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失控(上)
    方静美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听

    古枫很担心她会有什么事,所以下了班之后,立即就驱车前往她的公寓,因为他知道方静美如果没有什么应酬的话,第一时间就是回家可是她今天是怎么回事呢,是手机没带,还是不想接听,又或者没看到?

    该不会是真出什么事了

    这个女人虽然有着职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行事也是雷厉风行,但骨子里却仍然藏着良家妇女的底蕴

    在古大官人的眼中,其实最美的女人并不是工作的女人,而是能安份守己的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女人

    当然了,这所谓的最美的女人也是古大官人自己认为的毕竟,他可是从大辽穿越到这时代的中国这一千年前带来的传统与封建,很难受时间与环境的改变,他之所以对施玉柔说工作的女人最美,那是因为施玉柔需要充实自己,需要重站起来的自信事实也证明,成为民兴药业副总裁的施玉柔确实比过去自信与美丽

    古枫一路胡思乱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心里乱糟糟的到了方静美家,却发现她家里并没有人,直接吃了个闭门羹担心她的心又没办法平静下来,这又马不停蹄的去了中恒集团

    这个钟点,中恒大夏的人几乎都下班午饭去了,并没有几个职员在方静美办公室所在的那个行政楼层也显得十分安静

    古枫认为这个时候她多半不会在办公室里了,因为她的秘书和助理都下班了,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里面没有应声

    古枫扭了扭门,发现门没锁,这就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看不到半个人影,当古枫失望的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隐约听到里间传来低低的抽泣声,不由满腹疑惑推门走进去

    发现方静美竟然伏在那张用来休息的长沙发上,肩头一耸一耸的,显然是在哭呢

    这个女人,居然在哭泣,还真是让古枫觉得十分意外,意外之余又觉得方静美哭得让他心里乱乱的

    古枫走过去,扳起她的双肩,发现她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似的,“姐,你怎么了?”

    方静美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是古枫,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古枫……”

    大美人儿投怀送抱,丰挺又柔软的酥胸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要换了平时古大官人肯定开心,只是这个时候他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姐,你别哭,告诉我是怎么了?”

    方静美这才抽抽咽咽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今儿一大早,托拉夫就让人给方静美送来了合作计划书

    这份合作计划书与原来瑞典财团递交给中恒集团的有着本质的不同

    原来的那份意向书里所提的的条件别说是苛刻,甚至是离谱,完全就没有合作的可能这也正是叶国扬那一派系始终坚决反对两方合作的原因所在

    不过现在这份合作计划书却是诚意十足,所有的条款都是建立在平等公允的原则基础上

    这样的合作计划,远远出了方静美的预期,条件优厚得她不敢想像啊

    高兴的同时,方静美多的还是宽慰,因为她的努力和付出没有白费,最终争取到了瑞典财团的诚意与公平

    当然,她十分清楚的是,瑞典财团之所以会表现得如此“宽容”,那是与古枫离不开的

    如果当初不是古枫不顾一切的挽救了托拉夫的生命,那么今天的合作不会有,就算勉强可以有,也绝不会是这么理想的方案

    所以,方静美拿到合作计划书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是想给古枫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不过想了想之后,她还是决定在董事局会议上通过之后再告诉他因为她认为,瑞典财团既然提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董事局会议就没有什么悬念了,完全就变成了走过场,因为董事们根本就没有理由来反对这项合作

    然而,当董事局会议开始,方静美把复印的合作方案人头一份分发到各个同事面前之后,让她意思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在众董事翻阅合作方案的时候,方静美一直在小心的观察众董事的神色表情,重点自然是赵详胜,叶国扬,郝辉

    赵详胜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不显山不露水,谁都猜不到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郝辉也是如此,没有太大的反应,原来的时候方静美也许不将他放在眼里,整个董事局也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因为在大家看来,他就是一个跑龙套的

    可是现在,当方静美发现这个跑龙套很可能是扮猪吃老虎的无间道,背后还酝酿着极大阴谋的时候,她就不敢再等闲视之了

    这两位都没有什么反应,她只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死对头叶国扬

    当她看向叶国扬的时候,却发现叶国扬也正好向她看来,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与疑惑,仿佛是不太相信方静美竟然替中恒争取到了这么优厚的一份合作

    方静美心里略微有些得意,但多的还是警惕,因为董事局就像个狗池,说不准谁会突然跳出来咬她一口

    静静的等待了半响之后,方静美就淡淡开腔问:“各位,不知道你们对这份合作计划书怎么看呢?”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迟迟都没有人应声

    合作计划很完美,和之前的意向书有着天壤之别,根本让人挑不出毛病,也不应该有人反对才是

    只不过,最终反对的声音还是冒出来了,“我认为不合适”

    让方静美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提出反对声音的,不是赵详胜,也不是叶国扬,不是郝辉,而是刚刚靠上她没多久的黄强

    “我个人认为,中恒今年已经上马了四个大项目,摊子已经铺得非常开,暂时而言,真的不适宜再有大动作所以我认为这个合作不可取”

    方静美真的有点不敢相信,黄强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跳出来,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离奇的还在后面黄强的话音一落,郝辉就接着举手发言

    “瑞典财团的合作确实不错,条件十分的优厚,但这个项目实在太大了,我认为咱们暂时没有精力来开展这个合作,所以我同意黄强的意见”

    郝辉的声音是唐突的,也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把他当作是一个群众演员,所以这会儿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大家都觉得离奇,轮到你说话了,你急着表什么态呢?

    只是,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一个人又站起来表态

    “我认为黄董事还有郝副董事长的意见非常中恳,我也觉得这个合作不可取”

    让谁都想不到的是,这个说话的人竟然是方文礼,方静美的亲堂弟

    此言一出,若大的会议室一片哗然,大家都忍不住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方静美却是彻底的傻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堂弟

    方文礼没有看她,他甚至没看任何人,目光空空洞洞的没有焦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后,他就坐了下去,垂头看着桌上的文件

    方静美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两个支持者会反对自己,黄强还算情有可原,毕竟他原来是叶国扬那边的,当初他可以为了利益权柄而倒在自己的石榴群下,今天同样也可以为了别的东西倒在别人的名牌西裤下面

    小人,如果不反复的话,又怎么能称之为小人呢?

    只是让她不能理解的是她的亲堂弟方文礼,在公,两人是好搭档,在私,两人是血脉至亲他有什么理由要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呢?

    惊愕与难以置信让她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堂弟方文礼,怎么想也想不到,在最要紧的时候,狠狠的捅了自己一刀的人居然会是自己的至亲她自认自己待他不薄,可是在这个时刻,他却唱出了这么一场戏,如何能让她不悲伤?

    叶国扬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作为方静美的死对头,看见她的两个支持者在关键时刻反水,他是有点幸灾乐祸的,可是当他看见她神思恍惚的错愕当场的神色,又觉得她有点可怜,这个女人,虽然在中恒已经俱有呼风唤雨的能力,但明显还没有适应其中激烈厮杀的血腥啊

    不过,他也并没有高兴多久,因为在黄强,郝辉,方文礼相继发言之后,他那个派系的两个支持者竟然也先后表态,同意黄强和方文礼的意见

    叶国扬也当场傻了,在开董事会之前,他与自己的那几个支持者已经私下交流过,也隐晦的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在自己没有表态之前,让他们也保持沉默,可现在这是怎么了呢?

    叶国扬看着突然反水的两个下属,脸上的表情也和方静美一样

    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戏剧性的变化到了这里还不算完,稳坐钓鱼台的赵详胜那边也崩出了两人,纷纷表示不同意这件事

    在这其中,郝辉时不时的穿插发表自己的讲话,跑龙套的仿佛一跃成为了男一号,把董事局当成了展示他自己的舞台

    这一次的董事会,还没进行投票表决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声音,着实是让人始料不及

    一时间,整个董事局就乱了套,完全不在之前大局平稳的基调上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