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章
    ?浪漫海上夜

    当陈凌赶到丁家在海边的别墅时,天还没黑下来。

    走下车的时候,一股清爽略带着腥味的海风吹来,使得陈凌精神微微一振,放眼眺望,远处海天一色,夕阳懒洋洋的躺在海面上,仿佛在随波在漂荡。

    不远处的海滩上,海鸟还是像从前一样,趁着日落前最后的阳光在海面上嬉闹觅食。

    海边别墅还是像从前一样,给人的感觉宁静,恰意。

    院子里的黄花树盛开着点点黄花,美得仿佛到了另外一个没有纷争没有喧嚣的世界。

    晚霞无限好,可惜近黄昏,陈凌不是个诗情画意多愁善感的人,可是此时此刻也不免有此感慨。

    摁了电子防盗锁后,在别墅周围负责李依诺安全的一班保镖就从暗处现出身来,迎上前向陈凌行礼问安。

    陈凌点点头,“你们辛苦了,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们回去吧!”

    为首的那名保镖知道姑爷的实力,想了想便点头应下,领着众人退走。

    陈凌来到别墅门前,伸手摁了门铃,足足等了好一阵,才听到里面有动静传出。

    门开了,李依诺带着一脸惺忪的睡意出现在眼前,当她看到斜斜的依靠的门边,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的陈凌的时候,脸上不由露出惊讶之色,“你,怎么会来?”

    陈凌摊了摊空无一物的手,笑道:“我可没带礼物来看你,欢迎吗?”

    李依诺被他逗得笑了笑,一边把他往屋里让,一边道:“这原本就是你的地方,我敢不欢迎吗?”

    陈凌进去后看见沙发上有些紊乱,显然刚才李依诺就睡在这上面。

    李依诺发现了陈凌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里很安静,也让我感觉很舒服,来了之后,在这里躺一会儿就睡着了!”

    陈凌有些惊讶,“你就睡了一天?”

    李依诺摇摇头,“我中午才过来的,睡了几个小时吧!”

    陈凌就问:“肚子饿吗?”

    李依诺被他这一提醒,才感觉自己确实饿了,于是老实的点点头。

    陈凌又问:“你会做饭吗?”

    李依诺摇头。

    陈凌只好叹气,现代会做饭的女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会做饭的男人却越来越多了。

    男人与女人的地位,不停的被颠覆,看来以后这个世界,男人会越来越难混啊!

    无奈的走到冰箱前,打开上来看看,发现里面还有新鲜的瓜果蔬菜,还有新鲜的海鲜等等,估计是负责管理这个别墅的那个阿姨给准备的。

    陈凌这就挽起袖子道,“李小姐……”

    正在整理沙发的李依诺听了之后微蹙起眉头,“我已经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小姐行不行!”

    陈凌笑笑,改口道:“李依诺!”

    李依诺这才应了一声,问:“干嘛?”

    陈凌就道:“我负责晚饭,你负责收拾一下!”

    李依诺点头道:“ok!”

    陈凌亲自下厨,没费多大功夫,五菜一汤摆上了桌,因为天还没黑透,晚餐没有烛光,不过在轻轻的浪潮声中,也有些许浪漫。

    李依诺偿了偿陈凌做的菜,不由赞道:“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呢?”

    陈凌笑道:“我也没想到,你连做饭都不会呢!”

    李依诺脸上窘了下,撑强的道,“谁规定女人一定要会做饭的。”

    陈凌就道:“你没听说过,想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得套牢男人的胃吗?”

    李依诺冷哼,“我才不要那么辛苦的去讨男人欢心呢!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比蛤蟆多了一条腿么!”

    陈凌心中寒了寒,很想说,男人就是因为比蛤蟆多一条腿才显得了不起啊!

    短短几句不太投机的交谈,气氛变得有些不合谐。

    陈凌想起自己的任务,不由暗自叫苦,早知道就听丁寒涵的,让她给李依诺下点什么药,自己再灌几瓶酒,糊里糊涂的把她办了就是了。

    看看外面不远处在海中漂荡的那艘游艇,这就无话找话的道:“那是谁家的游艇,好漂亮啊!”

    李依诺有点犯晕,“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那就是你家的呗!”

    陈凌恍然,窘迫的干笑一声,“我只来过这里一次,不太清楚!”

    李依诺就道:“我今天来的时候就想上去看看的,谁知道来了之后,坐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要不是你来,我可能要睡到晚上呢!”

    陈凌这就提议道:“那一会儿咱们吃过饭,上去看看。”

    李依诺有些兴奋起来,“好啊!”

    陈凌暗呼一口气,总算找到个她感兴趣的节目了。

    吃过了饭,两人简单的收拾一下,这就去了海边,登上游艇。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天上星空点点,岸边却是灯光通明,照得海面一片反光!

    月朦胧,夜朦胧,天地间仿佛挂了一层纱幔,让一切都变得不清晰,不真实,犹如置身梦中。

    李依诺在船长室里摆弄一阵,竟然把游艇给鼓弄着了,再折腾几下,船就驶离了岸边。

    看到游艇往海中心驶去,陈凌好奇的进入船长室,却看李依诺在娴熟流畅的操纵着航轮,不由有些惊讶,“你会开船呢?”

    李依诺自豪的笑笑,“我虽然不会做饭,可是我从九岁起就会驾船了,十八岁就拿了船泊驾照,现在我可以在任何国家驾驶总吨超过一千的船只呢!”

    陈凌闻言不由竖起了大拇指,“李依诺,你真了不起,我现在连机动车驾驶证都没有呢!”

    李依诺闻言大寒,“天啊,那你以后可别载我。”

    陈凌笑笑,“我会尽快去考一个的。”

    考鬼考马,明天打个电话给蜂后,让她给办一个就行了。

    看着李依诺如行云流水一般操控航轮,陈凌感觉好玩,不由就道:“这个难不难学,你教我怎样开好吗?!”

    李依诺点点头,“好,你站我身后来,两只手学我一样,放到上面,很简单的,比开车还要简单。”

    陈凌依言站到她的身后,当他伸手抓住航轮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就不能避免的贴在一起。

    被他一贴上来,李依诺就不由自主的震了震,暗里有些后悔自己的热情,没事干嘛给自己找不自在呢?平日里被他占的便宜还不够吗?

    不过,既然答应了,也只能硬着皮头的教他。

    随着航轮的转动,游艇的荡漾,两人的身体时分时触,不停的轻碰轻撞着。

    李依诺的脊背柔顺滑溜,臀部圆润又挺俏,尤其是她的身高,仿佛就是为陈凌量身订造一般,从背后贴着她,两人可说是天作之合,天衣无缝,陈凌的下身就顶在李依诺极为敏感的部位上。

    渐渐地,陈凌意识到自己不太妥了,身下被那软绵绵的弹性刺激得很快就起了反应。

    李依诺也很快感觉到了,可是她又不敢声张,脸热了,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尤其不争气的是她的双腿,在后面绵绵不停的坚挺撞击中,她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阵发虚,双腿也无法自控的发软,几欲跪到地上去了。

    她不知道当初露西站在船弦上被杰克从身后抱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这一刻,她感觉很紧张很难受,很羞臊很慌乱,但最要命的却还是很刺激很兴奋。

    尽管如此,她却始终都未发一言,就是任由陈凌这样半搂半抱的紧贴着她,或许,那一切一切的感觉都是假的,身体最直观的感觉是舒服,这才是她没有出声的真正理由。

    陈凌起初也是尴尬的,也曾数次想过放开她,可是权衡再三,他还是没有这样做,而是就那样贴着她。

    四周很安静,除了“沙沙”的海浪声,只剩下两人交织的心跳声在响着。

    这种气氛是浪漫的,暧昧的,同时也是危险的,李依诺隐隐意识到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出问题的时候,心里就更慌乱了,有些慌不择言的张嘴道:“明天,我,我就要回去了!”

    陈凌已经从丁寒涵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并不是很意外,相反的,她这句话使得一直都下不了决定的他狠了很心肠,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

    原本只是放在航轮上的双手收了回来,不过却没离开,而是轻轻的缠到了她的腰间,伏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被他真正的抱住,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他的坚挺,李依诺的心跳彻底的乱了节奏,一股快要窘息的感觉不知从哪里传来,让她好难受,又仿佛很舒服……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最该做的,是挣扎,是逃开,又或是转过身来,狠狠的给他一耳光,可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语无伦次的道:“我,我不知道,也许,不会……”

    陈凌的声音就在她耳边痒痒的响了起来,“如果我说,我想再见到你,希望你回来,你相信吗?”

    李依诺愕然的转过头来,但等待她的不是什么深沉的眼神,而是两片炽热的唇。

    在回过头来的瞬间,她樱红的嘴唇已经被陈凌吻住了。

    随即,她整个人也被陈凌扳转过来,紧搂在怀中狂热的亲吻起来。

    这一瞬间,李依诺真的是懵了,仿佛脑袋瞬间被抽空了似的,什么都想不到了,连反抗与挣扎都忘了,只是任由陈凌索取她,吮吸她……

    浪漫海上夜

    当陈凌赶到丁家在海边的别墅时,天还没黑下来。

    走下车的时候,一股清爽略带着腥味的海风吹来,使得陈凌精神微微一振,放眼眺望,远处海天一色,夕阳懒洋洋的躺在海面上,仿佛在随波在漂荡。

    不远处的海滩上,海鸟还是像从前一样,趁着日落前最后的阳光在海面上嬉闹觅食。

    海边别墅还是像从前一样,给人的感觉宁静,恰意。

    院子里的黄花树盛开着点点黄花,美得仿佛到了另外一个没有纷争没有喧嚣的世界。

    晚霞无限好,可惜近黄昏,陈凌不是个诗情画意多愁善感的人,可是此时此刻也不免有此感慨。

    摁了电子防盗锁后,在别墅周围负责李依诺安全的一班保镖就从暗处现出身来,迎上前向陈凌行礼问安。

    陈凌点点头,“你们辛苦了,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们回去吧!”

    为首的那名保镖知道姑爷的实力,想了想便点头应下,领着众人退走。

    陈凌来到别墅门前,伸手摁了门铃,足足等了好一阵,才听到里面有动静传出。

    门开了,李依诺带着一脸惺忪的睡意出现在眼前,当她看到斜斜的依靠的门边,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的陈凌的时候,脸上不由露出惊讶之色,“你,怎么会来?”

    陈凌摊了摊空无一物的手,笑道:“我可没带礼物来看你,欢迎吗?”

    李依诺被他逗得笑了笑,一边把他往屋里让,一边道:“这原本就是你的地方,我敢不欢迎吗?”

    陈凌进去后看见沙发上有些紊乱,显然刚才李依诺就睡在这上面。

    李依诺发现了陈凌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里很安静,也让我感觉很舒服,来了之后,在这里躺一会儿就睡着了!”

    陈凌有些惊讶,“你就睡了一天?”

    李依诺摇摇头,“我中午才过来的,睡了几个小时吧!”

    陈凌就问:“肚子饿吗?”

    李依诺被他这一提醒,才感觉自己确实饿了,于是老实的点点头。

    陈凌又问:“你会做饭吗?”

    李依诺摇头。

    陈凌只好叹气,现代会做饭的女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会做饭的男人却越来越多了。

    男人与女人的地位,不停的被颠覆,看来以后这个世界,男人会越来越难混啊!

    无奈的走到冰箱前,打开上来看看,发现里面还有新鲜的瓜果蔬菜,还有新鲜的海鲜等等,估计是负责管理这个别墅的那个阿姨给准备的。

    陈凌这就挽起袖子道,“李小姐……”

    正在整理沙发的李依诺听了之后微蹙起眉头,“我已经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小姐行不行!”

    陈凌笑笑,改口道:“李依诺!”

    李依诺这才应了一声,问:“干嘛?”

    陈凌就道:“我负责晚饭,你负责收拾一下!”

    李依诺点头道:“ok!”

    陈凌亲自下厨,没费多大功夫,五菜一汤摆上了桌,因为天还没黑透,晚餐没有烛光,不过在轻轻的浪潮声中,也有些许浪漫。

    李依诺偿了偿陈凌做的菜,不由赞道:“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呢?”

    陈凌笑道:“我也没想到,你连做饭都不会呢!”

    李依诺脸上窘了下,撑强的道,“谁规定女人一定要会做饭的。”

    陈凌就道:“你没听说过,想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得套牢男人的胃吗?”

    李依诺冷哼,“我才不要那么辛苦的去讨男人欢心呢!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比蛤蟆多了一条腿么!”

    陈凌心中寒了寒,很想说,男人就是因为比蛤蟆多一条腿才显得了不起啊!

    短短几句不太投机的交谈,气氛变得有些不合谐。

    陈凌想起自己的任务,不由暗自叫苦,早知道就听丁寒涵的,让她给李依诺下点什么药,自己再灌几瓶酒,糊里糊涂的把她办了就是了。

    看看外面不远处在海中漂荡的那艘游艇,这就无话找话的道:“那是谁家的游艇,好漂亮啊!”

    李依诺有点犯晕,“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那就是你家的呗!”

    陈凌恍然,窘迫的干笑一声,“我只来过这里一次,不太清楚!”

    李依诺就道:“我今天来的时候就想上去看看的,谁知道来了之后,坐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要不是你来,我可能要睡到晚上呢!”

    陈凌这就提议道:“那一会儿咱们吃过饭,上去看看。”

    李依诺有些兴奋起来,“好啊!”

    陈凌暗呼一口气,总算找到个她感兴趣的节目了。

    吃过了饭,两人简单的收拾一下,这就去了海边,登上游艇。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天上星空点点,岸边却是灯光通明,照得海面一片反光!

    月朦胧,夜朦胧,天地间仿佛挂了一层纱幔,让一切都变得不清晰,不真实,犹如置身梦中。

    李依诺在船长室里摆弄一阵,竟然把游艇给鼓弄着了,再折腾几下,船就驶离了岸边。

    看到游艇往海中心驶去,陈凌好奇的进入船长室,却看李依诺在娴熟流畅的操纵着航轮,不由有些惊讶,“你会开船呢?”

    李依诺自豪的笑笑,“我虽然不会做饭,可是我从九岁起就会驾船了,十八岁就拿了船泊驾照,现在我可以在任何国家驾驶总吨超过一千的船只呢!”

    陈凌闻言不由竖起了大拇指,“李依诺,你真了不起,我现在连机动车驾驶证都没有呢!”

    李依诺闻言大寒,“天啊,那你以后可别载我。”

    陈凌笑笑,“我会尽快去考一个的。”

    考鬼考马,明天打个电话给蜂后,让她给办一个就行了。

    看着李依诺如行云流水一般操控航轮,陈凌感觉好玩,不由就道:“这个难不难学,你教我怎样开好吗?!”

    李依诺点点头,“好,你站我身后来,两只手学我一样,放到上面,很简单的,比开车还要简单。”

    陈凌依言站到她的身后,当他伸手抓住航轮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就不能避免的贴在一起。

    被他一贴上来,李依诺就不由自主的震了震,暗里有些后悔自己的热情,没事干嘛给自己找不自在呢?平日里被他占的便宜还不够吗?

    不过,既然答应了,也只能硬着皮头的教他。

    随着航轮的转动,游艇的荡漾,两人的身体时分时触,不停的轻碰轻撞着。

    李依诺的脊背柔顺滑溜,臀部圆润又挺俏,尤其是她的身高,仿佛就是为陈凌量身订造一般,从背后贴着她,两人可说是天作之合,天衣无缝,陈凌的下身就顶在李依诺极为敏感的部位上。

    渐渐地,陈凌意识到自己不太妥了,身下被那软绵绵的弹性刺激得很快就起了反应。

    李依诺也很快感觉到了,可是她又不敢声张,脸热了,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尤其不争气的是她的双腿,在后面绵绵不停的坚挺撞击中,她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阵发虚,双腿也无法自控的发软,几欲跪到地上去了。

    她不知道当初露西站在船弦上被杰克从身后抱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反正这一刻,她感觉很紧张很难受,很羞臊很慌乱,但最要命的却还是很刺激很兴奋。

    尽管如此,她却始终都未发一言,就是任由陈凌这样半搂半抱的紧贴着她,或许,那一切一切的感觉都是假的,身体最直观的感觉是舒服,这才是她没有出声的真正理由。

    陈凌起初也是尴尬的,也曾数次想过放开她,可是权衡再三,他还是没有这样做,而是就那样贴着她。

    四周很安静,除了“沙沙”的海浪声,只剩下两人交织的心跳声在响着。

    这种气氛是浪漫的,暧昧的,同时也是危险的,李依诺隐隐意识到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出问题的时候,心里就更慌乱了,有些慌不择言的张嘴道:“明天,我,我就要回去了!”

    陈凌已经从丁寒涵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并不是很意外,相反的,她这句话使得一直都下不了决定的他狠了很心肠,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

    原本只是放在航轮上的双手收了回来,不过却没离开,而是轻轻的缠到了她的腰间,伏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被他真正的抱住,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他的坚挺,李依诺的心跳彻底的乱了节奏,一股快要窘息的感觉不知从哪里传来,让她好难受,又仿佛很舒服……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最该做的,是挣扎,是逃开,又或是转过身来,狠狠的给他一耳光,可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语无伦次的道:“我,我不知道,也许,不会……”

    陈凌的声音就在她耳边痒痒的响了起来,“如果我说,我想再见到你,希望你回来,你相信吗?”

    李依诺愕然的转过头来,但等待她的不是什么深沉的眼神,而是两片炽热的唇。

    在回过头来的瞬间,她樱红的嘴唇已经被陈凌吻住了。

    随即,她整个人也被陈凌扳转过来,紧搂在怀中狂热的亲吻起来。

    这一瞬间,李依诺真的是懵了,仿佛脑袋瞬间被抽空了似的,什么都想不到了,连反抗与挣扎都忘了,只是任由陈凌索取她,吮吸她……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