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十章
    ?加薪加薪

    “大少,我可以不上去吗?”金锁怯怯懦懦的问道。

    金锁一点都不笨,相反的,她比一般女人都要精明,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凌叫她上楼去干嘛呢?除了干还有嘛啊!

    陈凌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淡淡的反问一句:“你说可以吗?”

    金锁不敢迎视他那深沉中透着锐利与灼热的目光,喃喃的低下头去。

    站在那里,犹豫了良久,金锁终于还是默叹了一口气,跟着他上楼。

    进入那个主卧室,看到陈凌已经坐在床边等着她,金锁不难猜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很清楚,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她完全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发生。

    主卧室里,最显眼的就是那张鲜亮刺目的大床,金锁很清楚,这就是大少和那个优雅高贵精明强干的女主人尽情狂欢的所在。

    每天的打扫收拾使她必须每天进来一次,不过她从来不敢想像自己躺在这张大床上是什么感觉,因为躺在床上的时候,大少必定就会在她身上,这并不是她所希望发生的。

    “大少,当初咱们签合同的时候,你不是答应过,一年之内不碰我的吗?”金锁弱弱的问道。

    “现在不是已经过年了吗?而且已经过年很久了呢!”陈凌回答道。

    “可是这前后的时间,也还不足一年啊!”

    “虽然不足一年,但也差不几了!”陈凌扳着指头算了算,然后又苦着脸道:“今晚那个丁寒涵给我吃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现在我整个人都火烧火燎的,快要爆炸了!”

    金锁嗤之以鼻,“吃了什么东西?平时你不吃什么,还不照样心急火燎,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看到人家不是亲就是啃,不是摸就是抱的,还要找吃了什么来做借口,我真的想用脚趾头鄙视你!”

    陈凌苦笑,这个时代确实疯狂得有够可以,说真话从来都没人信啊,“金锁,说话客气些行不行,我现在假假也是你的主人啊!”

    “不就是看在你是我的主人的份上吗?要是换了别人,我早就一板砖过去了!”

    够粗暴,够直接……可是陈凌一点都不喜欢,“金锁,你到底要怎样?”

    “我不要怎样,我要等一年,现在还差四个月零八天呢!”

    “晕死,你一天一天扳着指头算着来的吗?既然那么迫不及待,早一天晚一天不是一样的结果吗?”

    “你才迫不及待呢!”金锁没好气的骂道。

    “金锁,今晚这个情况有点特殊,我姐和柔姐姐都不在,我……”

    “你不会去找夏雨啊,反正她对你又不是没意思,只要你说,她肯定会陪你的!”

    “我想过的,可是我狠不起心肠来伤害她。”

    “那我呢?你就狠心这样对待我吗?我虽然卖身给你,可我就不是人了吗?”金锁眼眶红了起来。

    陈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叹口气道:“算了,金锁,你下去吧!”

    金锁的眼泪原本就要掉下来了,可是听了这话不由疑惑的抬起头,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陈凌的脸红得有些异常,神色也极为不对劲,不由的问:“你真的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吗?”

    陈凌没好气的道:“骗你有饭吃啊!”

    金锁更是好奇,“是伟哥吗?”

    陈凌白她一眼,“比伟哥更厉害,我估计丁寒涵是把我教她认识那些可以助性的中草药,通通都加了一点。”

    金锁有点幸灾乐祸的道:“你呀,真是自作自受,教大少奶奶学什么不好,偏偏要教她认识这种东西。”

    陈凌:“金锁,别说风凉话了行不行?你到底肯不肯吗?不肯就赶紧走啊,一会儿我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金锁吓得转身就要走,可是没走两步又停下来道:“大少,曼儿姐和柔姐姐虽然不在,可是你不是大把的钱吗?真的想要,你上街花点钱不就得了,有钱你还怕没有女人吗?”

    陈凌苦笑,“金锁,难道我在你的眼中真的是那么不堪,真的是那么饥不择食吗?”

    金锁很想点头的,可是看到他那副难受的模样,又有点不忍,思索一阵,终于还是对自己狠了狠心,走到床前蹲下了身子。

    陈凌惊讶的问:“你干嘛啊?”

    金锁幽怨的看他一眼,“还能干嘛,帮你啊!”

    陈凌:“你不是说时间还不到就不和我那个的吗?”

    金锁蹲在床边,一边替他解着皮带和裤钮,一边道:“我是这样说过,可是除了和你那个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用手不是一样的吗?”

    陈凌:“……”

    金锁:“我呀就是命苦,给你端茶递水,给你洗衣做饭,给你做牛做马,现在还要给你做这种事情。要不是看在你待我还不错的份上,我真是懒得管你的死活。”

    说话的时候,金锁的手已经探到了陈凌的身下,一双灵巧的手只有借着说话的掩护才不至于显得那么颤抖。

    被她一确碰,陈凌一个激零,忍不住把手搭在她的双肩上!

    “金,金锁,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我~~”陈凌滋溜溜的吸着气道。

    “鬼才喜欢你,我是看在钱的份上!”金锁抬起头,嗔怪的横他一眼,但脸上早已是一片绯红,从这个角度看起来,更是妖娆迷人。

    “你,你就那么,喜欢钱啊?”陈凌说话不能连贯的问。

    “当然啊!钱谁不喜欢!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自从我家有了钱之后,各种各样的亲戚纷涌而至,我新建的房子这才落成多久,门坎都快被人踏破了!”金锁一边说着,手里也一边忙活不停,“你都不知道,自从你把一千万给了我之后,我家多了多少亲戚……”

    “那我再给你涨工资!”陈凌说着就再也忍不住,把她灵秀的脑袋给摁了下去。

    ……

    第二天,金锁很晚才起来。

    不过夏雨却有些奇怪,因为金锁一直都捂着嘴角,刷牙的时候也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重播似的,慢慢悠悠有一下没一下的刷着,一边刷还一边滋溜溜的吸气,时不时还会干呕。

    夏雨不禁问道:“金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金锁委委屈屈的道,可是一说话,酸软到疼痛的腮邦又抽搐起来,不由又是一阵阵吸气。

    夏雨更好奇了,“吃了什么东西,疼得这么厉害?”

    金锁郁闷的道:“别问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夏雨:“可是我想知道啊?你告诉我嘛,好让我也提个醒,以后别吃啊!”

    “这个恐怕由不得你啊!到了时候,你不想吃都得吃的。”金锁长长的叹气,“女人啊,都是这么命苦的!”

    夏雨:“……”

    刷完牙之后,金锁又用冰块敷着自己的脸颊,然后恨恨的问,“那个该死的大少走了吗?”

    夏雨点头,“哥哥一早就上班去了啊!早上你没醒来,是我给他做的早餐。”

    金锁苦笑:“我到天亮才睡的!早上怎么醒得来!”

    夏雨疑问:“哦?你昨晚干嘛去了啊?”

    还能干嘛?伺候你那个杀千刀的哥哥呗,金锁苦笑道:“夏雨,早上你知道醒,为什么半夜又睡得那么死呢,要是昨晚是你比我先醒来,那该有多好啊!”

    夏雨:“我睡觉习惯带着耳塞蒙着眼罩的。怎么,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吗?”

    金锁苦笑着摇头,“你这样子睡觉,被人给抬走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夏雨却是笑笑,“有哥哥在,没人敢来动我的!”

    动你的就是你哥!金锁真的很想这就告诉她,不过想想又叹了一口气,同人不同命,陈凌虽然不狠心夏雨怎样,可是对她却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只是没多一会儿,金锁又笑了起来道:“夏雨,今天咱们逛街去,你上次不是说看到一套裙子很漂亮的吗?我给你买去!”

    “呃?”夏雨有点疑惑金锁的大方,“金姐姐,你中大奖了?”

    “对,中了三百万大奖!”金锁点头道,昨儿虽然辛苦到天亮,弄得今天说话都吃力,但大少也算厚道,最后金口一开,给她加了三百万工资,尽管这样合同期又被加了五年,可是都已经签二十年了,也不介意多这五年了。

    “真的啊?那可太好了!”夏雨雀跃起来。

    看着她兴奋的模样,金锁真的很想告诉她,好什么好呀,那是姐姐卖身的钱!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