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借刀杀人

    李大年上了车,年青人稍紧油门,汽车就朝前缓缓驶去!

    不过汽车在道路上行了好一阵也不见看青人开口,李大年就有点忍不住了,“你叫什么名字?是我家小义的朋友吗?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年青人自我介绍道:“李伯伯,我叫董磊,你虽然没有见过我,我却是认识你的!”

    李大年微点一下头,儿子的猪朋狗友很多,自己也只认识几个罢了,“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董磊道:“李伯伯,你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知道李义出事之后,我们哥几个都很着急,也找了一些关系去活动,可是……”

    董磊的声音说着低了下去,脸上现出颓然之色。

    纵然他没把话说完,李大年也知道活动的结果如何,所以他摆了摆手道:“你们有心就好,李义的事情比较复杂,不是那么好搞。”

    董磊摇头道:“其实说复杂也不复杂,据我所知,那个被李义不小心踢倒的小男孩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如果换了别的人,这个事也很好解决,主要这小男孩的父亲是省里的高官,这就麻烦了。”

    这话,真真的说到李大年的心坎上了,如果那孩子的家庭只是一般,凭自己的能量,儿子根本不用坐牢,自己也不用被停职,可问题是这孩子的父亲是钱副厅长,人家一句话,儿子这个故意伤害罪就算剥皮也脱不掉。

    “李伯伯,把李义从里面弄出来,我们暂时可能没有办法了,不过在这个事情上,我却查到了不少疑点!”

    李大年疑惑的问:“什么疑点?”

    董磊道:“李义可能被人给阴了!”

    “嗯?”

    “他手上的伤是被人故意弄出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去省附属医,然后找那姓陈的茬!”

    对于这一点,李大年也隐隐有种怀疑,只是出了事之后,儿子被捕,自己被停职,他也没有心思去调查事情的真相了。

    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有很多不合理之处,只是一时之间,千头万绪他又理不出所以然,沉吟一阵便道:“董磊,你继续说。”

    董磊接着道:“据我所知,李义那天是在食德福酒楼里和几个人一起喝早茶,然后和邻桌的一班人发生了摩擦,手臂才受伤的。”

    李大年摇头道:“他一天到晚在外面不是沾花惹草,就是惹事生非,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已不是我第一次擦屁股了!”

    是的,这确实是不是李大年第一次替自己的儿子擦屁股了,但却是第一次没把儿子的屁股擦干净,还弄得自己一身的屎。

    董磊道:“李伯伯,李义的性格确实是冲动,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可是你想想,食德福酒楼离得最近的是市人民医,然后是市二医,市附属医,反正附近有好些个大医生,可是李义受了伤怎么偏偏就跑到隔得很远的省附属医去了呢?还有他去了省附属医后,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啃书网推荐:

    应该是去外科或急诊科,怎么就跑到中西医科室去了呢?”

    李大年微微颌首,这些确实是不合理的地方。

    “这件事情过后,我才从侧面了解到,李义之所以去省附属医,之所以非找那姓陈的医生不可,全都是因为单建文,单建文对他说省附属医有一个姓陈的医生,医术非常的历害,看这种伤完全不用开刀什么的,只要拉一拉,摁几摁,再上点药就好了!”

    李大年再次摇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听说那个叫陈凌虽然只是个住院医生,但医术确实很高明,还获得瑞典皇家医学院荣誉院士的称号,另外他做的那例心脏不停跳心脏搭桥术以及其中的麻醉办法,我们卫生局的常务会议上是作过讨论的。”

    “李伯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单建文之前和陈凌有过很深的过节,而这个姓陈的之所以能够做这个心脏不停跳搭桥手术,还全是拜单建文所赐!”

    “哦?”李大年来了点兴趣,“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磊就把单建文与陈凌两人的恩怨说了一遍,又后道:“李伯伯,你说这单建文和陈凌仇怨这么深,单建文因为那事还被关了十几天,那他又怎么会那么好心的给李义介绍自己的仇人那儿看病呢?”

    李大年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已是十分阴沉,眼中也隐现怒意,不过他还是隐忍着不动声色的问:“可这也不能直接证明单建文要害李义啊。”

    董磊摇摇头,“不,这些都是证据,只是没有绝对说服力罢了,不过李伯伯,你听听这个!”

    说罢,董磊就拿出了一个袖珍录音机,并摁下了播发键。

    “……你们听好了,我已经在食德福酒楼订了两张桌子,我和李义他们会在九点左右到,你们八点半那样子就过去,然后等我们到了就见机行事,到时候李义一端起茶杯喝菜,你们就过去碰他的椅子,记住,要做得像是不小心的样子!撞了之后就没事人一样走开,李义为人冲动傲慢,肯定会找你们的茬,到时就开打,不过别搞太严重,也别带家伙,反正只要弄到非要去医院才能处理就好,他一受伤,你们立即就跑,到时我会掩护你们……”

    录音播放到这里,董磊就摁停了录音机,对李大年道:“李伯伯,原来的时候我只是怀疑这事有蹊跷,可能与单建文有关,只是不敢肯定,直到弄到了这个录音!但我真的没想到,单建文是这么阴险的人。”

    李大年此时心里已经怒得不可收拾了,李义别的朋友他不认识,但是单建文却是认识的,而且他也认得单建文的声音。这录音带里说话的人,就是单建文。

    原来这件事全都是单建文弄出来的,他想要借刀杀人。

    这个时候的李大年已经无法冷静了,不过突然间他还是想到了一个疑点,警惕的道:“你是怎么弄到这个录音带的?”

    董磊道:“李伯伯,不瞒你说,原来的时候我就瞧单建文不顺眼,这个家伙老是自以为是的在背后挑拨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自从李义出事,我隐约感觉这件事情与单建文有关后,就更想整死丫的,昨晚的时候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啃书网推荐:

    ,他的马子和他吵了一架,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我就想办法把她灌醉,原本是想在她喝醉以后拍点限制级的东西,然后借以羞辱单建文的,没想到却在这个女人的手机里发现了这个东西,于是我就拷贝了过来,原来的时候,我想把它送给警察的,但在这之前,我还是决定先拿来给你听听!”

    李大年听完之后竟然嘿嘿的狞笑起来,“董磊,你小子也挺阴险的嘛!”

    董磊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李大年突地一手抢过了录音机,然后道:“董磊,你小子虽然用心不良,但看在你确实也有帮李义的心上,这件事你就别掺和了,我来处理!”

    董磊微愣一下后,问:“李伯伯,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我准备怎么对付他?我要让他死!李大年的眼中滑过一抹异常残酷之色。

    “这个你就别管了!”李大年说着示意董磊停车,在下车之前却道:“董磊,你如果聪明,你就记住一点,你从来都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没有见过你!”

    董磊神色一禀,赶紧的点头。

    李大年这就冷哼一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董磊在倒后镜里看到李大年的身影在街角消失,这才抹了抹额上的冷汗,重新发动车子朝前驶去,因为他刚才在李大年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董磊在深城大道上绕了好几圈,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后,这才把车停到了夜星空迪吧。

    在这个喧嚣昏暗又充满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迪吧的贵宾包厢里,董磊看到一个年青人独自一人坐在那里。

    “李少!”董磊恭敬的唤了一声。

    李少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他坐过来,然后才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董磊点头道:“我已经按你的咐吩,把事情都跟他说了。”

    李少又问:“他什么反应?”

    董磊犹豫了一下道:“他很愤怒,我猜他肯定会去找单建文,就算不自己去,也会找别的人去……”

    李少摆了摆手,“你的猜测就不要说了,这个迪吧的王老板,现在正在楼上,你想要入股的事情,现在可以上去跟他说了!”

    董磊大喜的道:“谢谢李少!”

    李少摇头,淡淡的道:“谢就不用了,闭紧自己的嘴吧就可以。”

    董磊重重的点头,“放心,这事我会烂在肚子里,绝不会向任何人吐露只字半言!”

    李少点点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昂贵西服,语气深沉的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这个李少,自然不是李义!

    李义现在还在看守所里翘着屁股等着宣判呢,但同样是姓李,又参与到这个事情中,他的身份应该不能猜测!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