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白吃的晚餐

    陈凌和李啸澜正在商量的时候,林紫旋来了,身边还拖着一个行李箱。

    不用问,里面装着的应该是杜蕾歆的东西。

    陈凌见她来了,立即就起来,不过不是迎上去,而是看也不看她,领着李啸澜进了书房,直把林紫旋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脸都绿了。

    如果不是金锁上去迎她,说不定她就甩头走人了。

    其实,陈凌对林紫旋并没有什么意见的,相反的,他对这个有着一副魔鬼身材天使容貌的林助理还有那么丁点性趣呢!不过在处理这起医患纠纷的敏感时刻,林紫旋全权代表着院委会,陈凌不得不对她实施冷暴力来表达自己坚决的态度罢了。

    “师兄,刚刚我们说到哪了?”陈凌问道。

    “说到让我派人跟着这一男四女,你要随时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我刚才已经打电话让人去办了!集团里最擅长监视与跟踪的那些兄弟现在应该已经在池海泽兄妹几个的家附近了!”李啸澜回答道。

    “嗯!”陈凌满意的点头,李啸澜办事,还是相当有效率的。

    “枫少,那接下来做什么?”李啸澜问道。

    “不着急,先盯着再说!”陈凌摆手道。

    “枫少,其实嘛,我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费这么多手脚,直接找几个兄弟去把他们通通砍了得了。”

    “师兄,你在开玩笑吧?”陈凌愕然的看着李啸澜,“旧义合变成新锐锋已经一年多了,你怎么还动不动就讲打讲杀的啊?”

    “呵呵,我这不跟你开玩笑嘛!”李啸澜讪讪的笑了笑,随后却又有些担心的道:“不过啊,师弟,咱们现在是要讲究文明,凡事再不能随随便便就动刀动枪,可问题是他们未必有咱们这么讲究啊,你瞅瞅,找医闹,找打手,抬棺材,设灵堂,围殴,打电话恐吓,哪一件事情地道了,比我们陈惑仔还烂呢!!”

    “没关系,让他们闹吧。我倒是要看他们还能闹出什么花样。”陈凌冷笑道。

    “师弟,我瞅这些天你这应该不会安生,要不我派些兄弟在附近,发防……”

    陈凌摆手打断了他,伸手朝窗外那几个镇守在院门附近的士兵道,“咱们的兄弟能有他们厉害吗?你真的以为他们的冲锋枪是摆设啊?安全的事情不用操心,来,咱们再合计合计……”

    ……

    送走李啸澜的时候,陈凌原本还想再刺激刺激林紫旋的,可是金锁却告诉他,林大助理没坐一会儿就走了。

    人既然走了,那也只能算了,难道还打电话去跟她吵不成,于是就来到了金锁给杜蕾歆安排的房间。

    房间里,杜蕾歆正安静的坐在书桌旁,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临床医学手册,只是注意力明显有些不集中,神思飘忽,清秀的眉目之间隐现着淡淡的愁苦之色。

    陈凌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在忧心什么。

    “咳!”陈凌轻咳一声,然后唤了一句:“蕾歆!”

    “老师!”杜蕾歆赶紧的站了起来。

    “不用生疏和客气,这儿又不是科室!呃……瞧我这话说的,就算是在科室,也不用这样!你虽然叫我老师,可是你也知道,我根本还没你打呢!咱们只差了两岁,应该没有代沟吧!”

    “没有,怎么会有代沟呢!”杜蕾歆难得的轻笑一下。

    “那就好,把这当成是自己家一样!”陈凌随和的道。

    “好!”杜蕾歆点头,却始终还是显得极为拘束。

    “你要真觉得不习惯,我把陈智德也叫过来……”

    “不,不,老师,我和他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虽然是同一个班,但平时也没什么话说的!”杜蕾歆赶忙的解释,可是解释完了,自己又有点发懵,解释这么清楚干嘛呢?

    “呃,这样啊!那你就和金锁,还有夏雨多亲近亲近,金锁虽然说是我的丫……不,是我请的保姆,但人挺可以的,没有坏心眼。有什么事就让她做好了。还有夏雨,她是个作家,而且严格的一点来说,她现在还是我的病人。而且她这个病还比较典型,你要是要写什么医学论文的话,这还是个不错的病例呢!”

    “哦?”杜蕾歆这才终于来了点兴趣,“夏雨姐得的是什么病?”

    “她这个病说来很复杂……”

    “……”

    两人聊了一通之后,杜蕾歆的脸上终于难得又现一丝神采。

    末了,陈凌这就语重心长的道:“蕾歆啊,人生难免总会有磕磕绊绊的,想开点,别忧愁,雨后将会是晴天,这点事情算不得什么,很快就会过去的!”

    “老师,说实话,我到现在还很害怕呢!”杜蕾歆声音低低的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家属那边没完没了的,医院也不知道是什么态度,我这个实习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尤其是我家里,我到现在还不敢告诉爸爸妈妈我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呢,要是二老知道了,肯定会担心死的。”

    陈凌沉吟了一下,扳过她的肩头看着她道:“蕾歆,你相信我吗?”

    杜蕾歆不敢迎视陈凌的眼神,只能一个劲的点头,如果说这个世上除了父母之外,还有第三个她可以相信的人,那必定是眼前这个男人。

    陈凌看她点头,这就道:“既然你相信我,那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所有的问题都交给我来解决吧,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让你的学业半途而废的。”

    杜蕾歆的眼眶忍不住又红了,声音嘶涩的道:“老师……”

    陈凌笑着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好了,咱们不要说这些了,走,老师带你去个地方,让你高兴高兴!”

    说这话的时候,陈凌的表情,真的有点像带小妹妹去看金鱼的怪黍蜀一样。

    杜蕾歆确实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有什么事情让自己高兴起来,怯怯的问:“去哪啊?”

    陈凌神神秘秘的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杜蕾歆见陈凌不肯说,也只好作罢。

    反正陈凌应该不会把她给卖了,不过要是真的被卖了,她……也只好认了!

    陈凌开着车,载着杜蕾歆出了门。

    ……

    悍马车驶到地头的时候,杜蕾歆有点不知所以,因为陈凌竟然把她带到了一个中医药堂门前。

    “老师,你带我来这干嘛?”杜蕾歆不解的问,原先陈凌说是带她去个地方,让她高兴高兴,她以为是去游乐场,公园一类的地方,没想到竟然跑这来了。

    “带你见见我的师姐!”陈凌释疑道。

    “老师的师姐?那就是……师姑?”杜蕾歆疑惑的问。

    “对!你师姑要看到你的话,肯定会很高兴,因为你这么的年轻漂亮!”陈凌笑道。

    杜蕾歆没有吱声,心里却疑问,师姑高兴了,那我呢?

    不过这个时候,陈凌已经率先走进去了,她也只好无奈的跟在后面。

    陈凌进门,就冲着背对着门的晏晓桐喊道:“晏师姐。”

    晏晓桐刚送走了一个病号正在洗手,突见背后传来陈凌的叫声,转过头来,发现陈凌正龇牙咧嘴整个煮熟狗头的冲自己笑,旁边还跟着个模样娇俏的女生。

    这厮可是典型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见面就叫得那么甜,还笑得跟朵菊花似的灿烂,属于典型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就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哟,我道这是谁呢?这不是陈大神医吗?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

    “哟,师姐,瞧你这话说的,咱们是师姐弟,我想师姐了,来看看你,有什么不应当的。”

    “你想我了?”晏晓桐愣一下问。

    “是啊!”陈凌表情诚恳的点头。

    “我呸!”晏晓桐唾他一口,这才气哼哼的道:“亏你说这话不脸红,有事找我的时候,就师姐前师姐后的叫得可甜了,用不到了,十天半月都不见个尸巴影。师父临走的时候吩咐你什么了?咐咐你每星期来坐一天堂。可是你来了吗?你有一点儿体凉你师姐的辛苦吗?人家小姐一个月还有几天休息呢?可是我呢?天天都得像观音似的坐在这儿,屁股都快坐出老茧来了……”

    观音的屁股上有没有长茧,陈凌不知道!不过却是他的最爱。但这么龌龊的心思,他是丝毫也不敢让师姐知道的,所以是装出一副诚恳愧疚的模样,“师姐,我这不是医院那头忙嘛!你看我这不也是来替你坐堂了嘛!你消消气,消消气,下午我来坐堂,晚上我请您老人家吃饭,吃螃蟹龙虾,这总成了吧?”

    陈凌这个道歉还算诚恳,晏晓桐这就哼了一声,算是原谅他了。

    一旁的杜蕾歆却是瞧得目瞪口呆,原本她以为老师已经是个很牛气的人,没想到还有比他更牛的。

    看到一旁发愣的杜蕾歆,陈凌这才有机会向晏晓桐介绍道:“师姐,这个是我学生,在医院跟着我实习,叫杜蕾歆。”

    老师都对这位礼让三份,身为学生的杜蕾歆哪敢造次,赶紧的恭敬地叫道:“师姑好!”

    晏晓桐因为那什么不调,虽然脾气大,可是耳根子更软,见这女生低眉顺眼,又乖巧伶俐,无名火顿时消散无形,笑着走上来温和的道:“我这突然间就冒出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师侄了,来来来,快坐,快坐,师姑都失礼了!”

    一会儿火焰,一会儿海火,这位师姑的性格如此飘忽,杜蕾歆被弄得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不过之后相处起来,却发现这位年纪不大的师姑,比她的老师还好相处呢!

    既然陈凌来了,晏晓桐难得歇口气,这就扯着杜蕾歆进后堂去了,把前面交给了陈凌。

    两女进了后台,陈凌只能认命的坐堂,不过他也没闲着,电话打进打出,忙乎个不停。

    一到傍晚六点,陈凌就收铺打洋,唤出两女,说是带她们去吃大闸蟹……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