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陈大官人的慷慨

    何巧晴一见爷爷这个样子,赶紧走上前来道,“爷爷,我看你都躺几天了,所以就找哥来看给你一下!”

    何老头挥手不耐烦的道:“让他滚,我不要他看!”

    看见他这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脸色,陈凌有点恼,当即就想拂袖而去,可是想到何巧晴的一片苦心,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

    “何老头,有些时日不见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个臭脾气……”陈凌说着用手在鼻子前挥了挥,“不对,是比以前更臭了,老头你几天没冲凉了吧!”

    何老头脸色一窘,他确实有几天没冲了,当即恼羞成怒的道:“警卫员,警卫员,把他给我轰走,我不想见到他!”

    陈凌冷哼道:“切,你以为我想来见你啊,要不是看在晴儿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呢!”

    何老头又是吹胡子瞪眼。

    得,这两人恐怕是天生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吵起来了。

    何田胜和钟玉芬在一旁苦笑连连,何巧晴就赶紧上来劝道:“爷爷,哥,你们一人少一句好不好,当我求你了!”

    陈凌见不得何巧晴为难,这就摆摆手道:“看在晴儿的份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何老头冷哼道:“我又愿意跟你一般见识咩!”

    陈凌这就道:“老头,我的时间很宝贵,一会儿我还得去抓流氓呢!赶紧让我瞧瞧,到底是哪个零部件不行了,该修的修,该换的换!利索点儿!”

    何老头被气得不行,“你就是个流氓!”

    陈凌没有反驳,因为他有的时候确实挺流氓的,这不,这会儿他又流氓起来了,一把就抓过何老头的手,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就给他把起了脉。

    只不过探过了脉之后,紧皱的眉头却一直未见松开。

    何老头见他久久不出声,心里不由有点紧张,问道:“怎么?我要死了吗?”

    何巧晴忙道:“呸呸呸,爷爷,你不许说这样的话!”

    陈凌展颜一笑道:“放心,何老头,有我在,你想死也死不了!”

    何老头冷哼道:“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吧!”

    陈凌没好气的应一句,“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真是的!”

    何老头又张嘴,何巧晴赶紧的捂住他的嘴道:“好了好了,爷爷,你少说一句,少说一句好不好!”

    何老头这才悻悻的闭了嘴。

    陈凌张嘴问道:“喂,老头,我问你,最近是不是胃口不好,精神疲倦,还经常眩晕盗汗。”

    何老头微愣一下,别过头不理他。

    何巧晴却赶忙答道:“是的,是的,哥,爷爷这是得了什么病?”

    陈凌点了点头道:“依脉像看仿似一般普通的风寒,其实却是劳伤虚损,气血两虚所引起的。”

    何田胜听这情况有点严重,着急的道:“陈凌,那该怎么治啊?”

    陈凌道:“这病以治为辅,以养为主,一会我开个药方,给他连服三天!”

    何田胜与钟玉芬追问道:“然后呢?”

    “服了三天药后,症状稍为减轻后,我再开一个方子,配着百年份的野山参二十钱早晚炖水服下,连服一个月,身体应该能大好,再活个五六七十年都是有可能的!”

    “野山参?”钟玉芬微愣一下,有些着急的道:“这个东西很贵的啊,十年二十年的都很少见,而且价格还贵得离谱,只是贵也罢了,问题是很难买得到正宗的野山参啊!”

    这个问题,让何田胜也很是头痛,据他所知,五十年的野山都已是有价无市,这上百年的?上哪去找呢?就算找得到,也最少得好几百万一根,这连服一个月,最少也得四五根吧,这加起来就得一两千万?这是治病吗?根本就是烧钱啊!

    何田胜和钟玉芬都知道这个道理,何老头活了这么大把岁数,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所以他摆手道:“姓陈的,你小子别给我折腾了,连服一个月百年以上的野山参,那得多少钱啊?”

    陈凌问道:“老头,人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啊?”

    何老头道:“人重要,钱也更重要,现在这世道,家里没人不行,但没钱更不行!所以你那什么狗屁方子,通通都给我收起来,我不治了!”

    何老头不是不想治,而是治不起,他这一家老小虽然都是大官,可是经商的却一个都没有,上次买下陈凌家隔壁的房子给何巧晴当诊金,就已经让何家抓襟见肘了,这会儿又要花上一千多万,何家哪里出得起呢!

    何巧晴当即就急得哭了起来。

    陈凌见状,赶紧的牵过她的手道:“晴儿,别哭,这参的事情全包在我身上。”

    何巧晴止了哭声,愣愣的看着陈凌,“哥……”

    陈凌笑着安慰她道:“没关系的,小事情一桩罢了,交给我了!”

    说罢,陈凌就掏出了手机,让苏曼儿派人送四根百年份的野山参过来。

    何田胜见状,忙道:“陈凌,这,这怎么使得,这可是一两千万啊!使不得,使不得!”

    陈凌摆手道:“何叔,没关系的,你们愿意把晴儿交给我,那是多么大的恩赐,和她比起来,一两千万又算得上什么呢?”

    何老头也多少被感动了,不是因为陈凌给他送了参,而是陈凌对何巧晴的这份感情,但嘴上还是冷哼道:“姓陈的,你小子别以为送了我人参,我就会给你好脸色看,以后你来我家,我还是要叫警卫员撵你出去!”

    陈凌听得哈哈大笑,“你那些个警卫员不怕被我反扔出去的话,你就让他们来撵好了!”

    没过多久,当陈凌开好了方子,并交待完医嘱的时候,苏曼儿派来的人也到了,在门岗外面被拦着进不来,何田胜打了电话才让放行。

    当陈凌把野山参交给何田胜的时候,何田胜的手都忍不住有些颤抖,这可是差不多两千万的东西啊!

    陈凌又把保持与处理野山参的方法教给他们后,何巧晴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拉着他的手,附到他耳边低声道:“哥,你带我去玩法官抓流氓吧,现在就去,我等不及了!”

    陈凌好笑的问:“你就不怕整出个小流氓来!”

    何巧晴挺了挺胸,“怕死的就不是。别说是一个小流氓,就是一堆我都不怕!”

    陈凌乐得大笑,“好,现在就走!”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