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姐有钱了

    陈凌坐着计程车回到钵兰街,下车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骑着警用摩托车在街上带队巡罗的赵航!!

    “喂,赵队!”陈凌远远的朝赵航招呼了一声。

    赵航整天在街边巡罗,自然是眼光六路,耳听八方,陈凌只喊了一声,他便听到了,赶紧的驾着车子驶近前来,下车恭声道,“枫少,你好。”

    “赵队,你怎么还在街边巡罗呢?”陈凌不解的问。

    “这个……”赵航的表情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应答,升职这种事情又不是他想升就能升的,虽然陈凌一连介绍了好几桩案子给他,他也顺顺当当的破了,但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提升。

    看到赵航发苦的表情,陈凌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紧,有什么案子,我还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枫少,光是给我介绍案子有个屁用咩,得给我介绍领导才行啊!这话赵航差点就冲口而出了,但到最后还是咽回肚子里,什么也没说的点了点头,这案子如果破得多了,不想升也得升的,只不过是比走后门慢个十年八年而已,但也寥胜于无了。

    “赵队……”

    “枫少!”赵航讪讪的道,“你就叫我小赵吧!你叫我赵队赵队的,我听着脸红呢!”

    “那好,小赵!”陈凌老实不客气的改了称呼,然后道:“最近几天,我家这边可能不安生,你多上点心。”

    赵航忙不迭的道,“好的,枫少放心!我会加强巡逻力度的!”

    陈凌点点头,这就准备进屋,只是想了想又道:“嗯,这几天你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或许,我有事情会找你啊!”

    赵航微微一愣,有事找我,找我什么事呢?不过料想这位爷找自己肯定不会是什么坏事,于是就赶紧点头道:“好咧,好咧!”

    陈凌颌首,这就自顾自的进了家门。

    进到院里,这才发现自己家里今天挺热闹的。

    严新月,候陂谷,包心惠,卫松良,刘诗雅,田敏晴,庄小蝶,田敏晴,杜蕾歆,陈智德……等等一班同事还有那几个特种士兵已经早早的等在家中了,金锁正忙前忙后的招呼他们,苏曼儿也难得一天在家,正和他们拉着家常,相谈甚欢呢!

    众人看到陈凌回来,赶忙都站了起来。

    “大家不用客气,都坐吧!”陈凌也跟着在客厅里落座,金锁赶忙识趣的给他上了杯茶。

    “陈凌,我听说我们走了之后,你把那班家属给打了,然后你还被警察给抓了,是真的吗?”严新月赶紧的问。

    陈凌点头,这就把刚才他们先撤离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大家听完之后,个个都表现出愤懑之色。

    “我原来看着那些人就不像是家属,那个患者池中坚是本地人,而今天来的人,很多都操着外地口音,他一个本地人,哪来这么多外地亲戚!”卫松良一副事后诸葛亮的语气分析道。

    “这些该死的医闹,可真的够猖狂的!”护士田敏晴想起当时的情景,既怒又怕,“他们竟然敢把棺材扛到医院来,实在是太可恶了!”

    “今天也幸好有陈医生和这些士兵在,要不然咱们肯定要挨打呢!”护士庄小蝶也心有余悸的道。

    “是啊,那些保卫科的人,平时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可是今天看到那么多人,个个都怂了,就站在那里像看戏的一样,看着我们被围也不敢上来。”

    “……”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好一阵,陈凌才打断大家道:“好了,这件事情暂告一段落吧,他们现在全都在公安局里了,等待着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现在,我反倒有点担心你们。”

    “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严新月道。

    “你们意气用事的跟着我一起甩工作牌,难道真的不打算回去工作了?”陈凌道。

    一向沉默寡言的包心惠首先张嘴道:“我家祖上三代都是医生,可是他们那个时候,医生是一个让人颇为尊敬与拥戴的职业,可是如今呢?医生变得连都不如。就像是这件事情一样,我们根本一点错都没有,可就是因为病人死了,家属自恃是本地人,家大业大财大气粗,硬要咱们跟着陪葬,而医院方面又表现得如此软弱无能,这个医生做得如此没有尊严,做来又有何意思,我的立场和陈医生一样,医院一天不给我们公正公正的交待,我一天都不回去上班!”

    “我的意见和包医生的一样!”卫松良道。

    “我也是!累死累活,尽心尽力,最后却连起麻的尊重都得不到!这种工作,不做也罢!”庄小蝶也跟着道。

    “……”

    个个都跟着表态,但候陂谷却一起沉默着,待得所有人把目光向他的时候,他才闪闪缩缩的道:“反正我就是混,也铁了心跟着你们混,你们指到哪儿,我就打到哪儿呗!”

    这话说得不伦不类,大家不由哄笑起来。

    “大家听我说,我认为这件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要是还想做医生护士,我最多是找我家那口子,让他通通接收过去!”严新月道。

    “你家那口子?”大家有些疑惑的看向严新月。

    “严老师的丈夫就是市人民医的彭院长!”刘诗雅解释道。

    一直插不上话的苏曼儿也终于揪着机会开了口,“如果大家都不想再回医院,可以去我那儿!”

    “你那儿?”大家又疑惑的看向苏曼儿。

    “我家大少奶奶可是民兴药业的董事长!”金锁得意又自豪的介绍道。

    众人:“……”

    “咳!”陈凌轻咳一声,道:“难得今天咱们急外五科这么人齐,我原来曾经承诺过,要请大家好好搓一顿的,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在我家里宴请大家成吗?”

    “医生,我们跟你同甘苦共患难,你不请我们吃饭,难道还想我们去吃开餐不成?”刘诗雅道。

    大家也跟着嬉笑起来。

    “那大家坐着,我去张罗午饭!”陈凌说着这就挽起袖子准备下厨。

    “哎呀,大少,这种活哪轮到你去做啊!我去张罗就好了,你陪大家伙说话吧!”苏曼儿赶紧的拦着他,然后和金锁进厨房去了!

    吃饭的时候,陈凌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一眼来电显示,楚汉良打来的。

    这个时候打来,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

    陈凌走到一边接听,结果没一会儿,神色就沉了下来。

    楚汉良告知,那四朵金花虽然在朱大常的批准下被他请了回来,可是根本还没有开始审讯,市府就来了人,把她们给保出去了,在被保释的时候,他还和四朵金花发生了争吵,她们扬言要楚汉良下岗呢!

    陈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得牙都快咬碎了。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

    电话才刚挂上,却又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上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喂!”陈凌接听起来。

    “你是省附属医急外五科的陈凌吗?”那头传来一个阴沉的男人声音。

    “我是!”陈凌疑惑的问:“你是谁?”

    “我是你大爷!”电话那头的男人立即咆哮起来:“姓陈的,你试过含家产的滋味吗?”

    含家产?全家死光光?陈凌好像确实是试过了,全家十几口人,因为战乱,最后就死剩他一个。所以,这个人的话几乎是确碰到陈凌的底线了。

    “姓陈的,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马上给我滚出深城,否则我一定让你全家死净死绝。”

    随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忙音。

    “这些人啊,果然很无知啊!”陈凌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手连连拨出了好几个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他就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继续回到桌上吃饭。

    饭后,一班同事相继告辞离开。

    在最后,杜蕾歆也准备走的时候,陈凌却拦住了她。

    “蕾歆,你就别走了,在这儿住下来吧!”

    “老师!”杜蕾歆难为情的叫了一声。

    “你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好彻底,而且你回去也只是住在医院宿舍,就住我这里吧,这样有利你养伤,也对你的安全有保障。等这件事彻底平熄之后,你再回去!”

    “可是……老师,原来我就已经给你招惹了那么大麻烦,现在,我……还是回医院宿舍去!”杜蕾歆语无伦次的道。

    “不,杜蕾歆,你如果还当我是你的老师,你就踏实的住下来!”陈凌态度坚决的道。

    “蕾歆同学,你就听你老师的吧!”站在门边和陈凌一起送客的苏曼儿也跟着道,这件事情的大致经过她已经了解了,她也知道这个女实习医生正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虽然她并不喜欢陈凌再往家里领女人,可是女人天生的那股慈悲,让她在看到这个怯怯懦懦的女实习医生时涌起了深深的同情,在杜蕾歆的身上,她仿佛就看到了从前孤苦伶仃的自己一样,所以也张口挽留。

    “是啊,蕾歆妹妹,你留下来吧,大少,他人很好的!”金锁也忍不住帮腔,只是后面的话,明显说得很违心,在她的眼中,陈大少绝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是恶魔,因为她的嘴巴致今还酸酸的,时不时的好像还感觉嘴里有那股腥腥的味道呢!

    杜蕾歆经不起这一家热心的轮流婉劝,最后忍不住动摇了,只是却还是有些犹豫的道:“可是我的东西都还在医院宿舍里呢!”

    “没关系,我可以让林紫旋给你送过来!”陈凌笑道。

    “是啊,大不了我给你全部买新的!”

    陈凌原以为说这话的人是苏曼儿,可是认真听听,惊愕的发现说这话的人竟然是金锁!

    发现陈凌惊讶的眼神,金锁竟然冲他眨巴眨巴眼睛,那表情神色明显是在说:看什么看,姐现在有钱了!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