觉终于被印证,尽管他一直都在故意逃避,不愿意去深纠,不愿意去面对,但到了此时此刻他却已经逃无可逃了,因为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终于出现在眼前。

    好一阵,陈凌才坚难的启齿道:“楚师兄,你,你怎么会是洪竖的弟弟。”

    楚天南眼中偶现复杂神色,不过稍纵即逝,平静的道,“我很想不是,可是没办法,我就是洪竖的弟弟,从小随的母姓。我想你应该也隐约猜到是我吧!”

    陈凌心中十分的难过,声音嘶涩道:“我不愿意去猜!”

    楚天南道:“小师弟,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陈凌道:“若不是这样,你这的这个兄长恐怕早就死了不下十次了!”

    楚天南叹气道:“我以前对你说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和我,注定要成为敌人,而且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和我,也同样都没有了选择。”

    陈凌苦笑道:“楚师兄,如果你早告诉我洪竖是你哥哥,或许一切不会是这样的。”

    楚天南摇头,“小师弟,你很清楚,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人生就是这么现实与残忍的。”

    陈凌伸手,缓缓的往口袋中c去。

    洪竖厉喝:“别动,动我就一枪打死你!”

    陈凌却置若罔闻,固执的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样动东西,抖落在楚天南面前。。

    看到他掏出的东西,楚天南的表情再次变得复杂起来。

    那是一条用金指节串成的项莲,中间系着一个玉佛。

    陈凌问:“楚师兄,这就是你还给我的吗”

    楚天南点头。

    陈凌神情激动起来,大声喝问:“这代表什么割袍断义”

    楚天南目光变得冰冷锐利起来,“你觉得你和我之前那一点幼稚的友情,可以抵消我对你的仇恨吗”

    陈凌摇头,有些无力的道:“我和你没有仇恨!”

    楚天南冷笑了起来,“是的,你和我没有仇,可是你和我兄长,你和我父亲呢”

    陈凌直视着他的双眼,这双眼睛虽然依旧熟悉,但眼睛里充满的却是陌生的冷漠。

    良久,他长叹了一口气,终于不再去争辩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再争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楚天南是洪升的儿子,是洪竖的弟弟。

    洪竖一直忍耐着,不过他的耐心显然不足了,终于冷喝道:“弟,你跟他废那么多话干嘛,他马上就要死了!”

    陈凌淡淡的问:“洪竖,在你看来,我今天真的必死无疑吗”

    听到外面隐约传来的警笛呼啸声,洪竖冷笑道:“你以为警察能救得了你吗在他们冲进来之前,我就已经把你干掉,然后从地下室下面那条地道离开了。”

    陈凌这就笑道:“你的算盘打得很精,不过太可惜了。”

    洪竖喝问:“可惜什么”

    “可惜你不该和我废那么多话!”陈凌这句话说出的同时,手已经动了,动作很小很轻,在楚天南与马嫒眼中,他的手仿佛只是幌动了一下。

    不过就是这一下,洪竖想再扣下扳机却已经晚了,他整个人都麻痹了,别说是扣动板机,就连眨一下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的,就是陈凌刚才那一下微不可闻的幌动,手中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已经扎到了几乎紧贴在他身后的洪竖身上。

    这根针虽小,可是出自陈大官人的手笔,却比子弹利箭更可怕狠毒许多,因为就算被子弹或利箭s中,还有一个可以扣动板机的反应时间,可是陈凌这一针没有,这根针不但蓄满真气,还对准了洪竖的命门要x,所以洪竖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

    陈凌说得没错,洪竖确实不该和他废那么多话的,如果一开始枪口顶到陈凌后脑就当机立断的开枪的话,那陈凌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不过很可惜,洪竖偏偏想让陈凌受尽折磨与屈辱而死,结果他自己却反倒倒霉了。

    陈凌这一针看起来很轻,可是非常的要命,洪竖这下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落下一身残了。

    在洪竖仰面朝天的倒下去的时候,陈凌轻而易举的夺下了他手中的枪。

    不过,他并没有把枪口指向楚天南,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他想要楚天南死的话,根本用不着枪。

    “楚师兄,你走吧!”

    楚天南错愕当场,迟疑的问:“你放我走”

    陈凌点头,扬了下手中的玉佛,“今天,我就当你是亲手把这个东西给我,和我真正的恩断义绝。他日再见,你我不再是师兄弟。”

    楚天南沉着脸道:“你要想清楚,今天把我放走的后果。”

    陈凌坚定的道:“我想过了。”

    楚天南沉吟了一下道:“好,作为交换,我在两年内不会向你及新锐锋作任何报复。”

    陈凌没有说话,只是心头却十分沉重与难过,两年后再见,恐怕他和楚天南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

    楚天南又道:“我要带走我兄长。”

    陈凌点头,“可以,不过这个女人你必须给我解决掉。”

    陈凌指的自然是刚才扇了他一耳光的马嫒,既然李依诺舍不得下杀手,那就让自己……哦,不,让别人来代劳吧!

    手一扬,陈凌手里的枪抛给了楚天南。

    楚天南接过了枪,有点难以置信,陈凌是傻了还是疯了,难道他就不怕自己调转枪口对着他吗

    看了一眼陈凌,又回头看向一旁的马嫒。

    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终于意识到危险的降临,完全没有了刚才趾高气昂的派头,吓得小脸发白,瑟瑟发抖,“楚天南,你,你,你敢杀我,你别忘了,我是四合集团的股东,我代表着李……”

    “砰!”一声枪响,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捂着血流如柱的胸口倒了下去。

    楚天南最终决有向陈凌开枪,而是结果了马嫒的性命,然后背起洪竖窜进了地下室。

    陈凌大松了一口气,手中蓄势待发的银针也散落到地上!

    楚天南的选择是明智的,如果刚才楚天南把枪口对着陈凌,那么在他扣下板机之前,这些银针就会s进他的身体,让他和他的兄长洪竖一样,下半辈子都在医院中躺着渡过……

    w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